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新书 第85章 剿匪.

时间:2020-12-05作者:七月新番

    !

    虽然附城之爵被桓谭说成是“无用”,但回到军营时,第五伦还是感觉到了不同。

    最明显的就是同僚和下属们的态度,梁丘赐简直要将第五伦引为亲信,和颜悦色,因为他亲见皇帝与第五伦问对了好几句话,俨然简在帝心,同级的几名军司马则对第五伦侧目而视。

    而下吏如军候戴恭,在第五伦入营时,更是夸张到蛇行匍伏,四拜跪谢,对第五伦诚惶诚恐,再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皇权就是如此魔幻,哪怕只是和皇帝说了几句话,得了一点并无实用的赐予,便好似也变得高人一等,所有人都盯着那顶难看的麟韦之弁,目光敬畏。

    这下戴恭明白,梁丘赐是绝不会为了自己和第五伦翻脸了,便诚惶诚恐地向第五伦稽首告罪。

    倒是第五伦面露诧异:“自我入营以来,戴军候一直倾心相助,何罪之有?”

    也不知这是故作糊涂还是什么打算,戴恭更慌了,一味地顿首,表示年纪大了,不宜再担任军候之职,希望能调走。

    第五伦现在却死活不让戴恭走了,戴恭辞了三次,他拒绝了三次,又当着梁丘赐的面与之对饮,算是一笑泯恩仇。

    可背地里,第五伦却摸了摸桓谭赠他的利剑,瞥着戴恭暗道:“你若走了,我拿谁的血来祭剑?”

    本营两个月内减员三百的锅,这累累血债,戴恭至少要背一半,第五伦决定到了塞北再收拾他。

    但在此之前,借着今日的势头趁热打铁,第五伦对中层士吏、当百的置换得以顺利进行。小本子上打x的恶吏们沙汰一空,关键位置统统换上了自己人,营中面貌为之一新。

    这八百余人,算是从上到下,牢牢控制在第五伦手中了。

    是夜,第五伦打开了严尤托桓谭交给他的包袱,却见有兵书数卷,皆是,每一卷里的墨字外,还有严尤平素观书时用朱笔勾勒的体会心得。

    再展开那封信,却是严尤告诉第五伦一些关于这次北征之役的内幕。

    严尤以为,十年前那场十二将军伐匈奴之役,王莽效仿了秦代抵御匈奴的“无策”,不忍小耻而轻民力,转输之行,起于负海,疆境既完,中国内竭。

    而这次出征,与上回不同,算是吸取了一点教训,人数没有那么多,精锐之师数万,猪突豨勇则作为羡卒,去前线转运粮秣,不参与作战。

    “应是欲效仿汉时卫、霍之事,深入霆击,创伤胡虏,以求置换单于。”

    这也是十年前严尤的提议,但王莽没有同意,这回算是重新拾起了当年的方略。若能达成这个目标,然后就是按照王莽的梦想,求得呼韩邪单于子孙十五人,将匈奴划分为十五个国家,以胡制胡,求但边塞永宁。

    “哪有这般容易?”第五伦摇摇头,就靠这充满魔幻和荒诞色彩的军队?出塞给匈奴送人头吧。

    严尤已经被撤职数月,但毕竟在军中有人脉在,知道一些内幕,也与第五伦通了气。

    且说十年前那场未能打起来的战争未曾伤敌一毫,却自损八百,二十万大军驻扎数年,导致并州地区经济彻底败坏,加上缘边大饥,人相食,导致边民流入内郡,这种现象至今仍没停止。最终引发了五原、代郡两地的逃兵、农民聚集起义,多达数千人之众,虽然平定,但时至今日,在北地、安定等处又出现了类似的情形。

    所以这趟北上,王莽有两个目的:作为主力的太师王匡部数万精锐想趁着匈奴单于更替的当口,心存侥幸想试试能否一劳永逸。

    其次,十万猪突豨勇被更始将军组织起来训练,答应解除他们的奴隶身份,开赴边境,一边为太师的部队运送粮秣,顺便承担清缴缘边盗贼的任务。

    好家伙,王莽这是要内外同攘,名为抗击外敌,实为“剿匪”啊!

    相比于遥远的海岱、荆楚,有直道与常安相连,能威胁腹心的北方新秦之地,更让朝廷在意。

    但王莽以为,一份诏令解除奴籍就能让人死心塌地?他恐怕还不知道,猪突豨勇们真实的状况吧。

    “简直是用油去浇火,这缘边‘盗贼’怕是越剿越多。”

    得知自己不用去塞外和匈奴作战,第五伦心中一喜,同时也寻思开来,开拔缘边运粮、镇压起义,这是否是自己乘机壮大力量的机会呢?

    他拍了自己脸一下:“莫要着急,一步步来,还是先将这八百人好好训练,至少要让他们上阵能战,勿要行军途中便一哄而散。”

    又过了两日,梁丘赐召第五伦前去营中,说是接到了更始将军廉丹的命令。

    “其一,那日从高台一跃而飞的理军徐蜚廉,会加入本曲同行。”梁丘赐脸上像吃了只蟑螂般难受,他瞧不上那些所谓理军,觉得是江湖骗子,岂料还真塞了个来。

    而其次,便是要他们开拔去常安以西的茂陵附近驻扎,再训练半个月后,于二月初一上路。

    “校尉,吾等西去驻扎,如此看来,应是被分到了西北方的郡?”第五伦刨根问底。

    只不知是何处,别给他整到河西敦煌去就行。

    梁丘赐现在已经没法将第五伦当普通下属呼来喝去了,反而有点倚重他,遂低声告诉了第五伦机密:“吾等要去的,是威戎郡!”

    威戎就是北地,第五伦恍然后忽然想到……

    “要去剿的‘缘边盗匪’,不会是马援、万脩他们吧?”

    ……

    大军开拔,是第五伦最紧张的时刻。

    不是因为尚且遥远的敌人,而是怕关在营中还算安分的猪突豨勇们一旦动起来,就会乘机集体溃逃。

    所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各营的兵丁启程时,竟是用绳索系累,一个连一个,如同囚徒。

    第七彪来询问那他:“军司马,吾等系不系?”

    第五伦犹豫了很久,最终咬咬牙道:“不系!”

    大新又不是大秦,平日就吃空额严重,行军途中跑个两三成的人是常事,主官也不会有任何惩罚,只要你到了地方能否有人完成任务即可。

    宣彪闻言,松了口气,下拜顿首:“下吏一定尽心巡视,确保无人遁逃!”

    “一天少于十人就不错了。”第五伦摇摇头,想保证一个人都不跑,没人敢打这包票。

    第五伦对本营士卒还是有信心的,半个多月里,他将众人的伙食从每月二斗半提高到了六斗,在跟校尉梁丘赐扯皮许久后,要来了每人一套的冬衣,衣食得到确保后,非战斗减员也极具减少,就算逃走,流亡的生活也不一定比现在好。

    在开拔前,第五伦更承诺:“他营皆系累士卒,唯独我不愿如此,只因诸君乃是我的下属,不是奴婢囚徒!第五伦在此以自己的孝义,当着皇天上帝的面发誓,此去缘边,必士卒先食而我方食!诸君吃什么,我吃什么!”

    这是承诺同衣食了,虽然第五霸说刚进营时这招没用,但在大军行进途中,如此做会让士卒们稍稍安心,他们最怕的是路上遭到拉壮丁时的虐待,性命不保。

    这年头大部队赶路是极慢的,去茂陵一百多里路,第五伦轻骑两日可达,如今却要分成五天走。

    这一路上,第五伦行在最后,让宣彪在前,第七彪、臧怒带着私从和亲卫们在途中来回巡视,有形的绳索虽不系,无形的镣铐还是要的。

    因为盯得紧,首日数十里路程,只有十来个试图逃跑,都被拦了下来,第五伦一一与他们详谈,又听了好多凄惨的故事。

    虽然有心放他们走,但这个头还是开不得,否则八百人能一夜尽散,第五伦让这几人罚一顿饭了事。

    第一夜住在新丰以西的昌陵附近,这其实是一座空陵,没埋任何人,乃是汉成帝在陈汤怂恿下修的,结果修到一半才发现耗资太大,且地势低洼难以填平,于是只好废弃。

    到了次日清晨,守夜的人第五平旦来禀报,说昨天就试图逃跑的一人,又跑了一次。

    这次第五伦就不留情了,让第七彪狠狠责打此人,但他转头又带着医药去看望,亲自为其上药,将逃亡者感动得不轻:“实在对不住司马,我再也不跑了。“

    经过这一反复,第二天、第三天行军时,试图逃跑的人减少到了个位数。

    第二夜在渭南虎圈,第三夜则到了长陵兰池宫。

    在这,第四咸已经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几车粮食等候,第五伦出自家的血,让士卒们饱食一顿,同时再度承诺,在茂陵驻扎的时候,日子不会比鸿门差,等出发去威戎郡时……

    “本司马就算是卖马、卖剑,也会确保诸君有一口吃食!”

    人心都是肉长的,于是到了第四天,竟奇迹般没有出现逃亡的人。

    倒是第七彪等人抓到了在他们前头行进的那个营,十来个割断了绳索逃亡的人,甚至有听说第五司马仁善爱兵,希望能投靠他的。

    要投,等到了威戎郡,各营各驻一县,天高皇帝远时再投我啊!

    第五伦断然拒绝,让第七彪将人放了,然他们自生自灭去。

    他们第四夜宿于杜邮,第五夜抵达茂陵。在先行抵达的梁丘赐营中开完会后,第五伦才知道,梁丘校尉麾下,最夸张的一个营,才走了百余里,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试图逃跑。

    其中一半侥幸成功,跑得没了影子,另一半则被打得死去活来,甚至还插了十来颗脑袋在矛上威慑其余人。

    梁丘赐倒是觉得第五伦对猪突豨勇们太好了,隐晦地暗示道:“其实人越少,能吃的空额便越多,剩下的人才能吃得饱,有战力啊。至于缺额太多,等到了威戎,从当地招募即可,三条腿的驴儿不好找,两条腿的流民还不多得是!”

    “若是伯鱼不忍,那些至于逃走的人,尽管放他们跑就是了,在关中依附豪强、沦为佃农,也比去边塞吃沙子强。”

    这就是大新的军队文化么,第五伦不置可否,只管控制好自己那一部分,但回到驻地后,也告诉第七彪等:“眼下才走百余里便如此,二月前往威戎,可是要走两千里路,长达两月,沿途险恶较关中更甚。到时候若是三番五次欲逃的,让私从假装追一追,便放他们走罢。”

    到那时,体质虚弱实在没法走的,第五伦甚至会故意放他们走。

    戴恭自从数日前开始,就变得极其积极,为第五伦来回奔走,在他协助下,营地已经搭建得差不多了,他们要在此驻扎十天,向西眺望,能看到茂陵高高的山尖,据说附近还有卫霍两位将军的陵,只是第五伦没时间去看。

    按理说,军中并无休沐之日,但第五伦却发现,扎营第二天,旁边几个军司马就带着亲信溜出营,去茂陵城里快活,而梁丘赐明明知道,也压根不管。

    于是,在叮嘱宣彪等人看好营垒后,第五伦也抽空向梁丘赐告了个假。

    梁丘赐问道:“伯鱼去茂陵城中作甚?”

    “有事。”第五伦含糊地回答,梁丘赐却立刻面露理解,笑得很暧昧。

    梁丘校尉很干脆地批准了,这位与旁人不同的下属,终于还是展露出他庸俗平凡的一面,看来也并非油盐不进。

    第五伦出了营,带着几人轻骑前往茂陵。既然目的地是马援、万脩所在的北地,那么在临走前,他得去见一个人。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