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三十二章 死里逃生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用手指刮了一下鼻子,对赫尼本菲说,“你管我是谁,还我的书和手镯?”

    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还有那把家传的铁剑,便又把铁剑加了进去。

    赫尼本菲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发出了柔媚的笑声,“呵呵呵,看不出小哥小小年纪,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宝贝。除了这些,不知小哥还有没有其它的宝贝,不如一并拿出来让姐姐瞧瞧。”

    柔媚的声音,似无数双柔软的小手向周昌拂来,抓挠在他的脖子上,麻麻痒痒说不出的舒服,顿时有种想将心里所有的秘密说出来的冲动。

    正当周昌开口要将自己内心的小秘密一股脑都说出来的时候,忽然一股冰冷的寒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恢复了些许神智。想起刚才险些说出了他喜欢安吉丽娜的事,不由臊得满脸通红,指着赫尼本菲骂道:“你这个坏女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赫尼本菲见周昌中了她的魅惑之术,眼看就要将心中的秘密说了出来,不想周昌突然又清醒过来,心中一惊,随后又像是明白了什么,忽然朝卡娜看去,那如绵绵秋水般的眼睛满是恨意。

    卡娜并没有回避赫尼本菲凌厉的目光,那双清澈幽冷的眼睛,带着无尽的寒意回看向了赫尼本菲。

    赫尼本菲似乎从卡娜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愤怒,红艳的嘴唇发出一声冷笑,指着周昌对一旁的禁忌师皮亚丽用妖族的语言说道:“给我禁锢了这小子的灵魂。”

    皮亚丽答应了一声,xgchotel.嘴里默默念起了咒语,随后手中的铜镜忽然转动了一下,向周昌照了过去。

    皮亚丽手中的铜镜刚对准了周昌,还没有发出光,忽然就莫名其妙的被一层冰雪给包裹住了。

    顿时,刺骨的寒意传遍了皮亚丽的全身,她抵受不住,连打了几个寒颤,双手一松,砰地一声,那铜镜掉落在了地上。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太过诡异。除了卡娜和赫尼本菲之外,其他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太章打量着其人的表情,他发现赫尼本菲一直看着卡娜,那眼神七分的怨毒三分的不屑。

    一般情况下,只有双方认识、而且有过节的情况下,才会用这种眼神去看对方。难道卡娜和赫尼本菲早就认识了,而且两个人似乎还有仇隙?

    太章虽然想不明白赫尼本菲和卡娜之间有什么过节,但至少他现在可以肯定,卡娜一定不是妖族的奸细。因为连暗夜女王都忌惮怨恨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奸细。

    塔玛尔心思没有太章那么缜密,但也能想到这个时候他们这边除了神秘的卡娜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这种本事。

    “卡娜,帮我杀了赫尼本菲这个贱人,为我哥哥报仇。”塔玛尔忽然对卡娜说道。

    赫尼本菲斜睨了塔玛尔一眼,冷笑了一声,忽然用妖族的语言对卡娜说了些什么。

    卡娜听后皱了铍眉,忽然也用妖族的语言和赫尼本菲说了些什么。

    众人虽然听不懂她们之间的交谈,但赫尼本菲似乎并没有称呼卡娜的这个名字,而是叫她‘卡兰塞庇娜’。但又不能肯定这就是卡娜的真名,而是像人族‘先生’和‘小姐’之类的称呼。

    不过,‘卡兰塞庇娜’这一句妖族的语言,周昌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周昌皱起了眉头看向卡娜,那眼神似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忽然说道:“你为什么会说妖族的语言,你一直在骗我们吗?”

    周昌和卡娜他们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一同经历了那么多生生死死,周昌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朋友和亲人。虽然他也觉得卡娜古怪,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卡娜。

    卡娜见最信任她的周昌竟然开口质问于她,顿时明白了赫尼本菲的险恶用心,这个女人不但妖力强大,而且在妖族也是出了名的狡诈。稍不留意,就会中了她的圈套。

    卡娜此时已经无法隐瞒,冲周昌点了点头,“没错,我是一个妖。但我与其他的妖不同,我也不希望人族和妖族发生战争。”

    虽然,卡娜的声音依旧冰冷幽深,但周昌切从中听到了真挚。

    周昌冲卡娜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说着,又望向塔玛尔和太章,似乎是在问他们两个是否相信。

    这个时候,不相信也得相信了。只见塔玛尔和太章都微微点了点头,表示他们也相信卡娜的话,他们还是朋友。

    见卡娜这么说,赫尼本菲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似乎抓到了卡娜把柄。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卡娜也并不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只见她忽然举起了双手,口中用妖族之语念道:“冰兮雪兮,不周之力……”

    随着卡娜的念诵,大殿内陡然变得异常的寒冷。卡娜的脚下忽然生出几条如藤蔓一样的冰条,那冰藤蔓如同蜿蜒爬行的长蛇,迅速向前方的赫尼本菲、皮亚丽、弗洛德伸长而去。

    赫尼本菲似乎早就料到卡娜会使出这一招,不等那冰藤爬到脚下,双手猛地下向划去。

    她那鲜红修长的指甲犹如锋利的刀刃,将蜿蜒而至的冰藤,划断成了好几截。

    虽然前面的冰藤断了,但是卡娜脚下又生出了数十条冰藤,随后而至。

    这个时候,弗洛德也祭出了紫焰球攻击卡娜。

    只见,那紫焰球如弹出去的弹珠,迅速飞向了卡娜。

    眼看着那紫焰离卡娜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卡娜忽然冷冷瞪向了那紫焰球。她这一瞪,眼眶中忽然就涌出两道冰蓝色的光芒,霎时射向了紫焰球。

    那两道冰蓝色的光芒来势太快,弗洛德根本来不及操纵紫焰球躲避。眨眼间,那紫焰球便被冰蓝色的光芒击中,球身顿时裹了一层冰雪。

    紫焰被冰雪包裹住之后,便无法在前进,盘旋在半空不住的翻动,似乎想冲破冰雪的阻挠。

    但是,紫焰球非但没有冲破冰雪的覆盖,球体上的冰雪反而越积越厚,很快就到了紫焰球所承受重量的极限,啪地一声掉落在光滑的地面,溅起无数的雪花。

    皮亚丽见弗洛攻击失败,她忽然出手了,只见她的双手抚摸着衣服上缀着的那朵像荷花又像玫瑰的白色花朵,嘴里喃喃念着咒语。

    “塔玛尔快去阻止那个女人,她念诵的是禁魔咒,等她诵念完,卡娜就不能使用魔法了。”太章虽然没有见过禁忌师使用禁魔咒,但是禁忌师最厉害的禁魂咒显然禁锢不了卡娜这种拥有强大妖力的妖,只能用禁魔咒禁制她的法力。

    塔玛尔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双脚发力如兔子一般蹿向了皮亚丽。

    周昌见状,也冲向了赫尼本菲,想趁她和卡娜斗法的时候抢回书和手镯。

    当塔玛尔冲到皮亚丽身边时,弗洛德忽然甩了一下袖袍,立时荡起了一股怪风,扑到了塔玛尔脸上。

    就在这个时候,塔玛尔眼前忽然出现了五个皮亚丽,她们做着同样的动作,诵念着同样的咒语。

    塔玛尔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眼前依旧有五个皮亚丽。她忽然明白过来,自己中了弗洛德的幻术,所以眼前五个皮亚丽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他的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皮亚丽的咒语很快就要念完了,没有多少时间让塔玛尔去思考,她也只有一次机会阻止皮亚丽,否则等她念完咒语,后果将不堪设想。

    电光火石间,塔玛尔脑袋灵光一闪,低头向地上看去,地上只有一面积着冰雪的铜镜,心中顿时了然。

    塔玛尔猛地向站在铜镜边的皮亚丽扑去,果然,站在铜镜边的皮亚丽就是她的真身。塔玛尔一扑之下,皮亚丽重心不稳,惊叫一声,和塔玛尔一同摔落在地上。

    此时,周昌也扑向了赫尼本菲。

    赫尼本菲忌惮周昌身上的亡灵之气,见他扑来,忙向后退去。但是,她这一退,失去了斩断冰藤的最佳时机,十几条冰藤冲奔至前,迅速缠住了她的脚。

    慌乱之间,赫尼本菲只能将书和手镯抛了出去,凝神应付脚下的冰藤。

    周昌接过飞在半空中书和手镯,不敢恋战,忙向卡娜身边跑去。

    这个时候,赫尼本菲那锋利的指甲已经划断了纠缠她的冰藤,正准备去追击周昌。不想很快又有几条冰藤缠了过来,一时无法脱身,只能眼睁睁看着周昌走远。

    塔玛尔扑倒皮亚丽之后,担心弗洛德偷袭她,便从皮亚丽身上向右滚了几米远,一骨碌爬起来,下意识地也向卡娜跑了去。

    卡娜看了一眼周昌,又看了看其他人,忽然说道:“周昌,你们快走,我掩护你们。”

    声音依旧冰冷幽深,但周昌听来切非常的感动。

    此时此刻,周昌他们留在这里只能成为累赘。只有他们先走,卡娜没有了顾虑,才能想办法全身而退。

    当即,周昌向卡娜道了声谢,拽着胖子向殿外便走,塔玛尔也搀扶起被噩梦缠绕的安吉丽娜紧跟其后,太章则在后面掩护。

    周昌一行五人刚走到下一楼的楼梯口,忽然看到有十数名穿着铠甲的妖兵,正从楼梯下面跑上来。

    见这情况,塔玛尔便招呼大家转回去向三楼跑。

    虽然不知道三楼隐藏着什么危险,但至少能解决眼下的危机。

    由塔玛尔带路,很快便找到了上三楼的楼梯。

    五人爬到了三楼,前脚刚踏上三楼的走廊,那群妖兵后脚就追了上来。

    情急之下,太章忽然说道:“快用手镯和书对付他们。”

    本来吓得不轻的周昌听太章这么一说,胆气顿时涨了几分,忙将书翻到了有骨头字的那一页,将手镯放在书的前方,对准了跑过来的妖兵。

    跑在前面的妖兵,手里的长矛眼看就要戳到周昌,忽然一道淡紫色光芒疾射而出。

    那妖兵‘啊’的一声惨叫,手中的长矛脱手而出,仰面翻跌下了楼梯,胸口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中鲜血激射而出,跟在他后面的那名妖兵被溅了一身血。

    周昌又依样画葫芦,连毙了四名妖兵。

    妖兵们看出了厉害,都躲在楼梯拐角的地方不敢近前,用妖族的语言叫骂着。

    虽然周昌听不懂妖语,但从这群妖兵叫嚣的语气中,就能看出他们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周昌撇了撇嘴,也叫骂道:“想不到你妖这么胆小,只敢在下面学婆娘.whhryl.叫骂。”

    他在上面叫骂着,妖兵在下面叫骂着,谁也看不到谁,好不怪异。

    这个时候,太章忽然阻止了周昌的叫骂,“别骂了,我们快走。等一会,万一妖兵们的弓箭手来了就不好办了。我们找找有没有其它的出路。”

    周昌手中的书和手镯虽然杀伤力强大,但架不住人多和远程攻击,听太章这么一说,忙点头答应。

    宫殿的第三层和第一层、第二层区别很大,从楼梯走来,是一条回廊。回廊两边都是大.zyxta.大小小的房间。

    塔玛尔将手贴在回廊的墙壁上,用探索之力感应着三楼的环境。很快,一个一个的房间里的事物在她脑海里浮现。最后在回廊尽头的那间房内,她忽然看到那里摆放了无数的各式各兵器。

    塔玛尔只是探索三楼的环境所以耗时并不长,等她探索完毕之后,便将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并猜测周昌他们的兵器可能就藏在回廊尽头的那间房内。

    周昌听塔玛尔这么一说,不由一喜,忙请求塔玛尔将他们带过去。

    在暗夜宫殿危机四伏,塔玛尔也需要一件兵器防身,当下便点头答应了,带着周昌等人走到了回廊尽头那间房的门外。

    房门上了锁,房门上面用妖族字写了几个大字。

    众人听不懂妖语,更别说认这些妖字了。周昌只瞟了一眼,当即就用书和手镯毁掉了锁,一脚将门踢开。

    只见屋内一排一排的摆满了剑架,每一个剑架上面都摆放着宝剑、宝刀和法杖。

    周昌当先走了进去,他四下打量了一番,很快就找到了他那把锈迹斑斑、鸡立鹤群的铁剑。

    他从剑架上取过铁剑,挥了两下,嘿嘿一笑,“保管的不错。”

    说着,又在宝剑当中挑一了个华丽的剑鞘,准备给他家传铁剑套上。

    周昌手中的铁剑刚有半截插入剑鞘中,忽听那剑鞘砰地一声,竟然裂开了好几道裂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