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零二章 贾诩之谋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即便皇甫嵩已经为皇甫坚寿解释过了贾诩为刘辩出谋划策的事情,但是皇甫坚寿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道:“国家如何会与这样的人一道密旨?!”

    贾诩,何人?

    典型的贰臣,在皇甫坚寿看来,这种人即便有天大的才能,也不能呆在朝廷里。

    皇甫嵩摇头,道:“不说这个了,还是来看看,该如何将这支贼军收拾了吧。”

    皇甫嵩摊开地图,用指头量了量,托住下巴,陷人了沉思。

    这个距离,绝对是对手过精心计算的。

    只有半个时辰就要天黑,他们要是连夜追赶,只能打一场混乱不堪的辎重队可以轻易借助夜色逃走。

    要是等到了明日一早再行追赶,到时候辎重队伍就会更加漫长,到那个时候,他们很可能会陷入被动,被贼军的主力骑兵断掉辎重,然后反口吃掉。

    这是个两难的抉择。

    皇甫嵩沉思着在地图上勾画了几笔,皇甫坚寿就站在皇甫嵩身旁,仔细观看他父亲的用兵。

    “传我的命令,全军继续前进,比正常行军慢一成。”

    皇甫嵩发出了指示。

    皇甫坚寿提出疑问:“这么行军的话,接近箱重队时差不多是丑寅之交,那时天色太黑,岂不是更不宜交战?”

    皇甫嵩淡笑一声,道:“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接触这支队伍的。”

    随即他挥笔如飞,又写了几道命令,数名信使飞般地离开了队伍,朝着不同方向奔去,皇甫嵩做完这一切,把皇甫坚寿拉到身边来。

    皇甫嵩说道:“看好了,这都是真正的用兵经验,比任何兵书都要管用。”

    皇甫坚寿连忙听起皇甫嵩的讲解。

    皇甫嵩继续前进的命令传达到了每一一个士兵,队伍中响起一阵抱怨的声音。

    皇甫嵩这次带来的部队,并不是自己的曲部,而是从曹操手底下的军队中那边调来的天子亲军,纪律性虽然好一些,但是同时也是些桀骜不驯的家伙,一般除了曹操的话,其他的命令是不会听的。

    若非皇甫嵩也是盛名在外,皇甫嵩根本就号令不了这一支军队。

    经过了一天的奔逃,一个个心气正盛的新军,几乎都对皇甫嵩起了抱怨之心。

    因为快速行军了一天,许多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一听说还要夜间行军,大多都是牢骚满腹。

    只有皇甫嵩身边的直属部队悄无声息,仿佛早就习惯了主帅的这种风格。

    好在这次行军不是急行,所以这些士卒们虽然抱怨着,但是还是整理了一下队形,迈着步子向前移动。

    当时间进人午夜时,斥候向皇甫嵩汇报,华雄的军队就在前方十里处的一个山坳里扎营。

    皇甫嵩立刻下令全军弓上弦、矛摘钩,盾从背上卸下来,举在手里,转入了临战状态,同时马衔枚,人噤声,悄悄地逼近宿营地。

    大批步卒分阵型突然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一下子就冲进了华雄的后队阵列,黑暗中许多人不能视物,不知敌人有多少,霎时混乱不堪。

    “哗!”

    原本黑暗的大营立马传出一阵阵的火把点燃的声音,华雄竟然只带着二十人,一人拿着一把长矛冲了出来,直袭皇甫嵩一方的军阵!

    皇甫嵩面色一变,心中明白自己显然是中了华雄的圈套,华雄骑兵的不便利性与华雄白天作为追击者,却与皇甫嵩一行人保持着适度的距离,让皇甫嵩产生了可以漏夜追击的侥幸心理。

    而大批精骑则一直保持着距离,入夜后才在黑暗的掩护将大批的精骑靠近了附近。

    当追击者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营地的时候,真正的杀招便悄无声息地从背后砍来。

    这些骑兵的突击是典型西凉式的。

    西凉式和乌丸式骑战法最大的不同是,前者完全依靠马匹的冲击力,而是强调在高速运动时的多点进攻。

    每一个骑兵都手持长接成后先俯身去刺插,一击松手,再拿出马战专用的长刀向下挥劈,同时马匹还前蹄拼命踢踏。

    在这迅猛的进攻之下,皇甫嵩带领的军队几乎束手无策,无法结成阵势与之对抗,只能拼命挥舞手里的长矛形成拒马,进行对抗。

    一时间许多人被长矛刺穿或被长刀劈中,金属刺入血肉的钝声与惨呼声此起彼伏。

    皇甫嵩一方,即使举盾也没用,没了战友的掩护,他们往往会被骏马一蹄踏裂,整个人都震落在地,被随后而至的乱军践踏而死......

    见状,皇甫嵩目眦欲裂!

    这些可都是天子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强军!

    他们并不是死在强大的敌人的手里,而是死在庸人的指挥之下!

    ……

    贾诩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曹操同样摇头。

    皇甫义真何时这样愚蠢了,居然还玩偷袭?

    面对这样一支凉州骑兵,铁定是被重兵包围围股至死的结局。

    华雄没有参与厮杀,他站在不远处的高地上,不时吹起胡哨。清脆的哨声长短不一,宛若翠鸟鸣叫,这是他们的指挥方式!

    凉州骑兵们听着哨音时而分进,时而合击,在黑暗中井然有序地围攻着皇甫嵩的小股步卒。

    凉州军最擅夜战,恰好他们的主帅华雄又是一个能夜视的异人,两两配合之下,几乎是如虎添翼。

    最初的进攻非常顺利,皇甫嵩军一下就陷入了混乱状态。

    华雄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那些可怜的家伙连起码的三人背靠结阵都做不到,几乎全都是在单打独斗,还惊恐地哇哇乱叫,把惊恐传染给旁边的同袍。

    这是凉州军最喜欢的敌人,许多骑士挥舞着长刀冲进去,杀死两三个人,再呼啸着冲进黑暗,重新结队,再从另外一个方向踏入,令敌人无所适从。华雄看到满目都是敌人的鲜血进流,热血愤张,恨不得自己亲自去过过瘾,不过,自己不能够被董卓抓住把柄,要不然就没了领兵的权力了!

    这样想着,华雄就分神了,随后一抬头,华雄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皇甫嵩的步兵是在凉州铁骑下呻吟不假,可他的手底下怎么就剩这么些人了?还有的人呢?跑到哪里去了?

    因为黑夜的缘故,华雄的视线也只能勉强看到几十步而已,再远也看不清了。

    “哼,在这种场合,有心算无心,就算他的步卒全都集结好了,也奈何不了我!”

    华雄心想如今两军已经战成一团,纠缠不休,华雄的步卒就就算展开偷袭,也只能误伤自己人。

    而他拿起又吹了几声,引唤底下人动作再快些,这时他听到了一些声音,几乎让华雄目眦欲裂!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