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64章 大司马*.

时间:2020-11-27作者:七月新番

    !

    第五伦说不准,自己看到马援的信时,究竟是惊喜,还是惊吓。

    与其女娟秀的字迹不同,马文渊笔下隶书逆锋坚实,方圆兼备,甚至能看出几分不羁。

    信中先讲了他和万脩离开细柳亭后的逃亡经历,这一路去应是比较辛苦的,却被马援描述得十分浪漫主义:诸如沐浴在月光下策马狂奔潇潇洒洒,一路上利用武艺弓术,轻松狩猎野兽剥皮换粮,又在民风彪悍的威戎郡(北地郡)酒肆和醉鬼斗殴,最后竟不打不相识,反而收了个小弟。

    就这样一路向西北驰行,进入广袤蛮荒的边塞,他们最终落脚的地方,位于特武县。

    “特武,故富平县也。”

    马援在那儿有位牧民朋友可以投靠,所居草棚西面,越过清澈的黄河,能远远望见长城和卑移山(贺兰山)。

    “其山盘踞数百里,丹崖翠壁,巍然隆峻,上多青白草,遥望如骏马,大丈夫当骑此马!”

    第五伦摸摸下巴,大丈夫骑什么山,该骑的难道不是另一种“马”么?

    马援也走累了,就在当地帮朋友畜养起牛羊来,偶尔与万脩蒙上面,骑自行车马去邻县干些惩恶扬善的事。冬去春来,马援本就模样出众,加上万脩本领不凡,二人在当地得了点小名。时日一久,不断有流民和逃兵从四方赶来依附,到写信时,马援手下已有几十户人家。

    “几十户?那就是数百人。”

    第五伦不知该说什么好,第五里也就这么多人啊!果然,如马援这样锐利的锥子,不管放哪都能破囊而出。

    “就像我一样。”第五伦说这话时有些心虚。

    马援最后表示,希望能与第五伦相逢再叙。

    第五伦放下帛信,从马援的描述中,他闭上眼就能想象,那是狂野西部,帝国边缘的法外之地。

    白雪皑皑的雪山,郁郁葱葱的密林,一望无际的草原,清澈闪耀的大河,当然,还有荒凉的原野和热闹的城镇,长城外则是滚滚沙海。

    马援和万脩,就这样在边塞过上了劫富济贫、快意恩仇、没羞没躁的生活。

    一时间,第五伦竟有些羡慕,那种日子很适合马援,他珍惜地收起这帛信,笑道:“做一个荒野大镖客,也不错。”

    ……

    九月初时,导致许多百姓破家的秋算终于结束,第五伦奉张湛之命,去常安城中向纳言(大司农)交付赋税上计。

    轻车熟路进了城后,第五伦发现,两个月没来,常安城内简朴行动已经结束,贵族官吏再度我行我素,讲究起衣着和车乘装饰来。

    “果然是一阵风的运动。”

    第五伦做事一贯先私后公,他也没去纳言府,而是来到宣明里,每次入常安,都会留上一二日看望老师扬雄,这回也不例外。

    宣明里一切如常,唯一的变化是扬雄家。

    扬宅过去是里中最破落的房子,院墙和门扉多年不曾修整,屋顶上长满了草,进去一看简直是家徒四壁。

    可如今却面目一新,第五伦派人将宅院粉刷一遍,门扉涂了上好的黑漆。推门而入,脚下不再是坑坑洼洼的夯土,而是颜色偏深的平整地面,一脚踩下去硬邦邦的。

    这却是第五伦家的新产业,也不好说是水泥,称之为石灰砂浆更恰当些。

    先前第四氏被官府没收的石灰矿,如今在他的运作下,已经落入第五氏手中。第五伦让人烧制出石灰,和煤球烧剩下的煤渣磨细成末混合搅拌,制出的产物性能与水泥很像,加上用的是尾料,十分廉价易得。

    这玩意用来修建筑肯定是豆腐渣工程,但铺地绝对够。夏天时,第五伦假意邀请扬雄去列尉郡游玩,却派人来将一进小宅全铺成水泥地,又将台阶打掉,换成了斜度较小的坡,门槛也撬了。

    等扬雄回来后,发现家中地面变得十分平滑,第五伦还在门口给他准备了一辆四轮小车——酷似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坐的那玩意,还附赠一副羽扇。

    扬雄自此不必再忍着痛拄着拐出入,一不小心就摔在沟里了。

    这件事把老扬雄感动得不轻,木制的四轮车需要人在后推攮,第五伦便留了两个仆人,帮师兄侯芭照顾扬雄起居。家里也放满了酒肉,但说来也奇,在酒管够后,过去嗜酒如命的扬雄却没那么爱喝了。

    “有弟子如此,老夫岂能昏沉终日呢?”扬雄老怀大慰,他看着侯芭和第五伦,竟不由想起自己早逝的两个爱子。受此激励,扬雄重新拾起了笔,要将未完成的著作收尾。

    此事在常安城传为佳话,虽然扬雄在常安民间风评并不算好,但第五伦尊师重道依然得到时人称赞。也顺便带动了水泥生意,买家多是豪右,第五伦也不客气,将这廉价的玩意当奢侈品卖,管他明年如何,县赚一波再说。

    今日才到院外,就看到另有一辆车停在马厩中。

    “有客人来?”

    第五伦诧异,这就奇怪了,扬雄自从彻底失势丢官后,那些权贵就与他断了往来。只有桓谭等少数人才与之交游,但桓谭一贯是步行而至,甚至少坐车。

    再看车上的装饰规格,华盖高高,来者绝非凡俗。

    步入庭院,却见扬雄正与一位身材矮小的中年人说话,他们对席而坐,看扬雄作揖时躬下的背,对方地位不低。

    “夫子。”

    第五伦喊了一声,上前下拜。

    “伯鱼来了。”

    扬雄看到第五伦心中欢喜,笑着跟对面的人道:“伯石,这便是吾徒。”

    那人转过头来,却见此人年过五旬,小头而锐,瞳子白黑分明,视瞻不转,他孰视第五伦后笑道:“早就听说过孝义第五郎,今日终于得见。”

    又指着水泥地和扬雄的轮椅道:“尊师重道,可见一斑啊。”

    “伯鱼不是想要读兵书么?”扬雄介绍道:“这位,乃是自淮阴侯韩信后,天下最厉害的兵法家。”

    “当朝大司马,严伯石!”

    ……

    新朝官制,有十一上公,四辅、三公、四将。

    其中三公便是:大司马、大司空、大司徒,都是万石高官。

    这位大司马严尤,第五伦在常安时早有耳闻。当年,东郡翟义聚众十余万人反对王莽,严尤便随王邑出征,进言献策,帮助王师摧枯拉朽,将叛军一举平定。

    新朝建立后,严尤作为开国元勋,封武建伯,后来又成为“讨濊(hui)将军”。

    且说王莽代汉后,向天下派出五威使者,宣扬新室之威,并将周边邦族的王尽数贬为侯。

    北出者,至匈奴庭,授单于印,改汉印文,去“玺”曰“章”,又改其名为降奴服于,欲臣畜之,匈奴单于反。

    南出者,逾徼外,历益州,贬西南夷句町王为侯,句町王叛。

    西出者,至西域,尽改三十六王为侯,西域诸国离心,背弃中原而重新投靠匈奴。

    第五伦只想吐槽:“这什么五威使者啊,改称战争使者算了!”

    其东出者,则是去了夫余、高句丽两国。

    本来那高句丽建国日浅,只被汉朝封为侯,也不存在贬号。但王莽在筹划进攻匈奴时,征调高句丽和貉人出兵。结果高句丽人入塞后,联合秽貉反叛,杀了辽西大尹,王莽大怒,遂令严尤征讨高句丽。

    新朝对四夷的战争基本都是败仗,唯一一胜,就是严尤这一路,他诱斩高句丽侯高朱蒙,迅速结束了交战。

    尽管东北边境貉人犯边难以遏制,但严尤好歹为朝廷挽回了一点尊严,王莽遂改高句丽为下句丽,这蕞尔小国只能忍气吞声。

    凭借此功,严尤成为三公之一的大司马,名义上全国最高军事指挥,被视为天下名将,与大司空王邑齐名。

    严尤在与扬雄谈事,第五伦不好打搅,只与师兄侯芭远远看着,他偏头问道:“大司马与夫子有交情?”

    侯芭道:“大司马祖籍也是蜀人,乃秦时樗里子之后,伯鱼可知严君平?”

    严君平,前朝元、成时人,蜀中名士,不是儒生,却是道家,作《老子注》、《老子指归》十万余言。

    严君平也是扬雄的授业恩师,算起来,应该是第五伦的师祖。

    侯芭道:“大司马乃是严君平远亲,故与夫子相识。”

    但也就是泛泛之交吧,毕竟第五伦从没见他登门过,扬雄落魄之际,这位大司马也不见伸出援手。

    却见严尤和扬雄越是深谈,二人情绪一会慷慨,一会低落。

    少顷,严尤起身,扬雄要送,第五伦连忙走过去为夫子推轮椅。

    离开扬宅前,严尤一对白黑分明的瞳子看着第五伦,却问他道:“汝想学兵法?”

    第五伦应诺后,严尤复问:“为何想学?”

    这真是个直击灵魂的问题啊,第五伦总不能说:“俺想学兵法,是为了以后造你家皇帝的反用!”

    他只能模棱两可地应道:“四夷犯边,天下不安,羽檄争驰无少停歇,大丈夫岂能久事笔砚间,当效傅介子、陈射声,为国赴难。”

    “假话。”严尤却不爱听,摇头道:“如今非是四夷冒犯中国,而是中国无故侵凌四夷,能让边塞平息的,绝不是刀兵。”

    这位大司马却有一颗反战的心,严尤又对扬雄道:“子云这弟子连这点都看不清,果然需要学兵法啊。这样罢,你有闲暇时便去大司马府,我有《吴孙子》《司马法》《六韬》等,可借你一观。”

    第五伦作大喜状,应了下来,乱世将至,他以后肯定是要带兵打仗的,总不能靠前世玩“低端战略游戏”时那三拳两脚的微操打江山吧。兵法教不了具体战术,却能让人提高战略素养和对战争的认识,不可不学。

    等严尤走后,第五伦又好奇询问轮椅上的扬雄,严尤来作甚?

    扬雄也不瞒他:“先前匈奴老单于死,新单于不是派了使者来求和亲么?”

    “天子派了宁胡阏氏(王昭君)的侄儿、和亲侯王歙去迎匈奴使者入常安,朝中对匈奴国策可能会有变化,于是大司马特地上门咨询我。”

    “匈奴事,问夫子作甚?”

    这话扬雄可不爱听了,拍着轮椅的把手怒道:“你这孺子,真当老夫只知道饮酒作赋?也太小觑我了。且让你知晓,成哀年间,但凡有匈奴事,成帝、哀帝必召我问对!”

    你还是匈奴问题专家?第五伦确实不知道扬雄会这个,他真是块宝啊。

    一旁的侯芭却是知晓的,说道:“前朝哀帝建平四年(前3年),匈奴单于上书请求来朝。有人说,匈奴单于每次来朝见,都没有好事,比如宣帝黄龙时、元帝竟宁时,单于南下后,没过一两年二帝就驾崩,或许是胡巫使用了厌胜之术。”

    “当时哀帝正好患疾,有些害怕,便询问朝中公卿,彼辈都认为不必再让单于入京,反正接待要虚费府帑,且让他回去罢。”

    “可若如此,中原与匈奴的宾属羁縻必将决裂,恐将导致边塞战火再起。当时夫子是黄门郎,上书劝谏,列举自周秦以来中原与匈奴战和事例,说服哀帝召还匈奴使者,答应单于来朝。”

    说到自己的得意事迹,扬雄也有些飘飘然:“然也,事后哀帝还赐了老夫帛五十匹,黄金十斤。”

    说到这老扬雄却忽然停了,因为他记起来,那些钱帛,却是全用在送两个早逝的儿子回蜀中安葬上,悲乎。

    而且也怪,匈奴单于来朝见后,没两年汉哀帝还真驾崩了。

    第五伦却来了兴趣:“夫子在奏疏中如何说?想必一定文采斐然。”

    “记不清了。”

    扬雄明明记得,却已不想再说。

    侯芭笑道:“我倒是将夫子的奏疏抄了留着。”

    “快拿来。”

    等侯芭将压箱底的奏疏副本找来后,扬雄靠在轮椅上闭目晒着太阳,第五伦则坐在席上读了起来。

    全文逻辑缜密,引经据典,且对史事极其熟悉精准,不乏真知灼见,堪称一篇雄文政论。

    而当读到下一段时,第五伦禁不住念出了声。

    “往时尝屠大宛之城,蹈乌桓之垒,探姑缯之壁,籍荡姐之场,艾朝鲜之旃,拔南越之旗!”

    “近不过旬月之役,远不离二时之劳,固已犁其庭,扫其闾,郡县而置之,云彻席卷,后无余灾!”

    这莫非就是犁庭扫穴的出处?短短数句,强汉极盛时的气魄破简而出!

    第五伦释卷道:“夫子,我喜欢这句。”

    扬雄闭着眼睛,白胡须下禁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那是他壮年得志的辉煌时光。

    “奏疏上后,也有人来信告诉老夫,说喜爱这一句的气魄。”

    第五伦笑道:“总不会又是国师公吧。”

    扬雄摇了摇头。

    第五伦再次猜测:“莫非是那位是斩得郅支单于首级,扬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校尉?”

    “那时候,陈校尉已卒,其实是他的忘年挚友。”

    扬雄睁开眼睛,昔日的激情与梦想消散,只剩下落入现实的满眼怅然:“对待四夷态度,与陈校尉如出一辙之人。”

    他语气悠长地叹息道:“便是当今皇帝陛下!”

    ……

    ps:求推荐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