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11章 九世之仇*.

时间:2020-10-31作者:七月新番

    !

    古者二十五家为里,里则各立社。

    所谓的社,其实就是祭祀土地的神坛。

    第五里的社就坐落在那株大樟树下,不大的屋子,普普通通,丝毫没有神圣的光环,反而显得很质朴。内部墙壁被百年来从未断绝的香火熏得发黑,因为好几年没修整,外面的墙皮都裂开了缝。

    当第五伦走入里社中时,没有见到他想象中的“土地公公”,而是各路神仙大能的桑木牌位扑面而来,加起来竟有一二十个之多。

    定睛一看,摆在最正中央的,竟然是“泾河水伯”。

    泾水横穿列尉郡,这条河脾气不好,堪称低配版黄河,水里泥沙大特别浑浊,所以经常发生水患。就在前年,泾水在长陵以北的长平馆雍堵改道,冲毁了隔壁师尉郡堤坝,无数百姓失去田亩家园。

    这之后,百姓们心有余悸,对泾水自然又敬又怕,可不得祭拜勤勉些。

    而据里中老人说,有人曾在泾水上见过水伯:“长得人身龙脸,头戴冠冕。”

    这形象第五伦听着耳熟,暗道:“怕不就是泾河龙王的前身吧!”

    而在泾河水伯边上,他还瞧见了一个熟悉的家伙。

    “蚩尤!?”

    确实是蚩尤二字,第五霸朝那牌位拜了拜:“据族中老人说,这是吾家在齐地时祭拜的兵主之神。”

    虽然迁入关中二百年,但作为外来移民,临渠乡八族还是保留了一些齐地特色,比如与秦腔略显不同的怪异方言,以及难以割舍的风俗,祭祀齐地八神主,连节庆的日子都和本地土著有别。

    第五伦只想着,往后有钱了将里社再扩建下,整点铜来,弄个蚩尤塑像,人身牛蹄,四目六手,八肱八趾……

    第三位主祭的神明是赤帝子,也就是汉高祖刘邦。

    第五霸对祭祀与自家有“九世之仇”的刘邦没什么心理负担:“有传言说,前年多亏了长陵的高祖庙显灵,泾水才没有南流,让临渠乡躲过了一劫。于是便一道祭了,为了不让新室官吏以为吾等思念前汉蓄意谋反,只称赤帝子,不称高皇帝。”

    除了这三位外,还有陪祀的各路小神仙,诸如成国渠君、山公、社主、神魂。还有些是与本地有关联的名臣,诸如翟王、萧何丞相、韩延寿,也被纳入了祭祀系统。至于太一、天地等,可不是他们小家小户有资格祭拜的。

    第五伦算是明白其中逻辑了:管他源自齐地还是秦地,是人神还是鬼怪,都拜一拜,说不定哪位就显灵了!

    “要是不管用呢?拜了之后依然收成不佳呢?”

    “那就得换一批来祭,反正神仙多的是,可不能光吃飨不做事啊。”第五霸这话说得理所当然。

    ……

    里社的修补不是难事,工程量较小,而大伙需要卖力的,是位于里社左边的宗祠。

    这是第五伦的主意,祠堂本来设在他家坞院内,只有没出五服的本家亲戚才有资格祭拜。如今在外面另起一座新祠祭祀祖先,好让全里族人,乃至其他各里的宗亲也能来拜。

    等到这宗祠修得差不多,跟着第五霸移祖先牌位进去时,第五伦发现,除了齐王田荣、田广外,他家还祭着田横。

    第五霸更透露了一个大秘密:“吾等的鼻祖,其实是田公讳横!”

    这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

    “听族中老人说,楚汉之际,齐国被赤帝子(刘邦)灭亡时,齐王田广战败被杀,其族人被一分为八,依次迁往关中,而田公带着五百壮士逃到岛屿上顽抗。”

    “后来田公受了高皇帝招降,在距长安三十里时,觉得耻辱,说自己之所以来,只是为了将新鲜的头颅送给天子看一眼,便横刀自杀了,临死前只求放过自己麾下五百壮士。”

    听说田横已死的消息后,留在海岛上的五百壮士也举剑自刎,没有一个活下来,鲜血染红了碧蓝的大海。士为知己者死,这故事颇有战国之风,光听着,就能给人强烈冲击。

    按照第五霸的说法,他们的远祖是田横庶子,害怕被牵连,便由宗族隐瞒了身份,混在田广后代里西迁……

    第五伦知道,这种迁徙几百年后子孙的追述,就是笔糊涂账,姑且当它是真的吧。

    遂十分恭敬地朝田横牌位作揖,把田横当成“英雄祖先”,多讲述这个悲壮的故事,甚至编成史诗,刚好能凝聚族人之心啊。

    说到这第五伦想起件事来:“大父,我听说,当今天子也是齐国田氏之后。”

    那他和王莽岂不是……亲戚?

    第五霸笑容有些怪异:“十年前新室代汉,我也这么想过。”

    “为此还去向郡里的太学生打听。”

    “而那太学生告诉我,新室天子的鼻祖,乃是楚汉时济北王田安,由项羽所封。”

    而田横兄弟三人,则是响应陈胜吴广的齐地首义者,自认为有大功劳。后来项羽主持分封,恨他们不去巨鹿帮忙,遂将齐地一分为三。

    田横兄弟那暴脾气哪能忍,于是就攻杀了田安这倒霉蛋,打响了反抗项羽的第一枪,吸引西楚霸王全部主力,然后顺利让西边的老刘派韩信暗度陈仓捡了桃子……

    这之后的事就不必再提了。

    只是谁也没料到,田安的后代改氏为王,传到王政君成为汉元帝皇后,遂飞黄腾达,一门出了五位大司马、十个列侯。王莽承四父及元后之势,倾覆了汉家拥有天下。

    既然后代阔了,田安便被追封为“济北愍王”,进入新朝宗庙祭祀。

    这下皇室与第五氏的关系总算捋顺了。

    第五伦顿时明白,为何王莽代汉后大赏同姓,天下姚、妫、陈、田、王五氏都列为宗室,还封了好几个侯,临渠乡第一到第八却没份,原来还有这过节!

    好家伙,第五伦直接好家伙。

    “还认啥亲戚啊,王莽没秋后算账,按照春秋公羊传复我家个‘九世之仇’就不错了!”

    ……

    祠堂修好后,第五伦带着里民们,在里社、祠堂背后搭了个宽敞的台子,众人也不知这是作何用,第五伦只道等秋社时,要用来“娱神”。

    又让人在空地上安了许多个木头墩子,一共三排十二个,当然不是为了让人看戏站上头,等铺上让人跪坐的麦秆垫子,木墩上洒层沙子放根木棍,就能变成一个简陋小课堂,搞发展也不能忘教育啊。

    大樟树的另一面也有工程,搭起了一个尖顶屋子,一看就知道是粮仓,但小郎君也没说究竟要用来干嘛。

    而里社边缘的洼地,则是里中的大粪坑,不论人畜粪便都集中在此。第五伦令人在粪坑左右各建了间通风的厕所,男女分开,还告诉众人,可以没顶,但必须有墙。

    活虽然挺多,但里民在秋耕种宿麦时得了大宗恩惠,得以借牛、铁犁,如今第五伦召唤,带着还人情的心思,便全员上阵,夯土、造坯、烧瓦,众人拾柴,进度倒挺快的。

    粮食全部由大宗提供,煮的是黄橙橙的干粟饭而非稀粥,保证众人不饿着肚子干活。

    管粮食的第五格却急了:“小郎君,日子不是这么过的!”

    他指着有几个狼吞虎咽的家伙道:“彼辈干活时磨蹭偷懒,吃饭时却奋勇争先,添了一碗又一碗,若让所有人放开吃,家里余粮真要被吃完了!”

    第五格作为管家,最是抠门,见小郎君如此败家,心里那个急啊。只想着若是第五伦不辞孝悌之职,一年还能有好几匹帛的进账,这下可好!啥都没了,坐吃山空!

    他不由看向老家主,希望第五霸拿个主意。

    但第五霸这几日却什么事都不管,只笑吟吟地看着孙儿挠头思索。他就是要瞧瞧,第五伦是否能凭自己管下族人、里人。

    第五伦略加思索后道:“大父,里下面,不是还分了什伍么?我想把什长、伍长们都找来。”

    什伍制是秦汉时就有的,新朝也全盘继承,什、伍内的邻居若是犯了法,可是要连坐的——奇怪啊,这时候,一向厌恶秦政的朝廷却忽然不讲究儒家德治了。

    “找来后欲如何?”第五霸让第五伦先别急,将计划与他说说。

    第五伦是打算,聚齐什长伍长后,宣布从今天起,所有干活的人自带碗、筒,改成食堂打饭的样式,排队一人一勺。

    “什长、伍长都是两勺饭,让彼辈盯着各自什、伍的丁壮。每顿饭前,点出一个干活最勤勉的人,加他一勺,有监督,有奖励,或可杜绝滥竽充数。”

    第五伦还特地解释了下滥竽充数这成语,然后等着祖父夸自己。

    但第五霸听完后却有些失望,摇头道:“伦儿,汝若早生几十年,去到西域,在西域都护和陈汤校尉军中,能做什么官呢?”

    老爷子这是自问自答:“你为人处世的本领堪称极佳,加上才思敏锐,什么都懂一点,做个随军谋士甚至是文官长史不在话下。”

    “但若是将兵,以你现在驭人用人的能耐……”

    面对第五伦期盼的目光,第五霸只用他的小拇指,点着孙子道:“大概,只能做一个带兵50人的小屯长罢!”

    ……

    ps:推荐下泥白佛新书《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目测是狗粮文。

    我在好多年前就在看老佛的小说了,最近他新书里还跟我来了一波联动,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