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一十七章 覆灭(二)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董卓在马上观察了一番,弹了弹手指,让队形变得更狭长一点,这样虽然牺牲了侧翼的安全,但让正面的穿透力变得更强。

    副将提醒他说,他们的后方和右侧的敌人如果施加压力,整个队伍将会陷入危险。

    “不用理会他们,专心突破眼前的步阵便是。”

    董卓想了下,又下达了一个指令,“让骑阵的左队突前一点。”副将领命而去。

    一翼就是五百骑,五百匹乌丸骏马一齐奔驰起来,声势极为浩大。

    大地微微地震动着,如同一头远古巨养踏地而来。曹操站立在阵形后方,神情严峻,宛若喝石般沉稳。

    手旁的鼓兵不疾不怕地蔽着鼓点,提醒每一名士兵严守在自己位置上,而战阵两侧的督战队则半举大刀,严厉地监视着任何可能出现的逃兵。

    士兵们聚精会神地抓紧手中的长矛与大戟,矛尖斜挑,戟头高立。

    敌人的骑兵冲过来,会首先被长矛刺中,然后戟头会狠狠戳下去,用锋利的援戳破骑手或马的脑壳,弓弦声响,他们身后的弓手开始放箭,这意味着敌人已经进人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很多人滴下了冷汗,呼吸变得急促。

    鼓点声一变,曹操发出了一个明确无误的指令:“聚!”听到命令,士兵们齐刷刷地向右侧的同伴挤过去,让彼此身体靠得紧紧的,一点缝隙不留。

    这是抵御骑兵冲击的必要措施,一则让阵形变得更加致密。二则让士兵彼此夹紧,即使有人想转身逃走也不可能。

    曹操嘴唇紧抿,不再给出任何指示。

    他已经看到,那些骑手伏低了身体,一手持着马槊,一手抓住马脖上的缰绳,双腿紧紧夹住马肚子,这是即将发起突击的姿态。

    下一个瞬间,骏马汇成的大浪将会狠狠地拍击在黑色铠甲形成的人潮之上,发出惊天动地的撞击。

    他甚至可以观到即将四溅的血腥。

    可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敌人那边传来几声号角,在战阵左路突出的骑头突然放缓了速度,开始向右侧急转,而其他敌骑也随即拨转马头,陆续转向,阵形丝毫不乱地在曹操的阵前画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向右边反转切去。

    这让曹操和他的麾下都愣住了,感觉就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打出一拳,却打空了。

    霎时,整个阵形已经被挤得很密实,无法散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离去。

    只有弓手心在拼命放箭,希望能留下一些战果。

    这一个漂亮的阵前急转不光是避开了步阵的锋芒,而且让曹操的部队陷入了混乱,要知道,对抗两千人的拒马阵形聚得特别密实,要重新散开排列成追击队形要花不少的时间,等于是将曹操统领的这一支军队瘫痪在了原地。

    可是董卓到底是什么打算呢??徐见一边重新调整部署。一边在心里琢磨着。

    要知道,董卓的右侧是一道连绵的丘陵,他不可能越过曹操的阵势突围。骑兵们唯一的出路,是转向南侧或者回头向东!

    但是……

    曹操目光一凛,向旁侧的传令兵问道:

    “董卓的另外三万兵马呢?”

    ……

    李傕站在阵前,高声呼道:“贾诩上前叙话!”

    对面的部队稍微停滞了一下,很快员手执环首刀的儒士驱马出现在阵前,李傕打量了他一下,大声喊道:“果然是文和!忠臣不事二主,君既然已为主公麾下,又如何敢领兵攻主公?!”

    贾诩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对这个说法不屑一顾。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大战前夕的叫阵劝降已成为一种惯例,种种仪式繁杂,但是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在里面。

    李傕对贾诩的反应也不意外,他从来没打算单靠唇舌就说服贾诩,他只是不想真正跟这人正面交手而已。

    不过,既然贾诩不降,李傕也就只能退回阵中,开始下令了!

    “杀!”

    随着一声令下,骑兵们纷纷催动马匹,再度摆成进攻的姿态。

    贾诩回过头去,手一摆,无数的士卒便迅速摆好队形。

    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李傕的后队突然发生骚动。

    还没等李傕搞清楚怎么回事,一名斥候飞奔而来,惊慌地对颜良说:“后方,敌袭!”

    李傕眉头一皱,登高去望,看到大队骑手已经摸入了后队,双方的加速距离都不够,只能展开一场惨烈的混战搏杀。

    骑兵被包围着,连冲击都做不到,只能被困在原地!

    不断有凉州骑兵被扯下马,一旦骑兵们跌落马下,立马就有两个士卒冲上前来,将骑兵击杀!一时之间,杀声四起!

    这样的情形下,明显是李傕的伤亡更多,因为他们不得不先掉转马头,才能与敌人厮杀,而且没有马弓手掩护,他们都留在队列最前攻击贾诩。

    曹操的部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他也没那么多骑兵。

    那么附近能发动这种规模攻击的,只能是……皇甫嵩!

    “这个浑蛋……他不怕我会杀了他的家人吗?”李傕又惊又怒。

    从刚才开始,皇甫嵩率领的骑队就一直遥遥地缀在后面,虚张声势地跟随着。

    “还有一万兵马,看你们了!”

    李傕冷声,咬牙道!

    李傕此时已经无法叫停进攻。他们的前锋已经进入了贾诩的军阵之中,短时间就有数名士兵被长矛挑翻,还有更多人被高大的马头硬生撞倒在地,再被铁蹄践踏,惨呼声不断!

    巨大的阵线被冲出了一个大大的血色缺口。贾诩军队中间保护着的骑兵们争先恐后地从这缺口进入李傕的军阵中!骑兵们源源不断的拥进去,李傕的步卒迅速向前方同伴的侧翼补位,贾诩下令,让弓手不管不顾地把箭射向缺口,即便有误伤也在所不惜。

    被长矛格挡的步卒们纷纷抓抓起短戟,胡着身陷阵中的贾诩的前锋疯狂地冲击。不少的新兵都踩在脚下。

    老兵们大声推搡,新兵们只得惊恐地持刀扑上前去,如此一来,反而让李傕的阵形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贾诩手再次挥动,数名传令官便分散出去,数十名身穿皮甲的将领纷纷领着长戟士,在将领的喝令下,一齐高抬长戟,然后狠狠地戳了下去,每次的凿击都能穿数人的头颅。

    滴着鲜血和脑浆的头颅再度被抬起,收土们大着上前三步,继续对敌人进行打击。

    无数战马的嘶鸣和骑手的呼救声此起彼伏。

    贾诩身旁的鼓手见形势大好,连忙击鼓起来!

    在鼓手的鼓舞下,其他士卒拔出环首刀,从两翼聚拢过来,把所有的封闭,让李傕的中锋身陷阵中无法自拔。

    很快这些手握弯刀的凉州步卒,就生生被长达七尺的步矛搠死。

    不时还有受了惊的马匹把骑士甩下,负痛狂奔,然后被几支利箭钉住,跌倒在地动弹不得。

    李傕眼见到前后都受到挫折,勃然大怒。

    拍马往回冲了几步,愤怒地大喝:“老贼!”

    ……话音未落,一支又狠又稳的箭射了过来,正中李傕的左肩。

    远处,一名射雕手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手中的八石强弓。

    李傕身子晃了晃,眼前发黑,他强忍着疼痛举起右臂,却愕然的发现自己的身旁,已经连一个传令兵都没有了。

    一万兵马正在迅速倒下,连传令官都扑了上去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