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九章 迷失幻境

时间:2020-11-0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和胖子听安吉丽娜说他们被困在妖族的幻术之中,不由都面带疑惑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进一步的说明。

    “妖族最善用的伎俩就是幻术,我曾经听我的导师说起过,幻术用得最厉害的是妖族一个叫巴沙尔辛古的妖。他还能将别人的恶意转化为善意,能左右人的意志,非常的可怕。”

    安吉丽娜顿了一下,脸色变得非常的凝重,“如果是他施的幻术,以我们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走得出去。”

    胖子急了,“你怎么会知道是他,有可能是别的低级的妖呢。比如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什么卡罗妖。”

    安吉丽娜苦笑了一声,分析道:“虽然只是推测,但是有九成的可能是他。你们想想,昨天士兵们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互相残杀起来,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被人施了秘术,左右了思想才会这样。能同时影响这么多人,除了巴沙尔辛古,就只有万妖王能做到了。而以万妖王万妖之王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来对付我们这几个无足轻重的人。”

    听完安吉丽娜的分析,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灰白,嘴里喃喃说,“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还跑个屁,累都累死老子了。”

    周昌将太章搀扶到那块大石下面,把他抱坐在大石边,又将他的上半身扶靠在大石上。

    这时,胖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太章身边,在他的口袋里掏摸了一阵,摸出了几张符纸来。

    周昌见状忙问胖子,“你拿太章少爷的符纸干什么?”

    “等下遇到怪物,用来挡挡煞气。”

    胖子一边说一边走向安吉丽娜,“安吉丽娜小姐,你会画符咒吗,帮我画几张。”

    安吉丽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虽然我会画几种符咒,但是我没有修练过符命印,没有盖上符命印的符咒是没有法力的。”

    胖子斜眼看向太章,“你没有,那小子有呀。”说着,就准备走过去再搜太章的身。

    安吉丽娜忙制止了胖子,摇了摇头说,“符命印是人体精元所练化而成,平时不用的时候,都会以虚空的形势在主人的肉体内沉睡,除了他的主人能召唤之外,没有人能找到它。”

    胖子对安吉丽娜的话不太相信,他不死心的又走到太章身边,在太章的身上翻找了几遍,最后颓然的坐到了地上,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有找到符命印。

    安吉丽娜又试着几次破解幻术,但最后都是徒劳无功。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三个人这两日来经历了太多的惊险,精神和体力都到了极限,反正一时也走不出去,便都默默的坐在地上,闭眼休息起来。

    快要到傍晚的时候,安吉丽娜让雪鹰捉来了两只野兔。

    这一下,胖子来了精神,拍了拍早已向他抗议的肚皮,“娘的,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胖子点燃了一堆火,将两只兔子烤熟之后,分给周昌和安吉丽娜每人半只,他自己切享用着一整只。

    也许是胖子烧烤的手艺太过精妙,昏厥已久的太章鼻子抽动了几下,似乎是闻到了香味,竟然醒了过来。

    太章睁开了眼睛,看到周昌和胖子,有气无力的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阴魂不散。”

    胖子被逼无奈的搀扶着太章走了这么远的路,心里本就非常郁闷,现在听太章竟然还讽刺他和周昌,不由气红了脖子,“你这小子有没有点良心,要不是我们,你早就被山狼给吃了。”

    太章没有看胖子,目光注视着安吉丽娜,“早晚都要死,何必要你们救我。”

    虽然,安吉丽娜明白太章的意思,但他还是装作不知道,将手中半只野兔的兔腿撕了下来,递给太章。

    太章也不客气,接过安吉丽娜递过来的兔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众人吃完了兔肉,又变得沉默下来。

    在众人的沉默中,太阳终于落下了山,月亮挂在了半空。

    平时就爱热闹的胖子,再也忍受不住这死一般的寂静,忽然说,“你们说这妖会不会看我们人少,不够他们分着吃,因此放过我们?”

    太章冷笑了一声,“哼,你的想象力倒是挺丰富的。”

    胖子也只是随便说一说,引众人说一会话,缓解一下紧张而沉闷的气氛,没想到切招来了太章的冷嘲热讽,怒得头皮直炸,骂道:“哼,你这小子除了嘴巴会损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本事?”

    太章看了胖子一眼,似乎没有心情和他拌嘴,抬起头注视着皎洁的月光,一脸的茫然。

    胖子见太章如此,也失去说话的兴趣,靠在大石上,昏昏沉沉的便打起鼾来。

    其他人也分别睡下,只有周昌想着寒奶奶,无法入睡,抚摸着手中的铁剑,嘴里喃喃说着什么,一脸的虔诚,似乎是希望这把铁剑能显灵带他离开这里。这般念了不知道多久,感觉很疲累,便靠在一棵大树上睡了过去。

    周昌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用手挡住了阳光,过了好长一会适应了光线,这才将手移开。

    他四周看了看,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只见他前方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山崖,右边是长满了荆棘的树林,左边是一条小道,身后是卡罗妖那圆顶红墙的贮食房。

    “这,这怎么又回来了?”周昌忙叫醒了其他三个正在睡梦中的人。

    胖子伸了一下懒腰,四处看了一眼,顿时吓得没了睡意,“这,这是怎么回事?”

    胖子似乎不相信他所看到的,揉了揉眼睛,确认没有看错之后,又狠狠搧了自己一个耳光,声音很清脆,而且还有麻麻的疼痛感。

    “没有做梦呀,谁他娘的这么无聊,将我们又抬回来了。”胖子捂着用力过猛、打的发红的脸骂道。

    一旁的太章看到胖子的举动,冷笑一声,站了起来,忽然大喝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非真,假非假。”

    他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用左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符纸,隔着半米远,用右手中指和食指虚画着。

    当太章虚画下最后一笔,双手便合拢在一起,左右翻转,喝念一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念完之后,太章将合拢的双手分开,手中忽然多了一个暗红色的印章。

    周昌和胖子都见过那暗红色的印章,这个应该就是安吉丽娜所说,精元所练化的符命印了。

    只见太章在那虚画的符纸上盖了一下,然后就将那符纸抛在空中。

    那符纸在半空中,慢慢的缩小,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了。

    在那符纸消失的一刹那,天空忽然闪过一道强烈的亮光,那强光异常的刺眼,众人被刺得都睁不开了眼睛。

    那强光只是一刹那便消失了,当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竟然发现,他们正身处在太章昏厥的那块大石边。

    周昌和胖子惊得目瞪口呆,周昌拍着自己的脸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太章淡淡道:“这是妖族特有的梦境幻术,使人无穷无尽的回到起点,到最后在绝望中死去。”

    “奇怪的是,这群妖不管是智力还是法术都远远在我们之上,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杀了我们?”安吉丽娜补充道。

    这一切真的是太过诡异了!

    “也许他们是怕周昌手中的那把会发红光的铁剑。”胖子忽然说。

    “会发光的铁剑?”太章惊疑的看向周昌手中的铁剑。

    周昌得意的将昨天击退厄格德的经过说了一遍,太章倒是来了兴趣,走到周昌身边,仔细打量起他手中的铁剑。只见那铁剑的剑身依旧锈迹斑班,毫无一点名剑风范。

    太章看了一会周昌手中的铁剑之后,忽然冷冷的说道:“我要是你,就把这剑给扔了。”

    “为什么?”周昌有些摸不着头脑。

    太章看了周昌一眼,“你可知道,你这把剑是一把被封印的剑?”

    周昌已经听安吉丽娜分析过,点了点头,“我知道。”

    太章继续道:“被封印的剑都是邪恶之剑,随时都会反噬他的主人。从你这把剑封印的痕迹来看,应该不止被符箓师的符咒封印,应该还被古语师种下了秘文禁制。”

    啊——!听到这里,安吉丽娜惊呼出声,忙走了过去。果然,她也在剑身上隐隐发现了古语师的秘文禁制的图案。

    太章顿了顿又说,“大陆上同时被强大的符箓师和古语师同时设下符咒和禁制的剑,不会超过十把。而且都出现过反噬主人的情况,轻则神智失常,重则形神俱灭。”

    听到这里,周昌脑袋轰地一下全乱了,他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的父母会不会是被这把封印之剑反噬而死?

    “周昌,你怎么了?”安吉丽娜和胖子见周昌神情忽然变得呆滞,竟然同时发出关切之语。

    周昌定了定神,摇了摇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我没事。”他又看向太章,目光坚定的说,“这把剑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从这把剑身上可能会找到我的身世,就算死我也不会抛弃他。”

    太章耸了耸肩,一副关我屁事的模样,抱着头靠在大石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胖子四周看了看,对周昌说,“咱们还要不要找出路?”

    这四个人当中,胖子只信任周昌。

    周昌看了一眼安吉丽娜,见她找了一块安静的地方坐下,又看了看闭目的太章,不由皱了皱眉,心想难道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认命了吗?

    “你们到底走不走?”周昌有些恼怒,声音比平常大了许多。

    太章缓缓睁开眼,看着周昌冷笑道:“哼哼,你说往哪走?”

    周昌被太章问得哑口无言,昨天已经试过无数次了,根本就走不出去。

    太章见周昌木怔不语,又继续说,“你这都看不出来吗?此地早已被那些妖布下了强大的幻术。他们分明是在玩弄我们,等他们失去了兴趣,就会杀了我们,我们又何必做无谓的挣扎。”

    周昌还是不死心,他见太章刚才轻易就破解了梦境幻术,不由问道:“太章少爷,你不是可以用符咒破解那些幻术吗?”

    太章苦笑了一声,“梦境幻术有无数的梦境组成,你能破解一百个一千个,难道你能破解十万个百万个吗?”

    顿了一下,神情有些沮丧的又道:“我先前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当我发现我身处梦境幻术之中时,我就不停的用符箓术破解,直到脱力昏厥过去。那种羞耻感,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太章说的很简略,似乎不想提昨天那段往事。

    众人都默默坐在那里,脸上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吉丽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向天空张望,脸上显得很焦急。已经四个小时了,她的雪鹰都没有出现过。

    周昌见安吉丽娜一脸凄惶之色,想过去安慰她,站了起来,又不知道对她说什么,只好又坐下来,苦笑了一声,看着手中的铁剑怔怔发呆。

    反正被妖杀死已是定局,胖子心里反而不再害怕,什么也不管了,倒头就睡。

    胖子希望在他睡着的时候,那些可恶的妖将他杀死,也好免去那些撕心裂肺的痛苦。

    所有的人当中,只有周昌还没有完全死心,因为他不能放下养育他长大的寒奶奶。

    周昌坐了不到半小时,便再也坐不住了,在其他三个人面前来回的走着。心想这幻术应该和鬼打墙差不多,他尽可能回忆着老人们所讲述的鬼打墙。

    老人们曾经说过,鬼打墙就是鬼魂蒙蔽了人的眼睛,让人本能的围绕着原地不停的绕圈子。

    “对了,我们先前走的应该是圆形,而不是直线。只要我们能走出直线就能走出去。”周昌一下子兴奋起来,可是转念一想,要怎样走才能保证走的是直线呢?

    破除鬼打墙的办法就是找到迷眼的鬼魂,或者用法术收服吓跑它们。消除幻术的办法应该也差不多,只要找到施幻术的妖,应该就能破除幻术。

    可是,那妖到底藏在哪里呢?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