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37章 你信么.

时间:2020-11-13作者:七月新番

    !

    “伯鱼就是那位‘义折强弓’的第五郎罢?”

    “哦?伯山居然认得我!”

    第五伦还以为,自己的名声是传不出列尉郡的,不成想才半个月就到常安来了?

    京师人物荟萃,郡国豪杰齐聚,每天都有无数新鲜的事迹,刚刚流行的事物转瞬又会被人忘记。想要在此显名,比在长陵难上十倍百倍,所以第五伦入京以来颇为低调,连声望都懒得刷。

    第五伦嘴上谦逊:“正是我,但那只是乡人夸大之言,不足为信。”

    “伯鱼太过自谦。”

    耿纯摸了摸自己那看上去总是快掉的冠:“上次休沐时,我去拜会同宗亲戚茂陵耿氏,便听人说起过你。能让原涉大侠赞誉的人可不多。再者,伯鱼这姓太少见,只要听一遍,想忘都难。”

    嗯,确实难忘,除非和第一第二第三直到第八放在一起,就傻傻记不清楚了。

    还有,原涉称赞自己了?第五伦真不知道,看来有空还得去茂陵会会原大侠,顺便将万脩那把断弓修好还他。

    这时候,第五伦却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

    耿纯倒是知晓他,自己却对耿纯一无所知,看其性格,应该是个直来直去的人,这违心的“久仰大名”四字还真不好说出口。

    “伯山前些年在太学读书过吧?”

    一旁的景丹却来帮第五伦打圆场了,他上前自报了姓名,笑道:“你我应是同年入学,只是师承不同,但巨鹿耿伯山之名,我还是听说过的。”

    景丹又对第五伦介绍道:“伯山之父,乃是济平郡(定陶)大尹。”

    原来是两千石之子,难怪耿纯不过二十余岁,就能把太学、孝廉郎官一起上了。新朝有规定,六百石的“元士”以上,他们的儿子可以直接到太学旁听,也难怪景丹心心念念想做到六百石,为的就是后代赢在起跑线上。

    而举孝廉时,二千石之间也经常会做些py交易:错开年份,相互举荐子侄。所以孝廉名额中,真正“寒素清白”的人少之又少,像第五伦和景丹这种,已算异类。

    耿纯与二人来到郎署偏僻处后,说起方才为何忍不住发笑。

    “那还是十年前,我家中母鸡下了个双黄的鸡子,庖厨打开后,传于众人观看。”

    “当时宋子城中,有一个燕地方士名叫西门君惠,他好天文谶记,正在我家做客,便说这是祥瑞,与新室开创有关系,当献于常安。”

    “我当时年少,十分不解,难道这牝鸡,是受了天子隔着数千里的感应?”

    这话把第五伦再次逗乐了,这耿纯虽为大尹之子,却对新朝皇帝颇为不敬,也是个潜在的反贼啊。

    耿纯话语诙谐:“于是我便偷偷带着蛋去厨中,放进水里煮了,撒了盐,两口吃下,味道与普通的鸡子并无区别,之后也无任何奇异之事发生。”

    “倒是那西门君惠大呼可惜,还说什么本可以籍此封侯,汝等说这可不可笑?”

    确实好笑至极,新朝刚建立时,谄媚之徒见王莽喜欢谶纬,便疯狂向朝廷猛报祥瑞,这里的猪崽长了三条腿,那里的麦禾生了双穗。献得快的人,竟还真被封侯,搞得五等爵制大大贬值。

    最后,连常安人街上见了都相互戏言说:“唯独你没有接到天帝的命书么?”

    而“十一上公”里,也有人利用谶纬谋取私利,想搞什么“周召分治”,架空王莽。甚至利用“天书”求娶王莽的女儿,便是那位住在宣明里对面的黄皇室主。

    五威司命陈崇进言,谶纬符命已成了双刃剑,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王莽立即采取措施,宣布胆敢自行制造者一律逮捕入狱。朝廷需要的符命,只能由他直接指挥的“五威将率”这机构发布,才断了祸乱之道。

    “故而那西门君惠也没混上封侯,如今做了直道侯王涉的宾客,依然在谈谶纬。”

    风口没了,现在还拿着谶纬祥瑞梦想轻松封爵的,那就是真猪。

    耿纯离开后,景丹看着第五伦道:“如此说来,伯鱼莫非和桓君山一样,不信谶纬祥异?”

    桓君山,正是那个前些天在扬雄家对第五伦阴阳怪气,事后也没来跟他道歉的桓谭。

    过去十年,朝臣为了讨好王莽,宣扬图谶成风,连扬雄都未能免俗,唯独桓谭沉默不语。他甚至还在公开场合抨击祥异之说,是出了名的狂士,又持“形神烛火之论“,颇有一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

    这点,第五伦是敬佩桓谭的,只是那人性格如此恶劣,即便扬雄引荐,他也懒得结交。

    听景丹如此发问,第五伦却摇头笑道:“我不信谶纬。”

    “可祥异,我却是信的!”

    废话,尽管王莽鼓捣的这些祥瑞全是假的。

    但他,穿越者本人,不就是这天地间,最真的祥异么!?

    ……

    而与此同时,在城南太学生舍,强华被同舍的老太学生庄光一阵抢白讥讽。

    这粗鄙无礼的会稽人竟然说什么“谶纬祥异皆为虚妄”。

    庄子陵又嘲笑强华:“符命非五威将率所班,皆下狱,你现在去献天帝策书也混不到封侯,只能入监牢了。”

    嘴拙的强华被驳得说不出话来,好在有刘秀为他二人说和,拉着强华离开屋舍,不去招惹庄子陵。

    强华有气没处撒,只狠狠踢着地上的石头,却忽然回头道:“文叔相信祥异谶纬吧?”

    刘秀颔首:“祥异,我信。”

    春秋灾变尽现于成、哀之世,已经无可辩驳,灾害和汉家天子的昏庸无道都是真的,再加上世系三绝,灭亡有灭亡的道理。

    但借着符命篡汉的新室,就真如王莽宣扬的那般,众祥之瑞数不胜数,天下一片太平么?

    “恰恰相反!”

    据刘秀所知,这十年来,世上的灾异更多了。

    小的不提,就说大的,始建国三年(11年),大河在魏郡决口,泛清河以东数郡,而朝廷不知因何缘由,经久不予堵塞,导致河患愈演愈烈,肆虐兖州、青州,至今七载。自大禹治水后就固定了数千年的黄河,彻底改道,经平原、济南,流向千乘入海。

    来到常安后,刘秀又听同门、来自列尉郡的第八矫提及,天凤三年(16),泾水在列尉长平馆雍塞,然后改道。可国将哀章却解说符命,认为这是以土填水的祥瑞,预示着新朝要灭亡北方匈奴,于是朝廷放着水灾不管,却拼命往北边派兵。

    又听闻,天凤年间,有黄龙堕死黄山宫中,百姓奔走往观者以万数,虽然朝廷辟谣说这是假的,但刘秀却信以为真。

    黄龙在王莽篡汉时几次现身人间,如今堕死,是不是意味着新室的土德将衰呢?

    这些事藏在刘秀心中,轻易不敢对人言说,他学尚书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接触那篇解释五行始终的《洪范》真谛,了解这世间祥异大道。

    刘秀看向远方:“至于谶纬,我更是信!”

    早在王莽篡汉后几年,常安城内就有一个女子在槀街当众高呼:“高皇帝大怒,趣归我国。否者,九月必杀汝!”

    朝廷说这女人是疯子,流放了事,但刘秀听后却觉得,这说不定真是高皇帝上身呢。

    后来,又有“刘子舆”的故事广为流传,说是汉成帝的遗腹子,如今长大成人了,还曾拦住新朝大臣的车自报身份,说:“刘氏当复,趣空宫。”

    那个人被收系族灭,官方辟谣说成帝的儿子被赵飞燕害死了,根本没有刘子舆。但民间有传言,说真正的刘子舆,还活着。甚至连十多年前高举大旗反抗王莽的大汉第一忠臣翟义,也尚在人世,正潜伏于不知何处,以待时变……

    与秦末的公子扶苏、项燕,简直如出一辙!

    作为汉室宗亲,这些谶纬,刘秀宁信其有,王莽以谶纬篡汉,难道就不能反过来?

    而他最信的,还是兄长刘伯升在宛城听闻后,兴奋地对他提及的话,那句在民间渐渐有了声音的口号。

    “汉家当复兴!”

    ……

    到了下午晡时,郎官们修习完长吏教授的律令后,总算能回家了。

    耿纯也算与第五伦二人结识,甚至还邀他们明日同游章台街,二人都推说家中有事婉拒——其实第五伦还真有点想去。

    正说话间,一个与耿纯相识的郎官却匆匆几步走过来,也懒得避了,语速飞快,直接改用关中人很难听懂的巨鹿方言,对耿纯说了几句话。

    耿纯面色一变,只对第五伦拱手道:“我住在冠前街修成里,伯鱼与孙卿闲暇时一定要来寻我,尝一尝燕赵之地的烈酒。”

    言罢就匆匆离开,景丹道:“耿伯山莫非是等不及,今夜就要去章台街?”

    第五伦却摇头:“不……是真出大事了。”

    他万般庆幸,自己还有点语言天赋,而跟老扬雄这个方言专家了解天下方言时,是从北到南学的,拗口的巨鹿方言刚好能听懂大概。

    第五伦低声道:“彼辈在说,刚刚天子颁布了一道密诏,要五威司命驰传天下,考覆贪腐,严查郡尹、县宰为奸利增产致富者!“

    五威司命是新朝的监察机构,直接向王莽负责,监察上公以下,凡不用命者、大奸猾者、铸伪金钱者、骄奢逾制者、漏泄省中及尚书事者、谢恩私门者等皆在监督之列。

    这次的事,总结起来一句话,王莽要反腐!

    景丹听罢一惊:“这是真是假,吾等为何没收到消息?”

    皇帝王莽做事一向想一出是一出,第五伦和景丹在京师又没有过硬的背景靠山,公府颁布的诏令,也没有必要先通知一群闲散外郎。

    至于耿纯等人为何知道?人家是二千石的儿子啊,京师中姻亲、故旧一大堆,消息灵通。跟他们能一样么?至于邛成侯家的堂侄王隆……这呆子就关心辞赋,知道个屁。

    耿纯的父亲是济平大尹,在这次反腐浪潮中,指不定会被牵扯上,所以他才焦急。也不止耿纯,郎署中许多二千石子弟都获知了消息,顿时没了休沐的闲情,都走得飞快。

    新朝的官从上到下,都不清廉,王莽忽然来这么一出,恐怕全天下都要鸡飞狗跳。

    景丹在疑虑后却又笑道:“说起来,此事与吾等并无太大干系,我之前不过是区区郡文学掾,又一向廉洁,就算五威司命查到我头上,也没什么好怕的。”

    第五伦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道:“孙卿,子孝公他……”

    “伯鱼!”

    景丹明白第五伦之意,肃然道:“张公矜严好礼,一向不与浊流合污,绝非贪腐之人,吾等身为门生故吏,不可疑之。”

    第五伦颔首,他担心的是,若是他们的举主张湛落马,那作为被举者,第五伦、景丹甚至是王隆、萧言都要受牵连。

    希望真如景丹所言,张湛表里如一,两袖清风,那第五伦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

    才怪!

    “孙卿兄,我等不到明日了,今晚就走!”

    第五伦说完便骑马速速回宣明里,将还没吃饭的第五福喊来,立刻驾驶载有煤球的马车离开常安。

    之所以这么焦急,是因第五伦忽然想起,秋天的时候,第五霸可是为了他的太学名额,贿赂过县宰鲜于褒的。

    虽然这事黄了,可那些好处鲜于县令却没退,若被牵扯出来,第五氏恐怕会有小麻烦。

    这反腐诏书不知道是哪天下的,五威司命也许已抵达列尉郡开始彻查,自己得乘着休沐赶紧回家看看情况,是福是祸,好做应对。

    可他还是迟了一步。

    入夜时分,当第五伦尚未抵达第五里坞院,就遇上了急匆匆想去常安找他的第五格。

    遇到小主人的车,听到儿子第五福连连唤他,第五格连忙勒住马,连滚带爬下来,扶着第五伦的车栏惊恐地说道:“少家主,出大事了。”

    “就在下午,鲜于县宰被朝中来的官吏抓了!”

    “而刚刚又来了位督邮,将老家主带去了县中!”

    ……

    ps:王莽反腐见《汉书.王莽传》天凤五年。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