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十八章 亡灵孽火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被放开铁链的牛头人有八个,他们都低着头,将他们坚硬的牛角对准了周昌他们,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攻击卡娜,只对周昌、胖子、安吉丽娜和太章发动了攻击。

    此时的胖子早已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他准备找一个靠山保护自己。他第一个选择的是周昌,可是看到周昌抖动不停双臂,没有用到一秒的时间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胖子又瞄了一眼安吉丽娜,从认识这位美丽天真的姑娘那一天开始,胖子就知道她少一根筋,她根本不在考虑之例。

    至于卡娜,胖子和她说过的话掰着指头都能数清楚,知道她是从内冷到外的人,这种人就算看到你被剁成肉酱,眉毛都不会挑一下。

    最后,只剩下太章这小子,胖子虽然看不惯这小子。不过,性命攸关的时候,让胖子叫太章一声爷爷,恐怕他也不会迟疑。当下,胖子一个箭步蹿到了太章身.whhryl.后。他打定主意,太章往哪边跑,他就是豁出命也要往那边跑。

    牛头人裹挟着劲风,以撞城砸山的气势扑向了周昌等人。

    眼看这些牛头人抵着角就要冲到身前,周昌脸色吓得煞白,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觉得死亡马上就要来临了。

    就在周昌产生死亡的感觉的时候,身体里又奇异的充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对死亡的感知越强烈,那股力量就越强大。

    恰在这时,那两名牛头人已经逼近了周昌。那强大的撞击力,就是一块坚硬如铁的石头,恐怕也会被撞得粉碎。

    但那两名牛头人的牛角冲刺到周昌的身上时,周昌身体内陡然间散发出一阵阵黑气,将那两名牛头人笼罩在其中。

    那黑气犹如剧热的火浆,将那两名牛头人的血肉烧得通红。两名牛头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就被烧成了焦炭,散落了一地,发出一阵阵刺鼻的焦臭味。

    所有的事都发生在一瞬间,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其他六名牛头人,继续攻击着妖兵给他们指定的目标。

    由于胖子躲藏在太章的身后,冲向太章这边的牛头人有四个。太章早已有准备好了符咒,牛头人还没有冲到身前,手中的符咒已经祭出。

    四张符咒像长了眼睛一般,飘移到四名牛头人身前,落在他们额头上。

    符咒甫一落定,右手拈一个诀咒喝道:“火!”

    ‘火’字刚出口,那符纸忽然烧了起来,不过那符咒之力受到了某种压制,只是将牛头人的肩膀烧红了一片,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牛头人受了攻击,变得更加狂躁,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

    太xgchotel.章来不及细想,牛头人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

    眼看着牛头人的牛角就要抵破太章的肚子,忽然太章身前多了一道白色的屏障,牛头人撞击在了白色的屏障上,发出如同玻璃摔碎裂的响声。

    随后,又听到一声惨叫声。

    原来是安吉丽娜使用神法术,祭出了一道白色的气墙,挡住了冲向她的两名牛头人的攻击。

    同时,安吉丽娜又发现太章和胖子遇到了危险,便又祭出了一道气墙,保护他们。但是由于她的法力有限,牛头人的撞击力太强,她的身体不堪重负,竟然摔倒在地面,气墙随之也破了。

    虽然安吉丽娜祭出的气墙破了,但还是挡住了牛头人的攻击。

    太章趁着牛头人没有反应过来,向后连退了数步,又将六张盖了符命印的符纸祭了出去,分别落在攻击他、胖子和安吉丽娜的六名牛头人的额头。

    符纸落定时,太章又拈一个诀咒,喝念道:“天地乾坤,定!”

    ‘定’字刚一出口,那六名牛头人忽然不动了,落在他们额头上的符纸,切发生了变化。那符纸正在一点一点的变黑,就像将纸放在蜡烛上面,纸会慢慢变黑一样。

    太章蹲下身将安吉丽娜扶了起来,胖子见牛头人似乎被太章给禁锢住了,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对太章说,“哎,我说你小子,快把他们收拾了。”

    话音未落,那些落牛头人额头上的符纸已经变得焦黑了,风一吹竟然崩裂成无数的灰烬,向地面飘落。

    失去了符咒的禁制,牛头人的身体又开始活动起来。

    胖子此时的心思已经从这些牛头人身上转移到周昌的身上,当他发现周昌身上散发着诡异的黑气的时候,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六名牛头人的身体已经完全可以活动了,他们愤怒的看着太章,似乎想要把他生吞了。

    很快,牛头人又将头低了下来,那坚硬的牛角看着让人心头发麻。

    当牛头人再一次攻击过来时,胖子已经回过了神,他向周昌大喊一声,“周昌,娘的,你愣在那里干什么,老子的命都快没了。”

    听到胖子的叫声,周昌从死亡的阴影中恢复过来,他发现他身边的两个牛头人已经不见了,不过脚下切有一堆犹如焦炭的东西,刺鼻难闻。

    随着周昌脑海中的死亡的意识变淡,身上的黑气也渐渐的消失。他看到冲向胖子他们的牛头人,不由皱了皱眉,其他人他可以不救,但胖子可是他唯一的兄弟,那是豁出性命也要救的人。

    也就是一瞬间的犹豫,周昌挥舞着手中那神奇的铁剑,冲向了发狂的六名牛头人。

    周昌和胖子他们隔着就几步路的距离,很快便跑到了他们身前,转身面对着冲过来的六名牛头人。

    牛头人速度也不慢,他们在愤怒的低吼声中冲了过来。

    刚才两名牛头人已经将周昌吓得半死,现在六名牛头人冲了过来,而且双眼可都冒着火。

    周昌吓得几手中的剑差点都握不稳,脑海中顿时生出了死亡的感觉。那死亡的念头刚一在脑海里产生,一股莫名的力量便充斥了他的体内。

    那死亡的感觉几秒之间,变得更加强烈,周昌身体内的那股力量,不由地沸腾起来,犹如血气一般,冲上了周昌的双眼,他那双眼睛顿时布满了黑气。

    就在六名牛头齐身奔到周昌身边时,那股黑气陡地从周昌的双眼中喷了出来。被黑气喷溅到的牛头人,就像置身于烈火之中,身体迅速被烧红,最后化成了焦炭。

    这一会,胖子、安吉丽娜和太章看得真切,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木了,人只有惊骇到极点,脸上才会出现这种没有表情的zyxta.表情。

    不光是胖子三人的表情木了,就连这些妖兵和牛头人也是一脸的骇然,下意识地都往后退了两步。

    只有卡娜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无悲无喜无怒无怕,她正看着周昌,嘴里喃喃说道:“他身上果然蕴藏着强大的亡灵之力,但怎么会是人类?而且会有这把剑?”

    卡娜将目光定格在周昌的那把铁剑上,忽然她发现弗洛德正向她看来,她似乎明白弗洛德的用意,冲弗洛德摇了摇头。

    弗洛德得到到了卡娜的暗示,并没有再下令攻击。

    而此时,周昌对死亡的恐惧渐渐消退。布满黑气的眼睛也变回了原来的颜色,不过这一次他似乎用力过度,当眼睛恢复正常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砰地一声摔倒在青石砖上。

    胖子见状,连忙过去搀扶,但胖子刚一接触到周昌的身体,一股刺骨的寒气便从周昌的身体侵入到胖子的身体内。胖子经受不住。连打了几个寒颤,忙又把周昌放下。仔细一看,只见周昌身上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身上还有丝丝白气袅袅升起。

    胖子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寒,周昌你别吓我。”

    太章死死盯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周昌,刚才从周昌身上喷射出的黑气,分明就是亡灵孽火。那是来自地狱的火种,虽然亡灵孽火没有灼热感,但其实它的温度比大陆上火种的温度高上几百倍,可以焚烧一切事物。

    虽然亡灵孽火非常霸道,但只有等阶非常高的几名亡灵才会使用。其他种族根本无法练化这种强大的火焰,周昌不过是一个普通了不能再普通的人类,他怎么可能会使用亡灵孽火?

    最近发生事情,都太过诡异,以前遇到诡异古怪的事加起来也不及这次遇到的多,一向自负的太章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

    安吉丽娜和太章的想法完全不一样,虽然周昌所发出的黑气很像亡灵孽火。但是,人族的死灵师也可以通过某中仪式练化死气为火,那种死灵之火和亡灵孽火都是死气形成,所以非常的相似。

    安吉丽娜认为周昌身上的那些黑气,应该是死灵师的死灵之火。

    在场所有的人都将目光都放在周昌身上,而此刻的周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他能感觉到身上彻骨的寒冷,这种寒冷和他上一次遇到那八名拉着青铜棺材的黑袍骑士、六足怪鸟、怪人的那一晚,身上打满白霜的感觉非常相似。不过,这次的症状比上一次更加严重。

    很快,周昌便失去了知觉。

    当周昌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堆干草上面,四周一片漆黑。他想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刚一挪动手脚,刺骨的痛意便传遍全声,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小子,老子就知道你不会死。”说话的是胖子,他听到周昌发出的呻吟声,摸索着来到周昌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我们这是在哪里,安吉丽娜小姐、太章少爷还有卡娜小姐呢?”周昌有太多的疑问,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其他人的安全。

    胖子听周昌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知道他已经没事了,便笑着说,“都在这里,你昏过去之后,那个什么紫魔师就让妖兵将我们给抓了,然后把我们押到宫殿的地下室,关在这个黑牢里面了。”

    说到这里,胖子忽然压低了声音又说,“刚才你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太章那小子指责卡娜小姐是妖族安插到我们身边的奸细。不过,卡娜小姐确实有很多让人怀疑的地方。”

    胖子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忽然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并不是妖族的奸细,我对你们并有什么恶意。”

    不用猜,能发出这冷而淡的声音的人,除了卡娜不可能有别人了。

    听到刚才胖子的诉说,周昌知道卡娜这是在向太章释放善意。

    不过,太章似乎并不领情,冷哼一声,“那你倒解释一下,为何出现在那虚幻的奢比城西山,还有那些牛头人为什么不攻击你?”

    “为什么你要偏执的认定我出现的地方不是西山呢,你为什么不换一角度去想,我们所走的山洞有可能是通往暗夜之城的捷径呢?至于牛头人为什么不攻击我,原因更简单了,因为我身上有一块寒玉。我想牛马牲畜都极其怕冷,他们不攻击我,可能就是因为我身上这块寒玉。”

    卡娜的话似乎没有破绽,但又让人觉得很牵强。不过,她解释了太章的疑问,太章又没有证据证明卡娜是妖,也只能作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