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三十六章 净化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他们听到哲聂问起,用《天启》之书已经打开的亡灵之页,接触天启之镯会产生什么反应?几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拥有书和手镯的周昌和曾经保管过的塔玛尔都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试过。

    于是,周昌当即将书翻到了亡灵之页,又将手镯放了上去。忽然,书面上的字和图案发出了墨蓝色的zyxta.光芒。不过,那光芒没有像有骨头字上的光芒发出极具破坏的光线。

    但是,手镯背面雕刻的图案忽然亮了起来,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一眨眼的功夫,那血红色的光芒忽然又熄灭了。

    就在那血红的光芒消失的时候,忽然从地底传来‘嗤嗤嗤’地响声。随后,地底开始像有什么东西上下蹿动,植物茎叶铺成还算比较平整的地面,这边凸起一下,那边凹下去一下。就像装在布袋里的动物向上顶一下袋子,又向下拉一下袋子。

    当众人正惊疑间,哲聂忽然说道:“快把书合上。”

    周昌心里早就在打怵了,听哲聂这么一喊,只听啪地一声响,用力合上了书。

    书刚一好合上,那在地底上蹿下跳的怪东西,顷刻间便静了下来,安静得让人错以为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众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惊奇的表情。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位活了近一万年、知识渊博的兽人身上。

    哲聂脸上闪一丝异样的神情,“我想古尔维丹之所以称这本书为《天启》,可能书里记载的都是大陆上关于各种族明的起源。骨头字是众神所创造并使用的字,众神又被称为光明众神。骨头字起源于光明,所以会产生强大的力量光线。而亡灵字,自然起源于黑暗与死亡,没有什么比地底更黑暗的地方了,亡灵又被称为腐烂的再生的生灵,所以当开启亡灵之页,地底腐蚀已久的亡灵之气,开始复苏并出现了生命迹象。这样,我们就看到了刚才好像大虫子在地下翻动的奇怪的一幕。”

    众人觉得哲聂的解释合情合理,不由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太章觉得哲聂话里似乎还隐瞒什么重要的信息没有说出来,只是他一时找不出任何的端倪。

    周昌他们将他们如何会来到这里的情况和哲聂简略的说了一遍,然后,开始商量如何破解哲聂身上的封印,和那锁在他身上的痛苦之链。

    先前已经说过,只要将玄穷的眼泪洒在哲聂周围就可破解封印,可是那巨大的玄穷虽然行动缓慢迟钝,但是从他嘴中喷出的那些能腐蚀一切的黑色液体,凡是见过一次的人,都会不寒而栗。

    哲聂似乎早就有了对策,只见他挤出一丝微笑,忽然对周昌说道:“这位身份不明的小伙子,身上有着与那玄穷相同的气息。你们之所以能安全从玄穷身边通过,一多半是靠了他身上所散发出亡灵气息的功劳。”

    见周昌他们一脸不解的表情,哲聂解释道:“玄穷在这阴暗潮湿的地底生活了数万年,因为这里很少有生物活动,他没有用眼睛和耳朵的机会。所以经过漫长的岁月,他的视力和听力已经极度退化,视力和听力还不及你们人类的十分之一。相反,虽然玄穷拥有半神之躯,但他也需要进食一些浓郁的腐蚀之气,来维持生命和强大的力量。腐蚀之气都是生物死亡、植物腐烂后,散发的恶臭之气。气味没有形体,所以并不须要眼睛去看、耳朵去听,只能靠灵敏的嗅觉来获取。于是,在视力和听力极度退化的同时,他的嗅觉变得异常的灵敏。”

    周昌身上有亡灵之气,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所以,哲聂告诉众人,他们是靠周昌身上与玄穷同样的亡灵气息的遮掩,才能安然无恙的穿越过来,并没有人提出质疑。

    可是,周昌听哲聂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想让他去取玄穷的眼泪。一想到那既庞大又恶心的玄穷,他的头皮都会发麻,再让他靠近玄穷,真的比杀了他还难受。

    果然,哲聂说完上面的话,就提出让周昌这个与玄穷有相同气息的人类,去取玄穷的眼泪,而且还交待他关于玄穷的禁忌。

    周昌一会推脱说肚子疼;一会又说恶臭熏得他受不了;一会又说他对黑色的液体过敏;一会又说他怕鬼,拼命地摇着头,就是不肯去。

    等周昌胡扯了一大堆理由之后,哲聂嘴角牵动了一下,似乎想对周昌笑一笑,但无赖那痛苦之链上的妖力忽然发作,疼得他不由闭了上睛眼,发.jxpx.出沉闷的低吼声。

    过了一会儿,疼痛稍稍有了减缓,这才对周昌说,“小伙子,你不去就会死。还有,没有我的指引,你们只有走回头路。不过,你们既然遇到了那只蝎猫,想必此时赫尼本菲那心狠手辣的小女妖,已经知道你们来到这里。我想不等你的朋友们走出这里,就会遇到大量的妖兵,你的朋友们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他观察了一下周昌的表情,见周昌皱起了眉头,又说,“我看你是个非常善良的小伙子,你忍心看到你的朋友们,都死在这阴暗的地方吗?”

    他的话似乎带有奇异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他的思维逻辑之中,按照他的逻辑去思考。

    周昌虽然怕死,但是也非常的讲义气,哲聂这么一说,顿时激起了他的胆气,他拍着胸脯说,“不就是去玄穷身上取几滴眼泪吗,小爷我这就去取。”

    说着,便向牢室外面走去。

    刚一走出牢室门口,周昌就有些后悔了。

    这个时候,安吉丽娜忽然追了出来,“周昌,等一下。”

    周昌听到安吉丽娜叫他,便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冲安吉丽娜笑了笑,“安吉丽娜小姐,你有事吗?”

    安吉丽娜点了点头,“我想和你一起去,两个人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原来,安吉丽娜从周昌瑟瑟发抖的后背,看出了周昌的恐惧,便追出来想帮助周昌。

    周昌心中顿时一暖,刚刚消失的胆气又聚拢回来,他坚定地摇了摇头,“不用了,安吉丽娜小姐。你身上没有亡灵的气息,恐怕会引起玄穷的察觉。”

    在周昌的一再坚持下,安吉丽娜只好回到了牢室。不过,她的举动将周昌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

    周昌在心中默默念道:“纪元两万零一百五十年的某一天,曾经有一位美丽天真的姑娘愿与我周昌并肩作战。我周昌对天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的守护这位美丽天真的姑娘——安吉丽娜。”

    一边想着,周昌一边悄.whhryl.悄的来到了玄穷的身边。

    这个玄穷也当真古怪,只要它不露出眼珠和大嘴,他的外形和黑色的岩石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

    周昌屏住了呼吸,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玄穷的身边。

    这个时候,玄穷的身体忽然蠕动了一下,发出一阵摩擦墙壁的声音。

    周昌以为玄穷醒了过来,吓得瞪大了眼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玄穷蠕动了一下,便再没有了动静。

    周昌悬起来的心,稍稍平复了些。就在这时,忽然从他的身后传来大黑猫那如婴儿般的叫声。

    关键时刻,周昌听到这个声音,额头顿时冒出一身冷汗,正要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只见眼前一黑,一个黑色的物体落到他左边的肩膀上。

    周昌知道肯定是那只大黑猫,心里暗骂了一句,猛地用手去拍那团黑色的物体。

    他的手还没有拍到大黑猫,那大黑猫又叫了一声,脚在他的肩膀上用力一蹬,跳到了玄穷的身上,随即又消失在地室之中。

    就在大黑猫落到了玄穷身上时,玄穷庞大的身体,开始上下蠕动起来。很快,玄穷露出了那只乳白色的眼珠和长满獠牙的大嘴。

    周昌此时就站在玄穷的对面,玄穷的眼珠子眨了一下,似乎是看到了周昌。身体缓缓向周昌蠕动过来。

    周昌吓得心脏都要蹦了出来,想到这一切都那只大黑猫造成的,恨不得将那只大黑猫开膛破肚烤来吃了。

    周昌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可是刚迈开步便想到从牢室出来时,安吉丽娜的殷殷关切,又停住了脚步,心说破解不了哲聂的封印,也会毒发身亡,还不如拼上一拼,最起码对安吉丽娜小姐有了交待。于是,他将心一横,提起了手中的铁剑刺向了爬过来的玄穷的眼睛。

    哲聂告诉过周昌,玄穷和人类一样,眼睛都很脆弱的,只要有东西碰到他的眼睛,虽然构不成什么伤害,但也会流出眼泪来洗涤落进眼睛中的物体。

    不过,周昌没有想到,玄穷的眼球非常的柔软。嗤地一声响,铁剑竟然刺进了玄穷的眼珠子中。从玄穷眼珠中流出了紫黑色的液体,顺着周昌的铁剑,流到了周昌的手上。

    那紫黑色的液体犹如滚烫的火油,刚一接触到周昌的皮肤,顿时滚掉了一层皮,疼得周昌将家传铁剑给扔了出去。

    就在这时,玄穷忽然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大嘴。一股刺鼻的恶臭,熏得周昌眼睛都睁不开。

    玄穷似乎动了真怒,张开的大嘴,发出了一声犹如撕心裂肺的巨吼。巨吼声中所扩散的气浪,竟然震得整个地室都抖动起来。

    站在近处的周昌,更是倒了大霉,脑袋被震地嗡嗡作响,险些昏死过去。

    还不等周昌恢复过来,就从玄穷嘴中喷出了一堆腥臭的黑色液体。

    周昌反应过时,已经躲闪不及,那连坚硬的墙壁都能腐蚀的液体,顿时溅了周昌一身。周昌的心跌到了谷底,他此时只希望死的时候能少一点痛苦。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那黑色的液体扑洒在周昌身之后,除了身体黏糊糊的、和呛得令人窒息的腥臭之外,竟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个时候,玄穷那张巨大的嘴一张一合,忽然发了一种莫明的语言。

    那语言不似人类语言平和大气,不似妖族和巫族的语言充满着神秘,也不似精灵族的语言,与万物自然相近,而是充满着死亡与未知。

    更奇怪的是周昌竟然听懂了玄穷的语言,那玄穷是在问他,“你是主人的后裔?”

    周昌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试探着对玄穷说,“这位神兽哥哥,我是奢比山的人。”

    周昌的话音未落,忽然从玄穷的庞大的身躯上长出无数支细长的黑色触手。那些触手向捕食蚊虫的青蛙的舌头,猛地向前一伸,便吸附在了周昌的身上。

    那些黑色触手吸附在周昌身上后,开始慢慢地变红,等那些触手全部变红的时候,陡然间亮了起来,将昏暗的地室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那些又黏又腥的触手如同蚂蟥一般钻进了周昌皮肤中,周昌心里一阵发慌,以为这恶心的怪物想要吸干自己的血,头皮都快炸开了。想用力去拽那些触手,但忽然发现全身不能动弹。

    很快,周昌便觉得全身的血液被抽干了,本来就干瘦的身体,瘪得像瓦片一样。

    就在周昌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忽然有一股莫明的液体从那些如细管的触手中,回流到了周昌的体内。那液体异常的冰凉,周昌冷的只打哆嗦。

    由于冰冷之气侵体,周昌渐渐地体力不支,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最后竟然沉沉地睡去。

    睡梦中,周昌感觉好像总有人用古怪的语言,在他耳边说着一句‘腐蚀降临,亡者重生。’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强烈的光芒,刺得周昌眼睛生疼。他轻哼了一声,从睡梦中醒来,用手遮住了眼睛。

    过了一会,周昌适应了刺眼的光芒,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过,此时照亮地室的光度已经消失了,地室在油灯的照射下,忽暗忽明。

    醒过来的周昌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情就想噩梦一样,不真不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