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28章 季布一诺 //

时间:2020-11-10作者:七月新番

    !

    第五伦次日起来时,发现祖父看他眼神怪怪的。

    “糟了,莫非是昨晚喝酒上头,说了不该说的大话?”

    第五伦有些心虚,仔细想想,只记得自己指着坞院大门,吹了几句牛。

    正想着要如何解释才能不吓到第五霸,岂料老爷子忽然叹息一声道:“吾孙有大志向啊!”

    第五伦暗道不妙,好在第五霸下一句让他松了口气:“你昨夜说要为第五氏修最高大的阀、阅,不就是有做四辅三公的志向么?”

    第五霸抚须道:“年少有志是好事,不瞒你说,当年老夫,还有封侯之志呢!”

    他又开始念叨起年轻时参军的经历:“汉昭帝时有位傅介子,最初是读书学经的,十四岁那年他扔了书叹息说,大丈夫当立功绝域,何能坐事散儒?于是就出使西域,斩了楼兰王首,封义阳侯。”

    第五霸骂道:“老夫就是想效仿他,只可惜没赶上好时候,等我入行伍时,边塞立功已难封侯,反倒是学儒术能当大官。”

    喝错了鸡汤的第五霸,就这样完美错过了时代风口,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伯鱼不同,你刚满18,便被举为孝廉,进京就是二百石的郎官。若你能活到老夫这把年纪,不管是封侯还是四辅三公,都能想一想了!”

    第五伦发现第五霸期待的方向,似乎跟现实出现了一点偏差,遂轻咳道:“大父,我虽要入朝为郎,但我家重心还得放在第五里和临渠乡,我以为天下动乱,是迟早的事,这官恐怕做不长久。”

    “什么叫做不久,晦气话,我不爱听,收回去!”

    第五伦只好闭嘴。

    “这世间会不会乱,老夫不知道。”

    第五霸还是没太当真,最近好事连连,他实在是太乐观了,做事越来越有底气,遂也说了句大话:“且安心去常安,你不在时,临渠乱不乱,第五说了算!”

    ……

    转眼就到了九月底,第五伦正式收到了郡里的文书,要他十月初一前入京报到。

    离别在即,第五伦倒也没有太多不舍,只因两地实在是太近了。

    长陵与常安城之间,就隔了一条渭水,直线距离大概50里,相当于后世的20多公里,轻车快马,一天就能跑个来回。有任何消息都能及时通知,遇到休沐,他便能回家带领族人种田致富。

    农业时代,想要做成任何一件事都极慢,不必栓死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去常安看看时代的中心也好。

    但还不得第五伦出门,外头就来了一大群人,全拜在门外,嚷嚷着要见第五伦。

    第五伦来到坞院外一看,却见他们大多褐衣布帻,一个个都是青壮汉子,也有蓬头的弱冠少年。无一例外全都腰间带刀、剑,只是有的新有的旧,有人甚至只有个空剑鞘装模作样。

    第五格在旁附耳几句,第五伦恍然,这群人多为当初追随第七彪兄弟的轻侠恶少年。

    “诸位来我家所为何事?”

    众人抬起头哈哈笑着应和:“当然是慕名而来,欲从第五郎君而游!”

    原来,义折强弓一事传开后,又与茂陵原大侠扯上了关系,第五伦的名望在“孝悌”之外,又多了几分侠义的味道。前段时间叛离第七氏的少年轻侠们遂如逐臭之蝇,蜂拥而至。

    第五伦却没有为势力膨胀欣喜若狂,他有自己的判断。

    按照阶级划分,这些没有生计来源,在乡间游手好闲的轻侠少年,可以算作“流氓无产者”。

    虽然都无产,但他们与劳动无产者可不是同盟,而是对立关系。

    像万脩那样确有侠义之行的少之又少,多数人不过是仗着手里的剑,在里闾街巷收收保护费,嘴里义薄云天,实则恃强凌弱。要是做了贵人的宾客,就更了不得了,常仗着主人的威望声势,干欺男霸女的勾当。

    一旦收了,这些人就是双刃剑,搞不好就坑得你吐血。

    第五伦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当年汉武帝迁徙豪民来渭北诸陵时,关东大侠郭解也在搬迁之列。郭解本人倒是聪明,知道自己成了官府眼中钉,搬家后低调做人,出门不坐车、晚上不喝酒,夹起尾巴来只求平安,他就算再豪横也惹不起皇帝呀!

    可郭解手下的轻侠不理解啊!郭大侠仁义与天齐,岂能受这种委屈?于是为他打抱不平,揪出那个把郭解划入“搬迁”名单的县掾,将其残杀。县掾的家人去向朝廷告状,人刚走到未央宫阙外,郭解手下的小弟们居然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冲过去把人给杀了!

    侠士嚣张如此,完全超出了朝廷控制,明天是不是要杀入未央,夺了鸟位?

    郭解遂被缉捕下狱,不过他与许多权贵有关系,还有希望赦免。

    可郭解在狱中时,长安城里一个儒生说了郭大侠几句坏话,又被义愤填膺的宾客割了舌头,头挂到了街上,这架势,可不就是在威胁皇帝么?

    一而再再而三,汉武帝勃然大怒,表示“解虽弗知,此罪甚於解杀之”。大概意思就是,郭解要为他小粉丝们的罪行负责,遂将郭氏全家族灭。

    于是乎,那些狂热的小弟,就这样打着“为郭大侠好”的名义,将郭解送上了不归路。

    第五伦和第五霸做事有章法,能约束里民族人,高筑墙广积粮。可若是这些人投到门下,不听管束,反而打着第五氏的名头干点“大事”,反而不美。

    于是第五伦朝众人拱手,婉拒了他们的投奔。

    “伦赶赴常安,不能带太多伴当,诸位侠士的好意,我心领了。”

    这群人本就是来吃白饭的,便嚷嚷着说虽不能跟随第五伦,但愿替他保卫第五氏坞院,看家护门,做宾客徒附。

    但第五氏本有徒附族人,不少还是家生子,知根知底,可不比这群陌生人更靠得住?

    第五伦让第五格出面,只道家中粮食不够,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失望,底下便有人愤然起身,冷笑道:“人皆言,第五伦孝悌有侠义,今日一看,竟然为了几斗粮食不愿意收容吾等!长陵难道只有第五氏一家豪右?诸君,走,吾等投别家去!”

    说着便骂骂咧咧走了。

    还想道德绑架?第五伦也不留他们,众人便各自星散,竟真一个都没犹豫,看得第五伦直摇头,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果然没人是为了所谓“侠义”而来啊。

    倒是第五霸在众人走后,故意低声问他道:“伦儿,你不是整日都在说天下要乱么?多点人手不好?”

    第五伦笑道:“宁缺毋滥。”

    而且他也没说谎,家里钱粮缺口已经很大了,怎能再加这几十张大饭量的嘴,一吃几年啥正事也不干?

    第五霸很认可第五伦的选择,笑道:“你做得对!老夫年轻时去下邽(gui)游历,听说过廷尉翟公的故事。那翟公做大官时,家中门庭热闹得好似集市,关都关不上。可等到他罢官后,昔日满口忠心的宾客却全跑光了,门外冷清得可以设罗网捕鸟。”

    第五伦颔首:“我猜,等翟公再次做官时,曾叛离他的宾客又拜在门下了吧?”

    “然也!”第五霸道:“于是翟公将所有人赶走,还在大门外写了三句话。”

    “哪三句?”

    第五霸瞪了眼半天,然后道:“忘了,只记得说什么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没错,虽然这些流氓无产者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股力量,但他们的忠诚度可没嘴上说的那般好听,一旦主人遭遇挫折,便会反水叛逃。

    而等到第五伦未来真正需要利用到他们时,他有信心。

    “狗饿了,就会回来的!”

    ……

    这小插曲耽搁了第五伦几刻,等第五霸送他到里道与大路的岔口时,才发现这里已经挤满了车马,居然是全乡有头有脸的人,都来给第五伦送行。

    从乡中的三老、力田,到诸多亲戚,都是满口祝福之语,折柳枝佩戴在第五伦身上,又敬酒为他壮行。

    末了,众人还按照这时代的规矩,陆续送上了奉钱,就是送行的红包。

    据说两百多年前的秦朝,汉高祖刘邦还是个小亭长,押送徭役去咸阳,萧何、曹参等同僚也送他奉钱。因县城小吏并无多少俸禄,一般人只送一百两百,交情深的送三百。

    结果萧何却偏偏送了五百,这件事让刘邦记了许多年。等到天下平定,汉家肇造时,不但以萧何为第一功臣,还在他封户食邑的基础上,又加了二千户,作为当年萧何多送两百钱的报答。

    萧何那是雪中送炭,今日诸家给第五伦塞红包,只能算锦上添花,不过,倒也添出了许多花样来。

    比如第六犊,代表家族送上奉钱一万,粮食若干。

    第五伦欣然接受:“真是解了燃眉之急,我家缺的就是粮食。”

    至于第七彪,则奉钱一万,还有他家收藏的刀兵武器二三十件,装了一大车。

    第五伦拎起一把刀试了试,欣然道:“兄弟阋墙,而外御其辱。我不在家时,多了这些兵器,又有第五、第七两家携手,就不怕有外乡人来欺我宗族了!”

    第八直则献上奉钱一万,还别出心裁,将家传的《韩诗》抄了好几卷,用丝绸仔细包裹着送给第五伦,这可是他们的家传之宝。

    第五伦面露喜色:“我听人说,只要学好了经术,取青紫之绶,犹如俯身拾草芥般简单,送我的不是书卷,而是大好前程啊。”

    这孺子太会说话,只让诸家如沐春风。

    轮到第四咸时,他家倒是简单粗暴,除了钱还是钱,一口气送了奉钱两万!虽然这几年来钱币价值猛跌,但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更夸张的还在后面,第四咸举起一枚钥匙叫众人看见,又将其郑重交给了第五伦:“还有常安城内宣明里宅一区,乃是我家置办的房产,如今暂无人居住,伯鱼在常安时,可随意使用!”

    不管在哪个时代,外乡子弟想在首都落脚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买房是不可能的,很多人努力一辈子都不可能。而租金、食物甚至是柴薪,也贵得吓死人。

    第五伦笑道:“宗叔可是给我省了一大笔钱。”

    又故意戏言道:“且先说好,这算赊还是贷?”

    第四咸则大笑道:“第五郎官,这已算贿赂了!”

    他说得没错,这些奉钱,已经超过了正常的人情往来,而是各家给第五氏交的保护费,以及对第五伦未来的投资。

    作为本乡两百年来第一个孝廉,第五伦被许多人寄予了厚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若能出头为官,能给宗族带来不少方便,尤其是第四氏,与第一氏翻脸后,急需新的靠山保证贸易顺畅。

    见第四氏如此识相,第五伦也决定,等下次回来,便该约着第四咸好好聊聊了。他目前想到的几种发财屯粮之道,都少不了商贾参与。

    倒是第三氏家主名曰“第三次”,挪到最后,见诸家或有花样,或出重金,唯独他家钱不过万,不免有些羞愧和畏惧,生怕第五伦不快。

    第五伦却不以为忤,同样郑重地收下:“第三氏人口不过百,却赠了我万钱,相当于每户多出了一次算赋,这份情谊,伯鱼记下了!”

    此时日上三竿,送行仪式结束,作为乡啬夫,第一氏竟还是没派人来,这是要装死到底了。

    第五伦心中冷笑,看来他们还扛着家族过去的荣耀不放,既然如此,那他就一不做二不休,将第一氏彻底边缘化!

    如此计较着,第五伦看着面前要用一辆车才能拉下的“巨款”,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古人云,黄金千两,难买季布一诺。”

    “而伯鱼之诺,又值多少钱呢?”

    ……

    ps:求推荐票。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