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风波

时间:2020-07-05作者:知言伯

    “尊驾好手艺。”

    王昭看到拼盘一样,既好吃又美观的鱼脍,不由得赞叹道,对这个老板的态度都好了不少。

    随即,王昭从怀里掏出一把五铢钱,放在老板得手里。

    “这份手艺,已然当得起数金的价格,我等出来得匆忙,未曾多带,见谅!”

    “这份鱼脍是鄙坊为这位贵人精心准备的。”

    王昭点了点头,“你退下吧,不要打扰了公子的雅兴。”

    刘辩事先说过给所有人都上一份汤饼,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顾礼仪,那老板是熟知规矩的,在给刘辩和徐晃等人准备了汤饼的时候,特意为这位贵人精心准备了一份特殊的食物,以分别尊卑。

    徐晃顾忌着刘辩的安全问题,端着吃食到外面和护卫们一起吃去了。

    那老板也跟着下去,带着妻儿给那些护卫们端完汤饼后,逃也似的躲到后厨,只盼着这些人早点吃完走人,别找自己的麻烦。

    女儿不通世事,在女人的怀里高兴的说道:“那些人的衣服好干净呀,他们吃完了会给阿翁很多钱吗?”

    “肯定会啊,那鱼可是阿翁特地从南市里买回来的鲤鱼呢,听说要几百钱呢,阿翁可是许多年都没吃过,都给那个哥哥送上去了。”

    那男孩嘀咕道:“大父大母一辈子都没吃过呢。”

    大父大母就是指祖父母,他们早被老板提前喊到屋子里躲着去了。

    在古代,一般平民家庭只有老人才能在特殊的日子吃到肉,就连小孩都是很少能吃到,即便老板他们颇有訾产,却也难以买到肉类。

    这就足以看出老板为了讨好刘辩他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看着这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正在讨论皇帝他们会吃剩下多少汤饭,两人该怎么分配时,老板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外面突然走进来两个人,为首的正是王昭,他也不嫌后厨脏乱,径直走了进来;

    “到前面去把东西都撤了,顺便去我家公子哪儿,有话要问你。”

    老板没有动,悄悄给递上一根妻子的翠玉簪子,这是他妻子的嫁妆,这才敢壮着胆子问道:“敢问尊驾,贵府主人可是要问些什么?小的不会说话,怕会扰了贵府主人的兴致。”

    “嘿,你这话说的伶俐。”王昭瞥了银簪一眼,没有接,回推了回去,说道:“你且安心,公子不会刁难你,也不是什么要紧事,问什么你就答什么,自然无碍。”

    老板这才安下心来,招呼妻子儿女走到前面去收拾碗筷,自己则跟着王昭掀开竹帘,走到刘辩等人身前,躬身行礼:“小的见过贵府诸位尊驾,小店鄙陋,若是汤饼不合口味,还请诸位莫要怪罪。”

    如汤饼坊老板这类没有学问,没有见识,没有被举为贤良的百姓黔首,见到天子都可以不跪,更何况只是个不知道来历的少年郎了。

    刘辩吃着感觉没什么味,混着特殊酱料的生鱼片吃着还勉强凑合。

    刘辩等人正在用刚晾凉了的开水漱口,听到老板这话,一时都有些惊异,就连板着脸的徐晃,都露出了讶然的神色。

    徐晃忍不住说道:“看不出来你除了这手艺,还挺会说话的,以前可读过书?”

    “里内有位先生,他有时到小店里吃汤饼,吃饱了也不急着走,常拉住小的儿女们或是识字,或是说神怪异事。小的在一旁偶尔听听,也记了些。”老板说道。

    “你这饼铺开在闾里,恐怕生意不如在南市里开的好吧?”

    “如果是以前的话,自然是比不上九市里面的铺子,毕竟很多来往商旅,游学士子都愿意往那里去。”老板是个明白人,心中知晓面前这位贵人恐怕有心栽培他,所以如实说道。

    “现在朝廷重启并冀凉三州,以前是因为关东被人阻绝了道路,盗贼拦路,东边已经很久没有商旅过来了,所以雒阳诸市与这里的生意都不怎么样,这几天诸市的商旅倒是多了不少。”

    刘辩又问道:“你还开着饼铺,就说明这里内的人家都还有些钱粮。那收成呢?这两年的收成怎么样?”

    “小人因为家里没有闲田,开饼铺也要时常要靠亲邻接济才得以为生。”

    说到收成,老板顿时苦着脸:“以前倒还好一点,最近几年雨水不足,所以这收成也只能勉强度日,若非是朝廷救济,这一双儿女也养不活了,只能买与豪门作奴婢了。”

    话说的都是打好了腹稿的场面话,刘辩瞥了王昭一眼,心中怀疑是不是他收受了这老板的贿赂,教这老板的。

    要知道,除了灾害困扰着百姓以外,汉末繁重的课税也是一大主因。

    比如说三十税一的田税,孝灵皇帝却每亩要加征十钱,口赋的起征年龄也从七岁降至一岁。

    诸如此类,再加上各地吏治败坏,严重增加了民众的负担。

    黄巾起义被平定后,各地仍是起义不断,就足以证明百姓所受的剥削之重。

    当然。这就属于不能被说出来的事实了。

    没见到如今连怼天怼地的党人们都不揪着先帝的小辫子不放了吗?

    在一问一答之间,门外突然走进来一群人,服饰都做底层官吏打扮,为首一人年纪有些大了,头上戴着竹皮帽,穿着黑色皂服,眼睛里却透着精明狡猾的神色。

    他站在门边,往汤饼坊里扫视了一圈,在看到那一群护卫时,脸色突然一变,跟见了鬼似的,刚迈出去的脚立时就收了回来。

    他这一举动顿时把其他人惊住了,连忙跟着往后退了一步,有一人问道:“亭公怎么了?为何如此惊疑?可是看到什么了?”

    被称为亭公的老年人连忙将食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然后连忙整理自己的仪容,恭敬道:

    “坊中乃是当今陛下当面,尔等不可入内,免得冲撞了圣驾,被陛下身边的军队误杀!”

    汉时十里一亭,号为乡亭。

    而大城里也有亭,设于城内,管理城区部分闾里的被称为“都亭”,设于城门的则称为“门亭”,均置亭长,权力与乡间亭长一样,负责治安警卫,调和民事。

    这位亭长就是一位有幸在北阙见过天子及徐晃的幸运者。

    在一见徐晃,这亭长就知道里面那位是谁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