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三十九章 奸诈的兽人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听哲聂和老冯两个人的对话,好像是在谈论关于什么宝藏的事情,难道哲聂真如塔玛尔所说,他进十万荒山不止是为了胖子,还为了找寻埋在十万荒山的宝zyxta.藏?

    正当周昌思索时,哲聂忽然朝周昌这边走了过来,拍了拍周昌的肩膀,小声说道:“小伙子借你的手镯一用。”

    周昌没有多想,从手腕上取了手镯递给了哲聂。

    哲聂接过周昌的手镯,又走到老冯的身旁,拿着手镯在他面前晃了晃,“这可不是你卖的那些假货,真是上古之物,你看看它值多少金币?”

    老冯接过手镯,上下翻转着看了一遍,越看越奇。他让伙计端来了一碗清水,然后他将手镯放到了碗中。

    就在手镯刚一沉到碗底的时候,碗里的清水顿时变成了血红色,老冯端起碗,嘬了一口碗里的水。那被手镯染红的清水,犹如辛辣的烈酒一般,老冯一口下肚,顿时烧红了脸。

    “这世上果然有夺天地造化的万古血玉,我老冯真是长见识了。”

    老冯顿了一下,又道:“原来各位手中有如此稀世的宝贝,怪不得看不上我那些破烂玩意。”

    话音刚落,哲聂便说道:“老板你看若是此去十万荒山找不到宝藏,就将这万古血玉抵给你如何?”

    老冯起初并不太相信哲聂,如今见到这万古血玉,顿时来了精神,这块万古血玉可是无价之宝,就算找不到宝藏,能拿到这块万古血玉也值得去神秘的十万荒山博上一把。

    老冯当即点头答应了哲聂的条件,看了看外面密集的人群,让伙计将店门给关了,邀请周昌他们去了后堂,又让伙计端来茶水和点心。

    周昌他们走了大半天路,肚子早就饿得空空如也,见到了美味的点心,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老冯见他们着实饿了,便让伙计准备了一桌酒菜,边吃边商量着去十万荒山的计划。

    这期间,周昌问了老冯万古血玉的事情。关于万古血玉的事情,老冯也说不太清楚,反正这个东西世间罕有、很值钱。

    一群人.whhryl.酒足饭饱之后,老冯又和周昌他们聊了一会,等到天快黑的时候,老冯从窗户向大街看了一眼,见大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便向伙计交待了几句,又向众人说要去操办一应器具,找些脚夫、帮手,便独自出去了。

    老冯走了之后,本来还一脸平静的塔玛尔忽然冷了脸,指着哲聂冷冷道:“你手中那张羊皮卷到底是怎么回事?找宝藏又是怎么回事?你去十万荒山到底有什么目的?”

    面对塔玛尔诸多质问,哲聂耸了耸宽大的肩膀,将那张羊皮卷取了出来,摊到了桌子上,向四周看了看,见那名伙计不在,便压低了声音对众人说,“这张羊皮卷并不是什么藏宝图,它记载的是厄赖瑞的藏身之所。十万荒山之中危机四伏,各位虽然都身怀绝技,但是各位都没有去过十万荒山。能有向导和脚夫帮忙,我们找到厄赖瑞、并且能活着的机会会更大。”

    说到这里,周昌忍不住插嘴道:“按照你这么说,我们并不去找什么宝藏,那到时候给不出古董店老板足够的回报,他向我索要手镯怎么办?”

    哲聂道:“你们放心,我们兽人有恩必报,不会让恩人们付出任何东西。我是厄赖瑞的救命恩人,只要找到厄赖瑞,她会想办法给古董店老板所有的报酬。”

    太章紧锁着眉头,他深深地看一眼哲聂,仿佛想从他身上看出他的真实意图。

    塔玛尔可没有太章那么多心眼,听哲聂的解释勉强说得过去,耸了耸肩,便不再说什么。

    倒是周昌知道他手腕上的手镯是什么万古血玉制成,听老冯说非常的值钱,想着等将胖子的禁魂咒解除了之后,就把手镯卖掉,将卖出的金币给大家分了,然后和胖子回老家,在村里盖几间大瓦房,和奶奶天天吃油饼子喝羊肉汤。

    周昌正做着白日梦的时候,老冯回到了店铺,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这人长得像一座铁塔又高又黑又壮。

    铁塔男戴着一顶草皮帽、穿着一身黑色麻衣,一脸的憨厚。

    老冯向周昌他们介绍了铁塔男,他叫石敢当,是本地有名的猎魔师。他听说老冯要组织驴队去十万荒山,刚好他也有事要去十万荒山,便应允老冯做了帮手。

    在民间关于猎魔师的传说很多,猎魔师是专门猎杀异族恶魔领取赏金的战士。

    猎魔师中有很多派别,其中比较有名的两个门派分别为:武力为主的浑天派和法术为主的宣夜派。

    浑天派的猎魔师,会用禁锢语,装备有在黑狗血中浸泡过的青钢剑、硬弩之弓,和阴阳师和古语师种下符的匕首等。

    宣夜派的猎魔师,因为精通分山定海、灵治方济、困龙锁虎、机关陷阱、偷天换日五门秘术,也被称为五术派。

    众人一看石敢当这体型,就知道他肯定是浑天派的猎魔师。

    周昌在村里听过最多的就是关于猎魔师的传说,他最崇拜的就是猎魔师,听说这黑大个是猎魔师,两只眼都放出光来。

    经过老冯的一番介绍,双方算是有了简单的了解。

    这个时候,塔玛尔忽然问石敢当是属于猎魔师的哪个派别。

    果不其然,石敢当回答是浑天派,他接着又说,“我曾经去过几次十万荒山,但从来没有进去过十万荒山的深处。即使如此,还是死了很多同伴。所以,我提醒你们,若真想去十万荒山,必须做好随时丢掉性命的勇气。”

    石敢当说着,忽然发现摊在桌子上的羊皮卷,见上面绘着无数的大山和森林,另外还有一条用红颜色标记出来的路线。

    “这是宝藏的路线图?”石敢当手指着那张羊皮卷问道。

    “不错,这张羊皮卷就是藏宝图”哲聂一边用那低沉的噪音回答着石敢当,一边卷起羊皮卷重新揣入了怀中。

    石敢当似乎从哲聂的声音中听出了异样,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盯着哲聂,“你这张地图终点应该在十万荒山的深处。据我所知,还没有走进十万荒山深处活着出来的人,你这张地图是从何处得来?”

    哲聂忽然抬起手扯下了蒙在脸上的黑色纱布,露出了那张长苍老的狮脸。

    老冯乍见哲聂的脸,吓得向后退了两步,“你是兽人?”

    哲聂又脱下带在手上的手套,露出两只毛茸茸的大手在眼前不停翻转着,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人族进入十万荒山没有活着出来的人,难道兽族就没有吗?”

    “兽族?大陆上的五大种族中好像并没有兽族?”石敢当说道。

    哲聂向窗外望去,低声自语,“很快就会有了。”

    说着,他又回过头看了看老冯,又看了看石敢当,“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我也不隐瞒各位。”看着他们又道:“我与这几位也是前些天天刚刚认识,他们的一位朋友中了妖族禁忌师的禁魂术……”

    当下哲聂将众人的来历简略的说了一番,然后告诉老冯和石敢当,他们愿意去就去,如果不愿去的话,就当是多交了几个朋友。

    起初老冯知道哲聂是兽人时候,确实有退出的打算,但听到哲聂和周昌他们也并不是一伙,而且这一队人中,也只有他一个兽人。想到只要走上这一趟,无论找不找得到宝藏,自己的下半辈子都将享尽富贵,犹豫了一阵,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至于石敢当他干的本就是猎妖杀魔的玩命勾当,只要出得起价钱,他也是无所谓。

    事情定下来之后,老冯让伙计准备了一桌酒席,吃过之后月亮已挂在了当空。老冯安排周昌几人休息之后,便也回去休息了。

    天一亮便有十名脚夫牵着十头毛驴来到了古董店铺门口,毛驴上面拖着大大小小的布袋,布袋里装满了干粮、药草和一些用具。

    这个时候,周昌他们也刚好吃过早饭,准备好了行装。老冯向店伙计交待了一些营业的细节,然后便招呼大家上路了。

    路上,哲聂问老冯昨天来的那个猎魔师怎么不在。老冯说他在城门口等他们。

    众人走到了城门口,果然看到了石敢当,他仍旧戴着一顶草皮帽、穿着那身半旧不新的黑色麻衣,身后背着一把硬弩之弓,左边腰间挎着箭袋,右边的腰间绑着一根黑色的铁棍。

    石敢当身后还站着两个人,和他的打扮相差不大,也是浑天派的猎魔师。

    这两名猎魔师一高一矮,高的叫阿光,矮一点的叫阿木,也是昨天老冯请的帮手。

    阿木不太爱说话,他只是向众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而阿光则比较热情幽默,不停的向众人吹嘘他的历险故事,曾经还有过一个公主给他写过情书,但是遭到了他的拒绝。

    石敢当见阿光越说越离谱,忍不住在他后脑勺狠狠的拍了一下,阻止了他的胡言乱语。

    一行人相互认识之后,开始商议行进的路线。

    周昌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位于炎夏帝国东南面,而十万荒山则位于印加帝国与森林之海的中间无穷无尽的山林地带,离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至少要一个半月的脚程。

    老冯清点了下人数,哲聂和周昌他们共六人,三名猎魔师、十名脚夫、加上他自己共有二十人。这些人一路上食宿、补给又是一大笔开销,这一笔开销老冯自然都算在了哲聂头上。

    不过周昌觉得老冯不应该这么早就雇佣脚夫,这些脚夫牵着这些驴子只会拉慢进程,他将自己的想法对塔玛尔说了。

    塔玛尔冲周昌笑了笑,朝老冯那边努了努嘴,‘老冯是个商人,雇这群脚夫不知道要给咱们算多少钱呢。再说,雇请.xgchotel.自己故乡的人,这不是还赚了一个人情嘛!”

    周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以前只当胖子的老爹会算计生意,没想到这老冯更是将算盘算到了极致。

    半个月后,周昌一行二十人来到了塔玛尔的故乡佛罗伦城,塔玛尔在他父母的坟墓旁边另起了一座新坟,将哥哥塔沙鲁的脑袋埋了进去。

    塔玛尔跪在父母面前发誓,一定要杀死赫尼本菲为塔沙鲁报仇。

    悲伤的塔玛尔和众人在佛罗伦城住了一晚之后,又开始向极南之地的十万荒山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