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三十四章 神秘的兽人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塔玛尔也没有多想,便朝那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

    没有走几步,太章忽然让塔玛尔停了下来,“这声音与刚才悲愤怨恨的声音截然不同,似乎是在对我们示警,前面可能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太章的话没有说完,周昌忽然发现前面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竟然缓缓蠕动了几下,不由惊叫道:“那是什么?”

    塔玛尔和太章顺着周昌的目光向那块黑色的岩石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不由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周昌。

    周昌刚才明明看见那黑色岩石身体蠕动了几下,不可能是眼花。于是,他走到了岩石旁边,拔出背在身后的铁剑,戳了戳那黑色的岩石。

    那岩石被周昌这一戳,竟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叫声,吓得周昌转身就跑。慌乱之下,撞到了一面墙壁上。那墙壁上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头,顿时将他的头撞得又疼又晕,扶着头只吸冷气。

    经过周昌的铁剑这么一戳,塔玛尔和太章也看到那巨大岩石真的蠕动几下。那叫声也是从那黑色岩石体内发出。

    塔玛尔握紧了手中的弯刀,猫着腰随时准备冲上前劈岩石一刀。

    这个时候,那黑色的岩石忽然翻了一个身,从那团黑色中露出了一只巨大的乳白色的眼球。那眼球足有人的脑袋那么大,左右转动着,似乎在寻找打扰它休息的不速之客。

    看到这只大眼珠子,周昌吓得转身想跑,但是慌乱间,握着铁剑的那只手撞在了墙壁上,铁剑撞击墙壁,发出了‘锵’地一声响。

    那怪物似乎被那响声吸引住了,眼珠子朝周昌这边望来。它似乎发现了周昌,眼珠子下面的黑色的部位,忽然猛地一张,顿时露出了一张大嘴和满口的獠牙。

    周昌这时已经惊骇到了极点,吓得站在原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怪物似虫子一般,靠着身体的蠕动,缓缓向周昌移了过来。怪物一挪动位置,顿时散发出比这地面的腐烂的植物茎叶更恶心十倍的臭味。

    被噩梦缠绕的安吉丽娜,胃里抽搐了几下,哇的一声,开始不停的呕吐。由于差不多一天没有吃东西,她的胃里根本没有什么未消化的食物,吐出来的全是胆汁和胃液。

    安吉丽娜吐了一阵,竟然清醒过来,四周打量了一番,忽然问身边的太章,“太章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

    太章见安吉丽娜从噩梦中醒了过来,心中一喜,正要回答,忽然发现那怪物离周昌已经很近了,而周昌切像一根木头一样,不由大声提醒道:“周昌,那怪物朝你这边来了,快跑。”

    太章嘴里说着,手上也没闲着,一张盖了符命印的符纸抛了出去,随着口中念诵的咒语,符纸飞落在那怪物巨大的身体上。

    那符纸刚一落定,太章便喝念了一声,“火!”

    ‘火!’字刚一出口,那怪物身上的符纸顿时烧着了,但是那符纸烧了一半,忽然就熄灭了。

    这种情况太章虽然从未遇到过,不过他清楚的记得他的导师陆压曾经告诉过他,符咒接引上古之力,只有用在远古生物身上时,才会燃掉一半突然熄灭。

    太章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竟然会遇到远古的生物。而这远古的生物的身上,还散发出强大的亡灵族的腐蚀之气。

    看这情况,太章在上面所感应到的蛰伏的亡灵之气,应该就是这个怪物身上发出来的。只是,令人想不到是这妖族的地方,竟然会有远古的亡灵生物。

    周昌被陡然烧起来的符纸和太章的叫声惊醒,手中的铁剑在空中挥舞了几下,觉得不对劲,大叫了一声,快步向太章这边跑来。

    就在周昌离开原地的刹那,那怪忽然从长满雪白的獠牙的大嘴中,喷出了大量带着腥臭的黑色液体,如泉水一般,喷激在周昌刚才所站的那块墙面。

    被那黑色夜体溅到的墙面,顿时向里面凹陷进去,很快就破出一个大洞。

    怪物见一击不中,庞大的身躯抖动了一下,又蠕动xgchotel.着身躯向周昌他们缓缓爬了过来。

    周昌见那怪物从嘴里吐出来的涎水,竟然将墙面给腐蚀了一个大洞,要是刚才自己反应慢了,被它的涎水给溅到,那还不化成一堆白骨。想到.jxpx.这里,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时候,太章忽然让周昌用书和手镯对付那怪物。

    周昌此时心中充满了恐惧,双手抖得像筛糠一样,半天抬不起来。

    一旁的塔玛尔急得一个箭步来到周昌身边,从他身上抢过书和手镯,翻到了有骨头字的那一页,待手镯发出淡紫色的光芒之后,便对准那怪物照了过去。

    淡紫色的光芒成一条直线,射向了怪物。

    只听‘嗤’地一声响,那光线就太阳光射在了镜子上,竟然又折射到了怪物对面墙壁上。

    又听砰的一声响,怪物对面的墙炸开了一个大口子。

    周昌他们见识到过那光线的威力,但他们没想到这光线还能反射,不由又惊又惧。

    眼看着这怪物缓缓的爬过来,众人只能原路返回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他们对面的深处,又传来那沉闷的声音。这一次,那声音用人类语言说着,“不要动,不要说话,屏住呼吸。它察觉不到声响和气息,就不会靠近你们了。过一会,等它睡着了,你们悄悄绕过来。”

    声音沙哑而低沉,但每一个字每个音调说得都很清楚。

    当下众人呆立在原地不动,屏住呼吸,顺便又捂住了胖子的口鼻。

    那怪物乳白的眼珠转了几.zyxta.转,竟然真如那声音所说,没有发现周昌等人,庞大的身躯抖动了两下,又向后缓缓蠕动而去。

    那怪物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翻了一个身,将那巨大的眼珠和生满獠牙的大嘴没入了黑色之中。

    众人在原地呆了一会,见那怪物没有反应,似乎睡着了。于是,塔玛尔壮着胆子,贴着墙蹑手蹑脚地向那怪物身边走去。快要靠近那怪物的时候,那怪物忽然抖动了一下,塔玛尔顿时吓得心脏都要蹦了出来。

    不过,那怪物只是这么一抖动,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塔玛尔摸了摸胸口,轻轻长长地出了口气,向周昌他们招了招手,示意可以过来了。

    于时,安吉丽娜走在前面,周昌和太章他们一个架着胖子,一个捂住他的嘴、鼻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穿过了怪物身边,向深处走去。

    向前走了大概三百米远,便看到了一扇铁门,铁门内传来一阵阵疼苦的呻吟声。细听那声音,就是刚才发出沉闷声音的那个人。

    众人走到铁门前,发现铁门的上方有一个铁栏窗,从外面看进去,里面扑闪着光亮。

    塔玛尔走到那铁栏窗边,踮起了脚,朝里面看去。只见里面有一个壮硕的男人,手腕和脚踝处都被巨大的铁链拴死在离地面半米高的墙上。

    男人低垂着头看不清相貌,只能看到他有一头花白的头发。塔玛尔眼力极好,细细看来,发现那人的头发比常人粗了许多。

    男人似乎发现有人在窥视他,低垂在胸前的头,猛地抬了起来。

    塔玛尔一看之下,吓了一跳,这人竟然长着和狮子一样的脸,脸上长满了又深又长的黄白色的兽毛。

    “你们竟然没有被外面的玄穷吃掉,倒是有几分本事。”这狮头人说的人类的语言,吐字非常的清晰。

    “你是兽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塔玛尔问道。

    狮头人打量了一眼塔玛尔,忽然说道:“难怪你们能找到这里来,原来你是一个探索者。”

    虽然狮头人没有回答塔玛尔的问话,但这狮头人隔着这么远,就能看出塔玛尔的身份,这让塔玛尔吃惊不小。

    不等塔玛尔回过神,那狮头人又道:“我叫哲聂,是兽人,很高兴认识你,探索者。”

    “哲聂?”太章嘴里喃喃念着,似乎以前在双圣山的修道院听谁提起过这个名字,可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不等太章细想,便又听那叫哲聂的兽人说道:“外面还有一个人类神法师、一个符箓师。还有一个……”

    说到这里,哲聂忽然停住了,皱起了眉头。

    塔玛尔听他说出了安吉丽娜和太章的身份,不由更加惊疑,见他要说起周昌和胖子的身份时,忽然愣住了,不由问道:“这位哲聂先生,后面的人你猜不到了?”

    哲聂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还有一个丢了魂的普通人,和一个将死的不明之人。”

    哲聂口中的丢了魂的人自然是指胖子,剩下的那个将死的不明之人,只有周昌了。

    周昌听他这么说自己,不由心中微恼,“我说这位哲聂大叔,什么叫将死的不明之人?”

    哲聂叹了一口气说道:“想我哲聂活了快一万年了,竟然看不透你的身份,所以只能称你为不明之人。。”

    顿了一下,又道:“之于说你‘将死’,是因为你中了蝎猫的毒,恐怕活不过三个月了!”

    “什么蝎猫毒,你唬人的吧?”周昌话刚说完,忽然想到他确实被大黑猫抓了一下,难道那只大黑猫就是哲聂口中的蝎猫?

    一想起那只大黑猫,便觉得被那大黑猫抓破的伤口开始痒起来。初时,还能忍受,可是不到十秒钟时间,竟然变得奇痒难忍。

    周昌忙将那裹伤口的布解开,借着油灯的光亮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在那几道被大黑猫抓破的伤口上,竟然长出了好几个细长的黑色的肉瘤,那肉瘤的形状像极了蝎子。

    站在周昌身边的安吉丽娜发现了周昌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他的手臂,一见之下也吓了一跳。

    “这位兽人先生虽然没有看到我们几个人,但切能猜出我们的身份,还能发现我们身上的异样。先生定有过人之处,周昌他所中的蝎猫毒真的就没有办法医治了吗?”安吉丽娜见周昌吓得面无血色,忍不住帮他向牢里的哲聂问道。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就算毒性再强的生物,也有相克的解药。不过,你们想解他身上的毒,必须救我出去。”哲聂似乎呻吟了一声,忽然说道。

    几个人听哲聂这么说,便围在一起商量了起来,他们觉得这个叫哲聂的兽人,既然被关在这里,肯定和赫尼本菲有仇。既然是敌人的仇人,那也算是他们的半个朋友,放了他应该对他们没有什么威胁。反而以哲聂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说不定能带他们逃离这个充满着恶臭和诡异的地方。

    商议已定,塔玛尔用弯刀劈开了门上的锁,踢开了门,当先冲了进去。提着弯刀,走向了哲聂,举刀便砍向他手上的锁链。

    就在塔玛尔手中的弯刀砍到锁链上时,忽然有一股强大的气流迎面冲击而来。

    塔玛尔站立不稳,顿时给那股气流掀飞了一米多高,重重跌在了地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