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零六章 老而成精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四月初六,气温剧烈升高,在这几日里的连续高温下,连渭水的水位似乎都下降了几分!

    皇甫嵩等部早早地就在渭水中抛入了不少的浮木,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反正无论如何,就是避战不出,即便有战争,也不过是一些小的战争,绝不渡河!

    ……

    小皇帝刘辩最近有点迷,因为实行独裁,对董卓发动战争的原因,小皇帝最近是饱受了这些士人们的抨击!

    直到……

    华雄的脑袋被函封在木匣子中,与一封奏报同时呈在正在与袁逢下棋的刘辩的面前!

    刘辩原本还显得极为无奈的神色陡然就变得精明了起来!

    当得知这是一名绣衣使者干得的时候,刘辩的神色就更加古怪了。

    “什么时候,朕的绣衣使者都这么强了?连华雄这种猛将都能枭首了?”

    当然,这只是一种调侃而已,绣衣使者的作用是什么,刘辩还是很清楚的。

    “来人!”

    王昭从门外进了来,道了个喏。

    刘辩将匣子交给王昭,道:“悬北阙门,同时昭告雒阳各闾里,对凉州战争,大胜,斩敌首级共贰千,普天同庆!”

    汉灵帝,也就是先帝,为什么不敢直接动董卓?

    还不是因为董卓手里的兵种特殊?

    凉州骑兵,来无影去无踪的那种,打打不了,跑跑不掉,这才是让人感到恶心的。

    而且董卓在凉州一地积威已久,真要反出朝廷自立,先帝就更没办法了。

    如今,在刘辩这一支不过训练了大半年的新军的手中,能获得这样的斩首数量,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大胜了!

    “同时,战死者皆补钱,粮,家有老人的,朝廷赡养!”

    除去凉州以外的十二州,今年缴纳上来的税赋,养活这些人绰绰有余,甚至刘辩的大军还能再扩张一下。

    当然,这还只是国库的钱,还有刘辩自己的内库,自刘辩登基以来,刘辩要干什么事情都是从自己的内库里出的钱,本来也没剩多少,如今,才算是得到了一波补充。

    得到了胜利的消息,得到了贾诩等人大概的行动战略,刘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感。

    “不玩了不玩了,你这个老狐狸总是黏黏糊糊地纠缠,不肯正面对抗,太没劲了。”

    “我年纪大了,气血衰威,早没了那股子冲劲不过曹将军,他正值壮年,意气风发,可比臣积极多了,他肯定愿意陪陛下下完这盘棋。”

    袁逢意味深长地说,似乎与刘辩下棋让他感觉到了疲惫不堪一般。

    刘辩把地图折起来,然后兵俑收入匣中:“贾诩的干劲,可是不小呢。你可知皇甫嵩与曹操在北原与董卓的对抗,为何失利?”

    “略知一二,许是为了乌桓人罢!”

    袁逢眼皮也不抬。

    “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

    刘辩咧开嘴笑了,“不错,那些家伙在护乌桓校尉的震慑下,本来已经偃旗息鼓,可最近突然变得活跃起来,连续派出小股部队骚扰我长城边。

    在皇甫将军与曹将军两位将军打算合围的时候,有数部乌桓骑兵直直闯入我军边境,冲击我军,使皇甫将军不得不后退。”

    袁逢狐疑地抬起一只眼:“陛下不是许了贾诩一道调动绣衣使者的密旨吗,不可能连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吧?”

    “大抵是董卓的缘故。”刘辩轻松地把幕后黑手指了出来,比拈起一枚兵俑还容易,“他和乌桓诸部关系一向不错,这次他武力和重金并用,说服了乌桓的五个部落的首领,配合胡轸,李儒,本来准备直袭皇甫将军的大帐的,这次董卓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听到李儒这个名字,袁逢动了动眉毛。

    这个李儒最近可谓是风头正盛了,一手毒计差点将皇甫嵩送上了天,就连袁逢之尊,也对这个人颇为好奇,但除了知道他与董卓似乎渊源不浅,对其他情况一概不知。

    “李儒这碗毒药,陛下就这么咽下去?放弃整个北原,这可不像皇甫将军的风格,臣揣测,应该有陛下的命令在其中吧?”

    刘辩看了袁逢一眼,脸上的笑意更盛:“我军兵寡,前期缠战无非是争取个大势。

    真正的争斗,还是在陇西。北原这种地方,乃是鸡肋,留之无用,弃之可惜,不如早离,再有,此计非朕所出,乃是贾文和所定。”

    “这比喻倒是很新鲜。”袁逢乐呵呵地夸赞一句。

    “呵呵,哪里,这是一位聪明人说的,朕只是借用了一下。”

    刘辩大大方方承认,“哎,说到杨氏,那个叫王粲的少年郎已经被我派去并州了,周阳若是有空,不妨帮我盯着点。”

    王粲也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也算是简在帝心了,大概是要磨炼王粲,这些袁逢都清楚,不过,王粲算是当今这位从王家半强迫征辟出来的,王家不乐意,他也不愿意去触王氏的眉头。

    于是,袁逢摇摇头:“臣这几日殚精竭虑,油尽灯枯,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

    刘辩让人给袁逢斟了一杯茶,赞叹道:“周阳你谦虚了,卿在袁家的地位,袁家在豫州地位,这任务非卿莫属。”

    刘辩眼睛微眯,说得十分真诚。

    袁逢:“臣……”

    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沉默。

    最终打破尴尬的是一位匆匆入内的宦官,他手里捧着厚厚的一携案牍,这些都是绣衣使者在各地收集来的军政要情,刘辩每天都要过目。

    最上面的几封文书以朱色套边,这是一切与董卓军伍有关的汇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就属于最要紧的一类。

    刘辩拿起一封,先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不由得“嗯”了一声,又看了几眼,然后扔到袁逢面前:

    “周阳,你来看看。”

    袁逢拿起来一看,也微微有些动容。

    文书里说昨天晚上南安郡似乎出了点状况,惊昏锣响彻全城,贾诩皇甫嵩曹操三人搜了一整夜的城内外。

    据一名内线说,似乎是有一名要犯脱逃。

    至于抓没抓到,要等明日才有回报。

    “是我军内讧,还是董卓派进来的内奸?”袁逢喃喃自语。

    袁逢漆黑的眼眸转了儿转,又扫了一眼文书。

    刘辩接回文书,“大抵是贾文和的计谋出了点乱子,某些事情要了结了吧。”

    袁逢愕然。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