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十九章 探索者——塔玛尔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经过卡娜的一番解释,太章只能按下心中的疑心。

    这时,他见周昌醒来,又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周昌,他问周昌身上为何会出现那些奇怪的黑气。

    太章的这个问题是所有的人想对周昌问的,黑暗中虽然看不清人,但周昌还是能感觉得到其他人的目光都向他这边瞄了过来。

    其实周昌每一次体内充斥着奇怪的力量之后,脑海里就一片空白,整个人陷入了半癫狂的状态,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已经清楚,只要自己一感觉到死亡,身体就会涌入莫明的力量。

    于是,周昌将自己所知道的对众人说了。

    “果然是亡灵之力,你这小子应该是亡灵族的后裔。”太章声音由柔和变为冰冷。

    听太章这么说,好像周昌的父母当中有一个人是邪恶的亡灵,这是周昌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一股莫明的怒意陡地蹿起,他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小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全家才是亡灵族的后裔。”

    这是周昌第一次没有以‘太章少爷’称呼太章,显然他是动了真怒。

    太章似乎察觉到了周昌的怒意,也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份,但他又拉不下脸来向周昌道歉,便闭嘴不再言语。

    这个时候,安吉丽娜切将话头接了过来,“周昌身上不一定是亡灵之力,也有可能是死灵术。我曾听周昌说过,周昌的奶奶是在一个乱葬岗捡到的周昌。可能当时,正好有死灵师在那里举行某种祭祀的仪式,正好有亡灵之气侵入了周昌的体内,所以他一感觉到死亡,体内的亡灵之气就出暴发出来。”

    比起太章亡灵后裔的说法,周昌更愿意相信安吉丽娜的话。

    “那,我被亡灵之气侵体,会不会有事呀?”周昌想起最近身体总是莫名其妙的就会打一层白霜,心里不由感到害怕,见安吉丽娜说的有模有样,忍不住向她询问解决的办法。

    安吉丽娜沉吟了一会,忽然说,“亡灵之气在身体内越久,对身体的侵蚀就会越厉害,你身上出现了那些白霜,说明症状应该已经很严重,如果再不及时得到救治,恐怕活不了几年了。”

    按照胖子的话说,安吉丽娜小姐就是一个美丽天真的姑娘,她既有诚实善良的人类美德,又有热爱生命维护和平的众神美德。所以,具有这么多美德的安吉丽娜,是不会说谎的。

    周昌听安吉丽娜这么一说,刚刚恢复了一点血色的脸,霎时又变jxpx.得煞白,声音打着颤说道:“那,那我应该找谁帮我治这古怪的病?”

    安吉丽娜听出了周昌语气中的恐慌,当下柔声安慰道:“周昌,你不必担心,我的导师娅蕾莎,是非常厉害的神法师,通晓所有的光明神法术,一定能祛除你身体内的亡灵之气。等我们出去后,我带你去双圣山找我的导师。”

    周昌听完安吉丽娜这段话后,恨不得立刻飞往双圣山,将自己这古怪的病治好。当下谢过了安吉丽娜,靠在一边的墙壁上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子终于忍受不住这无止尽的黑暗,他请求安吉丽娜用他的法杖将牢室照亮。

    可是,安吉丽娜的法杖在她被抓进这牢室里的时候,已经被弗洛德强行夺走了。没有了法杖的神法师就像没有了兵权的统帅,一身的本事基本上没有了用武之地。

    不光是安吉丽娜的法杖被夺走了,周昌的那把家传的铁剑也被收走了。还有他们身上所有的铁器也一并收走了。

    安吉丽娜向胖子说明了原因,并表示了歉意。

    胖子叹息一声,骂道:“娘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胖子的话音刚落,冷不丁从牢室的一个角落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别做梦了,关到这里的人,是不可能再出去的。我已经被关这里两年了。”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根据嗓音来判断,这个女人最多也就二十岁左右。

    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声音,将周昌等人吓了一跳,等听明白她说的什么时候,众人这才发现,牢室内还关着其他人。

    由于牢室太过黑暗,周昌他们也没有将心思放在观察这牢室上面,所以一直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人。

    当下,便问那说话的女人来历,还有这里到底关着多少人。

    那女人似乎刚睡醒,打了一个呵欠,懒洋洋的说道:“我来之前,这里关着三个人,前几个月都被带了出去,至今不见回来。”

    顿了一下,又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关到这里?”

    安吉丽娜将他们从奢比城开始到这里一路上的遭遇说了一遍,又和周昌、胖子、太章、卡娜一一做了介绍。

    那女人见周昌他们都做了自我介绍,她也将自己关到这里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这个女人叫塔玛尔,是印加帝国佛罗伦人,是一名探索者。

    探索者并不是后天修行而成,而是一种血统传承的能力。拥.xgchotel.有探索者能力的人,他们有一种特殊的异能,能根据被追踪人留下的物品,感知被追踪人与物品接触后发生过的记忆画面。此外,还有占星定位等一些不为人知的异术。

    塔玛尔因为哥哥塔沙鲁莫名其妙的失踪,所以她利用追踪术四处寻找,最后将目标锁定了暗夜之城。

    当她偷偷潜入暗夜之城的时候,和周昌他们一样,被城内恐怖的情景着实吓了一跳。后来,也是厚重的乌云的遮住了太阳,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无数的妖兵将她给擒获了。

    塔玛尔被擒获后才知道,暗夜女王——赫尼本菲出去猎艳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她的哥哥塔沙鲁。赫尼本菲见塔沙鲁长得健壮俊美,便将他掳回了暗夜之城。

    在塔玛尔找到暗夜之城的时候,赫尼本菲已经厌倦了塔沙鲁,便将他关进了赫尼本菲专门关押男宠的宫殿中。所以塔沙鲁并不知道妹妹也来到了暗夜之城,而且被赫尼本菲给抓住了。

    本来赫尼本菲准备杀了塔玛尔,但是塔玛尔告诉赫尼本菲,她认识门外那些像骨头的字,她可以将知道的都告诉赫尼本菲,但要求赫尼本菲饶过她一命。

    赫尼本菲虽然住在暗夜之城,但对城外地面上的骨头字切并不认识,在强大的好奇心的驱使下,赫尼本菲答应了塔玛尔交换请求。

    塔玛尔将骨头字解读给赫尼本菲听了,然后要求赫尼本菲放了她。

    赫尼本菲听完塔玛尔的解读之后,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她对塔玛尔说,“我答应过饶你一命,但是并没有答应放你走。”

    于是,塔玛尔便被关押到了这座黑暗的牢室中,一晃就过了两年。

    听完塔玛尔的讲述,众人对塔玛尔的遭遇表示同情,对赫尼本菲的阴险狡诈表示痛恨。

    周昌对塔玛尔能解读那些骨头字表示出深厚的兴趣,他问塔玛尔那些骨头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周昌这么一问,其他人也对那些骨头字产生了兴趣。

    塔玛尔沉吟了一会,忽然说,“这是一种远古众神所使用的字,我是从一本残旧的古书上看到的。其实我认识的也不多,和赫尼本菲那妖婆所说的,多半是靠我自己猜测的。大意是关于上古众神之间的战争,和暗夜之城的来历。”

    说到这里,太章忽然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忽然问塔玛尔,“塔玛尔小姐,你是从靠山的那座城门到暗夜之城,还是从另一端的峡谷进入暗夜之城?”

    塔玛尔笑了笑说,“自然是从峡谷那边过来。”

    塔玛尔的话音未落,胖子忽然一拍大腿骂道“娘的,原来老子们看到的那些蝎子都是幻境,我说怎么可能有像海水那么多的蝎子。早知道老子们就该冲出去。”

    胖子越说越心里越后悔,眼看着逃出去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恨不得搧自己几个耳光。不过,转念一想,又埋怨起太章和安吉丽娜这两个有法术的人来,这两个人就是两个花架子,关键时刻没有一点用。

    “什么海水那么多的蝎子?”安吉丽娜并没有将他们在城门外遇到蝎海的事情告诉塔玛尔,.zyxta.所以塔玛尔对胖子的话产生了疑问。

    听塔玛尔这么说,胖子将在城门外遇到蝎海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胖子的话,塔玛尔皱起了眉,“照你这么说,这城里的一切都有可能是假象。安吉丽娜妹妹所说的万蝎咒有可能也是假象。”

    “那你认为这暗夜之城是不是也是假象?”胖子见塔玛尔说这也是假象,那也是假象,忍不住出言调侃她。

    塔玛尔似乎没有听出胖子玩笑的语气,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暗夜之城应该是真的,其它的就不能肯定了。”

    周昌忍不住插了一句,“那你怎么知道暗夜之城就是真的?”

    “你们应该也看到城外赫尼本菲的那巨大的雕像吧,我用法力感应过,如果是幻象,我根本就感应不到任何信息,但是我切从中找到了哥哥的下落。除了赫尼本菲本人,谁会下这么大的本钱为她修这些巨大的石像。”塔玛尔回答道。

    听塔玛尔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找不出她话里的的漏洞来。

    时间在众人的谈话中不知不觉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从牢室外面传来厚重的脚步声。

    听这脚步声,过来的人应该穿着铠甲之类的衣服。很快,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杂,显然来的不止一个人。

    脚步声在周昌他们牢室外停下,只听‘吱呀’一声响,设在牢室铁门下方的一扇半米长宽的小门被打开,接着又传来器物和地面摩擦的声音。然后,又听砰地一声响,那扇小门被重重关上。

    随着厚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塔玛尔伸了一个懒腰,“这么快又到吃晚饭的时间,哎,又过了一天了。”

    塔玛尔一边说一边在黑暗中摸索着向牢室的铁门的方向走去,很快她就到了铁门这边,蹲下身在地上摸了一遍,发现有六个食盘,她端起一食个盘,然后对周昌等人说,“过来吃饭吧。”

    一听到吃饭,胖子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摸到一个食盘,抓着饭就往嘴里喂。看样子,他是饿的狠了。

    其他人都摸到个一食盘,黑暗之中,都看不见对方,大家大口吃起来也没有顾忌。

    不过卡娜呆在原地,动也未动,他对众人说,“我不饿,你们把我的那一份也吃了吧。”

    周昌只道卡娜还在为太章怀疑她生着闷气,便走过去开解她,想起她不吃荤腥,又说这饭菜里都是素的没有荦腥。

    卡娜说并没有生太章的气,而是想家了,心里难受所以吃不下。

    卡娜不吃,可便宜了胖子,早就将自己那盘饭菜舔干净的胖子,端起卡娜的食盘毫不客气的大口吃起来。

    周昌边吃着盘里的饭菜,边苦笑说,“塔玛尔小姐,我终于知道你在这漆黑不见天日的地方,是怎么计算天数的了。”

    塔玛尔也笑了,“你倒不用学我,因为,你们很快都要出去了。”

    听塔玛尔这么一说,众人精神一震,都向她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