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九十九 朱儁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听闻是绣衣使者出个城报信,顺便带着收拾了城门的巡防,得到消息的朱儁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堂堂朝廷大军,竟然也有这样的货色混入其中?

    实在是……干得漂亮!

    ……

    朱儁,字公伟,其人活跃于熹平年,光和年的正坛,到当今,他的存在感就很低了。

    但是,熟悉三国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因此而小瞧了这位。

    任太守徐珪荐举朱儁为贤良,后升任兰陵县令。

    朱儁任官,有过人的才能,东海相又上表推荐。

    同熹平年,当时正好交州群盗并起,州牧,郡守软弱无能,不能禁止。另外,交趾的梁龙率众万人,和南海太守孔芝一起反叛,攻破郡县。

    朝廷任命朱儁为交州刺史,前往平叛,朱儁只点了五千人,一边整束兵众,屯驻不动,派使者到南海郡察看虚实,宣扬威德,以震慑敌人之心。

    一边调集了七郡的兵士,便平定了叛乱,逼降了数万人,得封为都亭侯,食邑一千五百户。

    光和七年,也就是公元184年,这位与皇甫嵩,曹操共同合兵,一举镇压了波才部。

    接着,皇甫嵩又和朱儁一起乘胜镇压汝南,陈国地区的黄巾,并追击波才,进攻彭脱,连连取胜,平定了三郡之地。

    到皇甫嵩上表朝廷的时候,皇甫嵩推功于朱儁,朱儁被封为西乡侯,迁镇贼中郎将。

    此人数战,都经历过不利,但是此人善于攻心,能用人心,作为敌人来说,这是一个恐怖的对手。

    说起来,就连董卓这种猛将都不愿意面对朱儁这种敌人。

    后来,朱儁改封为钱塘侯,加特进,其后因为种种缘故,辞职在家,后被任为河南尹。

    刘辩也眼馋他们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借口将他调回来,直到最近,因为刘辩要用兵河东,用兵凉州了,朱儁自己也眼馋得紧,两人经过了好一番商业互吹之后,朱儁也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对于魏平这样的人才,朱儁已然生出了爱才之心,出了大帐,见到正被步步紧逼的魏平,朱儁连忙让人前往救援!

    皇甫郦紧随朱儁左右,正经的学习着朱儁的各种行事。

    皇甫郦本来是常侍谒者,专负责朝会礼仪,传闻他由于声音洪亮,容貌伟丽,在某次的朝会时引起了刘辩的注意,这才改任黄门侍郎,随从左右,后来刘辩觉得这厮兵法也不错,索性就将他扔进了战场。

    许多人只觉得这个过程太过戏剧性,而且不免有人腹诽皇甫郦是以容貌进了天子的眼前。

    当然,他能得受重用,与其叔父皇甫嵩也脱不开关系。

    ……

    “明主之为国也,任于正,去于邪。忠而能仁,则国德彰。

    忠而能知,则国政举,忠而能勇,则国难清。”

    刘辩读着马融编撰的忠经,底下跪着正在不停叩首的卢陵。

    卢陵跪伏在狭窄的大殿里,愧疚的说道:“臣未加甄别而误信人言,险些误杀了当世名流,此皆臣不察之过。”

    “你以为你的过错就只有这些?”

    刘辩终于忍不住骂道:“误信人言?好一个误信人言!你可真是给朕长脸了啊,连郑玄等人都敢当街关押?!”

    话一说完,皇帝随即从袖中抽出一份随身带着的,朝廷里各名士党人弹劾卢陵的奏疏,将其丢在卢陵面前:“这是今早弹劾你的奏疏,你自己看!”

    卢陵根本不敢捡奏疏,一直请罪。

    “请陛下恕罪!”

    皇帝在卢陵身上付出了多少心血,卢陵自己是心如明镜的。

    按照今年的议程,刘辩是要拔擢卢陵为实权九卿之一的,为了这件事,皇帝特意让卢陵去接管鸿儒馆,一来是积累人脉,二来是增加声望,不至于到时候反对的声音太大。

    可现在出了这么几件破事之后,卢陵的能力一定会遭到质疑,短时间内只好将他冷藏,这对刘辩的计划,有非常大的影响。

    “唯,臣敢以性命担保,此事绝不会再犯!”

    卢陵信誓旦旦的做出了保证,这个事也将他多日以来建立的自信与骄傲土崩瓦解。

    更重要的是,卢陵恐惧刘辩跟他算旧账!

    他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干过多少肮脏事皇帝究竟知不知道,知道多少,还是个未知数呢。

    刘辩捏着一封封事,冷声道:“这里面都是绣衣使者奏报与朕,关于你的好事!朕以前可以当做没看见,这里面的事情也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今后,你若再敢把你那些小心思在朕的面前耍……”

    刘辩的话没说完,但是卢陵已然战栗不止了!

    下场是什么?

    卢陵已经可想而知了!

    ……

    “说吧,有什么事?”

    马腾不耐烦地用大刀磨着昏黄色的指甲。

    他和韩遂不一一样,“汉家”这个词在他的耳朵里,还不如河北几个大族的名头响亮。

    否则他也不会在当年就自立,一并立好几个王了。

    孟季对他的怠慢并不着恼,他不慌不忙地说:“我来到此,是想卖给将军一个消息。”

    “哦?”

    孟季道:“马将军董军先锋已过,正向陇西急速而去。若将军即时出迎,必有惊喜。”

    马腾磨指甲的动作停住了,他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问道:“哦?我军斥候尚未有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汉室绣衣使者。”

    孟季答非所问。

    马腾觉得这个回答有点挑鲜的味道,面色一沉,说道:“韩遂有臣服之心,也给朝廷上过降表,你不去找韩遂,为何来寻我?觉得我更好骗吗?”

    “不,恰好相反。”

    孟季道,“只是因为将军手中握着更好的东西,”说完,孟季用手指沾了点口水,在马腾的面前写了几个字,马腾面色一凝,盯着孟季,久久不言!

    许久,马腾长叹一口气,道:“大汉绣衣使者果然不同凡响,这些隐秘的事情都知道,让人敬畏!”

    孟季摇头,道:“陛下钦佩将军的勇猛豪义,若是将军愿意呈降表,另与皇甫嵩将军合围董卓,取下如此大功的话,季敢向将军拍胸脯保证,陛下一定会不计前嫌,重用将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