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一章 黑暗宿主

时间:2020-11-0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奢比山,因为靠近太阳升起的地方,几万年来都不曾有过阴霾的天气,更别说雨雪。

    忽然有一天,天空阴云密布,厚重的乌云遮掩住了阳光,天际间,时不时有闪电划过,似乎是要下雨了。

    山下的居民祖祖辈辈都没有见过这等奇异的景象,只当是有妖怪作祟,都吓得躲进了屋中,关紧了门窗。

    与此同时,在奢比山半山腰的树林中,出现了八名骑着黑色战马的骑士,他们一袭黑色袍子裹住了整个身体,连眼睛、鼻子和嘴也裹在了里面,似乎怕极了光亮。

    八名黑袍骑士腰间各佩着一把黑色的大剑,剑鞘上雕刻着诡异的骷髅徽记。

    八名黑袍骑士并排而行,黑色的战马身后都用绳子系在一具巨大的青铜棺材上。那具青铜棺材看上去年代久远,表面生满了铜锈。在斑驳的铜锈之间,依稀可以看见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字体的符文和禁制。

    战马拖动着青铜棺材疾驰而行,若是遇到前面有阻碍的树木和岩石,黑袍骑士会毫不犹豫的拔出腰间巨大的佩剑,除去所有的阻碍。

    说来也怪,那黑色战马踏着山地和青铜棺材摩擦地面,竟然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周围的走兽飞禽,似乎闻了到这些人身上可怕的气息,都吓得仓皇逃窜,就连凶猛的山狼也不敢靠近。

    一路上寂静的可怕,让人仿佛置身地狱深渊之中。

    快要到山脚的时候,忽然从半空中远远传来一阵尖利的啸声,那声音非常的刺耳,像是鸟类的叫声,又不似普通的鸟类所能发出的声音。

    那八名黑袍骑士听到那尖利的叫声,停顿了片刻,忽然又催动战马加快了步伐,似是害怕这叫声的主人。

    他们没有走多远,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很快,便看清了这个人,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这少年身材有些瘦弱,穿着普通的麻布短衫,身后背着一担捆绑整齐的木柴,那木柴里还插着一把斧头,斧身擦的雪亮。

    那八名黑袍骑士行如鬼魅,没有一点声响,所以这砍柴的少年并不知道身后已经多了八名骑士和一具古老的青铜棺材。少年快步向前面走着,不时还抬头看看天色,似乎急着赶回家。

    八名黑袍骑士相互对望了一眼,显然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一名砍柴的少年。

    一名黑袍骑士拔出黑色的大剑,驱策着战马悄然向那少年靠近。

    就在这时,尖啸声再次从众人身后响起。这一次,砍柴的少年也听得真切,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

    当砍柴的少年发现一名将全身都隐藏在黑袍中的骑士,正拿着一把冰冷的黑色大剑指着他的时候,吓得将身体向旁边一歪,想也未想,扭过头就向前拼命的奔跑。

    他没有跑出几步,那名黑袍骑士便掷出了一根打好套的绳索。那绳索像长了眼睛一样,径自向那少年飞去,套在他的脖子上。

    绳子被那名黑袍骑士猛地向后一拉,落在砍柴少年脖子上的绳套顿时就收紧了,强烈的窒息感让他被迫吐出了舌头,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死死抓住套住他的绳套来缓解呼吸。

    黑袍骑士的力量奇大,砍柴少年的身体被他这么一拽,就像咬住了鱼钩的鱼儿,被拽动的不由自主向后疾飞,摔倒在那名大剑出鞘的黑袍骑士的战马下。

    砍柴的少年摔在一堆碎石上,疼得屁股在地上蹭来蹭去,骂人的话几次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似乎是害怕激怒了这名黑袍骑士。

    就在这时,那黑袍骑士低了低头,冲着少年桀桀的说了一通。

    那少年虽然看不见黑袍骑士的嘴在动,但那幽冷的声音切听得真切。不过,那古怪的语言他根本听不懂,茫然的摇了摇头。

    黑袍骑士的头又低了一低,似乎是在细细打量这个少年。过了一会,忽然又换了一种语调说了一大串言语,砍柴的少年依旧茫然的摇着头。

    这时,砍柴的少年将脖子上的绳索扯松了些,他终于缓过气,用惊恐中略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名黑袍骑士。少年从小就生活在奢比山里,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装扮的人,心想你将眼睛都套进袍子里了,难道还看得见?

    黑袍骑士见少年依旧摇着头,顿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换了一种语调,说出了一串语言。

    这一次砍柴的少年听懂了他在说什么,这黑袍骑士是在问他,“你是人类?”

    砍柴的少年被黑袍骑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原来真的是人类,人类何时学会了驭鸟飞天的法术?”黑袍骑士语气平和了许多,似乎知道天上飞行的可能是人类,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但还是怀疑人类怎么可能学会这种法术,所以语气中还带了些疑问。

    “你,你们要干什么?”砍柴少年脚蹬着地,向后挪动着身体,明亮的眼珠子滴溜着打量着周围,似乎在寻找逃跑的路线。

    黑袍骑士挥了一下手中的黑色大剑,“让你和我们一样,成为一名荣耀的亡灵。”

    砍柴的少年曾经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起过,有些人死后并没有得到超脱和轮回,而是成为地狱主宰的仆人。

    这些亡灵会忘记前世的记忆,脑子里只有效忠地狱主宰的念头,最难让砍柴少年接受的是,这些亡灵要靠啃食腐蚀的生物才能延续生命。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怪异的骑士,头摇的和波浪鼓似的。

    黑袍骑士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笑声,他将手中的黑色大剑斜指着砍柴少年的头顶,嘴里还默默念着奇怪的语言,似乎在进行亡灵族的某种仪式。

    砍柴少年很害怕,想爬起身逃走,可是使劲一抬脚,切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枷住,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能抬起分毫,急的额头上直冒冷汗,不由脱口骂道:“龟孙子,小爷就这么招你喜欢吗!”

    就在少年说话的时候,黑袍骑士身后的青铜棺材忽然发出剧烈的颤动,其他七名黑袍骑士感应到异样,都将头向后转了过去,同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呼。

    正念着咒语的那一名黑袍骑士被同伴的惊呼声打断,也回头望去。

    几名黑袍骑士用古怪的语言互相说着什么,一会摇头一会点头,似乎在争论着什么。

    砍柴的少年一句也听不懂,心说这些家伙连说出来的话都这么瘆人,明明会说人话偏偏不说人话,难道他们改变主意不准备拉我入伙?背着我正商量如何将我平分吃了?

    砍柴的少年越想越害怕,就在这时,半空中又传来一声尖啸,这一次声音很大,似乎离得很近了。砍柴少年抬眼向天空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半空中盘旋着一只金黄色的大鸟。细看之下,那大鸟竟然有两对翅膀和六只脚,着实吓了一跳。

    那少年已经被眼前这八名黑袍士吓得半死,如今又来了这么一只怪鸟,看那怪鸟模样说不定也喜欢吃人肉,它飞过来就是和这八名黑袍骑士抢自己的肉吃。

    正胡思乱想间,四周忽然刮起了大风,树上的叶子几乎全部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卷落,吹散在四周迷得人都睁不开眼睛。砍柴的少年和那八名黑袍骑士身上的衣服也被吹得鼓荡起来。

    随着又一声尖啸,大风嘎然而止,砍柴少年睁开迷离的眼睛,他发现那六足怪鸟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而更不可思议的是那六足怪鸟身上还站着一个人。这人非常的古怪,长着一张少见的方形大脸,巨大的耳垂垂到了肩上,左耳间还缠绕着一条小指粗细的青龙。

    六足怪鸟轻轻的扑腾着翅膀,怪人双手抱在胸前拿眼打量着四周,目光最后落在那具青铜棺材上面,双眉皱在了一起。

    青铜棺材似乎感应到了这怪人敌意的目光,棺身抖动地更加厉害。黑袍骑士都拔出了腰间的黑色大剑指着那怪人,嘴里桀桀的怪叫着。

    怪人歪了歪头,抬起右手指向阴云密布的天空,说了一段话后,又发出一声冷笑。

    怪人说的也不是人类的语言,砍柴的少年根本听不懂,但也不似那八名黑袍骑士的语言那般阴森幽冷。没有等他细想,那怪人身下的六足怪鸟陡然发出一声尖啸,那声音就像一道闷雷打在脚下,差点震破了他的耳膜,脑袋里像撞着大钟一样,嗡嗡嗡响个不停。

    一声怪叫后,六足怪鸟扑腾着翅膀再一次激起巨大的风浪,砍柴的少年被风浪掀起,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又重重摔倒在地。那八名黑袍骑士的战马也被吹的东倒西歪,并拢到了一起才险险站稳脚。

    六足怪鸟冲天而起,向天空乌云最密集的地方飞去,很快就消失在漫天的阴云中。

    没有过多久,巨大的乌云层忽然缩成了一团黑色的圆球,阳光又重新洒照在这片大地上。

    八名黑袍骑士似乎怕极了这阳光,举起双手抱住了头,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这时,那青铜棺材里也发出莫名的惊吼,那声音犹如远古的死神索要凡人的灵魂时所发出的声音。

    砍柴的少年听到青铜棺材里发出的惊吼声,便感觉眼前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幸好他此时昏了过去,不然接下来的场面,当真会把他吓死。

    只见在阳光的照射下,八名黑袍骑士身上的黑袍开始腐烂风化,接着是身上的皮肉像是被无形的火焰烧燃,伴着腐烂的恶臭一寸一寸的化为灰烬。

    八名黑袍骑士扭曲的挣扎着,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直到连骨头也化为灰烬随风飘散。

    盘旋在空中的六足怪鸟和那怪人并没有心思欣赏这诡异的画面,而是全神戒备的看着那团像是黑色烟雾凝聚而成的圆球。

    双方对质了很久,那怪人忽然从六足怪鸟的身上跳了下来。在半空中,那怪人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的脑袋忽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牛头,而他的身体也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猛虎的身体。

    怪人变化之后,两个鼻孔变得硕大无比,竟然和那砍柴少年的脑袋差不多大小。

    只见,那怪人将鼻孔对准那圆球猛地一喷气,居然从他左边的鼻孔里喷出一股旋转的龙卷飓风,将那一团圆球卷了进去。

    与此同时,从怪人的右边的鼻孔喷出一道闪电,打在了圆球身上。

    说也奇怪,那团圆球似是有生命的生物,居然发出了一声惨叫,伴随着飓风向远处飘去。

    就在怪人与那古怪的圆球搏斗的时候,那具青铜棺材忽然移到了砍柴少年的身边,青铜棺盖发出剧烈的碰撞声,好像是里面的尸体想要挣脱棺材的束缚。

    没有过多久,青铜棺盖被里面的尸体顶开了一道缝隙,从棺材里溜出一道墨蓝色的诡异烟雾。

    只是一刹那,那棺盖的缝隙便又紧密的合上。从青铜棺材里溜出来墨蓝色的烟雾,形成了一个人形,在阳光的直射下,身体变得忽黑忽红,发出滋滋的怪响,还伴有腐肉烤焦的恶臭味。

    没过多久,那人形便蜷缩成了一团,痛苦的呻吟着。它抱着头,望了望天空,此时,那团黑色烟雾凝聚的圆球正好被怪人困在了龙卷飓风中。

    那人形看到如此情景,不由地发出了一声低呼,向四周看了看,忽然发现了身边的砍柴少年,略微犹豫了一下,忽然化作一团青烟,钻入了砍柴少年的耳朵里。

    当最后一缕青烟没入砍柴少年的耳朵里时,他的身体忽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黄色的皮肤也逐渐变成了墨蓝色。当他全身的皮肤都变成了墨蓝色的时候,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的黄色,身体也随之平和下来。

    就在这时,砍柴少年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沉沉的睡去。

    怪人赶走了圆球,乘坐着六足怪鸟从空中缓缓落到地面,他从六足怪鸟身上跳了下来,瞥了一眼砍柴的少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走到那具青铜棺材面前,绕着青铜棺材走一圈,又将右手放在棺盖的正中,闭上双眼微微侧了侧头,正好将左耳朝下对准了青铜棺材的正中,似乎在凝听棺材里面的动静。

    没过多久,怪人直起了身体,朝着青铜棺材发出一声冷笑,将六足怪鸟召唤过去,飞身坐到六足怪鸟身上。

    那怪鸟一声尖啸,忽然跳到了青铜棺材上面,六只鸟爪死死抓住了青铜棺材的边缘,扑腾了一下翅膀飞上了天空,带着那具青桐棺材迅速的消失在茫茫天际。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