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始 076 九天玄术

时间:2020-07-01作者:新人上路

    . ,最快更新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始最新章节!

    虽然傲娇的小姐姐确实挺可爱的,不过并没有主动去招惹对方,而是一天到晚的往义庄跑,而且每次上门总是带上一大堆相当珍贵的礼物,然后请教一些关于符咒的事。

    正所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这年轻人送来的可都是好东西,而且还出巨资帮忙修缮义庄,再有就是这位这位年轻人怎么看着都不像是恶人。

    因此仔细的考虑了两天后,终于还是掏出了一本名为《九天玄术》的秘籍。

    “小周,我看你也是个好人,今日就破例把这抄录的秘术赠送与你,不过你需紧记,切不可凭借九天玄术作恶,要不然将来必遭天谴。”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我想学习研究道法咒术的神奇,最多也就是为了遇到神马妖魔鬼怪时多点自保的手段而已。”

    “那就好,当然若是你将来学有所成,遇到可以对付的妖魔恶灵作祟,应当义不容辞的除魔卫道才是!”

    “明白,必须的,不过九叔,我还有个疑问想请教。”

    “有何疑问?”

    “那个,咋们不是茅山派的吗,怎么学的却是这九天玄术?”

    “九天玄术就是茅山道术的根本,你若是真的全部学会了,斩妖除魔自然无往不利!”

    “九叔,这符咒之术,好像需要真气驱动才能真正发挥威力啊,您老能不能好人做到底,把正宗的练气法门也一起传授给我?”

    “茅山派的练气法门不适合你。”

    “为什么?”

    “你已非童子之身,而且早过了修那内功心法的最佳年纪!”

    “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也没什么可惜的,你体内已然有了不俗的真气流动,万法同出一源,以你体内的真气驱动咒术也是一样的,所以只需继续你原本的练气之法且持之以恒即可,练功最忌讳的就是见异思迁半途而废。”

    “原来如此,多谢九叔解惑,喝茶喝茶!”听完九叔的解释,也是心情大好,赶紧的给对方添了一杯茶。

    ……

    带着九天玄术美滋滋的回了任府,正好见到任大小姐,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傲娇的小姐姐只是哼了一声完全不搭理人。

    倒是后面出来的任老爷,很是热情的迎了上来。

    “嘿,伯父这是去哪呢?”话说当初只是叫这位伯父纯属口误,没想到只是几天下来竟然还叫顺口了。

    “家父今日迁坟,贤侄可愿一同前往?”

    一听这话周不凡还没答应,边上的任婷婷却是不乐意了。

    “爸爸,他又不是我们家的亲戚,你请他去干嘛啊!”

    “谁说不是亲戚,刚才还喊我伯父呢。”

    “嗯,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迁坟的,去长长见识也好。”

    “甚好,甚好,管家快去给周公子备篼子(一种类似于轿子的交通工具)。”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走着去就行,正好多走走路锻炼下身体。”

    “矫情,整天背着把破剑,当自己大侠呢,也不嫌累。”任大小姐很是不爽的嘀咕句。

    “婷婷同学这就不懂了,我虽然不是大侠,不过我的剑术还是相当可以的,作为一名合格的剑客,这头可断血可流宝剑不能丢。”

    “谁是你同学呢,本小姐读的是女校,难道你是个女人?”

    说着还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姑娘笑起来的样子还是相当可爱的,难免看的有点失神。

    然而就在愣神时,脚背又被这位傲娇的小姐踩了一脚,虽然踩的不重,就是那擦的锃亮的皮鞋被踩脏了,然后高傲的哼了一声,扭着腰直接坐上了给她准备篼子。

    对于这边发生的情况任老爷完全装作没看到,早就已经坐上篼子走远。

    “周公子,真不要篼子吗,山路很远的。”直到小姐走远了,那位管家才凑过来问了句。

    “不用,老董你忙你的吧。”说着也是大步流星的跟上那出发的队伍。

    路途确实有点远弯弯绕绕跋山涉水的大概有七八里,当然这么点距离,对于体质异于常人的周不凡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

    一路上一边走路一边翻看这那本九天玄术,内容可以说极为丰富,有攻击性法术的五雷咒、天雷破、玄冰咒、火云咒等等,多达上百种之多,而且还见到了三昧真火、流星火雨,雷动九天等超级牛逼的咒法。

    当然这些牛逼的咒法,对灵魂意志真气能量等等要求极高,比如绝大多数人努力了一辈子也修不出三昧真火,更别提释放流星火雨,施展雷动九天什么的。

    当然九天玄术也不全是攻击的法术,也有许多辅助法术,诸如静心、降魔、御风、勾魂、定身、度魂等等咒术。

    还有就是符咒,其实真正的作用是,降低释放咒术的难度,原则上只要道法达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免去符咒的辅助,直接以自身真气加上意志驱动那些威力阶段的法术……

    ……

    迁坟现场三位男士的百般讨好,总算让傲娇的大小姐终于找回了些自信,这两天这位神神秘秘的周不凡,竟然连正眼都没看过她一次,确实让她非常非常的不痛快。

    甚至先前明明踩了对方一脚,竟然还是被人直接给无视了,实在有些气不过,实际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

    这为从国外回来的年轻人,虽说在府里暂住,可一天到晚往义庄跑,确实从来没有主动的招惹过自己。

    而且虽说在府里暂住,可也一点都没少花钱,出手也很是大方,经常出门回来后都会买些礼物回来见人就送,府里上下都收过对方的礼物,即便是自己也不例外的收过礼物。

    总体来说就是一位年轻有为,却很相当有学识修养的年轻公子,为什么自己总是看他不顺眼处处针对他?

    “表妹你怎么闷闷不乐的,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你了,如果真是欺负你,回去后我一定想办法把他抓起来……”

    “你别胡来,要不然商会可不会放过你。”

    “那小子和商会有什么关系?”

    “我怎么知道,反正会长都亲自登门请拜访过他,谈的还很开心,还有他也没有欺负我你别总是针对他。”

    说着却是直接转身,回到了她父亲身边,只是那目光总是不自觉的瞄向那位,依然拿着书看的很是专注的周不凡。

    有时候人心就是这么奇怪,刻意的避开反而会引起姑娘们更大的兴趣,当然还有个前提是自己得足够优秀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