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二十七章 危机重重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正当周昌听出说话的人是妖族的紫魔师弗洛德的时候,已经有十数名穿着黑色铠甲的妖兵冲了进来。

    这些妖兵身上的铠甲都滴着雨水,显然没有遮挡的雨具。

    妖兵们鱼贯而入,分别站在山洞的两边。

    这些士兵站定后,竖起手中的长矛,然后像雕像一样动也不动。

    弗洛德从外面走了进来。因为他还是用斗篷罩着全身,依旧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周昌他们发现弗洛德并不像进来的妖兵一样身上湿漉漉的,非常的干燥洁净,显然是用魔法避开了大雨。

    弗洛德罩在斗篷里的脑袋左右缓缓移动着,似乎是在打量石洞里环境。

    过了一会,他忽然说道:“你们倒真有些本事,竟然能从看守严密的地牢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出来,以前我是小看你们了。”

    弗洛德的话音未落,太章就将话头接了过去,“我也是小看了你这个妖族的紫魔师了,想不到这么快就察觉我们逃离了地牢,而且这么快就掌握了我们的行踪。知道的人,说是紫魔师比探索者追踪人的本领要高。”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忽然瞟了一眼卡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妖族,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安插了奸细。”

    塔玛尔也在怀疑,论起追踪术和反追踪术,他们探索者在这混沌大陆上无人能及。这一次她明明抹去了一路遗留下的痕迹,甚至将众人的气味也做了掩饰,更何况在雨天追踪本就不易。如果按照常理,妖族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找过来。

    塔玛尔心里正感到纳闷,听太章这么一说,似乎在怀疑着某一个人,联想起周昌他们刚关进地牢的时候,太章就曾质问过卡娜的事情,难道卡娜真是妖族的奸细?

    想起卡娜身上发生的种种怪异的事情,塔玛尔身上起了寒意,不过令她想不通的是,妖族为什么在周昌他们这些人身边安插奸细?横看竖看,也看不出周昌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呀?他们的身份也不是贵族王储呀?

    每一个人行事,总有他的目的,如果卡娜真的是妖族的奸细,那么她混进周昌等人之中,又有什么目的呢?

    塔玛尔有太多的疑问得不到答案,她的眉毛都快要挤到一处去了。

    此时,弗洛德忽然发出了一声怪笑,“我们妖族需要在你们这些弱小的人类身边安插奸细吗?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女王陛下妖力通天吗?”

    太章冷笑了一声,通常解释就是为了掩饰,这只能令太章更加怀疑卡娜,只是太章有着和塔玛尔一样的疑问,妖族的奸细究竟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弗洛德见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声音忽然转冷,“这座山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们乖乖的投降吧。”

    这个时候,周昌忽然蹦了出来,“对,你们乖乖投降,小爷我就饶你一命。”

    弗洛德露在斗篷外面的嘴角忽然动了一下,“不要以为会些死灵师的本事,就敢大言不惭的胡乱夸口。”

    弗洛德的话还没有说完,太章已将那本兽头金面的书翻到了有骨头字的那一页,然后迅速取下手腕上的手镯,对准弗洛德,大叫一声,“去死吧,恶棍。”

    话音未落,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射向了弗洛德。

    就在这刹那间,弗洛德手中的紫焰球忽然抖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给它的主人报警。

    弗洛德来不及细想,身体快速向左跳开,正好躲过了射过来的光束。

    不过,站在弗洛德身后的一名妖兵就没有那幸运了,被那道疾速射过来的光束击中了铠甲。被击中的铠甲上的甲片顿时变成了红色,眨眼之间融化成了铁水,滴落到地面,腾起缕缕青烟。

    再看那名妖兵的身体,像是被穿山甲钻了一个血洞,能通过那血洞看清他身后另一名妖兵的铠甲。

    只是一瞬间,后面的妖兵也和前面妖兵一样,被手镯上射出的光束洞穿了一个血洞,仰面摔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后面的妖兵已经反应过来,一边躲闪着周昌手镯上面发出的光束,一面咆哮着向周昌扑来。

    一旁的弗洛德见识到周昌手中手镯的威力之后,不由冷汗直冒,想到刚才若不是紫焰球向他示警,恐怕死的就不是妖兵了。

    不过,弗洛德现在没有心思去恼火周昌,他满脑子都是那神奇的手镯。能发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应该是神器了。如果能夺过来,献给伟大的纳德加尔。说不定伟大的纳德加尔一高兴,就让我离开暗夜之城,安排到不周圣山的紫魔殿去当供奉。

    有了这个打算,弗洛德似乎没有了顾忌,他下令众妖兵击杀这里所有的人。

    听到弗洛德的这个命令,卡娜眉毛轻挑了一下,冷冰冰地看向了弗洛德。

    弗洛德似乎对卡娜有些忌惮,但在他想来,卡娜肯定只是暗xgchotel.夜女王——赫尼本菲的女仆之类的角色,现在他若是拿到了手镯,连赫尼本菲本人都不用在眼里了,何况赫尼本菲女仆这种小角色。

    很快,洞外面听到命令的妖兵蜂拥而至,将整个山洞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

    妖兵都穿着厚重的铠甲,拿着长矛的妖兵都将锋利的矛刃指向了周昌他们;拿着长弓的妖兵,将弓也都拉圆了,那如豺狼利齿的利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扑向周昌他们。

    现在,周昌神经绷到了极点,握紧手中的书和手镯,准备随时发动反击。

    周昌看了一眼自己的队伍,忽然发现除了自己和塔玛尔战斗力相对于来说,比较稳定之外;太章强行使用符命印受了重伤,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胖子这个时候,只要没吓得尿裤子,已经谢天谢地了;卡娜现在还不知道是敌是友,也指望不上;至于少一筋的安吉whhryl.丽娜,不提也罢。

    想到这里,周昌的手有些发抖,不由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我周昌就要葬命在这座山洞里吗?”

    就在周昌胡思乱想的时候,妖兵弓弦上的箭如雨点般射来。

    塔玛尔大叫一声,“快趴下。”

    还没有等塔玛尔提醒,胖子早已经蜷缩着身体躲在一块大石下面;而太章则贴在那倒三角形的巨石边,以那凹凸不平的峭壁来躲挡飞箭;塔玛尔提醒众人一句后,滚到了一处坑槽。

    此时,只有卡娜、安吉丽娜和周昌还没有找到躲避的地方。

    飞箭如雨点袭来,眼看就要落在他们三人身上,周昌已经吓得忘了用手镯攻击妖兵,而是将那本书挡住自己的头。

    就在这个时候,从洞顶的方向忽然射下来一道血红色的气障,将周昌他们三人给罩在了里面。飞过来的箭像打在了坚硬的石壁上,叮叮当当地掉落在地面。

    弗洛德吃了一惊,抬起头望向那倒三角形的巨石顶端,忽然说道:“想不到巫族的神谕师,竟然会帮助人类。难道巫族要与我们妖族为敌吗?”

    弗洛德的话音刚落,从山洞的上方传来萨迦的笑声,“嘿嘿嘿,你们杀不杀人类,我管不着。只不过,那小子手中的书,是我们巫族的圣物,岂能让他人破坏。”

    弗洛德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既然来了,阁下何不现身一见。”

    他们用的是妖族的语言相谈,周昌他们根本听不懂。

    等弗洛德说完之后,萨迦忽然像一只猴子般,从倒三角形的巨石上跃纵着跳了下来,站在周昌的左后方,横了周昌一眼,要不是他将书挡住脑袋,飞箭有可能毁坏了书,萨迦也不会这个时候出手救周昌他们将自己给暴露。

    周昌见萨迦站的位置很容易偷袭到自己,不由向前走了两步,随即又发现靠近弗洛德近了几分,不过他又不好意思再后退,只好暂时呆在那里。

    “是你,古尔维丹的女仆——萨迦。”弗洛德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对萨迦颇有些忌惮。

    萨迦佝偻着背,瞟了弗洛德一眼,“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古尔维丹大人曾经来拜访过女王陛下,当时你萨迦不是也在场吗?”弗洛德声音有些冷淡。

    萨迦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既然我们认识,可不可以将那小子手中的书和手镯让给我?”

    弗洛德握着紫焰球的手掌上的手指不停的错动着,“既然是你巫族的圣物,你只管拿去好了。”

    弗洛德还未说完,忽然将手中的紫焰球掷向了萨迦。

    萨迦似乎早有防备,双手笼到袖中,低jsshcxx.头喝念一声。

    萨迦的声音刚落,紫焰球忽然在半空中停住了,就像绑着的气球,左晃一下右晃一下。

    周昌正好在紫焰球的下方,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身后有一个人抓住了他的肩膀,“快退后……”

    是安吉丽娜的声音,周昌被安吉丽娜拉着向后连退了数步,“被那紫焰球的火焰给烧着,至少要做一个月的噩梦。”

    安吉丽娜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停在半空中的紫焰球,忽然腾起几道红烟,像长蛇吐出的信子,直扑向萨迦。

    就在这时,萨迦脑袋开始左右晃动起来,嘴里不停地念着奇怪的咒语。一只巨大的骷髅手忽然在离妖兵附近的地底破土而出,抓住一名妖兵,又缩会了土中。

    这一切发生在一眨间的功夫,很快那只巨大的骷髅手又出现在萨迦身前,这个时候,骷髅手上的那名妖兵,五脏六腑几乎都快给骷髅手捏得吐了出来,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里全是鲜血。

    萨迦双手猛地挥起双手举过头顶,顿时,被巨大的骷髅手攥住的妖兵,忽然从骷髅手里挣脱而出。

    这个时候,那几股从紫焰球上散发的红色烟雾,离萨迦不到一根手指的距离。就在这危急时刻,那名从骷髅手里挣脱的妖兵,一个箭步蹿到了萨迦身前,猛地用力一吸,竟然将那几股红色烟雾都吸进鼻孔中。

    那名妖兵身体左右摆动几下,像是被人用推了一把,重重摔倒在地,抽搐了一会,双眼一翻,便死在了当场。

    “你让紫焰球放一次煞气,我就让你的妖兵吸一次煞气。”萨迦发出桀桀的怪笑声。

    弗洛德收回了紫焰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场面此时陷入了僵局,虽然妖兵众多,但是山洞里不利大面局作战,而且对方的神谕师非常厉害,弗洛德似乎不敢再轻易的出手。

    双方僵持了没有多久,萨迦忽然用人类的语言和周昌说,“小伙子,你把你手中的书和手镯给我,我掩护你们离开这里如何?”

    萨迦的话还没有说完,太章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不要相信她,你将东西给她,她必定第一个逃走。”

    周昌冲太章点了点头,示意他明白这个道理,又冲萨迦笑道:“萨迦奶奶,不如你先掩护我们离开,然后再来找我们,我再把书和手镯给你,你看如何?”

    萨迦见自己的伎俩被揭穿,心中微恼,想上前明抢。但她发现,周昌他们防她比防弗洛德和一群妖还要小心,根本找到下手的机会。

    但让她就此罢手,又岂会甘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