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二十二章 遇到鬼了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第三副壁画上刻着很多死尸,尸体上面都是苍鹫,天空中有数不清的陨石正向地面坠落,地面喷涌出红色的岩浆。

    这副壁画上所描述的事情,竟然和塔玛尔从那具尸体上感应到的情景分毫不差。

    第四副jsshcxx.壁画,刻着是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人,都以谄媚逢迎的表情注视着那赤裸whhryl.上身的男子。一名女子依偎在那男子的怀里。看那男子的表情,似乎是非常的得意。

    第五副壁画是一名女子手中抱着那赤裸男子手中的剑,其他的人又露出得意和狰狞的表情,同第一副壁画一样,他们严厉的指责着那赤裸着上身的男子。

    第四副壁画和第五壁画上的女子的脸部都有些模糊,看不清她们的容貌,不过看服饰和身材似乎是同一个人。

    第五副壁画后面,都是被刀剑凿过痕迹,显然第五副壁画后面,应该还有更多的壁画,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被人给破坏掉了。

    胖子盯着壁画上那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自言自语的说,“那个跟老子一样怕热的男人,他手中的那把剑,怎么看起来好眼熟呀。”

    忽然想到什么,指着那壁画上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手中的长剑,大声说,“哎呀,你们说这把剑像不像周昌的那把铁剑。”

    听胖子这么一说,众人都仔细去看那把剑,果然和周昌的铁剑有几分相似。

    “我的个娘呀,周昌的那把破剑,该不会是远古神器吧?”胖子张大了嘴吧。

    太章忽然冷冷道:“你懂什么,若他的剑真是远古神器,自然有强大的神力,怎么可能被封印和禁制。况且,这些壁画是不是远古遗留下来的,还很难说。”

    说着,太章望向塔玛尔,似乎是想让她用探索者的探索之力,看看这些壁画到底是什么时候刻上去的,上面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

    塔玛尔知道太章的意思,她冲太章摇了摇头,“这里太邪门了,我不敢乱用探索之力。”

    此时,胖子见太章否定了周昌铁剑是远古神器的说法,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无心再看什么壁画,他又去别的地方找神器去了。

    卡娜看着壁画,本来就雪白的脸顿时白得吓人,从她的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幽伤。

    周昌发现了卡娜的异样,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忽然听见胖子大叫道:“老子找到神器了,哈哈哈,老子也将成为有钱人了。”

    胖子惊喜的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胖子抱着一个木匣子,兴奋地直跳。那木匣子颜色漆黑,开合的地方被一把古铜色的小锁锁着。

    由于年代远,古铜色的小锁已经满是锈斑,胖子轻轻一扯,那古铜色的锁就断开了。

    胖子正要打开木匣,太章忽然出言制止道:“千万不要打开,这是一个被封印的木匣,里面可能装着什么可怕的邪灵。”

    胖子一听太章这话,吓了一跳,双手拿捏不稳,木匣子掉在了地上。只听啪地一声,木匣子被摔开,从里面滑露出一本古怪的书来。

    书看起来非常的厚重,书面是漆金的,而且打磨的很光滑。书面正中有一个兽头浮雕。兽头下面还有一行看起来像书名的古怪字,

    见是一本书,胖子顿时心头火起,指着太章骂道:“娘的,邪灵在哪里?”

    太章冷笑一声,“我只是说可能有,又没有说一定会有。”

    说完,太章向落在地面上的书走了过去。他很奇怪,明明在木匣上看到了封印邪灵的禁制,怎么木匣摔开之后竟然会是一本书。难道禁制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失效,邪灵已然逃了出去?

    带着疑问太章走到了那本古怪的书旁边,他刚要弯下腰去捡那本书。胖子忽然抢先一步,抄起了那本书,拿在手里冲太章扬了扬,“这本书是老子先发现的,按照人族公约,无主之物,谁先发现就是谁的。”

    太章学过一些阴阳师的望气之术,他走到近前时,已经发现根本没有邪灵,他本身对这种来历不明的书也没多大兴趣,不过看到胖子得意的表情,不由冷笑道:“你只要不怕书中附有邪灵,尽管拿去好了。”说着,转身走到另一边,上下打量着宫室,似是在寻找出去的路。

    听太章这么一说,胖子很想把书丢掉,但他前一次已经因为太章的话在三位女士的面前丢过一次脸,现在如果在相信了太章的话,那以后还有什么脸去面对美貌的姑娘们。

    不过,胖子自有他的办法,他走到周昌身边,对周昌笑了笑,伸手将那本书递给周昌说,“周昌帮我拿一下,我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周昌也没多想,点头答应了一声,便从胖子手中接过了那本书。

    见周昌毫不犹豫的接过书的时候,胖子颇有些愧疚,小声在周昌耳边说,“你如果拿着这本书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就把它丢了,反正是捡的,我也不在乎。”

    没等周昌明白过来胖子话里的意思,胖子已经钻到了甬道中去了。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卡娜忽然对周昌说道:“周昌,能把这本书借给我看一下吗?”

    此时,安吉丽娜走了过来,张了张嘴,听到卡娜的话后,又闭了起来,看她的模样似乎也想看这本书。

    周昌对这本书没什么兴趣,卡娜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伸手把书递了过去。

    卡娜接过书翻开仔细的看起来,周昌也瞟了一眼书上的字,只觉得上面的字似乎都在转,看得他脑袋晕晕乎乎的。于是,他去了还在研究壁画的塔玛尔那里,想问问塔玛尔知不知道出去通道。

    塔玛尔看到周昌走过来,冲他笑了笑,“你找我有事。”

    周昌点了点头,“我想问塔玛尔zyxta.小姐,知不知道出去的路。”

    塔玛尔沉吟了片刻,忽然摇了摇头说,“我从那具尸体上感应到最后的位置就是这里了。不过,我相信这里一定会有出路。”

    周昌见塔玛尔闪烁其词,不由地担心起来,“我看这里好像是被淹没的古殿,怎么可能会有出路?”

    塔玛尔露出她那洁白的牙齿笑道:“我可不这么认为,我看这里更像是避难的地方。”

    说着,塔玛尔踩了踩地面,“这里又不可能是沙漠,更不可能是大海怎么沉没?我看你是故事听多了吧!”

    周昌也是听村里老人讲什么沉没的古迹,才联想到这座宫室可能是从地面陷落下来。不过,听到塔玛尔的反问,不仅为自己的猜测感到好笑。他挠着头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塔玛尔小姐说的有道理,是我想多了。”

    说着,正要走开。塔玛尔忽然叫住了他,“能把你得到的手镯再给我看一下吗?”

    周昌一边将手镯取下来递给塔玛尔,一边笑着说,“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塔玛尔谢过了周昌,接过手镯,细看起手镯背面的图案来。

    过了一会,塔玛尔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朝着油灯下走去。

    来到油灯前,塔玛尔迎着油灯的光亮举起了手镯。她看到通过手镯内部的圆心,弥漫了一层水雾,水雾上面浮现出一本厚重的书,那书的形状和胖子找到的那本书几乎一模一样。

    塔玛尔看了一会,发现手镯和那本书似乎有着什么关联,只是一时很难猜出两者究竟有什么联系。

    于是,塔玛尔将手镯又还给了周昌,转身来到了卡娜身边。

    当塔玛尔看到书上那些古怪的字时,第一反应就是那些古怪的字似乎都在转动,感觉和周昌一样脑袋晕晕乎乎的。

    周昌也发现了塔玛尔的异样,走上前笑道:“塔玛尔小姐,你是不是也感觉书上的字似乎在转动?“

    塔玛尔只当自己使用探索之力遭到反噬后,体力严重透支,所以定神看就会眼花。但是听周昌这么说,好像他也和自己有一样的感觉。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塔玛尔见卡娜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不由地好奇问道:“卡娜小姐你有没有发觉这些字在转动?“

    卡娜点了点头,忽然合上了书,“这本书好生古怪,不是凡人所能看懂。”

    这座地下宫室本来就阴冷潮湿,再加上卡娜这冰冷的声音,更加显得阴气森森。

    说着,卡娜将书还给了周昌,走向了三根白色的石柱前。

    周昌刚接过卡娜递过来的书,就见胖子一瘸一拐地从甬道口蹿了出来,一脸凄惶之色。

    周昌朝胖子走了过去,胖子每一走都会向甬道口看一眼,冷不防撞在了迎过来的周昌胸前,顿时吓得大叫了一声,“鬼呀!”

    胖子那杀猪般的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周昌在胖子的脸上拍了两下,“胖子,你瞎嚷嚷什么,鬼在哪里?”

    胖子定了定神,抬头一看,见是周昌,绷紧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娘的,正是邪门了。”

    又回头看了一眼甬道,“刚才我进去甬道里撒尿的时候,忽然听到我们下来的石阶那里有说话的声音。老子壮着胆子跑过去,那声音忽然就消失了,老子以为出现了幻听,便又解开裤子准备撒尿。就在这时,那声音忽然响起来,而且就在我脚下。一下子老子尿意全无,甬道太黑了看不见,只好弯下腰去摸。老子的手快触到地的时候,忽然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胖子顿了一下,咽了一口口水,“那不应该算是手,因为那手非常的坚硬没有血肉。老子当时忽然想起掉下来的那具骷髅,会不会是那具骷髅忽然活过来了。我想到这里,尿也不撒了,拼命甩开抓住我的怪手,就没命的向回跑。因为太黑了,看不清前面的路,摔了好几跤。”

    周昌上下打量着胖子,这才发现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配上他磨烂的衣服露出来的白肚皮说不出的滑稽。

    胖子见周昌盯着他的肚子看,不由地将周昌推开,“娘的,我胖子伟岸的形象都毁光了,一出去老子第一件事就要买一身好衣服。”

    反正衣服已破烂多时,他那圆圆的肚皮,早就被所有人看过了,也没什么好遮掩。当下,找到一个僻静的脚落,一屁股坐下了去。

    胖子屁股刚一着地,周昌就跟了过来,要还他那本书。

    自从听太章说过这本书可能附着邪灵之后,胖子哪里还敢要,摆了摆手对周昌说,“送给你了,你不想要的话就把它扔了吧。”

    周昌见胖子这么说,看了看那金黄的书面,心说这书面有可能是纯金的,拿出去应该能换几个金币。

    想到这里周昌舍不丢了,拿在手里在胖子身边坐下,用肩膀撞了一下胖子,“胖子,你肯定抓你的就是咱们在上面看到的那个骷髅?”

    胖子一听周昌又提起这事,不由又想刚才那糗事,撇了撇嘴,“老子骗你干什么,不信你自己进去看。”

    周昌耸了耸肩膀,“等我有尿意的时候再去看。”

    经周昌这么一说,胖子体内没有排出去的尿液又鼓涨起来。他瞪周昌一眼,“娘的,你没事提什么尿。”

    说着站起身,拉着周昌陪他一起去撒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