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二十九章 亡灵之页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月光斜照在安吉丽娜的侧脸上,本就俏丽的脸庞更显得三分的天真。

    “想家了吗?”太章看了一眼安吉丽娜说。

    安吉丽娜点了点头,“想姐姐了,她现肯定也坐在窗前看着月亮吧。”

    “嗯,安吉茱娜确实很喜欢月亮,有时候我们这些师兄弟还取笑她是精灵族的女孩。”太章此时没有了平时的傲气,像拉家常一样说着。

    “嗯,我的父亲说,我们的祖母就是精灵族。”安吉丽娜双手抱着双膝,“精灵族最喜欢月亮,我想我和姐姐都继承了祖母的血统。”

    安吉丽娜和太章聊了一会,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到了下半夜,塔玛尔从睡梦中醒来,接替了太章守夜位置。在这群人当中,也只有她和太章靠谱些,指望其他人守夜,说不定他们反而把妖给招惹过来。还是让他们睡着比较安心。

    “辛苦你了。”太章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感,这已经是他能说出最客套的话了。

    塔玛尔冲太章耸了耸肩,“我无所谓,倒是你受了内受还要守夜。”

    太章没有回答,苦笑了一声,摸到山洞一处角落,靠着石壁闭着眼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塔玛尔坐在洞口,望着凄冷的月色甚是无聊,便想练习占星定位的技能打发时间。

    就在这时,忽然从洞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发现周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洞口。

    借着斜射到洞口的微弱月光,塔玛尔看清了周昌此时的模样,不由地吃了一惊。只见周昌全身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隐隐腾起丝丝冷气。

    周昌双手紧抱着身体,没有理会塔玛尔惊诧的眼光,径自走到洞外,就在洞口不远的地方,来回跑动着,似乎是想以这种方式,抵御体内的寒冷。

    塔玛尔也听周昌说起过whhryl.,他小时候好像被什么死灵侵体,最近这段时间突然变得很严重,身体时常出现怪异的症状。

    不过,塔玛尔看周昌这个情况并不像是死灵侵体,倒像是染了什么奇怪的寒症。

    塔玛尔站起身,向周昌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周昌身上的寒意因为跑步所带来的热量而好了很多。他看见塔玛尔走过来,冲塔玛尔笑了笑,“我这长白霜的病,是不是很奇怪?“

    塔玛尔也跟着干笑了一声,“是有些古怪,不过和卡娜身上被冰块包裹起来的古怪相比,也就觉得很平常了。”

    周昌其实并不相信卡娜是妖族的奸细,但是他也没理由让别人不去怀疑她,她身上真的有太多古怪的地方,不过最让人怀疑的并不是她身上那些古怪的地方,而是她根本不愿意向其他人解释。

    见到塔玛尔提起卡娜,周昌便没有了言语。

    塔玛尔又说,“长夜漫漫,太无聊了容易犯困,你能不能把那本书借给我看看?”

    对于那本萨迦声称是巫族圣物的兽头金面的书,周昌并不太在乎,在他眼里也就是能换几枚金币的物件而已。听塔玛尔这么说,点了点头,蹑手蹑脚地摸进了山洞中,找到放书的位置,拿到手中,又悄悄地走出了山洞。

    刚一走出山洞,周昌顿时觉得身上比先前冷了数倍,整个身体仿佛被冻住了一样,手脚都活动不开了。

    不远处的塔玛尔见周昌抱着书从洞中走了出来,但走了一半,忽然就不动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心里颇有些纳闷,叫了周昌一声也不见回答,心里更加的奇怪,便走到了周昌的身边。

    就在这时,塔玛尔忽然发现周昌身上的白霜竟然凝固成冰,折射着月光发出绚丽的色彩。

    塔玛尔没有心思去欣赏这冰月光,直觉告诉她,周昌的病肯定有加重了,虽然身为探索者都懂些医术,但对这种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古怪症状,她只有干瞪眼份。于是,她便跑进了山洞,将其他的人都叫醒,毕竟一个人想不出办法,也许五个就能想出来。

    众人睁开惺忪的睡眼,跟着塔玛尔走出了山洞。这个时候,周昌身上凝结的冰已经有一寸多厚,刚才眼睛还能眨两下,现在也已经被冰给封住了。

    众人见到周昌这般模样都吓了一跳,最关心周昌的胖子快步走了过去。他在周昌的身上摸了一下,突然就像有一股冰冷刺骨的泉水涌入了他体内。

    胖子连打了几个冷颤,忙缩回了手。虽然他缩回了手,但还是感觉手掌冷得好像放在冰窖里一样,抬起手一看,手上竟然起了一层白霜。

    胖子一边摩擦着手上的白霜,一边带着哭腔说道:“周昌,这还没到冬天呢,你可不要这么快冬眠呀。”

    太章看了胖子一眼,zyxta.对于胖子愚蠢的举动和言语,他总会冷笑一声。不过这一次,胖子的话似乎令他想到了什么,紧锁着眉头,忽然问塔玛尔,“周昌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

    塔玛尔将周昌先是身上只有白霜、然后走进山洞里拿书出来,忽然就开始变严重的经过说了一遍。

    太章捏了捏他那光滑的下巴,对塔玛尔说,“也就是说周昌再没有拿那本书之前,身上只起了一层白霜,没有凝固成冰。我看问题,应该就在那本书上。”

    经太章这一说,塔玛尔眼前一亮,难道使周昌病情加重的原因就是那本书?

    想到这里,塔玛尔当即走到了周昌身边,说也奇怪,周昌全身都凝固成冰了,唯独那本书切连一点霜气都没有沾上。

    塔玛尔没有心思想这其中的原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救周昌。当下,双手握住那本书,用力向外一拽,便将书从周昌手中给拽了出来。

    在书离开周昌手中的那一刻,周昌身上凝固的冰块,竟然开始融化。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身上的冰块便融化成了水,顺着他身体流到了地面。

    过了一会儿,周昌僵硬麻木的身体开始可以活动了,只听他大叫一声,“好冷呀!”

    说着,他便抱着身体又来回的跑起来。

    众人见到周昌看起还挺精神,不由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那本被塔玛尔拽过去的书,忽然发出墨蓝色的光芒。塔玛尔吓了一跳,双手没有拿捏稳,啪一地声,那本书掉在了地上。

    众人听到动静,都低头向地下看去。此时,那墨蓝色的光芒正在逐渐缩小,到最后,只能看到一页纸的缝隙里还有光亮。

    塔玛尔颇为好奇,忍不住又伸手将书捡了起来,翻到那发着光亮那一页,忽然发现那一面的字已经不再转动,而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图案和字。

    “咦,这些是什么字?”塔玛尔皱着眉自言自语地说。

    话音未落,太章等人走了过来,纷纷向书面看去。见到了上面古怪的字,不由都啧啧称奇。

    安吉丽娜忽然说道:“这应该是亡灵族的字。”

    听安吉丽娜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都从书上字转移到了她身上,似乎是想让她解读这些奇怪的字和图案。

    安吉丽娜用右手食指,指着页面最上方的八个像字一样的符号说,“这八个字,我在一本古老的书上看到过,我虽然不认识,但上面有人做过注解。那是古老的亡灵咒语‘腐蚀降临,亡者重生。’”

    说着,又把食指移到下方的图案上,“至于这刎劲自杀和跪地膜拜的人形图案,似乎是在进行某种祭祀活动,又或者是在举行亡灵族的某种仪式。”

    胖子也用手指向了另一页上那隐在黑夜之中满头长发的女人,“那这个女人又是什么意思?”

    安吉丽娜皱了皱眉,“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传说中,创造了黑夜和亡灵的夜之女神——赫塞希。”

    胖子手指向下一滑,指在页面上那女人脚下被墨蓝色光晕包裹着的一名婴儿,“这小孩又是谁?”

    说着,忽然看到那婴儿周围有很多坟墓,阴气森森,颇为瘆人。正准备将眼睛移开,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你们看这个地方像不像乱葬岗,这婴儿不会是周昌吧?”

    胖子话音未落,便从他左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笑,不用看也知道是太章。

    每一次听到太章的冷笑声,胖子就会冒起无名火,他瞪了一眼太章,骂道:“你当自己是亡灵吗,还学亡灵鬼笑!”

    周昌听到胖子说这个婴儿可能是自己,不由也快步走过来凑热闹,他看了一眼那图案,发现根本就不是寒奶奶捡到他的那个乱葬岗,便问安吉丽娜这个婴儿是谁?

    安吉丽娜想了一会说,“传说,地狱的第一任主宰冥幽王就是夜之女神——赫塞希所生,我想这婴儿应该就是冥幽王。”

    “第一任主宰?地狱还有几任主宰呀?”胖子好奇的问安吉丽娜。

    还没有等安吉丽娜回答,只听塔玛尔忽然说道:“地狱曾经被两个强大的亡灵统治过,一个是冥幽王,另一个是冥幽王的孙子阿阇王。”

    “一直有一个传说,第二任地狱主宰阿阇王为了能统治亡灵族,杀死了他的爷爷。不过,这个家伙也没有捞到什么好下场,三千年前被人、妖、巫三族联盟大军合力打败,并将他封印和禁制了。现在,地狱已经没有了主宰,要不然混沌大陆就不会这么太平了。”

    胖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常听村里们的老人说,地狱主宰——阿阇王被封印了,所以亡灵没法祸害大陆的生灵,所以我们才能平静的生活。原来这都真的。”

    众人又说了一会关于亡灵族的事情,又开始猜测这古怪的书上一面两页会转动的字,怎么会突然变成亡灵族的字。最后,大家认定这一定和周昌身上的死灵之气有关。

    又说了一会,卡娜拿出寒玉让周昌吸收衣服上的水。

    众人见天色还未亮,便又都回到了山洞里继续睡觉。

    洞外只剩下独自守夜的塔玛尔,她一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研究那本奇怪的书。她将书翻到有骨头字那一面看了看,又翻到刚出现的有亡灵字的那一面看了看。随后又一页一页翻看着其它的页面,发现其它的页面仍旧是转动着的字。

    她看了一会,便觉得头昏眼花,于是就将书合上了,练习.jxpx.起占星定位技能来。

    早晨天刚亮,塔玛尔便回到山洞叫醒了众人。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应该尽快离开这里。不过,众人对行进的路线产生了分歧。

    安吉丽娜忽然提出要去暗夜之城取会她的法杖,而周昌也准备回去拿回家传的铁剑。

    胖子则说打死不肯回去;塔玛尔虽然也想回去救他的哥哥,但她深知暗夜之城凶险无比,这次回去如果再被抓住,恐怕就再也不会有机会逃出来了。

    至于卡娜,去暗夜之城或者离开妖族之地,她都没有意见;而一向给人以睿智决断的太章,忽然犹豫不决起来。

    五个人都望着太章,似乎在等他的表态。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明媚的阳光照进了山洞里,太章抬眼一看,忽然发现石洞上方,有一副壁画。

    太章站起身指着石壁上的壁画对众人说,“你们看这里有副壁画,好像和我们在暗夜城地下宫室所见到的很相似。”

    众人听太章这么一说,暂时放下了争执,朝着太章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壁画上画着是那赤裸着上身的男子,他被两名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子摁倒在地,跪在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面前。

    壁画上那高大的男子雄峻异常,左手托着月亮、右手托着太阳。

    在高大的男子身后,有一群长相怪异的人,他们匍匐在地,似乎在对那高大的男子忏悔着罪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