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欧巴出道思密达 第十三章:反击第一步

时间:2020-05-29作者:朱瑞清

    . ,最快更新欧巴出道思密达最新章节!

    等郑茵茵和黄断尘商议好接下来要怎么挽救沈昱形象,让他不至于还没有出道就收获一堆黑粉。

    而被锁在酒店里,沈昱正坐在床上用眉笔在那堆资料的背面唰唰的写着什么。

    “我说你在干嘛呢?那眉笔十万丽币一只,这么被你毁了?”郑茵茵看到沈昱手里的眉笔时,一阵心疼,那是她最喜欢的眉笔,怎么就被那个家伙找到了?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不就十万吗?等哥哥我火了还你一百万一只的。”沈昱头都没有抬继续写着什么。

    “做梦吧!就您老人家昨天的英勇表现,没有脑子的样子还会有粉丝喜欢你吗?”郑茵茵走过去把眉笔抢过来塞自己包里,嘲讽的看着沈昱。

    “你头发也不是很长啊,怎么这么没有见识?

    接下来哥哥我就要开始行动给自己洗白白,把脏水都泼到陈言那个虚伪无耻的小人身上。

    胆敢利用我,那我也要利用回去!”沈昱拿着手中的纸举过头顶,双眼闪着复仇的光。

    “你不会脑子也被麻醉了吧?说胡话呢!还利用回去,人家现在涨粉涨的uu的。”郑茵茵没好气的嘲笑了一下沈昱,夺过他手里的纸躲到一边去看到底写的什么。

    沈昱也不着急,这样反而省得他念给她听了,不过沈昱担心的是他那心血来潮的策划案,郑茵茵能不能看得懂?

    过了五分钟后,郑茵茵走了回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沈昱后,不解的坐在他床边看着他。

    “沈昱,你是真的沈昱吗?感觉好像被人换了个脑子一样。”郑茵茵咬着嘴唇看着手里的资料,上面是沈昱鬼画符的洗白白的策划。

    “你看懂了?”沈昱好奇的问。

    “懂了啊,这很难懂吗?”郑茵茵点点头。

    “好吧,我低估了你的智商。

    现在我要申明几件事情你给我记好了。

    第一,我很聪明的,不是你认为的那种蠢,我只是没有社会经验显得有点傻。

    傻和蠢是有本质的区别知道吗?

    第二,我一向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可是一旦有人触及我的底线,那就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可不是兔子,我是狮子!嗷呜!”沈昱说着,伸出双手做出爪子的形状吓唬郑茵茵。

    淡定的郑茵茵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沈昱是笑非笑。

    “你看嘛这个表情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

    还有第三我没有说呢,我要反击陈言可不是为了出道或者大火,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我沈昱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人这么戏弄过我。”沈昱撅着小嘴很是不服气的样子。

    “呵呵!”郑茵茵只好文明的冲沈昱笑两声,要是他以后知道自己的亲妈就是戏耍他的幕后大老板,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沈哥哥,你这鬼画符的策划我看懂是懂了,只是不知道你第一步要做什么?

    这也看不出重点和轻重缓急啊?”郑茵茵把那一堆纸往沈昱面前一放。

    沈昱把纸一推着急的看着郑茵茵:“这都不是最要紧,眼下目前最要紧的是哥哥我内急,你快把我轮椅弄来,我要去卫生间!”

    郑茵茵翻了个白眼,起身去给沈昱推轮椅。

    半个小时后,整理好自己的沈昱,特意让郑茵茵把自己的脸多打了粉,显得惨白惨白的。

    郑茵茵用手机录下躺在床上的沈昱,他半眯着眼睛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开始了自己的反攻。

    “咳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的记忆中,我只记得在决赛前我最好的朋友陈言给了我一杯饮料,我没有怀疑的就喝了下去。

    后来比赛中,好几次感觉自己头昏昏的没有力气,最后就完全没有记忆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身上好多伤痕。”沈昱说到这里,把头藏在被子里抖了几下后,把头伸出来接着演。

    拿着手机的郑茵茵瞪圆了眼睛看着沈昱,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学的演技这么好?她竟然都不知道!

    而且,还擅于给观众留白让他们自由想象他没有说出来的话,这个家伙完全有编剧的潜质。

    “我记得初赛的时候,也是陈言给了我一杯饮料,然后在和他搭档演出的时候,我的脚就受伤了。

    就在刚刚我才知道他原来是辰光娱乐公司董事长的独子。

    陈言,陈欧巴,枉我这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外国留学生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你竟然利用我对付星辰娱乐。

    我这样一个没有背景没有根基的外国人,你用完就走,有没有想过我以后要怎么立足?

    现在我也不解释了,反正以后我也不混娱乐圈了,这里面的水太深了,我要回国找我妈妈。

    陈言,我母国有句话我想送给你: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我的一片冰心真诚对待你,你利用我就算了,你为什么还要伤害我?

    已经昏迷的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你还动手打我?

    我虽然出身没有你高贵,但是我也是我妈妈的宝宝啊,你怎么下的去手的呢?”沈昱边擦眼泪边把提前画好伤痕的胳膊对着镜头晃一下就伸进被子里。

    郑茵茵听到沈昱捏着嗓子说自己是妈妈的宝宝时,差点就恶心的吐了。

    亏她之前还觉得这个家伙有策划天赋,简直本性不改的伪娘!

    沈昱最后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差点让郑茵茵吐血的话。

    “陈言欧巴,虽然你这样对我,我一点都不想怪你,因为曾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你都那么有钱了,为什么开房不把房费交了?”

    然后沈昱示意郑茵茵他演完了。

    郑茵茵收起手机,准备剪辑视频,最后一句话她说什么都不可能发出去的。

    沈昱看出郑茵茵的意图,坐起身看着她。

    “我劝你最好把我的视频完整的发布到你们公司的官网上,解释说明一下,是警察让你这个经纪人来酒店接我。

    因为我欠酒店房费而被他们报警。”沈昱得意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做的这第一步反击就是要恶心陈言。

    只要他被刺激到或者忍不住发声辩解,那他就有把握拖着陈言的腿把他拉到和自己一样惨的境地。

    哼,欺负我没有社会经验的小白兔?

    出身商家的沈昱骨子里就遗传了倔强的不服输的性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