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四十章 诗人与剑师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经过长途的跋涉,周昌他们这一只探险队终于来到离十万荒山不远的阳晋城。

    阳晋城离十万荒山不到两百里的路程,周昌他们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养足精神之后,采购些物资,就前往十万荒山。

    老冯和石敢当都到过阳晋城,他们选择了熟悉的春来旅店落脚。

    春来旅店虽然不是阳晋城最大的旅店,但是住宿的价格相对比较便宜,而且客房住起来的也非常的舒适。

    一行人来到旅店,先让伙计安排好十头驴子和一结行李,然后两人一间,共开了十间客房。

    老冯先让大家回房收拾了一会,然后去澡堂洗一个热水澡,吃过晚饭之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周昌被热气腾腾的水蒸过之后,所有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洗完之后,他又帮痴痴傻傻的胖子将身上擦了一遍。

    由于澡堂就在春来旅店旁边,所以先擦完澡的就先回去了。周昌帮胖子擦完澡,澡堂内已经没有同伴。

    他赶忙帮胖子穿上衣服,向澡堂外面走去。

    刚走到春来旅店的大门口时,便听见有人诵唱着诗歌:

    有谁,不爱自己的故乡

    故乡的水,清澈甘甜

    故乡的山,灵秀俊美

    美丽的女郎,我心爱的姑娘

    请来我的故乡,感受它的纯真和自然

    即使一贫如洗、白发苍苍

    我还是,以真心等待你的真情

    不求轰轰烈烈、只想相伴永久

    周昌听了几句,不由皱起了眉头,不是这诗歌写的不好,而是这唱诗的人的嗓音着实有些折磨人的耳朵,让人恨不得上前给他一个嘴巴。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周昌一个,在旅店的大厅内大有人在。那唱诗的人没有唱几句,便被众人叫骂着不得不停止了吟唱。

    这个时候,周昌走近了大厅,正好看见两名店伙计架着一名干瘦邋遢的男子,奋力地向门外拖拽着。

    那名干瘦邋遢的男子双手使不上力,就用双脚奋力蹬着地,死活不肯出去。

    一名店伙计按捺不住,甩了男子一个耳光,骂道:“就你这穷样,也想做诗人,我看你做乞丐差不多。”

    那干瘦邋遢的男子听店伙计这么一说,脚下猛地一用力,顿时挣脱了一名店伙计,然后又甩开了另一名店伙计,指着两名店伙计说道:“我叫赫耳曼,记住这个名字,总有一天,你们会诵唱我写的诗句。”

    说着,不等那两名伙上前拖拽,挺直腰板像凯旋的将军,昂然向大门外走去。

    赫耳曼走到周昌身边时,顿了一下,然后又唱起了诗歌走出了大门。

    周昌回头看了一眼赫耳曼,转过头时看见了太章等人,他们坐在靠楼梯的位置,桌上摆着几道可口的小菜,显然他们正准备用晚餐。

    周昌见状,忙拉着胖子向那一桌走过去。将胖子摁在一张空椅上坐下,自己也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大厅里的客人都在谈论刚才那名落魄的诗人,喜欢他的人夸他有铮铮傲骨,讨厌他的就说他不务正业。

    塔玛尔似乎也对落魄的诗人很感兴趣,她对安吉丽娜说,“安吉丽娜,听那名诗人的口音,好像是你们罗雅帝国的人。他不远万里来到另一个国度,一定是个流浪的诗人吧?”

    安吉丽娜正要回答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紧接着一个人影忽然从门外飞了进来,重重的摔落一张无人落座的空桌子上面,砰的一声响,桌子摔成了无数块木片。

    这个时候,门外跨步走进来一名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的高瘦的男子。这男子长着一头棕褐色的头面,苍白的脸上阴沉的可怕,一双细长的眼睛正阴毒的盯着摔在地上的人,右手中还拿着一柄银白色的长剑。

    摔落在地上的那人,双whhryl.手撑了撑地面想站起来,但是由于摔的太重,一用力全身便剧痛难忍,只好又趴在地上。

    高瘦的男子提着剑向那人走了过去,趴在地上那人脸上露惊恐的表情,双脚蹬着地拼命想和那男子拉开距离。

    站在柜台的老板见自己的桌子的被砸烂了,顿时来了火气,带着两名强壮的店伙计,气势汹汹的冲那高瘦的男子走来。

    就在这时,那名高瘦的男子忽然挺剑向摔在地上那人的咽喉刺去。电光火石间,那高瘦的男子剑如霹雳,深深刺进了躺在地上那人的咽喉中。

    鲜血如红色的泉水一般,从那人的咽喉处激射而出,正好喷在了迎上来的旅店老板和两名伙计身上。

    旅店老板哪里见过这等骇人的场景,吓得瘫坐在地上。那两名伙计也吓得脸色的惨白,身体不住的颤抖。

    那高瘦的男子杀了人之后,猫下腰将剑上的血,在死去的人衣袍上擦净,转身便要离开。

    安吉丽娜见状,站起身要去的拦截,忽然被一旁的哲聂给拽住,摇了摇头,示zyxta.意她别多管闲事。

    安吉丽娜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会,还是甩开了哲聂的手,向门外跑了出去。

    周昌见安吉丽娜跑了出去,怕她有危险,也顾不得胖子,跟着冲了出去。

    塔玛尔看了看前面安吉丽娜的背影,又看了看周昌的背影,摇了摇头,对太章等人说,“这两个家伙真不让人省心,我出去看看。”

    说着,塔玛尔站起身来,也跟着朝门外跑去。

    这个时候,石敢当也站了起来,冲塔玛尔说道:“那人应该是一个极高明的剑士,或者是剑师甚至是大剑师也说不定,我还是跟你一起去看看。”

    那名高瘦的男子从春来旅店出来,走在街道上,忽然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了过来,转过身看去,见是一名神法师装扮的漂亮女孩,心里暗自好奇,停下了脚步,等那女孩追近些,问道:“你追我作什么?”

    那神法师装扮的漂亮女孩正是安吉丽娜,她走到那男子近前,听那男子问她,提起手中的法杖不答反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人?不管你和那个人有什么过节,杀了人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高瘦的男子嘴角微微扬起,不屑的说道:“法律?难道你来阳晋城之前,没有打听过吗?阳晋城的大领主尼古斯从不会将人命当一回事,只要你给他的金币够多,他甚至会派军队帮你杀人。”

    安吉丽娜怒视着那高瘦的男子,“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有权力夺走他人的生命。”

    高瘦的男子皱了皱眉,显得颇不耐烦,横了安吉丽娜一眼,“没时间听你说这些无用的道理。”

    说着,一甩手转身便走。

    安吉丽娜见他要走,不由叫道:“站住,你不能走。”

    连叫了数声,也不见对方停下,情急之下,忽然举起法杖,念起咒语来,似乎想用法咒困住高瘦的男子。

    高瘦的男子似乎感应到了身后的异样,冷冷说了一声,“找死。”

    说着,他头也不回,就将长剑向后掷了出去。那长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径直飞向了安吉丽娜手中的法杖。

    安吉丽娜正念默着咒语,法杖上青色的宝石已经亮了起来。就在这时,那把银色的长剑的剑柄天好撞到了法杖的青色宝石上面。

    砰地一声,安吉丽娜手中的法杖被长剑强大的力量撞得脱手飞了出去。而那长剑,似是有灵性的生物一般,借着冲撞之力,又折身飞了回去,正好横插进了高瘦男子手中的剑鞘。

    高瘦的男子以为露出这一手之后,对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被他击败的安吉丽娜非常的执着,见自己不是对手,便快步跑到高瘦的男子前面,张开双臂用身体拦住了高瘦男子的去路。

    那高瘦的男子眉宇间闪过一丝怒意,“你的真不想活了吗?”

    男子的声音带着森森的杀意,让人听来不觉生起一阵寒意。

    安吉丽娜强忍着内心的惧怕,硬着头皮说,“没有人能用任何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既使是道皇、教皇和皇帝也没有权力。”

    高瘦的男子歪了一下头,像是看待异族的眼光看着安吉丽娜,“照你这么说,那些十恶不赦的死刑犯,是不是都要从牢里放出来?”

    安吉丽娜皱起了眉头,一时无法回答高瘦男子的问题。

    那高瘦的男子见安吉丽娜皱眉不语,笑了笑,两步走到安吉丽娜面前,右手抓到安吉丽娜肩膀上,手臂轻轻一摆,便将安吉丽娜推到了一边。

    就在这时,周昌追了过来,正好看见那高瘦的男子将肩膀搭在安吉丽娜身上,以为那男子要对安吉丽娜不利,连忙叫道:“放开安吉丽娜。”

    他一急,连后面‘小姐’这两个字的尊称也忘了说。

    周昌一边说一边拔出背后的铁剑,.xgchotel.快步跑了过去,挥剑挡住了高瘦的男子。

    那高瘦的男子推开安吉丽娜之后,迈步就要离开,忽然见前面又有一个人冲了过来,挥剑拦住了他,不由皱起了眉。

    那高瘦的男子正要出讥讽周昌两句,忽然瞄到周昌手中的铁剑,嘴边不由‘咦’了一声,似乎发现了这把铁剑的不寻常。

    高瘦的男子越看越奇,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向了周昌手中的铁剑。

    周昌只当他要对自己下手,由于见识过这高瘦男子杀人不眨眼的情景,心里有了阴影,神经顿时绷了起来,连忙向后退了两步,挥舞着手中的铁剑说道:“你要干什么?”

    “你是一名剑士?”高瘦男子似乎没有注意到周昌异样的举动,双眼死死盯着周昌手中的铁剑。

    高瘦男子的话音刚落,安吉丽娜也跑了过来,她身后还跟着追过来的塔玛尔和石敢当两个人。

    高瘦的男子扫了一眼他们四人,细长眼睛的余光切始终没有离开过周昌手中的铁剑。

    他见众人对他充满了敌意,便又说道:“我叫长陵,是炎夏国的一名大剑师。我为伟大的大禹王效力,刚才我所杀的人叫和贵。和贵他与藏匿在十万荒山中的安索人有来往,大禹王命我千里追杀于他。”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块厚重黄金腰牌,腰牌两边刻着两头挥舞着利爪的老虎,正中竖写着‘黄金男爵’四字。

    练习剑术的人,将剑术分为五个等级:初入门径的叫剑士;精通剑术的才叫剑师;能驾驭手中的长剑,并将剑的技巧发挥到极致的被称为中剑师;能利用手中的剑和空气产生的共鸣,将剑激起的风力,转化成无数锋利的剑刃,进行大面各杀伤的,被称为大剑师;更深一层的能融合自然界所有元素,将风雨雷电气转化为力量剑气的,被称为剑圣。

    周昌对大剑师这个级别没有什么概念,不过,对于王公侯伯子男六等爵位,他曾听胖子说起过,还是比较熟悉。虽然男爵在六等爵位中属于最低等的爵位,但他起码属于贵族。

    贵族代表着至高的身份、享受所有的特权,像奢比城城主良胡这样的家伙,见到男爵也只有装孙子、扮儿子的份。得罪了他,就别想再回奢比城了。

    周昌赶忙收起了剑,挠着脑袋傻笑道:“呵呵呵,原来是故乡来的人。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由于过度的紧张,周昌说话有些结巴。但这并不影响他对长陵息事宁人的态度。

    石敢当也是炎夏国人,他看起来虽然有些憨傻,其实精明的很,对于眼前这位炎夏国的贵族他也不愿意得罪,况且对方还自称是大剑师,那不是他能够打败的对手。他悄悄的退到一边,似乎放弃了对周昌他们三人的保护。

    安吉丽娜听说长陵杀死那人与安索人有所勾结,不由皱起了眉头。

    安索人是信仰真神安索的人类,早在纪元五千年,信仰安索的人类所建立的国家,都被信仰其它真神的国家屠杀殆尽。活下来的安索人除了一少部分逃到十万荒山之中,大部分安索人世世代代都成为其它国家的奴隶。

    躲藏在十万大山中的安索人,就像苍蝇一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到各大帝国串通当地的悍匪流民,揭杆起义,干一些烧杀掳掠的勾当,给人民遭成无尽的伤害。

    各大帝国的子民对安索人愤恨到了极点,也因此将安索称为天界最邪恶的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