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三十三章 古怪的声音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吓了一跳,忙把铁剑拔了出来。细看那剑鞘,非常的坚硬,即使用大锤也很难砸瘪,没想到他手中的铁剑还没有插进去,竟然就开裂了。

    周昌这边正感到奇怪的时候,塔玛尔从这堆兵器当中找到了一把弯刀别在了腰间。随后,她又翻出了一堆符纸,跑zyxta.到太章身边。

    太章坐在门口,一边照顾着痴傻的胖子和被噩梦缠绕的安吉丽娜,一边探看着门外的情况。

    这时见塔玛尔手里拿着一堆符纸向他走来,心中一喜,忙伸手接过,放入衣服的两个口袋中。

    塔玛尔将符纸给了太章,又问他需不需要其它的兵器。

    太章摇了摇头,“我有这些符纸就足够了,你快去帮安吉丽娜找她的法杖。”

    塔玛尔和安吉丽娜认识的时候,安吉丽娜已经没有了法杖,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安吉丽娜的法杖长什么样。这里至少有上百根法杖,如果用探索之力一根一根的去感应,那非虚脱了不可。

    这个时候,周昌已经换了好几个剑鞘,但是,当铁剑插入剑鞘的时候,无一例外的都会裂开好几道口子。

    周昌正郁闷的时候,塔玛尔走了过来,让他帮忙找安吉丽娜的法杖。

    安吉丽娜的法杖周昌是见过的,她法杖上面有一颗青色的宝石。

    两个人来到放置法杖的剑架边,很快就从中找到了安吉丽娜的法杖。

    此时,周昌忽然对塔玛尔说道:“你说那个赫尼本菲从那里弄来的这么多兵器?”

    塔玛尔想了一会,回答道:“应该是赫尼本菲那个贱人抓来的男人身上随身佩带的,她杀了这些男人之后便据为己有。”

    武器找到之后,周昌要去二楼救卡娜。

    但是,太章切拦住了他,劝说卡娜法力高强,既然她让他们先离开,她自然有逃脱的办法。如果他们现在贸然去找卡娜,不但帮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拖累。

    听太章这么一劝,周昌打消了去找卡娜的念头。

    当下,塔玛尔在前面开路,周昌和太章分别照顾胖子和安吉丽娜跟在后面。

    由于塔玛尔探索者的能力,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另一个楼梯口。

    塔玛尔向楼道下面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妖兵的踪迹,于是招呼众人快步向楼下走去。

    他们从另一个楼梯口上三楼的时候,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可是,从这条楼道回到二楼的时候,他们走了大概五分钟,仍旧没有看到出口。

    众人感觉很纳闷,朝楼梯下面看了看,只见那楼梯道弯弯折折依然看不到尽头,不由都露出了惊异之色。

    塔玛尔将手贴在墙壁,用探索之力感应着墙壁的记忆。奇怪的是这墙壁竟然没有任何记忆。

    未知总是让人感到恐惧,众人陷入了沉默中,不知道该继续往下走,还是回到三楼。

    不过,这种沉默很快就被一阵婴儿般的哭声打破。

    不知道为什么,周昌听到这婴儿的哭声,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毛,“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有婴儿的哭声,肯定有古怪。”

    很快,那哭声越来越近,众人绷紧了神经,一瞬不瞬注视着下面的台阶。

    没有过多久,一只黑色的大猫,从楼梯下面爬了上来。一双黄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周昌他们,嘴里还.jxpx.时不时发出如婴儿般的叫声。

    塔玛尔忽然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弯刀,指着那只黑猫说,“这只猫我见过,是赫尼本菲那贱人的宠物。”

    周昌听塔玛尔说这只猫不过是只宠猫,绷紧的神紧松懈下来。

    但是,太章的神色切忽然更加凝重,妖族中贵族所豢养的宠物,一般都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赫尼本菲身为暗夜之城的领主,她的宠物自然也不什么乖巧的小猫小狗,这从塔玛尔所做出的举动就能看出来。

    太章一边在符纸上画着符,一边提醒不以为然的周昌,“这不是普通的猫,你要小心。”

    周昌向那黑猫身上看了两眼,觉得和他村里那些猫并有什么区别,要真说有什么区别,就是个头要比他们村子里最大猫还要大上一倍。

    周昌在打量这只大黑猫时,那大黑猫忽然一跃而起,蹦到了墙壁上,两条后腿在墙面上用力一蹬,顿时像弹出去的弩石一般,迅速扑向了毫无准备的周昌。

    周昌只见眼前黑影一闪,下意识地举起手臂去挡。

    但那大黑猫的爪子特别的锋利,抓在周昌的手臂上,竟然将他的袖子连着皮肉给抓掉了一大块,鲜血流个不停,疼得他哇哇大叫。

    “畜牲,竟敢伤人。”太章大喝一声,将一张早就盖好符命印的符纸抛向了那只大黑猫。

    大黑猫似乎通了灵性,识得符纸的厉害,调转过头,一跃而起,竟然跳过扶梯,蹿到了下面,不见了踪影。

    塔玛尔见大黑猫跑了,她用手中的弯刀在周昌衣服上割了一道口子,哧的一声,撕下了大块布条,然后给周昌裹了伤。

    周昌的伤口慢慢止住了血,太章、塔玛尔商量了一阵,认为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往下面走了。

    周昌被那只大黑猫抓怕了,楼梯下面又黑不见底的,还不知道藏有多少妖兽。

    但是,塔玛尔根本不给周昌反对机会,当先挥动着手中的弯刀向下面走去。

    太章搀扶着安吉丽紧跟在后,周昌见事已如此,也只好提心吊胆半拉半拽着胖子向跟了上去。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终于走完这条度日如年的楼梯。

    楼梯下面是一条幽深的过道,过道两边的墙壁上面,每隔十米远都燃着一盏油灯。

    塔玛尔刚向前走两步,便听见一阵沉闷的低吼声从过道的远处传来。那声音幽长悲愤,似乎有着无极的恨意。

    塔玛尔停下了脚,朝身后的太章看去,这个小子虽然比塔玛尔小几岁,但智谋远远在她之上。遇到重大决策的时候,塔玛尔都会征求他的意见。

    太章凝神细听了一会,忽然说道:“听这人叫声,似乎是被暗夜女王囚禁的犯人。不过,这里处处的透诡异,也可能是陷阱,小心为上。“

    塔玛尔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着。没有走多远,左手边便出现了两扇紧紧关闭着的铁门,铁门古朴斑驳,似乎已有上万年的历史。

    塔玛尔伸出手用探索之力去感应铁门的记忆,但是和感应那墙壁一样,竟然没有任何的记忆。

    塔玛尔用力推了推铁门,但那两扇铁门异常的厚重,一推之下竟然纹丝不动。

    太章也试着推了推铁门,他发现厚重的铁门,似乎被种下了某种禁制,就算推开了门,没有阴阳师和古语师的帮助,恐怕也进不去。

    这个时候,那沉闷的低吼声再一次从远处的过道传来,这次的声音带有几分痛苦的呻吟,似乎正忍受巨大的病痛的折磨。

    太章皱了皱眉,“这个声音越来越古怪了,不过我感觉他倒是似敌非友。”

    塔玛尔点了点头,“依我们现在状况,也只能往前走了。”

    又走了大概十分钟,前面又出现了个铁门,这道铁门和前面那铁门一模一样,不但厚重难开,同样也施了禁制。

    大概每走十分钟,都会出现同样的一个铁门。而且时不时会从幽长的走道尽头传来那奇怪的声音,时而痛苦、时而怨恨、时而悲鸣。

    走了大根两个小时,前面忽然出现一堵墙,看这情况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就在这时,那诡异的婴儿般的哭声再一次传来,声音越来越近,切只闻声音不见其影。走道的墙壁都是黑色,而大猫也是黑色,在昏暗的油灯下面,很难发现它。

    这一次,周昌学了乖,迅速翻开书取下手镯,注意着四周环境,他这一次可要报上一次被猫抓的仇。

    太章将安吉丽娜和胖子推到了中间,然后和塔玛尔、周昌背靠着他们,将他们护在中间。

    就在这时候,那只大黑锚又神不知鬼觉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它一边围着众人打转,一边用那双发光的眸子打量着这一群不速之客。

    “你这黑毛畜牲,竟然敢咬我,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周昌想到刚才的狼狈样,心中无名火起,将书和手镯对准了大黑猫

    就在那淡紫色光芒射向大黑猫时,那大黑猫忽然很灵活的跳开了。光线射在了大黑猫身后的墙壁上,顿时破了一个大洞,溅起了无数的石屑。

    大黑猫似乎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武器,尖叫一声,向墙壁上一贴,竟然又消失不见了。

    众人见状不由都吃了一惊,塔玛尔忽然说,“这里太邪门了,还是不要管那只猫了,找出路要紧。”

    于是,众人又向前走了几步,出现了一个岔口,左边是一道楼梯,台阶延伸到深不见底的地下;对面是一堵厚厚的石墙;右边是一条蜿蜒幽深的斜坡道。

    塔玛尔向左边看了看,又向右边看了看,着实不知道该走哪一边,正要出言去问太章。

    忽然,那沉闷的低吼声从左边楼梯下面再一次传来,声音比先前清晰了很多,似乎那怪声的主人就在这幽深的楼梯下面.

    太章分别在左边楼梯和右边的斜坡道张望了一番,忽然对周昌和塔玛尔说,“我略懂些阴阳师的望气之术,右边洞底妖气充盈,应该隐藏着极其厉害的妖。”

    顿了一下,像是做出了决定又说,“而在左边我没有察觉一丝的妖气,只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一股莫明的亡灵之气蛰伏其中。这里是妖族的地方,有亡灵之气,可能是地牢之类死气较重的地方。我们走左边!”

    “可是,右边没有发出声音,左边发出了声音呀!”周昌的意思是:妖气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左边这东西既然能发出声音,那他就是活的呀。

    太章知道周昌心中的小心思,朝他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虽然这声音不似人类所能发出,但听那声音中的语气,应该和暗夜女王有仇隙。这边应该是关押犯人的地牢之类的地方,说不定就是先前关押我们的地牢。”

    听太章这么一说,周昌心中便有了一丝逃出去的希望,同意了从左边楼梯下去。

    于是,周昌一行人进入左边的拐角,向楼梯下走去。

    在周昌他们下楼期间,那只大黑猫又出现过数次,但只是远远看着他们,或者发出婴儿般的叫声。

    虽然那大黑猫没有再攻击周昌等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那大黑猫出现,众人的神经都会紧绷起来。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忽然有一股腐烂的臭味传来,越往下走,那臭味就越浓,呛得人都喘不过气。

    周昌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搀扶着胖子,“下面这么臭,还是上去走另一条道吧。”

    塔玛尔忽然说,“这气味应该是腐烂的植物的茎叶所发出,这就意为着这里紧靠着树林。只要找到大树的根茎,我就要办法将你们带出去。”

    听塔玛尔这么一说,周昌当即打消了上去走另一道通道的念头。

    领头的塔玛尔走到最后一道台阶上,忽然停了下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地室,地室是个半圆形,四周的墙壁都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垒叠而成,不像人工建造的地室,倒像是天然形成。

    地面铺着一层厚厚的腐烂植物的茎叶,塔玛尔的脚刚一踩下去,就会从地底渗出黑色的液体,那液体散发出如死尸般的恶臭,薰得众人差点晕了过去。

    塔玛尔强忍着恶臭,.jsshcxx.蹲在地上,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察看了一番,然后站起身说道:“没有发现人走过的痕迹,这里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说着,又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向后看去。只见身后他们刚踩踏出的脚印,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这怎么可能。”塔玛尔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一般柔软的泥地和沼泽凹陷下去的印痕,缓缓凸起与地面接平,最少也要一天的时间。而这里切就一瞬间的功夫,那踩陷下去的泥土就恢复了原状。

    这里的一切,都显得特别的诡异,昏暗的油灯扑闪扑闪着,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已经下来了,就别想那么多了,继续走吧。”太章虽然也觉得古怪,但是,他们没有时间去选择另一条跑,因为很可能妖兵很快就回追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沉闷的低吼声再一次从塔玛尔左手边的方向响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