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零九章 途中杀机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杨望用手肘支在车栏上,望着不断后退的景色发呆。

    刘弘的态度,更让他觉得莫名恐慌。

    刘弘是什么人?当今司空,三公之尊,食邑千户的列侯,对自己这么一个小子,竟然这样温和,这不正常,这绝对不正常。

    杨望虽然性格柔弱,却不是傻瓜。

    他知道当一件事反常的时候,一定有原因。

    他一直期待着这位大人能够在离开温县之后,能够告诉自己这个原因。

    但是刘弘让他失望了,他们已经赶了近一夜的路,刘弘却连句话都没对杨望说过,只是不停地催促车夫再快些,其他时间则闭上眼睛,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带着满腹疑窦,杨望沉沉睡去,暗自希望当自己一觉醒来时,还是躺在司马府的卧房里。

    车轮沉默地在道路上滚动着,正当天边开始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刘弘忽然睁开了眼睛,他对车夫轻轻说了两个字:“停车。”

    车夫似乎对这个命令有些不理解。

    如今他们正在一片连绵的土黄色的丘陵之间,因为年久失修,大汉官道的痕迹几乎看不到了。

    这里方圆数十里全是荒野,没有任何居民,连树木都没多少。

    他们拼命赶了一晚上的路,为何却要在这种地方停留?

    “停车。”刘弘重复了一次,带有轻微的不耐烦。

    车夫不由得有些怨气。

    当初他从雒阳被派去接杨望的时候,可没想到还要绕路从这里走一趟,他想早点返回雒阳的温柔乡里。

    可他不敢惹这一位手持符传的大人,只得把马车停了下来。

    “算了,正好让辕马歇息一下,喂些豆饼,我也垫点东西。”车夫这样想着。

    原本半睡半醒的杨望感觉到车子的震动停止了,他睁开眼睛,首先映人眼帘的是一把雪亮的匕首。杨望悚然一惊,身体下意识地朝后靠去!

    然后他看到车夫直挺挺地从马车上,倒了下去,刘弘手持匕首,刀刃滴着几滴新鲜血液。

    杨望一瞬间整个身体都僵住了,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佩剑,却一下抓空。

    他想起来自己还穿着昨天的猎装,甚至还没来得及更换就被带走了!

    这位他做了什么?他会杀我吗?

    无数念头在杨望脑海里纷迭而出。

    刘弘看到杨望醒过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就好像刚刚完成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杨望慌乱地跳下车,去搀扶那位车夫,然后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

    刘弘那一刀不偏不倚正刺人心脏,鲜血从死者的胸口喷涌而出。

    杨望眼前被大块大块的血色侵占,刺鼻的腥气冲入鼻孔,他感觉到呼吸有些艰难,一股强烈的挛动从喉咙涌出。

    “别管他了,我们还有事要做。”

    刘弘淡声说道。

    杨望胸中的恐惧和怒意同时涌现出来,他白皙的面孔开始泛起红色,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转身逃掉,还是该冲过去不顾尊卑地揪住刘弘的衣领大吼大叫,让他给解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从丘陵的另外一侧传来轻微的声音,另一辆马车仿佛从地下冒出来一样,一下子冲到了两人面前,停住了。

    这一辆马车要比他们乘坐的大,大轮高盖,却没有任何标识,乘座四周挂起玄色布幔,无法看到车内的动静。

    它的轮辐和车框之间都用麻布塞满,轮毂上还绑了一圈蒲草,跑起来噪声很小,如同一一只幽灵。

    车夫是一位虬髯大汉,在他单薄衣衫下可以看到隆起的团团肌肉。

    这人戴着顶草帽,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似乎对周围的一切毫不关心。

    一只枯槁的手从车里面掀开布幔,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孔。

    老人看了一眼地上的车夫,又看了看刘弘,最后把目光集中在杨望身上。

    他与杨望目光交汇的一瞬间,瞳孔骤然缩小,淡然的表情发生了一丝不易觉察的龟裂,但稍现即逝。

    刘弘沉声道:“袁公,人便交给诸位了,某完成了任务,该去取郭汜的人头了。”

    袁隗用手指轻磕了一下扶手。

    马车车夫立刻从驾座跳下来,从马车里拖下一具尸体。

    杨平注意到这具尸体和自己身材差不多,只是脸部已被砍得稀烂,看不出年纪。

    车夫把尸体放在马车夫的旁边,摆出个力战身亡的姿势,最后满意地拍拍手,直起身来。

    杨望看到他若无其事的样子,觉得毛骨悚然。

    这时候,刘弘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家伙,上车吧。”

    说话的时候,他指了指那辆马车。

    杨望站在原地不动:“司空大人,如果需要望去死,望不敢不从!但是望希望能死个明白!”

    刘弘微微皱起眉头:“没人希望你死,也没人敢让你死,上车吧,车里的人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不,我现在就要知道!”

    杨望断然拒绝。

    自己被这位大司空一言不发地带离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园,然后这位朝廷钦封司空,又在半途当着他的面杀掉了朝廷派来的车夫,现在又是一辆来路不明的马车和老头。

    杨望已经受够了这种打哑谜似的折磨。

    要知道,刚才可是真真切切地死了一个人啊,而且就在他的眼前。

    这是杨望生平第一次目睹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死去,那种异常清晰的冲击感让他到现在还有些头晕目眩。

    杨望本就是个性格有些柔弱的人,如今初见了杀人,他的眼前一片血红,仿佛被鲜血沁了眼睛一样,心更是仿佛被什么东西揪着一般。

    刘弘见杨望不肯上车,想要上前去扯他的袖子,老人制止了他:“交给我吧。”

    刘弘只得恭敬地后退了一步。

    虽然同为三公,但是这一位同样是当今内臣之首,为同尚书事,地位更在自己之上。

    布幔掀得更开了一些,老人探出头来,这次他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孩子,你来看看这个。”

    杨望疑惑地接过来一看,发现那是一枚黄澄澄的龟钮方印,银铜质地,拿在手里颇为沉重。

    杨望翻过印底,看到上面刻着四个篆字:“袁隗信印”。

    “!!!”

    “不知老夫的名字,是否可以取信于公子?”

    袁隗略抬起下巴,显出一丝种特殊的傲气。

    多年的官宦生涯让他带着一股天然的傲气。

    “自然,自然……”

    杨望感觉额头的汗水已经流了下来,砸在了脚背上,“袁公高名,晚辈怎敢质疑。”

    老人微做笑,掀开半个布帘。杨平手忙脚乱地爬上车,一回头,发现刘弘还在原地,这时候袁隗才淡声道:

    “子高保重!”

    刘弘拱手送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