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4章 第五伦让梨 /

时间:2020-10-28作者:七月新番

    !

    刘龚之所以怀疑第五伦,是因为在这个时代,孝悌确实是件有利可图的事。

    前汉以孝治天下,皇帝谥号前都加一个孝字。悌则由孝衍生而来,孝经里说过,教民礼顺,莫善于悌,提倡兄弟之间要相亲相爱,长幼有序。

    新朝代汉后,因是以臣子之位逆取皇位,即便有赤帝禅让的神话包装,王莽也不太好过于强调忠来打自己脸,于是继续推崇孝悌。

    听了刘龚发问,桓谭却将鱼刺一吐,说起一件不相干的事来。

    “当年今上微末时,服侍母亲及寡嫂,抚育兄长遗子,侍奉诸位叔伯也十分周到。在其伯父阳平敬成侯(王凤)病榻前侍疾,亲尝药,乱首垢面,不解衣带数月,博得世人称赞。”

    王莽自己就是靠孝悌人设博得名誉上位的典型,桓谭话里有话:“当是时,是否也有像伯师这样的人,怀疑陛下目的不纯,表现孝悌是为了博名牟利呢?”

    “这这与今日之事有何干系?陛下是孔子后五百年才一出的圣贤,第五伦却只是乡野孺子,岂能相提并论。”

    刘龚后悔自己嘴欠去招惹桓谭,只问县宰鲜于褒:“第五、第八两家乃是亲戚,是否有可能串通好了,让第五伦让出名额得到名望,而第八矫得入太学呢?”

    “绝不可能。”

    鲜于褒一口咬定:“第五、第八两氏,并非如第五伦所说的那般友善和睦,反倒有不少过节。下吏曾亲见第五、第八两位家主于桥上相遇,都不肯相让,竟僵持了半个时辰之久,两家已久不往来,更不可能串通。”

    “哦?”刘龚诧异了,这下事情变得复杂起来,第五伦这是以德报怨?

    鲜于褒道:“敢告于两位大夫,其实第五伦平素在乡里,便多以友悌著称,尤其是从一月前,他大病一场后更是如此。”

    他说起了第五伦的一件事迹来。

    “临渠乡第五里有个大梨园,每年梨熟,皆会邀约族人共食。”

    当然,也会派人将最好的梨底下压着钱帛,给父母官送来尝尝,这个故事,就是鲜于褒从送梨的仆从第五福处听说的。

    “第五伦吃梨时总主动拿小的,小梨明明更酸,有人问他为何如此,第五伦答曰:学了孝经后,明白了孝悌之道,我在家中年纪小,应让昆父堂兄先拿,而我取小者。”

    这个故事十分简单,却给人印象深刻,在有心人的散播下,才十来天就在县里传开了。

    刘龚打消了对第五伦的怀疑:“看来第五伦是真的本性良善谦恭啊,让学之事绝非孤例,是我妄自揣度了。”

    桓谭闷了口酒后却发话道:“虽然只与此子有过三言两语交谈,但依我看,他之所以让学,或许也不全是因为孝悌”

    “那是因为什么?”

    “恐怕只是和我一样,懒得去费神学那繁琐的训诂章句吧。”桓谭大笑起来。

    刘龚也没把他这话当回事,只暗道:“第五伦让梨,是个有趣的故事啊。我不如将此事记下来,回常安后呈给叔父看看,说不定会被他收录进杂记里。”

    而另一头,县宰鲜于褒也暗暗替第五伦捏了把汗。

    他之所以帮第五氏说话,一来因为鲜于褒的父亲与第五霸曾是同僚,关系还不错。而为了第五伦入太学的事,老头子还给他塞了不少好处。

    宴会结束后,鲜于褒心里也活络开了。

    “如今第五伦让了名额,按理说第五氏给我的钱帛,得退掉才行。”

    可那些器物钱帛他已经收了,就没有再还回去的道理,该怎么办呢?

    鲜于褒灵光一闪,决定要将第五伦让梨、让学之事,向郡上禀报。

    一来,治下出了这样的孝悌典型,当然是县宰教化有方的政绩。

    二来嘛,也能给第五氏一个交待,不必还他家贿赂了。

    “正好有个县里就能决定的职位,就适合第五伦这般的孝悌之人!”

    中院厅堂是第五氏坞院最大的建筑,粗大的柱子顶起屋宇,堂内四面都有窗户,白天时很敞亮,入夜后,挨墙壁相对放了两列的青铜灯架依次点燃。

    但习惯了后世明亮电灯的第五伦,依然觉得这屋子太暗了。

    空阔的中央摆放两排矮脚漆案,案后则是坐榻,这是第五氏遇上重大事情召集族中主事者开会的地方,也是待客之地。连夜登门的第八氏族长和他的幼子跪坐在西面客位上。

    东席的主座上,则端坐着满脸傲慢的第五霸,他背后摆着一个木支架,架上放有长剑,正是第五霸每天早上耍的那柄。

    剑在鞘中,锋芒不露,一如敛容含笑待客的第五伦。

    第五霸见老冤家上门,一说话就没好气:“我家釜中的肉刚熟,第八直,你莫非是来蹭饭的?”

    和第五霸这走武吏路线的老兵头不同,第八直年轻时去太学旁听过,说话永远带着几分读书人的含蓄,他今天上门不为寻衅,只低头垂着眼睛道:“说起来,第五氏的饭食,我确实几十年没吃过了。”

    两人年轻时也曾相善,都在乡中做吏,一个是亭长,一个是文掾,后来却翻了脸,至于原因嘛害,还不是因为女人。

    第五霸眯起眼:“你这老儿还是没变,有话直说,勿要拐弯抹角。”

    第八直笑笑,道明了来意:“今日来此,却是为了伯鱼将太学名额让给犬子之事,诗云,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吾等理应来道谢。”

    “哈哈哈。“第五霸有些得意,说道:“我家伦儿天性聪慧,在官学之中,随便一考就是甲等第一,他年纪也轻,有的是机会。念着汝家孺子年近二十,屡试不第,再不去就老了。毕竟是同宗兄弟,于是便心一软,让给他了!”

    “我不用他让!”

    一脸书生气的第八矫深以为耻,他嘴上留了点短须想装成大人模样,但性格却沉不住气,被第五霸一激,顿时脸色涨红起身欲辩,却被父亲拉住了。

    “说说罢。”第八直笑道:“第五氏想要什么?”

    “是渠南那块好地。”

    “还是县城里的小宅?”

    “亦或是,要我向县里推举你做乡三老?”

    他只以为,第五氏是想用这名额,和他家做笔交易。

    第八矫急了:“父亲,这太学我明年再去就是,何必”

    “住口!“

    第八直呵止了他,对儿子有些失望,这孺子还没弄清楚现在的态势啊。看人家第五伦,一直含笑不语,多沉得住气啊,亏他还比你小三岁。

    二人谁去太学,是凭经术学问么?还不是两家在背后角力。还得等到本县更大的几个经术家族已无适龄成童在读,才轮到他们。可第五氏明明靠加钱赢了一头,却忽然让出名额,这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第五伦先声夺人,才一个下午,他让学的事迹已在长陵县传开了。

    不管第八氏愿不愿意,这个人情都已欠下。

    这年头身为闾右,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土地、奴婢,自从新朝下了王田私属令禁止兼并和奴婢买卖后,这两样几乎被锁死,很难再迅速增加,唯一能积累的,就是名声!

    此事若处理不当,那就是以怨报德,在县里的风评会大大受损。这可比忍痛让出去一顷田、几亩宅代价大多了。

    然而第五霸不为所动,笑呵呵地看着第八直,那神情分明是在说:“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家受第五氏之惠。”

    “第八宗伯。”

    第五伦终于开口了,他举起婢女送上来的漆壶,在做工精美黑红相间的漆耳杯里倒了三盏酒——他家只是小小里豪,财力有限,故一向简朴,平日里自饮用陶,待客才用漆器。

    他起身将两盏酒送到第五霸、第八直面前,自己则跪坐到东西席间的空地上,举盏道:“我听说,这世上之人,分为异姓、同姓、同宗和同族。”

    所谓姓,指的是春秋以前姬、姜、芈等古姓,代表了最初的来源,与其他姓之间,宛如一片树林中的不同树木。随着繁衍迁徙,姓犹如树木生长,开始出枝杈来,这就是氏。

    妫姓就分化出了陈、田等氏,而齐国田氏中田广这一支迁徙,又进一步产生了第五、第八等氏。八个家族虽然出了五服,但彼此还承认是同宗亲戚。

    第五伦道:“第五、第八是同宗兄弟,血脉相连,又为近邻,相互间也没有争田争水等纠葛。我还听说,过去第八宗伯与我大父十分相善,只是后来因误会而反目。”

    第五伦叹息道:“我在县城里听过一首歌谣,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这次争太学名额,不知多少人在看我两家笑话!”

    “所以我宁可让出去太学的机会,也不愿两家决裂。我只希望,第八氏与第五氏,能借着这件事,借着这盏酒,一笑泯恩仇!”

    说罢他举起酒盏,一饮而尽!

    第五伦言语之成熟,远远超过了他的年龄,不止第八直父子,连第五霸也听愣了,良久后才缓缓道:“惭愧,吾等妄活这么多年,却不如小儿辈豁达。”

    言罢主动举起酒,朝第八直一敬。

    第八直也举起盏,愧然道:“不错,宗兄有一个好孙儿啊。”

    二人同饮,末了亮出喝干的盏底,哈哈大笑起来。

    这之后,仆从适时上堂,呈送肉食餐饭,中国人在饭桌上气氛往往会缓和热络,方才的剑拔弩张消失了。

    第五霸和第八直仿佛恢复了过去的相善,推杯交盏喝得醉醺醺的,酒酣之际,二人甚至用筷子敲着碗沿,唱起了少时的歌谣。

    等到夜深之时,这场小宴才结束,第五霸酒量好,亲自送第八直父子出门,两家今日重归于好的事,肯定会很快传遍整个临渠乡。

    第八矫真醉了,他读了很多年儒经,血液里都浸染了儒家的道德准则,今日第五伦的一番话,着实让他另眼相看,佩服之余那点不服气也消失了,只打着酒嗝对父亲道:“大大人,第五伦确实是真的孝悌啊,我先前错怪他了。”

    第八直却是装醉,心中不以为然:“你这孺子,读了几年书,就只懂仁义道德,不知人心险恶。第五伦一口一个宗兄,对你又是敬酒又是恭维,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第五伦话说得那么满,他们若是还揪着那点小过节不放,便是不识好歹。第八直只能笑着应和,而最终的结果就是

    今天白跑一趟,第八欠第五的人情,还是没还上!今后还得配合第五氏演这出兄弟相容的戏!

    “不过,这对我家也无坏处。”

    第八直如此琢磨,又看看已在车上酣睡的儿子,只脱了外裳轻轻给他盖上,叹息道:“第五老儿也是运气好,生出这样一个孙儿,着实是异数。等轮到小儿辈当家做主时,第八氏恐怕要仰第五氏鼻息了!”

    “多读点书,果然是有用的啊,第八老儿素来奸猾,今日却只能强笑应和,吃酒的神情如同喝尿,痛快。”

    目送客人马车远去后,第五霸转过身,看着孙子啧啧称奇,但疑惑却越来越大了。

    “伦儿,你之所以让学,恐怕不止是想让第五氏、第八氏了却恩怨罢?”

    “当然。”

    第五伦平素将计划暗藏于胸,如今喝得半醉,才将心里那点小得意显露在外,笑道:“大父,如果往后几年,天下当真大乱了,光凭我家一个氏族,一个里聚,能在乱世中自保么?”

    第五霸摇摇头,他们聚族而居,修建坞院,提防盗贼小乱尚可。可若真如第五伦猜想的,天下重新出现秦末楚汉之际的大动乱,这区区两百丁壮,是全然不够的,来一支规模大点的乱兵,就足以让第五氏灭族。

    “一个篱笆三个桩,所以,我家需要帮手。”

    第五伦道出了自己的目标:“大父,我要通过扬名立威,成为各族公认的宗长首领。”

    夜幕中的临渠乡,诸里各占据一角,有灯火闪烁,如同黑天上的松散星辰。

    第五伦伸手一抓,仿佛要将它们握在手中,凝成一团。

    “若能如此,一旦天下有变,我只需振臂一呼,十里八族,三千丁壮,便能云集景从!”

    ps:发书半天就一万收藏,你们实在太猛了。

    另外感谢人在梧桐下、神楽七奈official、榴弹怕水三个盟主,以及其他读者的打赏,盟主更会在上架后补——既然大汉已经亡了,前朝欠下的更就不在新朝补了。

    另外,我休息这几个月,一直在追榴弹怕水的绍宋,那是相当好看,还学了不少姿势,就比如

    “今晚别等!”

    所以改下更新时间,从今天起,将两章都放在早上8点左右更新,好让大家上班前看完,晚上别等。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