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二十一章 远古遗迹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安吉丽娜爬到洞口忽然停住了,对身后跟来的周昌说,“他们在下面找到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到外面。”

    说着,人就忽然消失了,不过很快传来落地的声音。

    周昌知道安吉丽跳进了下面的斗室,周昌也爬了过去,由于听到找到通往外面的通道,他太过于兴奋,没有在双手摸空的时候急时停住,惨叫一声,整个人栽了下去。

    ‘砰’地一声,周昌摔了一个狗啃屎的姿势。

    一边的胖子见状,大笑起来。

    “你笑个屁呀!”周昌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狠狠的瞪着幸灾乐祸的胖子说。

    周昌站起身,四周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安吉丽娜口中所说的通道,不过他发现塔玛尔昏厥在石床边,卡娜正在照顾她。

    由于斗室内有光亮,周昌终于看清了塔玛尔的面貌。她有着典型的印加人棕色的皮肤,穿着一身淡黄色的皮衣,不过已经破损,脱皮很严重。相貌很普通,但看着切很顺眼。

    “塔玛尔小姐怎么昏过去了。”周昌.jsshcxx.不由好奇地问。

    不过,知道真像的太章平时就是一副对人爱不理不理的样子,当然不会回答周昌。另一个知道原因的卡娜,平时就少言寡语。‘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个几字,像是写在脸上一样。指望他们两个人回答,那真不如去天上摘月亮。

    所以,过了很久也没有人回答他,周昌只能尴尬的干笑两声。

    不过,胖子看出周昌的尴尬境地,回答他说,“我下来的时候,塔玛尔小姐正摸着那具骨头架子。没过多久,就听见她说,这里有通到外面的通道。但是,她话还没说完,就口吐白沫昏了过去。于是,我就叫安吉丽娜小姐把你叫来,等她醒过来,找到通道咱们一起走。”

    这个时候,太章忽然冷冷的插了一句,“要是万一没有通道,我们如何再上去?”

    太章的话就像打在脚下的惊雷,炸得其他人脑袋嗡嗡作响。

    胖子搧了自己一个耳光,“娘的,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又想到哪里不对劲,忽然指着太章怒道:“娘的,你小子明明知道周昌下来之后,上面没有了接应的人,为什么不阻止我?”

    太章冷冷看了胖子一眼,“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手划脚。”

    听太章这么说,胖子的肺都气炸了,要是他能打得过太章,恐怕早就扑上去把他的脸打成了包子。

    就在这个时候,塔玛尔忽然咳嗽了一声。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塔玛尔的咳嗽声吸引了过去,只见塔玛尔的眼皮子.zyxta.颤动了两下,似乎很吃力才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众人眼睛都一亮。他们都急切的希望从塔玛尔口中得知通道的所在。

    塔玛尔醒过来后,眼睛四下乱瞧,目光落在了那具骷髅上,眼神顿时变得异常的惶恐。猛地从卡娜身边跃起,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才定住了心神。

    众人都被塔玛尔莫名其妙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塔玛尔咽了一口涎水缓解极度的惊恐,过了一会,忽然说,“我用心灵感应之术,窥视这具尸体身上所发生的记忆。但这具尸体竟然传递给我另一副无法理解的景象——末日。”

    “末日?”太章一脸的疑问。

    塔玛尔继续说,“整个大地充斥着腐蚀和恶臭的气息,到处都是人族、妖族、巫族和精灵族的尸体,满天的苍鹫啄食着腐烂的尸体,天空中无数的流星不停的撞击着地面。大地承受不住猛烈的撞击,山海夷平,大陆被震裂。地底的岩浆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将地面所有的生物都烧为了灰烬。”

    周昌听完塔玛尔的讲述,心想这种末日景象听来就觉得很吓人,别说亲眼目睹了,怪不得塔玛尔会吓昏过去。

    “塔玛尔小姐,你到底知不知道出去的通道,我们可都上不去了,已经没有退路了。”

    胖子并不关心什么末日不末日的,那是当权者们应该担心的事,他现在只想知道塔玛尔到底知不知道出去的通道.jxpx.。

    塔玛尔勉强笑了笑,忽然对周昌说,“把手镯给我。”

    “什么手镯?”周昌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从尸体上取下的手镯。

    周昌正想取来给塔玛尔,忽然听塔玛尔笑说,“你放心,我不会抢你先发现东西,只是离开这里,必须用到那个手镯。”

    此时,周昌已经将手镯取了下来,听塔玛尔这么一说,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将手镯递向塔玛尔。

    塔玛尔接过手镯,她习惯性的想感应这个手镯的来历。

    当塔玛尔试图进入手镯过去的回忆时,忽然从手镯中迸射出一股强大灵力。那股强大灵力像一把无形的巨锤,猛地砸在了塔玛尔的胸口。

    塔玛尔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只觉喉咙发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一软,向地上倒去。

    幸好安吉丽娜见机的快,抢步到了塔玛尔身边,双手扶住了她。

    塔玛尔苦笑了一声,“妈的,这里的东西都透着邪门,我试图进入这手镯的记忆,想看看手镯来历。没想到这手镯既然有如此强大的反噬之力,差点要了我的命。”

    连受了两次打击,塔玛尔不顾形象的骂起娘来。

    “是不是这手镯被施了禁咒或者被封印了,所以你才进入不了?”安吉丽娜分析道。

    被封印和被禁咒的东西,因为附有法力,探索者窥探时,会受到反击。而探索者在感应时,就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就算附有的法力再弱,也可能对探索都造成致命的伤害。

    塔玛尔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拿我的性命开玩笑,只要感应到有微弱的封印之力,我都不会再去感应它。不过,这只手镯什么封印和禁咒都没有,所以我才说它邪门。”

    胖子也觉得这里很邪门,见塔玛尔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便催促她去打开通道。

    塔玛尔也不想这里多呆,她走到石床边,蹲了下来,右手贴着床壁一划,将床壁上的灰尘给掸去了大半,一个圆形的凹槽露了出来。细看之下,正好和周昌从那尸体上所取的手镯差不多大小。

    塔玛尔将手镯放进凹槽中,轻轻转动了一下,只听咔嚓一声,床板一侧,露出一个地道来。那具好好躺在石床上的骷髅摔进了地道中。

    这个时候,胖子忙跑到石床边,向地道口看去。只见石床下面有数十阶台阶,再向下就是一片漆黑了。

    胖子向后退了两步,他不敢先下去,又怕别人取笑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油灯,把话题岔开道:“这油灯应该点了几百年了吧,怎么这灯油用不完吗?”

    安吉丽娜对胖子解释道:“你看那连着灯芯的瓦罐,那里面盛着的是火蛊油,就是再烧一万年,油灯也不会熄灭。”

    胖子本来只是随便说说,转移别人的注意力,没想到随意一问,竟然问出稀奇事来,便追问安吉丽娜这火蛊油的来历。

    安吉丽娜告诉胖子,这火蛊油是一种叫火蛊的蛊虫熬制的油,这种油非常耐烧,一滴油就可以烧上三四天。不过这种火蛊极其罕见,更加难养,只有精通蛊毒秘术的巫族才有能力制成火蛊油。至于,在这妖族的地方为什么有火蛊油,而且有这么两大瓦罐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等安丽娜将火蛊油的来历说完,太章已经走到石床前,下到了地道中。塔玛尔则取下了凹槽中的手镯还给周昌,也不管周昌要是不要,硬塞到了他手中,转身快步下到地道中。

    接着卡娜也快步下到地道中,周昌见状将手镯戴上手腕,也跟着下去了。最后安吉丽娜和胖子也匆匆跟了上去。

    这地道大概有两百级石阶,很快就下到了地底。

    地底是一条幽长的甬道,没有亮光,只能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的向前摸索着前进。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忽然出现一闪一闪的光亮,斜照在两边甬道的墙壁上。

    有亮光可能就意为着有出口,众人都是一喜,脚下不自觉得快了许多。

    很快,他们走到了发出亮光的地方。那里已经是甬道的尽头,前面是一个非常开阔的地下宫室,那里面的建筑如华丽的宫殿一般。墙壁上的油灯都罩着琉璃灯罩,那装油的瓦罐也是翡翠制成,非常的奢华。

    宫室的中间有三根巨大的白色的石柱,柱子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骨头字,和他们在暗夜之城的城墙下面见到骨头字非常的相似。

    “又是火蛊油,难道这里曾经是巫族的地方?”卡娜看着那翡翠制成的瓦罐,皱了皱眉小声说道。

    塔玛尔走到了白色的石柱下面,细看着石柱上的骨头字。

    很快塔玛尔又走到了另一根石柱旁边,当她看完三根石柱上的骨头字后,忽然对众人说,“这里应该是远古遗迹。”

    远古比上古还要早上三万年,传说,洪荒时期大陆孕育出众神,众神一直到远古中期才开始创造万物生灵,所以塔玛尔说这里是远古遗迹,也有一定的道理。

    胖子听塔玛尔这么说,又见这地下宫殿非常的宏丽,应该是有远古众神在这里居住过,或许留下了什么宝贝。胖子早就听说古董最值钱了,要是找到一件洪荒或者远古的神器,那他娘的十辈子也花不光了。

    当下,胖子便沿着墙壁开始四年翻找。

    太章似乎看出了胖子心思,冷笑一声,并不理会胖子,他也走到白色的石柱前面,端详起那些骨头字来。

    安吉丽娜似乎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她找了一比较干净地方,坐在那里休息。

    卡娜依旧注视着那些火蛊油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昌本来也准备去看那石柱,可是胖子切硬拉着一起找什么远古神器。

    他们两人找了半天,神器没有找到,但切在一处角落的墙壁上发现了几副壁画。

    于是,周昌赶紧将其他人叫过来看,本来胖子是想自己先看看,能不能从壁画中发现什么神器的位置,没想到周昌嘴吧太快,不一会就把其他人招来了。

    当下,胖子气得直跳,狠狠瞪了周昌一眼,“娘的,找不到神器,老子就要你找的那只手镯,说不定那也是个神器。”

    说话时,其他人都被周昌的话吸引过来,他们仔细观看着墙壁上的壁画。

    墙壁上共有五副壁画,虽然年代久远,有些地方已经模糊不清,但仍然能看出大概的轮廓。

    第一副壁画上面刻着是一群穿着白色长袍的人,他们都用手指着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就像人们指责犯了罪行的人一样,一脸愤怒的表情。

    第二副壁画上面刻着仍旧是那群穿着白色长袍的人,不过这一次他们手中都拿着各种兵器。壁画上同样有那名赤裸着上身的男子,这一次那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手中也拿着一柄剑,而且这男子身后,还有一群长相非常怪异的人。看这壁画里的情景,似乎他们将要进行一场战争。

    当他们看到第三副壁画的时候,所有的人忽然都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事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