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二十章 朝议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汉制,无论大朝抑或常朝,百官都得先在殿前两侧的走廊上等待,三声钟响之后方可上殿。

    此时走廊上各站着一批身着朝服的官员,他们才来不久,但清早的细雨却很快浸湿了人们的朝服,甚至有些人的胡须和鬓角都被雨水沾湿一片,清风微凉,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等候着上殿的钟声。

    站在众人前列的只有一个人,是个老者,老者苍髯皓首,头戴三梁进贤冠,内着玄色朝服,外罩一件绛色纱袍,腰间佩戴着金印紫绶,此人正是曾经的三公之一,如今的尚书刘虞!

    他微微睁开眯缝的双眼,对站在后面的一人说道;“已经去催了么?”

    那人年纪约莫二十多岁,穿着与刘虞相似,区别只在于他戴着二梁的进贤冠,腰间佩的是银印青绶。

    此人现官居九卿之一的少府令,叫卢陵!

    单论官爵,少府令卢陵是怎么也比不过刘虞的,但若是论家世,出身卢氏大族的的卢陵,却是一点都不输刘虞的。

    “已经派人去催了。”

    刘虞眯着眼仰看数重台阶上的殿门,殿上整齐的站着一排执戟卫士,心里有些疑惑:“陛下这几日里从未宣召过任何一个公卿大臣,每日都只是与那些内朝侍臣们在一起,究竟是在商讨些什么?”

    刘虞眯着眼睛:“派人去问了?”

    皇宫内外的宿卫如今都在皇帝一人之手,刘辩放出张让等人的风声,这些人是一个人都不知道!

    他二人身后各自站着一批官员,籍贯以关东关西为界,中间是一条很宽的走道。

    在这两批人外,还站着以羽林校尉徐晃,北军中侯盖顺为首的第三方势力,人数稀少,大都是曾经的老卒。

    无论关西还是关东士人,都与其保持着若有若无的一段距离,隐隐有排斥之意。

    看着这对峙的三方,刘虞默然一叹,自刘辩不杀人以来,这些人几乎是蹦跶得要上天了,都敢当着当今的面搞派系斗争了。

    当然,在刘虞看来,这些人主要是没在北阙城门观看过董卓的脑袋,要不然,他们还有哪一个敢这么跳?

    “已经去催了,说是陛下早起时偶感不适,先传了太医令过去,是故有些耽搁。”

    “这究竟是何缘故,昨日我等还随侍御前,陛下气色可还是好好的!怎么才过了几日就变了样?不知是否……”

    有人说着,有意无意的提到了皇帝以前施行的心计。

    刘虞目光一厉,冷声道:“肃静!尔等久居庙堂,难道还不知宫门仪制吗?大殿之前,尔等不屏气以待诏命,反聚论会谈,这是做大臣的样子么!”

    在场众人那个不是出身世族?被刘虞当面呵斥,即便刘虞是皇室中人,在场众人都有些面色不好看了起来。

    徐晃上前一步,沉声道:“朝臣心急陛下,失礼也情有可原,刘尚书见谅!”

    刘虞见徐晃求情,便不再多言,后退一步,寂静了下来。

    不多时候,王昭出来,看见了刘虞这个熟人,也不敢怠慢,先来禀报道:

    “明公,据国家身边随侍的中黄门所说,昨天夜里起了大风,把帝寝的窗户吹开了。

    国家一时不防被冷风侵体,所以早起时有些着凉,奴婢已经请太医令查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碍。”

    “国家无事便好,只是我等还要过多久才能进殿?”

    “现在就可。”

    ……

    大朝是皇帝先入殿,在龙榻前等候群臣们。

    而常朝则是群臣先入殿等候皇帝。

    三声礼钟响过后,路寝殿里便传出皇帝升座奏乐的声音,然后再是一声高声叫喊:“吉时到,陛下临朝。”

    像是得到了信号一般,众人依次步入路寝殿,却发现皇帝已然在里面等着了。

    虽然有两名谒者早已放下帘子用来遮挡御容,但还是依稀可见皇帝样貌,他头戴通天冠,身穿上玄下纁的朝服,外罩绛纱袍,内着皂缘中衣,上衣以象天,下裳以象地。

    即便已经过了一年,刘辩的身子看起来仍旧有些单薄,但他正襟端坐在龙榻之上,剑眉上扬,一双凤目微张,隐隐然透出一丝君王气象。

    常侍谒者分别站在两旁到九层陛阶,负责监察朝会礼仪,他们齐声传道:“趋!”

    这时侯官员们无论大小,都将两手下垂合拢,配合着旁边乐府官员敲击的音乐,低着头小跑至皇帝面前,然后依次下跪稽首。

    谒者将冠冕靠在手掌上保持一会时间后,缓缓起身。

    谒者依次从大到小向皇帝高唱百官的名爵,这叫朝觐赞拜宣名,皇帝坐在上面看着朝臣伏身稽首,声势恢弘,让皇帝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豪气,为君者,便当如是!

    在乐府和谒者的引导下,百官再次稽首伏地,一齐发出声如山呼般的唱颂作为朝会行礼的尾声:‘某官臣某叩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冲中间一名常侍谒者点了点头,那谒者便向前高声宣道;“制曰:起!”

    声音宏大!

    谒者本是国君左右掌传达政令的近侍,有奉使出行,监视等责。

    历来选拔谒者时除了品德学识以外,还要求个人仪容端正,说白了就是只有既长得帅同时又是学霸的人才能当谒者。

    稽首宣名之后,百官谢恩,按官职高低依次就坐于席上。

    最前面是三公的座席,只有丁宫一个孤零零的老头坐在这里。

    而在三公之后,九卿之前,则另有一排单独的座席。

    汉时朝会,百官都是接席而坐,唯有尚书令,司隶校尉和御史中丞三人在朝会上享有单独的座席,号称‘三独坐’。

    不仅显示皇帝对他们的特殊礼遇,更是有在朝会时监察臣子、凌驾九卿百僚之上的权力。

    龙榻前,帘子微微掀起一角,“咳……听说……有人要问朕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

    “朕昨夜不慎着凉,今天早上头脑昏沉,故请太医令前来诊断,耽误了常朝的时辰,让诸卿久等了。”

    众人皆告罪不敢。

    刘辩轻咳了一声,“今日常朝只有一件事情,元服加冠!”

    元服加冠,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一旦上面这位元服加冠,到时候,这位的权柄将大大加强,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还有谁能制衡上面这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