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二十章 古怪的手镯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塔玛尔在这不见天日的牢室里足足待了两年,不过这两年他一直计划着如何逃出去。

    有一次,她无意中在牢室里摸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脑海里便产生了逃走的念头。于是,她将这块石头磨得又尖又利,用来挖掘条一通往外面的地道。

    由于身处在宫殿地底,四周都是坚硬的石头砌成,非常的难挖,塔玛尔挖了两年,也就挖出去两百多米深,离出去的梦真是遥遥无期。

    不过,现在又来了五个人,如果他们分班日夜不停的挖,或许很快就能挖通地道。

    当下,塔玛尔将自己挖掘地道的事告诉了周昌他们。

    周昌听塔玛尔说用石头挖凿地道,不由想起他的那把家传铁剑,四周摸索着找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便问胖子他的铁剑被谁拿走了。

    胖子将妖兵搜走他们身上的铁器的事情对周昌说了一遍,又大骂那妖兵太狡猾,不给他们留一点铁器,如果有铁器的话,可比什么破石头挖地道快得多了。

    当下众人商议如何分班挖地道,胖子不答道发什么疯,说挖地道这种粗活,应该有他们这群汉子来承担,女士们坐在牢门口负责放哨就行了。

    姑娘们听胖子这个提议,自然是十分的赞同。周昌虽然不太愿意,但又不能驳了好朋友的面子,只好硬着头皮答应。至于太章他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

    既然是胖子提出的这个见意,当然是他带头开挖了。

    塔玛尔牵着胖子的衣袖,摸索着来到她睡的地方,将铺在上面的干草拨开,顿时有股寒气从地底冒了出来,胖子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将手放在地面晃了晃,空空荡荡的,此处应该就是塔玛尔挖zyxta.的地道了。

    地道成一个斜坡状,方便人通行。由于地道又窄又低,一次只能容纳一人匍匐前进,塔玛尔和胖子一前一后来到了地道的尽头。

    塔玛尔教导胖子往哪个方向挖,如何将士运出去。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重复的说着,直到胖子明白了所有的细节之后,塔玛尔才爬出了地道。

    胖子一直和他父亲倒卖蔬菜,完全靠一张嘴皮子吃饭,挖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喊累了。

    又过了一小时,胖子两只手累得快要抬不起来,他只好爬出来让周昌帮他去挖。

    周昌低声骂了一句胖子只知道在姑娘们面前逞能,害人害己。骂了几句胖子,见胖子态度端正,想起以往的情份,周昌只好接过胖子手中的石头,让塔玛尔将他带进了地道内。

    经过塔玛尔一番交待后,周昌便开始用石头挖起地道来。说起来是挖地道,其实就是用石头尖锐的棱角去砸夯实的土或者石壁,将夯实的土或者石壁砸松散碎裂之后刮下来,然后运到外面。

    周昌从小做惯了体力活,他挖了四小时,休息了一会,又接着挖。后来也不知道挖了多少时间,实在没有力气了,就爬出了地道让太章去挖。

    黑暗之中,周昌也不知道太章具体的方位,叫了几声,不见有人回答,看这情况他肯定是不愿意去挖了。周昌只好又叫胖子去挖,谁让他喜欢逞能呢!

    胖子没有办法,骂了几句太章,摸索到地道口,爬了进去,开始挖起来。

    挖了不到一个小时,胖子又开始喊累,他索性把石头丢到了一边,翻了一个身,将头朝着上面,竟然呼呼大声起来。

    没有过多久,疲累的鼾声像打雷一样,从地道口传到了牢室内。

    “他怎么睡着了?”塔玛尔声音有些生硬,似乎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怒气。

    周昌忙替胖子解释道:“怎么可能是睡着了,那是他的呼吸声。”

    这话连周昌自己也不信,何况其他的人,周昌尴尬的笑了笑又说,“我过去看看。”

    说着,周昌便摸到了地道入口,爬了进去,将胖子叫醒之后,狠狠的骂了一顿。然后,让胖子出去,他切留下来挖地道。

    周昌一边砸着那坚硬jxpx.的石壁,一边将胖子全身上下都骂了一遍。

    也不知挖了多久,周昌手中的石头砸在前面的石壁上,忽然发出‘锵锵锵’的响声。

    这种响声,只有敲击坚硬的金属时才会发出来。周昌不由愣了一下,随即伸手去摸,感觉是一块铁板,上面凹凸不平,但又不似锈斑,倒像是浮雕。周昌摸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凸起部分,像竖起来的鸡蛋,又圆又尖又滑、周昌下意识向里推了下。

    那凸起部分被周昌这么一推,既然就凹陷下去,随即他的脚下传来‘轰隆’的震动声。

    周昌感觉脚下的地面被人抽走了一般,脚下一空,还没来得及喊叫,便急速往下坠去,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在了一块坚硬的石板上。

    周昌惨叫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忽然发现这里有亮光,心中一喜,向四周看去。这是一个狭小的斗室,离周昌不远的地方的石壁上挂着两盏油灯。两盏油灯下面,是一个巨大的瓦罐,油灯的灯芯一直连到瓦罐里面。

    两个瓦罐的下方是一个三米长的石床,石床上面赫然躺着一具骷髅,骷髅身上的衣服已尽烂尽,显然这人已经死了很久。

    周昌不想靠近那具骷髅,但石床几乎占据了斗室一半的位置,由不得他。

    现在周昌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仰起头望向跌下来的洞口,那洞口虽然不是很高,但没有借力和落脚向上攀爬的凹槽,想上去也非常的困难。

    周昌犯了难,急的朝洞口拼命的喊叫,他声音喊的都嘶哑了,也不见上面有人回应。

    无奈之下,只好靠着石壁瘫坐在地上。他坐在地面,一双眼睛正好看到了那具躺在石床上的骷髅的右手骨腕上戴着一个手镯。那手镯通体幽黑,光滑的表面映射着两盏油灯的火光,一闪一闪的说不出的诡异。

    周昌觉得那手镯应该很值钱,便想取下来,等出去后当点钱贴补家用。于是他便向那石床走了过去,向那具骷髅拜了三拜,“这位不知道是爷爷还是奶奶的前辈,您老人家反正已经仙游了,留着这手镯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就给小子我吧。日后等我出去了,一定将您好生安葬。”

    说着,周昌将那手镯取了下来,在油灯的照射下,忽然发现手镯的背面绘有一副奇怪图案。定睛一看,只见上面绘有很多骷髅,他们都跪倒在地,或朝着一把剑,或朝着一个巨大的环形轮廓,伏地膜拜。画面栩栩如生,犹如活的一般。

    周昌看到那些骷髅图案,不由联想起城门外的地面上见到的那些骨头whhryl.字。

    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周昌心里想着,但凭他的知识,根本就不可能理出一个头绪。

    正想的脑袋发痛,忽然听见上面洞口有人叫他的名字。周昌听出是胖子的声音,心中一喜,忙连声答应。

    原来,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外面的妖兵送来了早饭。胖子觉得对不起周昌,主动下到地道里叫周昌吃饭。胖子爬到地道里叫了几声,见没有人回应,只当是周昌在生他的气,不肯答应,小声埋怨了几句。又向里面爬去,快要爬到尽头的时候,两个手忽然摸了一个空,也险些一跟头栽下去。幸好胖子急时收回了手,这才险险稳住了身体。

    胖子定了定神,便大声叫起周昌的名字来。听到周昌的回应,胖子笑骂道:“娘的,叫你往前挖,你这蠢货怎么向下挖起来了。”

    说着,胖子爬了出去,对众人说了周昌的处境,太章将外套脱下来,让胖子也脱下外套,结成一根绳去拉周昌。

    由于洞不是很深,周昌很快就被胖子拉了上来。

    爬到牢室里,周昌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众人。

    听周昌这么一说,塔玛尔来了兴趣,饭还没有吃完,便提议要下去看个究竟。

    周昌挖了一夜,早已饿得厉害,那里顾得上塔玛尔的好奇心,摸到一个食盘,大口大口吃起来。

    塔玛尔只与周昌、胖子熟悉,其他人对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也不好意思让他们和她一起去,见胖子和周昌对她的提议无动于衷,只好一个人向地道里爬去。

    刚摸到地道的入口,忽然有一个人抢到她前面进入了地道的入口,塔玛尔疑惑的问道:“是谁进了地道?”

    “我…..”

    ‘我’字是从两个人的口中发出,一男一女:男的自然太章;女的声音很冰冷,塔玛尔只听到这个声音说过一次话,但印象切非常的深刻,那是一个叫卡娜的神秘女子。听周昌他们先前交谈,这个叫卡娜的女人似乎和周昌他们不是一伙的。

    很快,三个人先后爬进地道,没有了声响。

    卡娜又没有吃饭,这次周昌把卡娜的包了,把肚子吃的溜圆,满足地躺在草堆里,哼着山歌。

    胖子吃完自己那份,还不到半饱,舔着食盘上的残汤问周昌,“周昌,卡娜小姐的那份吃完没有?”

    周昌打了一个饱嗝,将肚皮拍着脆响,“都在这里面了。”

    周昌的俏皮话,气得胖子直哼哼,“娘的,你也不怕吃成我这样。”

    听到周昌和胖子斗嘴,安吉丽娜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就在这个时候,从地道内忽然传凄厉的惨叫声。

    从地道内传来的声音虽然很微弱,但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切着实将周昌三人吓得不轻。

    “是不是他们在里面出事了?”安吉丽娜说。

    周昌想了一会说,“不可能呀,那斗室里就只有一具骷髅呀,难道那骷髅活了过来?”

    安吉丽娜沉吟了一会说,“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周昌似乎对那斗室产生了阴影,怎么也不肯去,摇着头说,“你和胖子去吧,万一妖兵突然来了,总要有一个人应付不是。”

    胖子本来懒得很,但由于他喜欢在美丽天真的姑娘面前表现自己,毫不犹豫就拍板决定了。

    于是,胖子和安吉丽娜一前一后走入地道。

    牢室内只剩下周昌一个人,他挖了一夜的地道,疲乏的很,倒在草堆里,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隐隐觉得有人在拍他的脸,他伸出手在空中挥了几下,“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可是,拍打他脸的动作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重更急,隐隐还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周昌被疼痛感惊醒,这次那声音他听真切,是安吉丽娜的声音。

    “安吉丽娜小姐,你叫我吗?”周昌见是安吉丽娜叫他,心中刚蹿起的火很快就熄灭了。

    “快跟我去地道。”安吉丽娜的声音很急,好像有人再追他一般。

    说着,安吉丽娜先向地道入口摸索过去。

    周昌答应了一声,也跟着摸到了地道入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