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一十三章 孟季见董卓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牛辅大营

    李傕的眼睛转动了两下,嗓音沙哑低沉,几不可闻,“凡事要多想想好的一面,华将军这一走,能和我等争的人,可是又少了一个。”

    牛辅不置可否。

    李傕并没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帐帘悄悄动了一下,帘后那位有着一张大胡子脸的中年男人浮现起莫测的笑意,手紧紧捏着腰间的剑柄。

    与此同时,孟季站在一处大纛下面,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既使这是他第次进入董卓军营,他也没有丝毫露怯。

    周围士兵们投来的却不是杀意,而是羡慕。

    他们并不知道这位就是亲手干掉了他们的华雄将军的刺客游侠。

    站在高处的胡轸昂起下巴,大声喊道:“孟季出列!”

    孟季走出队伍,身体挺得笔直。

    胡轸一挥手,一名亲卫端来一个木盘,盘子里搁着两小块马蹄金,两匹绢和一块腰牌。

    “孟季虽为乡野游侠,却忠勤可嘉,奋勇忘身,甘心伏事敌酋,诛杀文丑,居功厥伟,今主公特有赏赐,并擢屯长。”

    周围的土兵发出羡慕的啧啧声,孟季接过木盘,无惊无喜。

    胡轸第一次接触孟季的时候,是真的对这个人起了忌惮之心的,甚至是想杀了这个人,但孟季扔下的一枚竹片却让胡轸改变了主意。

    竹简里写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竹简上看到了一个印鉴痕迹。

    这个印鉴很隐晦,只有少数人能看懂,而胡轸却恰好是其中一个。

    他知道,这是大汉绣衣使者的标记。

    大汉的直指绣衣使者,胡轸只是略有耳闻,按照孟季的说法,他是游侠出身,曾在这人身旁侍奉了一段日子,教他用荆轲刺秦之计,潜伏入董卓身旁,伺机杀之,如果成功,必然可以担保他孟季进入绣衣使司衙门。

    这个神秘人是谁,孟季却没说,胡轸也就没问。

    “听说这里有一个能以一敌十的高手?”一个粗豪的声音在旁边发问。胡轸转头一看,先看到的是一面宽阔高大的肉墙,要抬起头来,才能看到那人硕大的脑袋。

    这个给人以压迫感的肥硕的男人,正是董卓!

    胡轸见董卓亲自过来,连忙施礼。

    董卓却没理睬胡轸,打量了一下孟季,说道:“咱们来,打一架。”

    士兵们连忙给这二人让开了一块空地,他们知道,董卓这人除了会带兵打仗以外,还是个擅搏戏的猛士,看到高手总是忍不住的想试试手。

    胡轸也无法阻止,只得退开十几步去。

    两人对面而立,董卓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剑,示意孟季可以进招。孟季毫不客气,挥剑便刺,董卓用短剑挡住,传来了清脆的铿锵声。

    孟季一击不中,退后调整姿势,董卓却抓住了这个机会,巨臂一挥,短剑当戟,劈头照着孟季的脑袋挥了下来,孟季举剑格挡,却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通过董卓的短剑猛然压来,震得他手中的短剑几乎脱手。

    孟季暗暗心惊,他知道对面这个男人的臂力一定非常强劲,但威力之大,还是出乎了自已意料。

    他以快为先,却被董卓的力道压制。

    两个人过了十儿招,孟季逐渐处于劣势,眼看董卓的短剑力道一阵强似一阵,孟季微微闭目,想到游侠儿的搏命打法,登时毫不犹豫,短剑不管不顾,猛然照着董卓的胸腹刺了过去!

    董卓躲闪不及,只得略微低身躲避,这一躲,却正好被孟季的剑刃划破了脖颈。

    董卓眉头一皱,暗哼一声,抬脚踹去,把有些瘦弱的孟季一下踹开一丈多远。

    现场一阵混乱,好几名侍卫冲上去把孟季制住。

    董卓摸摸脖子上的血迹,眼神有些阴沉不定:“好快的剑!很久没人能伤到我啦。”

    随即对押着孟季的士卒吩咐道:“你们别为难他,游侠之剑就是这样,一往无前,没有后路。尤其是这种剑法,易发不易收,伤到咱也是人之常情。”

    士卒闻言,这才松手,孟季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觉得腰眼处生疼,董卓那一脚力度着实不小。

    他相信,董卓若是真的下狠手的话,就凭着这一脚的功夫,此时他已经脾脏破裂而死了。

    “对了,你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给咱当侍卫?”

    董卓毫不在乎这人刚刚伤了他,公然当着胡轸的面挖人。

    胡轸忙道:“主公,此人来历尚且不明,就担任近侍,这不妥当吧?”

    董卓浑然不以为意:“我正好在用人之际,需要这种能够以一敌十的家伙。”

    胡轸无奈道:“只要孟季本人愿意,臣自然无不应允。”

    董卓这才把视线转向孟季,孟季默默地点了下头。

    董卓显得很高兴,他把短剑扔开,一只肥厚的大手按在了孟季的肩膀上:“你简单收拾一下,马上就有任务要交给你。”

    “嗯?”孟季眼神闪烁。

    “你要把你从绣衣使者那里学到的功夫,用在这座大营里,好好整治一下这里面潜藏的贼寇。”

    董卓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似乎在讨论什么美食,“这件事你要做好了,咱封你为校尉!”

    孟季在心里叹了口气,“我也是潜藏在你军营里的贼寇啊!”

    “喏!”

    在贾诩的吩咐下,孟季的任务只有一个,拖住董卓五天的时间!

    ……

    安车平国,以蒲叶包裹车轮。当年汉武帝就是用这种方式把枚乘接入京中,从此这种情形便成为国家敬贤的最高礼节。

    郑玄是何人?那可是当世最著名的大儒,这个礼节放到他身上,谁都不会觉得过分。

    安车蒲轮若无诏而发,则于礼不正,于贤不敬,如今天子责令文武群臣商议,所以需要百官在朝堂之上形成朝议,这才合乎规矩。

    部分官员在家里低声嘟囔着,觉得这人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屁大点的事,也要搞得如此大张旗鼓。

    更多官员则无可无不可,反正他们无事可做,偶尔上朝发发议论,总比待在家里长毛的好。

    毕竟,当今这位什么事情都只是象征性的跟他们讲讲皿煮而已,他们几乎已经成了工具人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