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入宫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袁隗似乎知道杨望要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似乎不打算给他机会说出决定:“接受也好,回绝也好,你可以当面说给陛下听,你是陛下点中的议郎,以后还是要常随陛下身旁的。”

    袁隗狡黠地笑了笑,然后重新隐没在布幔后。

    马车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杨望茫然地站在黑暗里,他忽然意识到,松柏、石驼,这些摆设只意味着一件事……

    这间屋子是祭祀死人的祠堂。一想到这里,他顿觉阴风阵阵,遍体生凉。

    他不大相信鬼神之说,但这种诡异的环境确实令人感到不适。杨望左顾右盼,突然之间瞳孔紧缩,浑身僵硬起来。

    不知何时,在他的身后多了一个人,一个素色衣袍,戴刘氏冠的少年郎。

    普天之下,能在这个年龄戴刘氏冠的,除了皇子协就是当今天子了!

    少年郎的面上似乎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沧桑,狭长的眼角和薄唇边都略向下。

    “杨望?”

    少年郎的声音很平淡。

    杨望知道这少年郎的身份不简单得很,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轻轻对这少年郎点了点头,双手垂拱行了个空首拜。

    少年郎抬起灯笼,看到他的脸,不禁微微一讶,轻笑了一声。

    “随我进来吧。”

    杨望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这少年郎进了屋子。

    少年郎取开灯笼罩子,点起了两根素白大蜡烛,杨望这才看清房里的陈设。

    原来这里果真不是居所,而是一间祠堂。

    祠堂的两侧简单地搁着主绩寿币等祭器,正中摆放着陈案、香炉和烛台。

    祠堂相当简陋,祭器品级也不高,但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杨望看到陈案正中供奉着一块械木牌位,上面写着“故左都侯杨公讳安之位”。

    “给他上一柱香吧,他是为大汉尽忠的。”

    杨望接过少年郎手中的柱状物,仿照着少年郎的姿势,恭恭敬敬对这位的灵牌行礼,然后将手中这名为“香”的东西,插在了灵牌前的小鼎中。

    祠堂里没有软垫什么的,于是两个人只能相对而站。

    少年郎道:“你需要知道的,袁隗在路上应该都已经告诉你了吧?”

    杨望点点头,觉得这位的话有些古怪,什么叫作“我需要知道的”?难道还有些事情我不需要知道?

    少年郎正色道:“雒阳不比别的地方,走错一步,对你而言都可能有杀身之祸,切不可掉以轻心。

    你的身份,除了当今,就只有袁隗、刘弘和我知道。”

    杨望挪动一下脚步,心里有些惊讶。这等机密的军国大事,这少年郎竟然全都知道。

    看来真如自己所想,这位少年郎的身份非同凡响。

    至于为什么这位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恐怕也是为了保全自己,避免与杨氏正面争锋,自己也不过是这二者之间的一枚棋子而已!

    看到杨望嘴唇微翘,便知他心中所想,微微笑道:“我不过一个超然之人,无声无臭,没人真正关注我。

    袁隗声望太高,掣肘甚多,许多事情我去做比他要方便些,至于我为什么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你不是已经猜到了?”

    这一句话几乎直指杨望的内心。

    杨望被人说中心事,面色登时红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少年郎没再继续拿言语挤对他,他走到门口,倚门张望了一下,回头道:“这是袁绍为你父亲立的祠,常日里也无人敢进入这里,只有一个逢节打扫的小黄门。”

    说完他拿出一套宦官服饰递给杨望,“今天是最后一天,再有半刻,宫里就会派车来接我回去。你换上这套服饰,跟着我,记住,多看,少言,不要开口说话。”

    “那您原来的那位小黄门呢?”

    杨望忍不住问道。

    少年郎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回答道:

    “他已经被我遣散回家了。”

    杨望松了一口气,他还担心这些人会像对付那个车夫一样,将这个小黄门彻底灭口。

    这时候的小黄门也不一定都是阉人,比如这种小黄门,一般都是找来的临时工。

    为了送一个人进京,就要害掉几个人的性命,杨望可不愿平白背上这些杀孽。

    少年郎似笑非笑:“你这个人,倒真是仁慈得很,连一个阉人的生死也要过问。”

    杨望正色道:“人生无贵贱,岂可轻决其生死?”

    少年郎的眉毛轻微地抖了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入祠堂后堂。

    杨望趁机换上宦官服装。

    等他换好以后,少年郎提着一个篮子走出来,里面装着一些鱼酢,鹿脯和冷芸豆之类的祭品。

    杨望不仅一天没怎么好好吃饭,反而在刚才还因为马车颠簸的缘故吐了不少,到了现在早已是饥肠辘辘。

    面前这位少年郎一把篮子递给他,杨望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一块鹿脯,蘸了蘸鱼酢,刚要放到嘴里,忽然抬头问道:“这些...难道是先父的*********郎挑了挑眉,道:“怎的,是祭品就不吃了?”

    少年郎接着说道:“你不必有什么挂怀,祭品什么的,无非是给活人看的罢了,死者长已矣,又何必在意,你父亲也必然是希望你能吃上这一块好肉的。”

    杨望古怪道:“你想得倒是比我还通达。”

    少年郎看着他抓着鹿肉不放的样子,轻笑道:“鬼神要的不是祭品,是敬重。只有活人才要鹿暗呢。”

    两人起笑了起来,气氛融治了不少。

    “在司马家待了那么多年。司马防可为你取字?”

    少年郎熟练地把一些酱涂抹在鹿肉上,递了过去。

    按礼法,男子二十冠而字,可在这个已经有些混乱的时代,一切的规矩似乎都乱掉了。

    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把成人仪式提前,唯恐看不到自己行冠礼的一天。

    杨望终归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子,而自己面前这位,才是这个地方的主人!

    杨望风卷残云地吃了个干净,刚打了一个饱嗝,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和银铃声。

    少年郎把灯笼塞到他手里,叮嘱道:“记住,把头低下去。”

    杨望“嗯”了一声,心中五味杂陈。

    他小时候读书,最痛恨“十常侍”之类,常常跟司马懿感叹说宦阉误国,想不到今日居然要扮作小宦官。

    少年郎敛起面容,冷冰冰道:“走。”

    杨望弯着腰,低着头,举着灯笼走在前头。

    两人出了门,门口早有辆四四方方的辕车等在那里,车盖上插着一方道红色龙旗,还有两席程红毡毯铺在座位两侧,看来这位的身份已经明确无疑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