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40章 炭治郎 //

时间:2020-11-15作者:七月新番

    !

    若论天下开采煤炭最早的地方,当数弘农(右队郡)。

    这其中还有个略显悲情的故事:前朝孝文窦太后的弟弟窦广国,年少时被人贩子拐走,转手十几次,卖到弘农宜阳做奴隶,为主人进山采煤炭。他白天干活,晚上和其他矿工在煤洞边避风睡觉。某天煤洞轰然坍塌,除窦广国侥幸逃脱外,其余一百多人均被活活压死。

    比起右队,位于后世咸阳市的列尉郡煤炭储量略显不如,但仍是三辅煤炭资源最丰富的郡,矿脉沿着泾水向南分布,越往南越少。

    第四氏家的小煤窑,大概是这矿脉的尾端,位于干涸的泾水故道以北,平日只有三十余人开采,除去钻入矿井采煤的隶臣农夫外,鲜少有人光顾。

    天凤五年(公元18年)十月下旬,小煤窑却格外热闹,不但第四咸亲自跑来,连第一氏、第五氏的主事者也悉数光临。

    见到手持鸠杖的第五霸下车,第四咸立刻过去作揖,不忘向他千恩万谢。

    “若非伯鱼说动了那马督邮,算第一、第四两家为自告,稍稍减了惩处,我恐怕已沦为隶臣,受髡发之刑了。”

    第四咸摸着自己险些遭殃的头皮,不由感慨,有位郎官在朝中做靠山就是好,若还像过去那般依赖第一氏,此番恐怕无法脱罪。

    反正已经欠了马援一个大人情,第五伦索性欠到底,不计前嫌将第一柳也捞了出来。只是这老匹夫没脸见人,在家气病了,今日由其长子第一关前来,与宗族昆父兄弟相会。

    他们聚于此地,却是响应第五伦号召,来探讨一下“临渠乡诸第攸关存亡之事”!

    对第一、第四而言,家族确实站在沦亡边缘,自首只能免去受刑羞辱,家产仍被官府收走了五分之四,以助边急。

    第一氏的粮仓、钱帛几乎被搬空,第四氏作为商贾,经营的产业也多被没收。

    万幸的是,第五伦让第四咸匆匆写了张房契,将常安宣明里的房宅“送”给了他。家族总产业稍减,官府收走的钱粮也少了些许,还能让第四咸在石灰矿和煤窑之间,做个选择。

    “留煤窑!”

    第五伦如此叮嘱第四咸,让他有些疑惑。

    “石炭”乃是燃料鄙视链的底层,百姓不喜,用来炼铁会导致质量大降,也就烧石灰、陶器、砖瓦等贱物时会用一用。更多人只将煤炭用于粮仓、墓室中防潮。

    但第四咸不敢忤逆第五伦,这小煤窑便成了他家仅剩的产业。

    众人先到半个时辰,第五伦才姗姗来迟,这是十月份第四个休沐日。他昨夜宵禁前出了常安,清晨方至此地,晚上还得星夜赶回。

    马车上没睡好,第五伦眼中满是血丝,也不啰嗦,将一份契券交给第四咸。

    “宗叔,宣明里的房宅我替你卖出去了,凭此契券,可去县北长平馆找邛成侯府取钱粮若干。”

    “这么快?”第四咸大喜,又假装惭愧道:“如此一来,伯鱼在常安却是要另寻住处了。”

    其实,第五伦只是将房子反手卖给了老去蹭住的王隆,房东、租客之间换了个身份而已。反正对邛成侯家来说,这点钱不过是九牛一毛上的毛尖尖,出价比市价还高了点。

    第四咸本已做好宅产被第五伦私吞的准备,如今见他将获利尽数交还,大为感动,想将钱粮的一成送给第五伦以表谢意,却被拒绝。

    “还是快些合议关乎三家存亡的大事要紧。”

    接着,第五伦给第四咸、第一关展示他上次休沐时,让第五里众人制作小煤球,塞了几个在土灶里烧着。

    时人不乐用原煤取暖,一大原因在于不好烧,密度同石头一般,空气很难进入空隙,得敲成小块才行。

    煤球却没这弊病,煤块被彻底砸碎,以水与黄土相和,燃烧起来火力较木炭更大,唯一的问题是,不如木炭持久。

    但以第四咸的眼光看来,做成这样也足够卖钱了,一直提着的心稍稍落下,咬咬牙后,他朝第五伦道:“我家愿从伯鱼之策!”

    换了过去,第四咸绝不会冒险,但如今家族受创,这个冬天都难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第五伦来的路上,已给各个家族列好了他们的任务:“第四氏只需如过去那般,让家中隶臣下井采矿,但人手得增一倍,此外再派遣能言会道的子弟数人,分管最后售卖一事。”

    而第一氏则出三四十人过来,专管将煤块捣碎成末,再利用他家多牲畜舆车的优势,搞定运输环节。

    “这就是伯鱼让我家出钱粮入官免罪,而一定要留牲畜、辎车的缘故?”

    第一关讷讷应是,父亲已经倒下,临渠乡如今以第五伦马首是瞻,若再不合作,昔日最强大的第一氏就彻底边缘化了。

    第五伦看向第五霸道:“大父,我家也出数十人,农闲时族丁里民也没什么活做,不如乘着腊月严冬前,来此处干一个月活。第五氏就管挖黄土、和煤球两事,应有不少人乐意。”

    “如今世道不太平,再挑十来个强健的族人,带着弓刀护送车队。”

    第五霸扶着鸠杖笑呵呵的,他现在很乐意听孙子指挥。

    第四咸又追问道:“伯鱼,不知这煤球制出后,当运往何处售卖?”

    “我已找好地方,正是城北诸闾!”

    这是第五伦上个休沐日在常安周边转了一圈后,做的决定。

    第一关对买卖不了解,不由疑惑:“何不去常安东西市?”

    “出入东西市要纳税,入城亦然,也要交不少钱,里监门和里长还会驱赶,不让在门边叫卖。”第四咸了解此中门道,第五伦挑的地方确实不错。

    常安一百六十闾,起码有一百二在城外的“郭区”,城北就三十余里,数千户人家,对燃料需求极大。

    二来,那儿距长陵也近,牛车拉着煤球走几十里,过横桥就到。牛马要吃草,车舆会损坏,少走一里,就意味着省下大笔开销。

    第五伦亮出了自己最大的底气:“管城北三十闾的是城门校尉、修远伯梁让,他与吾师扬雄是故识,我托了关系登门拜访,梁校尉已答应吾家辎车出入三十闾不受限制,还能在北市附近租间屋舍做仓库。”

    “不愧是第五郎官!”

    众人大喜,第五伦居然连关系都找好了,这让第四咸更加放心,在他看来,货物不重要,搞好人脉才是货殖最关键一环。

    第五伦让众人不要担心租金问题:“先前昆父兄弟送我去常安,凑了八万奉钱,四万作为义钱,不得轻动,我省吃俭用,还剩下三万多,如今便拿出三万钱来租仓。”

    如此一来,从原料、制作、运输到贩卖,每个环节都落实妥当,就剩最关键的问题:如何分利了。

    第五伦道:“煤窑本归第四氏所有,加上采煤、售卖要靠宗叔,当取利三成半。”

    第四咸心里飞快算着帐,觉得有点小亏,但没办法,这次的生意,绝非他一家之力能做成。

    第五伦又对第一关道:“车马贩运成本不小,加上碎煤的劳力,第一氏可取利一成半。”

    第一关没敢反对,他毅然违背父命,倾力与第五伦合作,希望让自家从绝境里缓过来。但对卖煤球成或不成心存疑虑,也罢,反正第五伦拍胸脯说了,今年若有亏损,由自己来承担。

    “吾家则取利四成。”

    第五伦看了众人一眼,他们都不敢有什么意见,尽管第五伦只是提供了思路,又让第五氏族人干最轻松的挖黄土、和煤饼的活。但保证这笔生意顺利做成的人脉、关系都在第五伦手里。再加上他是全宗族的希望,只差一个“宗主”之名,拿大头确实应该。

    “剩下一成,则用来缴纳关税,若有剩余,则放入义仓,让来煤窑做活的族人优先赊借,何如?”

    “便如伯鱼所言!”

    在小煤窑这间低矮破旧的茅草屋里,三个家族就着昏黄的光线,在第五伦拟定好的三张帛书上,签下大名,并蘸着印泥,重重按下了的红手印。

    ……

    转眼就到了十月三十,郎署第五个休沐日,第五伦再次连夜赶回,发现才过了短短五天,他们这“家族企业”的盘子已在煤窑铺开。

    小煤窑几乎是露天的,巷道斜斜向下,不用挖太深,第四咸下了血本,增加了一倍的人手,五六十名隶臣、族人手持镐、锨埋头苦干,刚凿下来的黑乎乎煤炭用辘轳以人力绞起,在地面上敲成碎块,再用箩筐运到溪水边冲洗。

    这是第五伦加的“洗煤”环节,做不到后世那般精细,效果不大,聊胜于无而已。

    这边溪水里堆满了箩筐,第五伦却看到下游不远处居然有人在汲水,不由大惊,连忙带人过去阻止,发现是两个半大孩子,身上脏兮兮的,头发一团糟,正蹲在水边,光秃秃的脚杆冻得发红。

    “汲水且去上游。”第五伦朝这两个孩子挥手,想劝他们离开,年纪稍大,长相极瘦的孩子却抬头畏惧地看着第五伦道:“君子,可上游没爬虫抓啊。”

    溪中无鱼,他们却是来溪边翻石,捉那些相貌丑陋的爬爬虫充饥,第五伦后世在乡下时吃过油炸的,你别说,看着恶心,入嘴却真香,蛋白质还挺高。

    可这时代哪有那条件,不过是陶鬲将水煮开,将爬虫扔进去烫熟进嘴,连盐都没有。看年纪稍小的孩子胀起的肚子,也不知里面生了多少寄生虫。

    看着他们可怜,第五伦叹了口气,让人带了几个粟米饭团来,递给两个孩子,回头行了一阵,却发现兄弟俩跟在身后不走了。

    “汝等跟着我家郎君作甚?”第五福骂骂咧咧要驱赶。

    “你这仆从,君子都不生气,你气什么?我见这几天煤窑多了很多活,又是修屋又是挖土,还缺人么?”

    年纪较大的孩子缩到安全距离外,被污垢所蒙的眼睛里满是期盼,举起瘦巴巴的胳膊:“这位君子,我有力气,翻得起石头,也能下矿,让吾等有口吃的就好。”

    他回头看了眼虚弱的弟弟一眼,咬咬牙:“实在不行,一人份也行。”

    第五福没好气地说道:“不缺!听说管饭,吾等三个宗族还有人争着来干活!快走,不走乃公要扔石砸你了!”

    第五伦踹了这恶仆一脚,回头问两个孩子:“汝等叫什么名?”

    “张鱼。”

    “朱弟。”

    “异姓,不是兄弟?”

    “是兄弟!”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倒是把第五伦逗乐了,是就是吧:“汝等从哪来,父母何在?”

    这下轮到年纪大的张鱼不吱声,好似被触到了痛处,还是年纪小的朱弟讷讷道:“在北边,前年闹荒,母亲走了好远的路,带着我来塬里,要我呆在此处别动,她去找吃的,然后……我就找不到他们了。”

    第五伦瞬间就明白了,景丹在长平馆时对他提及过,前年,正是泾水雍长平馆闹灾之际,列尉郡和师尉郡产生了好几万灾民。朝廷赈济不力,身强力壮的人被豪强消化成为佃农徒附,老人、瘦病者的和半大孩子没人要,只能做流民。

    而有的家庭,实在没了生计养不活孩子,就会骗孩子说带他们去找食,领至远处扔了。

    虽没有易子而食那般残忍,但也是人间惨剧了。

    张鱼大概也是类似的经历,两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却聚在一起,成了相依为命的兄弟。

    该说什么好呢?第五伦只觉得心里有些难受,招手让二人近些:“几岁了?”

    他们摇头,都说不出自己多大,目测张鱼十二三岁,朱弟十岁出头。

    “这两年,汝等住在何处?”

    张鱼又在装可怜了:“君子,吾等一直在换地方找食,去里闾讨过饭,但那的狗太凶,只能又回到溪边,住在北边的废煤窑里。”

    难怪他们的脸总是黑乎乎的,跟第四氏矿里的隶臣一般。

    这让第五伦有些难办,他虽是煤老板,可没打算招童工啊,但扔着不管,这俩孩子指不定哪天就死了。

    心里一个声音说:“新莽乱政,民不聊生,这天下有多少这样的孩子,十万,百万?你怎么管得过来?多大能耐做多大事,还是先注重族人,提升自家实力,圣母病要不得,他们爱死不死。”

    另一个声音则说:“若是不管,就是见死不救,身为穿越者,眼前区区两个孩子都救不了,还自诩这世间唯一祥异?我呸!”

    这两个声音打了好久架,也不知是谁赢了,第五伦才问二人道:“汝等……会搓泥丸么?”

    张鱼、朱弟却理解错了,吐了口唾沫在手心,伸手在脏兮兮的身上一搓,好家伙,还真是好大一把“泥丸”啊。

    “黑煤块都比汝等干净。”

    第五伦哭笑不得,使唤满脸嫌恶的第五福道:“带二人去上游,按进溪水里洗个澡,擦干净,换身厚麻衣,然后领到矿边,教他们搓煤球。”

    这意思是愿意收下兄弟二人了,张鱼立刻拉着朱弟给第五伦下拜,连磕好几个头,什么做犬做马都说出来了,也不知是在哪学的。

    第五伦却又板起脸,恢复了煤老板的黑心肠,对张鱼、朱弟道:“汝等可记好了。”

    “我家,不养闲人!”

    ……

    ps:求推荐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