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一十九章 平凉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四月二十二

    今天的朝会天子并未出席,由尚书刘虞代为主持,他先向百官通报了此次战争的相关情况,然后宣布了一个决定,由太常虞升、光禄助盖顺两卿商议,整顿禁宫宿卫。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定是天子在背后推动的结果。

    可两位大臣的决议,却大大出乎所有人意料:

    盖顺自愿交出手中的宿卫禁中的权力,还于天子!同时辞去光禄勋职,单领护乌桓都尉一职。

    太常开始着手减化如今的礼仪问题。

    决议一出,整个朝堂一片哗然。

    ……

    雒阳北阙

    艳阳高照,辽阔的殿前广场并没有几棵成荫的大树,并没有几棵成荫的大树,虽说是出于防备刺客的安全考虑,但却造成了广场上热浪滚滚,石板烫脚的现象。

    按以往,宫里的宦者和侍卫都会尽量靠边上墙荫里行走,甚至几个胆大的,会躲在宫殿的飞檐走角下纳凉避暑。但是现在,广场上却站满了人,周围的卫士没有任何阻拦。

    “徐公明,你猜他们能够在这里站多久?”

    站在玄武门一侧的阴影里的种辑擦了擦脑门的汗,小声问着。

    “这些都是从三辅六郡招募来的良家子,久习弓马,自然要比原本的那些老要强些。不过到底是新添进来的,再站一刻钟兴许就撑不住了。”

    徐晃执戟而立,冷眼瞧着底下的队伍说道。

    他因为北上护送华雄头颅回来,被刘辩点为羽林新军校尉,特加编制是两千人,为骑兵!

    人手不够,刘辩便让他在雒阳北阙门前招人。

    如今的皇帝少年英姿,朝气蓬发,近日来对羽林,虎贲以及北军的重新开启编制,让徐晃等底层的军职郎官深切的体会到了皇帝整军备武的决心!

    而今,西园军中有曹操这等沙场宿将,又有盖顺这样的名臣之后,军备何愁不兴?反观北军,虽有一众仆射奉诏监军,但他们毕竟是学经学的,不是正规兵家出身的,要说裁汰老弱倒还好,若论练兵,又如何比得了皇甫嵩,曹操这样的大将?

    皇帝如今对羽林新新军的重视超乎各军之上,徐晃弓马,拼杀,兵法都不弱,而其人又一表人才,出身又好,并且已经落去了皇帝的眼中,受到了皇帝的赏识,而自己身在底层,即便与徐晃的关系不错,但是想要获得徐晃一样的境遇,还得花费更大的努力。

    但这没有让种辑气馁,在徐晃奉诏整顿羽林时,他积极的表现很快引起了徐晃的注意,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混出头来,和徐晃一起实现儿时的目标,并肩作战。

    徐晃哈哈笑道:“如此岂不正合吾辈心意?国家意欲奋发,我等决不能像往日那般活着了。

    你看着吧,等新军整顿好了,我也该换入新军之中,寻个得力的将军统率,到那时就是我等上阵立功的时候了!”

    ……

    殿内空阔阴凉,从外面炎热的气候中走进来的徐晃乍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但他毕竟是武人,区区凉气实在算不得什么。

    他与身侧的种辑伏地稽首,恭敬道:“羽林校尉臣晃,羽林左监臣辑,叩见陛下!”

    “快快起来!”

    皇帝摆手让王昭拉起徐晃等人,忍不住上下打量着这位曹魏集团的五子良将之一!

    徐晃身体修长,孔武有力,年龄约摸是在十九岁左右!

    这位曹魏集团的五子良将之右将军,如今还是少年郎的模样,正是少年佳意气的时候!

    皇帝却是越看越欣喜,不仅是因为某种不可描述的收集癖好,更是因为招兵的顺利成都让他对徐晃的能力大为满意,他当即笑道:“校尉为何来得如此晚也!”

    徐晃恭敬道:“臣领圣命北上,又领圣命重建羽林,故晚矣,请陛下治罪!”

    刘辩轻笑一声,道:“你本该执掌禁中宿卫,这几日又要你帮忙重组羽林,真是辛苦你了。”

    徐晃连忙跪下:“臣不敢当!”

    “当得,当得。”

    皇帝说:“前些天朕下诏裁撤了北军的老弱病幼,朕已命京兆尹寻无主荒地分给其中无依无靠者,任其自生。

    又令少府令,武库令,考工令重新置换,打造兵械;

    也让太仆手下新进了马匹,又六郡良家子入充北军,如今总共是有多人了?今天这一场选拔下来,情况又如何,有多少人入选?”

    今天正是各郡良家子,健儿应征入伍的时候,徐晃刚带着屯骑,越骑的新兵测试归来,此时种辑先是看了徐晃一眼,毕竟徐晃才是羽林名义上的长官,于情于理都应该他先说话。

    徐晃沉声道:“禀陛下,北军屯骑,长水二校已应征一千人,羽林已组建左右二营,共一千零四十人,只是,钱粮……”

    皇帝无钱粮这个问题,至今仍在雒阳各个阶层里流传着,也无怪徐晃会为难。

    “你只管征募兵马,操训,钱粮的事用不着你担心。”

    刘辩想了想,又说道:“朕与你调遣北军五校的长官的权柄,你可调遣差用,当然,只作操练新军用。”

    北军五校,是汉代守护京城的五营禁军部队,分别是屯骑、越骑、射声、长水和步兵五营,兵甲坚利,朝廷以此震慑四方,由于屯驻京城的北部,所以被北军,以北军中候监任。

    这些人都是真正的老卒,只听命于天子的心腹军!

    当然,在刘辩手里,这支军队并没有什么存在感。

    因为他们在刘辩登基的时候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骑墙!

    北军五个校尉都是士族出身,背后势力盘根错节,自然不会将筹码都放在皇帝身上,所以,皇帝掌权以后,抽了个时间先是召集北军当面操训了一番,然后理所当然的大发雷霆,将现有的校尉们骂了一通,又顺势下诏将那些不合格的老弱给裁撤了,并开始招募新兵。

    其后,钟繇,张昶等人就被顺利的塞进了北军之内!

    没人敢说什么,因为,在帝位争夺之中,胆敢骑墙,本来就是罪无可恕的行为!

    到了现在,北军内部诸如司马,都尉等基层武官都被北军中侯钟繇借裁撤的名头予以调换,取而代之的则是刘辩所喜的一些奉车郎们。

    招募新兵,重定编制之后,这些以奉车郎们组成的中下层军官已经牢牢的代钟繇掌握了北军,这些士人校尉们虽然有心施力,却见效甚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北军幡然一新,失去掌握。

    如今的北军,已经成为了只听皇帝令的工具人。

    ……

    时间拉回数天前!

    新城

    牛辅素来恇怯懦弱,自得闻董卓死讯,他心中十分不安,有时更是难以入寐,经常担心属下会有人像杀华雄那样刺杀自己。

    是故对陕县仅存的六七千人的兵权看得格外珍重,常把兵符握在手中,不肯轻易予人。

    在接见属下时,他还将用来腰斩犯人的刑具鈇锧放到身边用作威慑,还派相师去观看来者是否有反意,又让筮人占卜来者吉凶,只有来者既无凶兆又无反意,才得以接见。

    这其中的种种荒诞行径,全都只是为了稍微减轻他心中自董卓死后的不安的感觉而已,他是董卓的亲族,是绝对不可能投降的。

    在得知李儒等人要西迁之后,牛辅自己毫无侥幸之心,立即使人联系领手中的大军回防新城,紧锣密鼓的准备随之而来的攻城战。

    而李儒一方,正在收拾行营准备撤离的时候,冰川融水,雨水等一共积蓄了十多天的渭水之水猛然决出!

    原安邑城,安邑的新城,本就建立在渭水旁,渭水决堤之下,瞬间成为一片洪泽!

    巨大的城池被淹没,数万平民被淹没!

    李儒,牛辅,胡轸等人,一个都没逃得掉,全都被淹没!

    贾诩站在高处,眺望着这一切,对曹操淡声说道:“用兵之道,不在兵卒,在天时,地利,人和,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下攻城!”

    曹操淡笑道:“文和对兵法也有研究?”

    “用计,总要读点兵法不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