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三十一章 暗夜女王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书橱上的每一个空格里赫然都摆放着一名年轻男子的人头,这些人头当中有耳朵很尖的精灵、有耳朵边盘绕着蛇或龙的巫,还有各种肤色的人类。

    人头都微微闭着眼睛,俊俏的脸上,面带着微笑,就像还活着一样。

    胖子只看了一眼,头皮便似炸开了一样,流了一身的冷汗。

    安吉丽娜心慈,见到这些死后还得不到安宁的人们,不由为他们默念起往生咒之类的经来。

    太章则皱了皱眉,心里暗暗道,“这些人头以前应该都是暗夜女王从各地掳来的男宠,厌倦之后被杀害,然后制成标本用来观赏,或者对访客进行炫耀。”

    这时,塔玛尔伸出手从书橱的格子里抱出一颗人头,搂在怀里,哭的非常伤心。

    众人看她那伤心的模样,又看了看那人头的相貌,和塔玛尔颇有几分相似,想必那颗人头应该属于塔玛尔的哥哥。

    周昌似乎并不太惧怕这些人头,反而愤怒的骂道:“这个赫尼本菲太残忍了。”

    话音未落,忽然从右边里角的一扇嵌着一黄金妖兽的门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whhryl.哦,你jsshcxx.倒是说说我哪里残忍了?”

    那声音轻幽柔软,回荡在人耳边,就像有人在颈脖处呵气一样,又痒又麻。

    “是赫尼本菲那个贱人。”塔玛尔曾经和暗夜女王打过赌,自然也听过她那诡异的声音。

    塔玛尔拽起沙发上的一块兽皮,将哥哥的人头包好,就要冲进那扇门里和赫尼本菲拼命。

    太章快步追上塔玛尔,抓住了她的肩膀道:“别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小心中了暗夜女王的奸计。”

    塔玛尔毕竟是理智的探索者,听太章这么一提醒,发热的头脑又冷静下来。她和赫尼本菲打过交道,这个女人非常狡猾恶毒,现在又在她的地盘上,不得不万分的小心。

    按照先前制定的计划,只要遇到赫尼本菲就必须立即撤出宫殿。于是,众人转过身,快步向大门跑了过去。

    这时,忽然从门外闪出一个女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女人身体修长,一头火红的头发高高的盘起,留有一缕长长的头皮缀在额头,美丽的脸蛋上没有一丝表情。她穿着暗红色的长裙,长裙上绣有一朵古怪的白色花朵,有点像荷花和玫瑰的结合体。右手和左手交叉握着一面暗青色的铜镜,垂在小腹的位置。

    周昌看了一眼那女人的红头发,比起卡娜那头火红头发逊色了许多。随即一想,他们都是火红的头发,难道卡娜真是妖?

    想到这里,不由看了卡娜一眼,只见她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骨花法袍、铜镜禁制、符法经咒、归于沉默,你是禁忌师?”太章似乎从这个女人的打扮中看出了她的身份。

    那女人一只手托起那暗青色的铜镜,一只手撩了一下缀在额头的那一缕秀发,看向太章说,“看来你是他们这些人的头了,想不到你倒是挺有见识,认出了我的身份。”

    说到这里,声音陡地转冷,“既然知道我是禁忌师,那还不投降认输,免得弄乱了女王陛下的宫殿。”

    太章听他的导师陆压说起过关于禁忌xgchotel.师的事情,禁忌师有两种可怕的法术:一种可以禁锢人的灵魂,让人变成行尸走肉的禁魂咒;一种可以屏蔽附近的通神索引,使法师们使不出任何法力的禁魔咒。

    太章没有理会女禁忌师的话,反而对众人说,“小心她手中的镜子,不要被它照到。”

    胖子听那女禁忌说太章是他们的头,脸色变得很难看,心说这娘们眼瞎了吗,看不出我伟岸挺拔的胖子才是领袖吗?

    这时候又听太章用命令的口气交待他们,顿时就不愿意了,指着太章正要说什么,忽然眼前亮光一闪,嘴里的话没有说出口,反而开始不停的傻笑起来。

    胖子一边傻笑,一边嘴角还流着涎水说,“好看,好看,和泥人,娶媳妇儿。”说着,又拍起手来。

    胖子怪异的举动将周昌吓了一跳,不由问胖子道:“胖子,你怎么了?”

    胖子没有回答他,依旧自顾自说着令人莫名其妙的话。

    “胖子被施了禁魂咒,灵魂被禁锢起来,现在已经是个傻子了。”太章说着,又让大家小心女禁忌师手中的铜镜。

    周昌听太章这么说,仔细打量起胖子,见他行动迟缓滑稽,哪还有以前半分的狡黠,知道太章没有说谎。

    也不知这女禁忌师何时发动了禁魂咒,为什么对象选择的恰好又是胖子。

    这个时候,周昌不关心这些了,他现在只想为胖子报仇。只见他将手中的书翻到了有骨头字的那一页,从手腕上取下手镯对准女禁忌师,小声骂道:“去死吧坏女人。”

    “皮丽亚,小心那有书的少年。”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从周昌他们身后传来,那说话的男子用的是妖族语言,周昌他们没有听懂。

    就在这时,周昌手镯上的淡紫的光芒成一条直线射向那女禁忌师。

    由于,身后那个男子的提醒,女禁忌师有了防范,见淡紫色的光芒射来,忙侧身躲开。

    只听,嗤地一声响,女禁忌师身后的墙面被射出一个碗口大小的洞,洞口的周围都是蜿蜒细小的裂痕。

    “弗洛德,那年轻人手中的书和手镯似乎和你说的不太一样。那手镯我看不过是上古之物。那本书,切让我感受到久远的洪荒的力量,那应该是洪荒的遗物。”又是那轻幽柔媚的女子声音,不过这一次虽然听得真切,但是切用得妖族的语言,周昌他们只有干瞪眼的份。

    这个时候,太章他们都转过了头。只见一名妖娆多姿,披长乌黑的长发,颇为美艳的女子正冲着他们微笑。

    这美艳的女子披散的长发上戴着一顶雕凤后冠、后冠的中间还镶着一颗幽黑的宝石。身上穿着暗黑色的拖地长裙,正好和后冠相配。

    她白如玉脂的手指上的指甲足有半米多长,涂着鲜红如血的指甲油,看起来颇为诡异。

    众人见这美艳女子的打扮和相貌,和殿中的雕像有九成相似,她应该就是暗夜女王——赫尼本菲了。

    赫尼本菲身后还站着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正是和周昌他们打过两次交道的弗洛德。

    看到赫尼本菲,塔玛尔两眼都冒出了红光,指着她大骂道:“贱人,你为什么要杀我的哥哥。”

    “大胆,竟然敢侮辱女王陛下。”弗洛德忽然举起了紫焰球,要对塔玛尔发动攻击。

    赫尼本菲摆了摆手制止了弗洛德,冲塔玛尔用人类的语言说道:“你说的是塔沙鲁?嗯,他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不过,脾气坏了点。”

    赫尼本菲一面说一面舞动着那十根长长的指甲,那指甲犹如十条红色的修蛇,随时就能要了人的性命。

    这个时候,女禁忌师皮亚丽绕过周昌等人,走到了赫尼本菲身边,向她躬身行了一礼,便站到了赫尼本菲的身后。

    她冲同样站在赫尼本菲身后的弗洛德点了一下头,似乎是感谢弗洛刚才对她的提醒。

    “留下书和手镯,我让你们走。”赫尼本菲那红艳的嘴唇带着微笑。

    话音未落,塔玛尔忽然冷笑道:“我们就算毁了书和手镯也不会给你。”

    赫尼本菲指了指周昌手中的书,“比远古还要早上几万年的洪荒,你知道吗?经过十数万年都没有被毁掉的洪荒遗物,就凭你一个小小探索者,有本事将他毁掉吗?”语气中充满了嘲弄和戏谑。

    说话时,赫尼本菲忽然一个闪身来到了周昌身边,一只手抓在了周昌的肩膀上,用力向后一拽。周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扯到了赫尼本菲刚才所站的位置。

    这一切就发生在一眨眼的功夫,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赫尼本菲架着周昌回到了原处,抢过了他手中的书,又伸手去取周昌手腕上的手镯。

    周昌挥手想要挡开赫尼本菲的手,不想对方速度奇快,一眨眼的功夫便抓到了他手腕上的手镯,顺势一拽便取了下来。

    赫尼本菲取下周昌手腕上的手镯时,他的手还挥在半空,赫尼本菲从容的侧身避开。同时又闪电般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提,竟然将他提在了半空。

    周昌被赫尼本菲这么一提,顿时感觉喘不过气,双手拼命地去抓赫尼本菲。但是被掐住脖子的人,身体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双手抓在赫尼本菲身上就像从空中飘落的树叶一样柔弱无力。

    “想不到你这年轻人倒还有几分俊俏。”

    赫尼本菲打量了周昌一番,忽然伸出湿滑的舌头,在周昌的脸上舔了几下。

    周昌只觉身上麻麻痒痒的,又有些燥热和舒服,暂时忘了窒息的痛楚。

    “快放了他。”安叶丽娜见周昌有危险,忍不住向赫尼本菲冲了过来。

    安吉丽娜还没有跑出几步,忽然从她身后传来塔玛尔惊急的叫声,“安吉丽娜,小心。”

    安吉丽娜听到塔玛尔的提醒,愣了一下,脚步也停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弗洛德的紫焰球正好向她飞来。安吉丽娜连忙将身体向左边侧去,她这一侧身,虽然险险躲过了紫焰球的攻击,但是由于紫焰球离安吉丽娜的脸太近,终究还是被烫了一下。

    这一烫,噩梦之力很快就浸入了安吉丽娜的体内。她每一次眨眼再合上眼皮时,脑海中都会掠过一个恐怖的画面。

    安吉丽娜处世经验极浅,哪里经受得住这些噩梦的侵蚀,很快就崩溃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着。

    周昌正被赫尼本菲掐住了脖子,眼看就要断气了;胖子的灵魂被禁锢,变成了一个傻子;安吉丽娜被噩梦缠绕;太章内伤还未愈合;卡娜和她的表情一样,只是一座漂亮的冰雕。

    只剩下塔玛尔稍微有些战斗力了,只是面对三个强大的妖,她恐怕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

    眼前的局势真是九死一生,太章苦笑了一声,“想不到我太章竟然会死在暗夜之城。”

    虽然太章心中已经没有了生还的希望,但他打定主意,就算死也要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

    此时,被赫尼本菲掐着脖子举在半空的周昌,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当他感觉到死亡来临的时候,那股莫明的力量再一次涌入他的体内。陡然间,一股黑色的烟雾从周昌的体内冒出,然后向四周扩散腾起。

    赫尼本菲本以为周昌现在就是一只待死的羔羊,可是她万没想到,周昌身体到了极限的时候,竟然冒出了那熟悉的亡灵之气。

    那能腐蚀一切的亡灵之气,赫尼本菲还是在三千年前,人、妖、巫三族联盟向亡灵族发动总攻的时候,她在亡灵主宰——阿阇王身上看到过。

    当时,阿阇王已经是穷途末路,上千名法力高强的法师结成法阵困住了他。眼看,阿阇王就要被封印。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浓厚的黑色烟雾。那烟雾像无数条黑龙缠绕腾起,扑向四面八方的法师。

    那些法师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黑色的烟雾吞噬成了灰烬。见识过亡灵之气的可怕,人们给它重新起了一个名字叫‘亡灵孽火’。

    当时,赫尼本菲也在场,不过她还没有今天这么风光。她看到那诡异恐怖的画面时,差点吓得转身逃走。

    如今,虽然已经过了三千年,但是当年的场景已经永远定格在她的脑海里。这时,她见到周昌身散发的亡灵之气,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慌之色,掐住周昌脖子的手一松,迅速向闪退了数步。

    赫尼本菲这一松手,周昌便摔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很快,他对死亡的感知也淡了许多,身上的黑气渐渐散去。

    赫尼本菲看了看弗洛德,又看了看卡娜,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周昌的身上,“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