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80章 我要做的有三件事 //

时间:2020-12-04作者:七月新番

    !

    粮吏的头颅,已经在辕门处挂了三天。

    此人虽然只是这个巨大腐败链条中的一环,但绝不无辜,这数月时间内,从棚屋里往外抬出去的数十上百具冻饿病死的猪突豨勇尸体,他有责任的,死有余辜。

    而在令行禁止的军队中,最不缺的就是定罪的名义。

    一月初极其寒冷,又是一夜霜雪,将那脑袋冻得硬邦邦的,不断飞来的黑乌鸦仍能通过他张得大大似乎还在喊冤的嘴巴,将舌头扯出来吃掉。

    少年张鱼每天路过辕门,都会抬起头看几眼,这让第五伦有些后悔,那天不该当着孩子的面杀人的。

    尽管这也是第五伦第一次近距离看人死去,像只鸡般被第七彪割喉,但第五伦当时不过脸颊微微抽搐而已,来到这个时代,直接间接,都见证过太多的死亡。

    张鱼听到第五伦让他少去看那死人脑袋,顿时觉得受到了小觑,嚷嚷道:“宗主,死人我见得多了!”

    他开始滔滔不绝说起泾水闹灾那两年,野地里随处可见的尸首。

    还有几乎每个县城门口都会悬挂的脑袋,它们属于某个通缉已久的盗匪,亦或是武力抗租的普通农夫。但首级就是首级,在城头挂过几天后都是一副德行。

    “乌鸦总会先把眼睛吃掉。”张鱼告诉第五伦,好似要证明自己勇敢,描述得绘声绘色:“然后脸颊凹陷,肉变成绿色,若是盛夏,还会流点浓汁,颜色跟这菜汤一般……”

    第五伦看着刚送来的饭食、绿色粘稠的葵菜汤皱起眉,让张鱼赶紧滚蛋。

    前任粮官授首后,第五伦火线任命,由宣彪接替了这个危险的岗位,在恢复气力后,旧日的尊严和骨气又被宣彪拾了回来,他仍是那个喊着“幽明共心,蹈义陵险“的年轻人,只是现在不再将他那一套用来苛求别人,自律而已。

    “伯虎,让你做粮官,只为了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第五伦将嘉量交到宣彪手中,一同给他的,还有先前戴恭、金丹等人利益输送,给他的两百石粮食。

    过去,每人每月只能分配两斗半的粮食,如今则能有三斗半了。

    另一位彪哥,第七彪却是急了,低声道:“宗主,私从和亲卫的食物呢?总不能和普通士卒一样吧。”

    亲疏远近,是要靠外在物质分配来表现的,地位越高越被第五司马引为亲信的人,理应在吃饭上得到优待,这是常识,也是另一种“公平”,不然他们干嘛要跑来给他站岗?

    第五伦倒也干脆:“这数十人的衣食,我会从家中运私粮解决。”

    既然是精锐家丁,那索性直接让他们吃第五氏的粮,穿第五氏的衣。第五伦早就让人从长陵带来了足够的被褥,将之亲自分给臧怒等人,让他们好生欢喜。

    第五伦也是才知,臧怒身为奴婢,从小到大竟从来没盖过这玩意,二十多年都是披星戴月,身被秸秆过来的。老大一个汉子,在被被褥裹住那一刻,竟笑成了一朵花:“真暖和啊。”

    而另一边,在宣彪走马上任的第一天,猪突豨勇们欣喜地发现,他们的伙食,从清汤寡水的薄粥,变成了筷子插进去能立住片刻的厚粥,宣彪甚至承诺,每逢训练的日子,还能吃上顿干饭。

    入口的饭食明眼可见变多,这是比同衣同食亦或大话连篇更有效的宣传。于是在第五伦日常巡营时,看到的是猪突豨勇们朝他发自内心的作揖下拜。

    “对他们来说,主官的善与恶,就在于每天给不给多吃几口饭啊。”

    继拥有一个小班底后,底层猪突豨勇的心,也被第五伦抓住了,这之后,他便开始对营中中层军官:士吏开刀。

    按照宣彪等人的举报,加上第五伦平素的观察记录,营中最苛待士卒的三名士吏相继以各种理由被解除职务。除了一个人灰溜溜地应诺服软外,其余两人在望向戴恭求助无果后,撂下狠话直接离开了军营。

    尽管第五伦依然给军吏们发着煤球,默许他们继续吃空饷,而克扣粮食的罪名,也全让粮吏背锅,并未扩大打击。

    但毕竟物类相伤,加上戴恭暗暗吓唬,众军吏惴惴不安,不知下一个是否轮到自己。

    但最佳的反抗时机已经错过,现在第五伦身边除了私从外,还团聚五十名忠勇亲卫,死死护着他,火烧上官、背地里捅刀这种事还真不太好做。

    更何况第五伦还认识国师公呢,当百和士吏都有些忌惮。

    想要怂恿底层士卒反对第五伦也变得极难,随着日子推移,“第五司马是好人,军候、百将、士吏是坏人”的看法深入人心,少吃的饭是贼吏的克扣,多吃的食则是第五司马的慈悲。

    但自诩营中影子主官的戴恭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当发现小花招已经奈何不了第五伦,而自己的羽翼被一根根拔掉时,他忍不住了,终于搬出了自己的后台。

    一月初十这天,第五伦接到了命令,要他去校尉大营一趟。

    ……

    与梁丘赐的这次会面,全然没有上回和和睦轻松。

    “第五司马做得好大事啊。”第五伦刚进门,梁丘赐就放下手中简牍,板着张脸。

    “上任数日,便砍了一个粮吏,将三名士吏撤职。”

    他冷笑道:“如此大刀阔斧,就差将营地拆了,说说罢,你意欲何为?”

    第五伦讷讷应是,心中了然,肯定有人提前过来说过自己坏话了,眼睛往帷幕后一瞅,说不定那人此刻还在那呢,自己一个外来人,确实跟校尉嫡系没法比啊。

    他只解释道:“校尉误会了,实在是本营某些士吏贪鄙,频繁苛待虐死士卒,实在是太过分。下吏唯恐大军还未开拔,营中士卒就所剩无几,所以才惩处一二,绝无他意!”

    “呵,你这孺子,果是初次掌兵,竟不明白,这么做其实是南辕北辙,只会适得其反啊。”

    见第五伦态度还不错,梁丘赐语气放软了几分,开始长篇大论给第五伦讲道理,说的仍是那套不要举世皆醉你独醒的理论。

    他拍着大腹便便道:“我刚做军吏也如你一般,欲有所作为,结果就是下不从命,难以指挥,而同僚皆仇视之,故而有为,不如无为。”

    这是官场的老道理,作为新入行的军官,要学会看氛围。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勿要特立独行,那会破坏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成为众矢之的。

    但第五伦又有些特殊,他和那些自持清高的将吏不同,一边惠及底层,又保持对上利益输送,该盘剥多少就多少绝不干涉。刀子只往中层砍去,目标是将不听话的士吏沙汰掉,换成自己的人。

    可在梁丘赐眼中,戴恭才是他的自己人,第五伦此举,却是碰了禁脔。

    身为堂堂校尉,在意的是雁过拔毛的那点利益么?

    不,最重要的,是下吏的服从,和对基层营垒的控制权!

    如何控制?不管哪个官署,都是流水的主官,铁打的小吏。真正支撑起一个营垒运作的,正是军候、当百们。

    只要控制了两个军候和几名当百,就能架空军司马,让他们乖乖听校尉的话,不管换谁上去,一切都在梁丘赐操控之下,说东就东,指西就西,军司马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服从即可。

    如今第五伦刚赴任数日,三拳两脚,将戴恭的一切布置统统打乱,大有在营中再造乾坤之意,戴恭便跑来告状:“第五伦这是在针对下吏么?不,他是在针对校尉啊!如今尚在大营便这般猖獗,往后到了边塞,第五伦就敢不听军令,自行其是!”

    这是校尉最忌讳的,至于第五伦口中的士卒性命,全然不在梁丘赐考虑中:他关心的才不是军队而战斗力,而是听不听话,听谁的话!至于那些廉价的猪突豨勇,死了多少,到时候在驻地现拉丁壮不就行了!

    于是,梁丘赐呵止了第五伦的解释,营中军吏害怕什么国师公,他却不惧,只板着脸道:“身为将吏,当同心协力,过去的事既往不咎,给我就此停手!”

    “否则,信不信本校尉现在就将你撤职?”

    听到这,躲在营帐后的戴恭,露出了得意的笑。

    他最希望第五伦热血冲头,再与梁丘赐驳辩几句,坐实他“不听指挥”的控诉。那样的话,梁丘赐定会视第五伦为大患,没几天就将他裁撤,亦或是踢到其他营去,那自己就赢了。

    岂料第五伦却从善如流,拱手道:“校尉教训得是,下吏领会了!”

    ……

    “在体制之内处处掣肘,想要做点改变,真是难啊。”

    离开梁丘赐的营地,第五伦只如此感慨。

    每个人,都被这个已经积弊多年的系统控制着,如同牵线的木偶,烦恼丝越缠越多,最终动弹不得,没了自己的思想,只能跟着体制惯性去动。

    第五伦摸着腰间的刀,只暗暗切齿道:“真想快刀斩乱麻,将这些牵制统统砍个粉碎!”

    但时机不到,在这种环境下做事,第五伦得小心翼翼,既要扩大自己在营垒中的权力,却又不能招惹校尉梁丘赐太过。否则一份调令下来,他又没有真正过硬的靠山,只能灰溜溜带着私从走人。

    那样的话,就得重新开始,而好不容易从作恶百步拉回到五十步的营垒,又要恢复旧状了。

    而第五伦唯一的底牌又不能亮太急,赢了一时之气有什么用?真与梁丘赐撕破脸,日后校尉有的是机会能整死自己,顺便让八百猪突豨勇陪葬,诸如派遣他们深入匈奴腹地行动,不从命就押下去砍了,脑袋跟那粮吏挂一起,谁替他喊冤?

    等回到营地,戴恭仍然带着当百士吏们迎接,那卑微恭谦的外表下,藏着的是暗暗的得意,他觉得自己赢了。

    第五伦也虚与委蛇笑着回应,他的激进告一段落,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权力,有了回旋的余地。

    之后要稍稍缓和关系,第五伦琢磨着,等到了边塞,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才能找机会要了这老狗的性命!

    但在营地里屁股还没坐热乎,梁丘赐却又派人来,将第五伦匆匆唤了回去。

    再度碰面后,第五伦看出梁丘赐心里老大不乐意,却又只能露出笑脸宽慰他一番,接着说道:“方才,更始将军护军王党入我营垒。”

    “还带来了一个消息。”

    梁丘赐低声道:“更始将军有言,数日后,陛下要带着文武大臣,前来营中巡视。”

    “到时候,你的营站我部前排去。”

    第五伦立刻明白,梁丘赐为何态度转变了,自己是主动请缨得以担任司马之职,谁知道皇帝到时候会不会想起来,问一句:“第五伦何在?”

    这才是他最大的底气啊,也是梁丘赐尽管对第五伦不满,仍在与他商量敲打,而非直接行使主官权力,干脆利落撵第五伦走人的原因。

    “数日之内,将你属下兵卒,拾缀得能看!”

    “数日是几日?”

    梁丘赐板起脸:“大胆!天子行程乃是机密,岂是吾等能知?”

    第五伦应诺,暗暗叫苦,所以王莽也可能明天就来喽,就营地里这德性,怎么才算“能看”?

    但这也是他接触到王莽的最佳机会,第五伦心里有了个主意,只道:“下吏尽力而为,但我有一要求。”

    “你这孺子,勿要得寸进尺。”梁丘赐也只能答应:“你且说,不过分皆能满足。”

    “这数日内,粮食管够!”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