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十章 漂亮的女人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仔细观察着附近的环境,他忽然对身后的那块大石产生了怀疑,心想妖怪会不会藏在这块大石里面?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周昌用手中的铁剑劈了大石几下,铁剑和石块撞击溅起细小的火花。

    ‘锵锵锵’几声响,大石被周昌劈出了几道印痕,“是实心的,看来妖不是藏在这里。”

    周昌的动静惊醒了睡得正香的胖子,他睁开迷离的眼睛,“周昌,你在干什么?”

    周昌见胖子醒了,想了想,便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胖子。

    胖子觉得周昌的猜测有几分可信,便也坐起身,四处打量起来,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太章眯着眼看了看周昌和胖子,冷笑一声,“两个白痴。”说着,便又闭上了眼睛。

    周昌和胖子把.xgchotel.有可疑的地方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周昌甚至连周围的每一棵树都砍了一刀,结果什么可用的线索也没有发现。

    胖子骂骂咧咧的道:“娘的,这妖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呀?难道他娘的藏在天上的云彩中不成?”

    “天上的云彩?”太章陡然睁开双眼,朝天空望去,蔚蓝的天空无数的白云,向溪水一样缓缓流动。但是,行云之中切有一片云彩成淡红色,如沉在溪水中的大石纹丝不动,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太章霍地站起身来,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原来这幻术也有一个阵眼。”

    太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将周昌和胖子都吓了一跳,胖子小声骂道:“娘的,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太章也不理会周昌和胖子诧异的眼神,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咬破了中指,一边念着符咒,一边在符纸上一气呵成的画了一道符,然后祭出符命印,盖上符命印之后,忽然对安吉丽娜说,“安吉丽娜,我已经找到了这幻术的破绽。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破解。”

    听到太章这么说,周昌和胖子都露出喜色。

    不过,安吉丽娜还是一脸的焦急之色,似乎还在担心她的雪鹰。

    太章见安吉丽娜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微微皱了皱眉,走过去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安吉丽娜虽然心情不好,但还是勉强点了点头,“师兄,要我怎么帮你?”

    太章看了看那朵云彩,此时,那朵与众不同的云彩已经变成了暗蓝色,随着云彩的变化,太章更加笃定,那朵云彩就是这幻术的阵眼,只要破了阵眼,即使他们身处的幻境有亿万之多,也会随着阵眼的破除而消失。

    他指着那朵云彩对安吉丽娜说,“我们符箓师的传送之力有限,希望你能将我手中的符纸传送到那朵变化的云彩上去。”

    顺着太章的目光,安吉丽娜也看出了那朵云彩的怪异。

    “那师兄把符纸给我吧。”安吉丽娜一边说,一边伸出她那洁白的小手。

    太章将符纸交给了安吉丽娜,安吉丽娜用左手大拇指和中指拈着符纸,口中默念了两句咒语,忽然将符纸抛了出去。

    随后,安吉丽娜举起法杖,诵念道:“天赐神圣,光明永存。”

    随着安吉丽娜的诵念,法杖上的青色宝石顿时亮了起来,那在半空中摇曳的符纸也跟着亮了起来,然后像冲天而起的雄鹰,向那朵怪异的云彩飞去。

    当符纸没入云彩中的那一刹那,太章双手捏了一个咒诀,喝念道:“灵宝符命,八方威神,普告九天,凶秽消散,还我自然。灭!”

    ‘灭’字刚出口,只见天空中银光暴射,强烈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当银光消失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忽然发生了变化,熟悉的卡罗妖的贮食房映入了眼帘,他们竟然还在山顶上。

    隐隐间,还可以听到贮食房内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像是咀嚼食物的声音jxpx.。

    太章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这房子里的卡罗妖没注意到我们,不要发出声音,赶快下山。”

    说着,便轻声轻脚的向山下走去。周昌三人也紧跟在他身后。

    此时,正是晌午时分,阳光从茂密的枝叶缝隙间穿过,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照。

    他们走了没有多远,忽然发现前方半蹲着一个人,正在嗅着一朵野山花。那人背对着他们,看身影和服饰应该是个女人。

    那女人听到声响,转过了头,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周昌等人。

    周昌等人此时也看清楚了这个女人,这女人身材高挑,样貌漂亮到已经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地步。

    漂亮的女人有一头火红的秀发,垂在肩头。她穿着雪白色的千褶长裙,裙子上面缀补着无数的雪花图案。

    漂亮女人的长裙的褶痕在风中晃动,随着褶痕的晃动,缀在长裙上的雪花如同活了一般,摇曳生姿、纷纷扬扬,衬托着漂亮女人就像掌管冰雪的绝世仙女。

    看到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周昌等人非常的惊疑,在这荒山野岭、在这个传说中有吃人妖怪的西山,连精壮的男子都不敢一个人上山,竟然会出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定有古怪。

    周昌挥剑指向那漂亮女人,“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漂亮女人怔了一下,看了周昌一眼,又将目光转移到周昌手中的铁剑上,“我叫卡娜,就住在这山下。”

    她的声音冰冷彻骨,让人不禁心生寒意。

    周昌拿不准这漂亮女人是妖是人,望向安吉丽娜和太章希望他们能分辨出来。

    太章目不转睛的看着卡娜,他发现卡娜似乎对周昌手中的铁剑非常的感兴趣。要不是看出周昌的铁剑可能蕴藏着巨大的力量,普通人怎么可能对一把生满铁锈的剑感兴趣?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

    太章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符纸,然后咬破中指在符纸上面画了一个符咒,盖上符命印后,喝念一声,“风送。”

    符纸飞落在卡娜的肩头,太章又喝念一声,“火!”

    这一次,他没有成功,卡娜肩头上的符纸纹丝不动的贴在那里。

    卡娜似乎发现肩膀上有异样,侧头一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伸手拿下符纸,“这是谁的,为什么会在我身上?”

    她故意压低了声音,似乎是在极力克制她那天生的冰冷的语气。

    太章吃了一惊,符纸竟然没有燃烧,这张符纸他用的是驱魔符咒,如果眼前这个叫卡娜的漂亮女人是妖或者其他的异族,即使她强大如神,就算不能伤她分毫,至少那道符纸会燃烧起来。

    “你不是妖?”太章看着卡娜,惊疑的问道。

    卡娜一脸的茫然,“什么妖?”

    从卡娜嘴里发出的声音很冷,就像她身上摇曳的雪花一样。

    胖子似乎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不由连打了几个冷颤,他望了望天空正午的太阳,小声嘀咕道:“明明太阳这么大,还这么冷?”

    胖子说话的时候,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忽然想起自已肚皮还暴露在外面,这对于一个漂亮的女人是非常失礼的事情,忙转过身装作没有看见卡娜。

    “卡娜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周昌见太章确认了卡娜的身份不是妖,他很好奇,既然卡娜不是妖,那她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上山采药的时候,遇到了山狼,逃到了这里。”

    听到卡娜的话,众人这才发现卡娜身后还背着一个用竹篾编织的很精致的背篓,上面镂空的部分也都是雪花图案。

    “你很喜欢雪?”周昌看着卡娜全身上下每一处都与雪花有关系,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卡娜点了点头,“我只见过一次雪天,那还是在我北方的外婆家,看着天空纷纷扬扬的雪花,任性的摇曳,我觉得好美。可惜,这西山永远不会见到雪。”

    周昌有些奇怪,他觉得卡娜不管说什么话,高兴的还是悲伤的,总是冷冰冰的,听不出丝毫人间气息,似乎她本身就是冰和雪做成的女人。

    周昌正想着,忽然发现卡娜直勾勾的看着他手中的铁剑,下意识地将铁剑背到了身后,又觉得不妥,尴尬地笑了笑,“哈哈哈,卡娜小姐好像对我手中这把剑有兴趣?”

    卡娜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芒,“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不将铁剑的锈迹擦去呢。还有,我已经告诉了你们我的名字,出于礼貌,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周昌似是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喔,原来是这样。”他见其他人都一副心不在焉样子。于是,他便将众人的名字和来历一一说了。

    “你光介绍别人,为什么不介绍一下自己?”卡娜见周昌将所有人都介绍了一遍,唯独忘了他自己。

    周昌摸了摸头,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呵呵,我叫周昌。”

    “周昌?这名字倒挺奇怪的,可有什么来意吗?”卡娜声音依旧是冰冷无情。

    经过一番交谈,周昌已经习惯了卡娜冰冷的语气,也没有在意,回答说,“周昌就是寒门孝子的简写,意思就是穷人家的孩子要更加的孝顺。”

    说到这里,周昌想起了寒奶奶,也不知道寒奶奶怎么样了,心里非常的挂念。

    卡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说,“你们什么时候下山,我和你们一起下山。”

    周昌一脸苦笑,虽然破了.jsshcxx.妖的幻术,但是他曾经听安吉丽娜和太章都提起过,那个施幻术的妖有非常的神通,那妖没有理由不知道他们逃出来了。这一次,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杀了他们。

    周昌觉得隐瞒卡娜没有意义,便将他们现在的处境和卡娜说了。

    本以为卡娜听自己这么一说,会非常的害怕,至少应该表现出很吃惊的样子,可是卡娜那如冰雕的脸上切看不到有一丝表情的波动。

    “你不害怕吗?”周昌有些好奇的问卡娜。

    “有这么多朋友在,我害怕什么?”卡娜语气很平淡的说。

    听到卡娜的话,胖子忽然觉得她比安吉丽娜更美丽天真了,要不是他衣服破了,大肚皮露在外面,真想好好上前和她勾搭一番。想到这儿,胖子又埋怨起周昌来,心说你小子已经有了一个美丽天真的安吉丽娜小姐,现在又来勾引我美丽天真的卡娜小姐,真不够兄弟。

    卡娜似乎感觉到周昌等人对他放松了警惕,她适宜地提出要看周昌手中铁剑的要求。

    周昌似乎和卡娜非常的投缘,并不像面对安吉丽娜那般拘束,也没有多想,就把剑递了过去。

    卡娜接过周昌手中的铁剑,当那铁剑落到卡娜手中的时候,轻微的颤动了一下,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刹那发生的动静。

    卡娜抚摸着剑身的锈迹,就像抚摸爱人一样,非常的深情。

    “真的是你,想不到你竟然沦落至此,可曾后悔过?”卡娜的声音很小,似是梦中呓语,没有人听到她说什么。

    过了很久,卡娜才将铁剑还给了周昌,嘱咐他道:“这是一把好剑,你要好好珍惜它。”

    说完,卡娜微微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蓝色的天空。

    周昌觉得卡娜很识货,不像有些人一上来就说他的剑是什么邪恶的剑。他冲卡娜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卡娜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对它很好。”

    这是一个男人对剑的誓言,又像是对一个女人的誓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