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79章 遇事不决*.

时间:2020-12-04作者:七月新番

    !

    “吃慢些,吃慢些,管够。”

    第五伦绝对想不到,上次见面还说着士人脊骨,儒生尊严的宣彪,竟然会在一碗汤泡饭面前,失态成这幅德性。

    倒是小张鱼在旁嘿嘿笑着说:“宗主,饿上两个月,都这样,我与朱弟刚到时亦是如此。”

    宣彪扒拉粟饭的手停下了,腹中的饥饿稍稍缓解后,随之后来就是无比羞愧。

    毕竟半年前,在第五伦去拜见他父亲宣秉时,宣彪还觉得扬雄不够刚烈,有失气节啊!

    宣彪咽下饭后心虚地说道:“第五君应当知晓,吾跟随父亲隐居山林,也吃过苦,地自己种,衣裳自己缝,所食不过是粗谷蔬食,比农夫好不到哪去。”

    “但这军营,当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好在第五伦没有故意出言折辱宣彪,他对独善其身的宣秉印象很不错,关心地问起宣彪何以至此?

    宣彪这才说了他的故事。

    还是宣秉善心惹了祸,去年秋朝廷訾税时,宣秉收留了几个逃亡的奴婢和交不出税的穷苦佃农,结果却被当地县吏发觉,找上门来了。

    也怪宣彪过去太年轻刚直,对奉王莽和州郡之命来征召他父亲的官员态度太差,除了第五伦,谁会不记恨在心?

    修令县宰本就看宣秉一家十分不爽,索性乘机掀起大案,将宣家当成典型打击,宣秉算是屡辞不仕的政治犯,送去了五威司命府,宣彪则和他家收容的十余人,一起被拉了壮丁。

    等宣彪吃够了后,第五伦问道:“汝等离开修令县时,奴徒丁壮共多少人?”

    “一百七十。”

    “抵达列尉郡的壮丁营时剩下多少?”

    宣彪叹息道:“不到七十。”

    折损大半?第五伦大惊:“莫非是在路上逃了?”

    宣彪摇头:“跑了数十,倒毙数十,第五君是知晓的,修令在郡中最为僻远,到长陵有四百里路,要走十天。路上好多地方荒凉极了,不但没有食物吃,连水都没得喝。沿途亭置也没准备伙食,一般是官吏吃着吾等咽口水看着,隔上两天抵达新的县城,才能吃上一顿劣食。”

    “其余时间只能在休憩处挖草根啃树皮,若是官吏催促得紧,更得饿着赶路,一路上又饿又乏,每夜都有数人死去,或是腹泻重病,还有气就被抛在荒野中喂野狗。”

    这些都发生在第五伦去蜀中那两月中,真是惨绝人寰。

    而据宣彪说,就算侥幸到达郡里的壮丁营的一半人,也挣扎在生死线上,像狗一样用绳子拴在简陋的营中,动一动就得挨打,至于吃的东西更是少而粗劣,仅仅是维持活命不让人饿死而已。

    “夜晚更是要将棚屋用木板钉死,若不如此,一夜就会跑光,结果有一夜,起了火,结果烧了三个屋子,死了两百人……”

    说到这,宣彪剧烈地咳嗽起来,仿佛闻到了那夜呛人的烟火,还夹杂着喷香的肉味。

    第五伦递给他一盏水,宣彪将滚烫的热水捧在手中轻轻吹着,只想哭,真的,一整个冬天,他都没喝上过一口热水。

    “没人反抗么?”第五伦有些不解,因为据他所知,押解数百壮丁的不过几十人而已。

    若换了以前,宣彪肯定义愤填膺,可如今遭了现实毒打,只能摇头苦笑:“如何反抗?彼辈有甲有弩,而吾等赤手空拳,走路时还被反缚着系在一起。”

    更何况,这次的猪突豨勇,多是因主人不想缴三千六百钱,而被抛弃的私奴,他们是做惯了奴隶的人。

    就像羊群,只跟着主人的鞭子和石头走,关在羊圈里,眼睁睁看着同伴被一头头抓走宰杀,却仍站立原地不动,他们早就麻木了。

    结果就是,在向郡里汇集的过程里,五个壮丁中一逃一病一死,而熬到更始将军幕府派官吏去接受他们入伍的,只五分之二。

    原来,第五伦所见本营薄册里的千余人,已经是二三千人里的幸存者。

    这之后,猪突豨勇们才有了每日固定的粮食,从长陵到鸿门也没那么远,死亡率低了不少,但至今短短两个月,依然挂了近三百。

    原来,在他们历经艰辛到达鸿门大营后,本以为能得到给养和休息,殊不知不过是到了另一个地狱。

    第五伦是去巡视过的,屋舍是茅草屋顶的棚子,四壁几乎不存,大约有七八十人躺在棚内的木板上。只有几个人占据最暖和的位置,盖着旧羊皮裘,裹着被褥,他们是什长伍长。

    普通小卒则全无被褥,只用些干麦秆铺点盖点,说好的冬衣变成了单薄的夏服,两个月前发的鞋履早就破得不成样子了,光着脚或只有草鞋,为了取暖,尽可能紧紧挨在在一起,但有时候睡着睡着半夜醒来……

    你会发现身边的老乡已经凉透了。

    那些最瘦弱的人则被扔在角落里,犹如堆砌的尸体,他们病得太厉害以至于不能起床大小便,拉撒全在原地,导致粪便狼藉,臭气逼人。

    朝廷发下的粮秣是足数的,但经过不同系统的官员、军吏层层扒皮后,已所剩无几,食物是每人每日三分之一斗掺入沙土细石的粟饭,往往连这都没有,改成稀粥。

    宣彪切齿道:“官吏还在怂恿强者夺取弱者口粮,故意让他们死去,每天一早,吾等都要抬出去几具尸体……”

    第七彪入过军伍,在一旁道出了原因:随着不断的非战斗减员,官吏们一来能得到大量空额,二来将弱者淘汰。

    他不甚在意,笑道:“反正是无用之人,等开拔前线时,彼辈也会在路上死掉,必死,不如早死,还能少受点苦。”

    第七彪这话让宣彪再度愤慨起来:“荒唐!既然无用,当初征丁时为何要逼迫众人来此,难道就活该死去么?”

    第七彪不以为然:“征少了凑不足数啊,从前汉开始,皆是征一千活五百,故而只能多征。”

    宣彪刚想反驳,却感到一阵无力,只能垂泪。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全因同行的人看在父亲的份上一路照顾,忍着饿将不多的口粮分给他,他们如今所剩无几。

    人命?消耗品而已,就跟一起被征发的骡马畜生一样,甚至还不如。

    听完宣彪的遭遇,第五伦久久沉吟了,若不入行伍,他是不会有切身体会的,半响后只喊了宣彪的字:“伯虎,来做我的书佐吏吧。”

    “如此,便不必再挨饿。”

    宣彪没说话,只是颔首应下,他最初入营时,那军候戴恭也想挑他做书佐,却被宣彪拒绝。当时他还宁折不弯,对恶吏不假颜色。

    可现在……有口吃的就行,什么尊严,什么骨气,统统都后往后靠!

    岂料第五伦却还记得他当初说过的话。

    “半年前的伯虎,言行里都想做一个义士啊。”

    宣彪抬起头,发现第五伦满脸肃然,绝非出言折辱:“我看得出来,汝父对世道心灰意冷,但你的血却还热着。”

    然后就被现实毒打了,明白这季世,连活着都不容易。

    “吾等人微言轻,区区一个军司马,暂时改变不了天下。”

    “但却能改变这小小营垒!若是恶有距离,吾等至少能将它从百步,拉回到五十步。”

    第五伦审视宣彪:“伯虎可愿助我?”

    宣彪的手有些抖,他喝干了手中热水,重重下拜道:“诺!下吏愿与军司马幽明共心,蹈义陵险,死生等节!”

    ……

    “吾乃第五伦,字伯鱼,与诸君同是列尉郡人!从即日起,便是本营军司马!”

    第五伦于次日朝食之前露面,站在台上对大冷天被聚集起来的猪突豨勇们喊话。

    和昨天一样,众人仍是污秽、混乱、拥挤,士兵们衰弱憔悴,他们的衣服像破布条一样挂在身上,冷漠地看着第五伦,如同一群乞丐,看着一只头昂得高高的大公鸡一清早在那鬼叫。

    但第五伦的名号还是引起了一部分人的骚动:“是那位孝义第五郎么?”

    第五伦在故乡刷了整整一年的声望可不是无用功,部分人麻木的脸上多了几分期待的神色,他们对孝子义士还是信的。再加上第五伦最出名的事迹,乃是自己出钱,帮全宗族所有人交齐訾税,如此看来,他应该是个好人、善人,或许能改善下营内的生活?

    会吧,应该会吧?

    但大多数人仍是踌躇地仰望着,眸子里没什么精神,直到第五伦跳过没人感兴趣的长篇大论,直接宣布一件喜事。

    “今日加餐!”

    “好!”一时间八百人都很有精神,欢喜起来,他们不约而同敲击起手中木碗,虽然都没多少水清洗,碗盘看上去却很干净——其实都是舔的。

    负责分粮的粮吏撇了撇嘴,回头看了一眼默默注视一切的军候戴恭,在他看来,这位才是营内真正的主事者,上头可是有梁丘校尉护着的。

    戴恭朝他点了点头后,粮吏这才让人将饭食推上来,第五伦没撒谎,今日确实是黄橙橙的干粟饭!还有好多罐下饭用的酱。

    朝廷是按照每人每月一石的口粮下发的,然而却从来没落实过。

    纳言,也就是大司农送来的粮食本就不足数,等来到部曲上,就只剩下一半了。营里的官吏,不仅靠死人阴兵来吃空粮,还克扣活人的口粮,导致人均每月才有两斗半吃食,少得可怜,不熬稀粥还能干嘛?

    难得吃上干饭,这对猪突豨勇们来说,已是比过年还丰盛了。

    各个棚屋前,众人闹哄哄地争先恐后,没个秩序,得官吏用棍棒去死命打才会退后几步。

    “今日不过是特例。”事后戴恭暗暗叮嘱粮官,第五伦刚刚赴任首日嘛,还是要给他点面子的。

    更何况,他觉得第五伦昨日非要算清营中真实人数,也是为了心里有个谱,毕竟第五伦连和士卒们同衣食这种虚伪的事都没做。

    这其实是第五霸对第五伦的教诲:“老夫当年被征召入伍后,常遇到一些年轻军吏看了几篇兵书,刚进营垒就搞什么与士卒同衣食,真实可笑!”

    “你就算顿顿与其同餐,彼辈依然整日喝粥食糠,腹中空空,非但不会感激你,甚至会觉得这官吏没本事!”

    第五霸告诉第五伦,入营后正确的生存方式,应该是先不管大多数人,而是收纳忠勇精锐,然后厚待他们,解衣衣之,推食食之。

    这时候,在营中待了两月的书佐宣彪就派上了用场,他告诉第五伦,营中最壮士的那部分人,早就被军候、当百、士吏们收为己用了。

    “最抢手的是猪突豨勇中的死囚犯,彼辈心狠手辣,如今都成了各军吏手下的亲卫打手。”

    而军吏们之所以要吃空饷,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他们要养这群已经投靠私人的“虎士”。克扣的口粮很大一部分,也落入了这群人口中,平日里营中训练,亦是他们在做,披甲带刀,镇压着营中的任何不满。

    但宣彪还是根据他平日的观察,给第五伦带来了十来人,多是私奴出身,为首的大个子名叫“臧怒”,臧是奴隶的意思,此人名字之意是“名叫怒的奴隶”。

    他的一对眉毛很浓,像是用墨画上去的一般,说话瓮声瓮气,据宣彪说,这臧怒是营中少年的仗义之辈,此人身体健壮,却不抢食物,甚至还会主动扛着死人出营埋葬,他还曾救过宣彪一命。

    “哪里人?”

    “云阳县人。”

    “过去是谁家奴婢?”

    “樊氏。”

    第五伦乐了:“樊筑?”

    臧怒点点头,仍不敢称呼昔日主人姓名,但奇怪的是,他明明是个干活能手,为何却被樊筑抛弃了呢?

    其余几人情况也差不多,这便是第五伦挑选的“虎士”,在可怕的军营里待久了,他们对生存的要求也变得极低,承诺吃饱食,穿厚实,睡暖炕,加上宣彪在旁盛赞第五伦,众人便很自然地下拜顿首,愿意做他的亲卫。

    不过数日,一个屯五十人的亲卫虎士便被组织起来,除了臧怒外,还分给鸡鸣、平旦等人各带一什,分发甲衣武器,守在第五伦屋舍的外围。

    这在戴恭、金丹等人看来,是第五司马也要吃空饷,养私属的标志,不由松了口气。

    “是时候开诚布公了。”戴恭下定了决心,他们顶头多了个人,少不了要匀点空饷名额和克扣的粮食,输送利益孝敬于第五伦。

    戴恭指使金丹去暗示第五伦,本以为会比较艰难,岂料第五伦竟一点不虚伪,将那每个月两百石粮食的好处欣然纳之。

    等金丹欣喜地出来告知众人后,戴恭才完全放下心来,这下第五伦也能与他们同流合污了,虽然众人获利少了些许,但起码又能一切如常。

    戴恭暗地里嗤之以鼻:“什么孝义司马,嘴上一套,背后里一套,依我看,亦与吾等一样,是一俗人,装什么装!”

    ……

    在为首的戴恭也放下了警惕后,粮官得了他的叮嘱,也结束了让猪突豨勇们吃干饭的生活,釜中又变成了喝五碗都难饱的稀粥。

    由奢入俭难,众人抱怨连连,对第五伦失望透顶。

    但就在猪突豨勇们愤怒之际,第五伦却迎来了一位访客,正是他的朋友,负责给鸿门大营送粮的纳言士,耿纯耿伯山。

    第五伦故意将耿纯的造访弄得营内人尽皆知,这让戴恭、金丹等人颇为诧异,虽然纳言送来的粮食直接交给更始将军幕府,再由幕府分发到各部,但毕竟是源头,搞好关系说不定就能多分点粮。

    而第五伦还故意与耿纯在辕门高声畅谈,期间耿纯提及,国师公刘歆问起第五伦为何很久没去府中拜访了,还捎带了几个精确的嘉量来,说是国师交给第五伦的……

    这就让众军吏更加惊愕,本以为第五伦不过辞职曹掾、郎官,郡内小有名气罢了,还摊上一位穷苦的老师,这才被迫入伍,可听耿纯言下之意,第五伦还能经常和国师公见面?

    尽管刘歆早已没什么实权,但毕竟是堂堂四辅,等第五伦送耿纯离开回到营内时,众军吏对他都多了几分敬意。

    这就是第五霸给第五伦出的第二个主意:“要让众人知晓,你头上有人!如此才会忌惮。”

    有了这前提后,第五伦也不装了,是日朝食,他忽然来了一次突击检查,在猪突豨勇们苦着脸等着打稀粥喝时,第五伦忽然出现,身后是第七彪、鸡鸣等全副武装的私从,另有臧怒等五十名这几日吃饱喝足恢复了气力的新募亲卫,而宣彪亦跟随左右。

    一行人在场内站定,第五伦则上前接过目瞪口呆的粮官手中勺子,在釜中一捞,发现尽是清水稀粥后,不由勃然大怒。

    “本司马不是要汝每日都蒸煮干饭,让士卒们足食么?为何又是稀粥?粮吏,莫非是你在克扣粮食?”

    粮官愕然,戴恭不是说,第五伦已被他们收买同化,可以一切如常了么?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他回头想向戴恭求助,第五伦却不等,喝令道:“第七彪、臧怒!”

    “诺!”

    “将这违背军令,贪墨粮食,苛待士卒的粮吏缉捕!”

    “小人冤枉,小人冤枉!”粮官回过头,只看到戴恭满脸的愕然。

    第五伦却不待他说话,也暂时不牵扯其余人,让人堵了粮官嘴,直接推到辕门去,第七彪手中的刀,已经高高举起,对准粮官的脖子猛地挥下!

    这是第五霸给第五伦出的第三个主意,两千年屡试不爽的套路。

    “遇事不决,杀粮官!”

    ……

    ps:第二章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