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四十一章 诡异的女孩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安吉丽娜对安索人也没有什么好感,只是他信奉和平,要以和善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为。听到长陵的这一番解释,内心中的气愤稍有缓和。

    她看了长陵一眼,心想即使是她的导师娅蕾莎也无法改变安索人的行径,何况她只是个法术微末的小法师。

    安吉丽娜低着头,也不和其他人打招呼,带着几丝悲伤,默默地向旅店的方向走去。

    塔玛尔耸了耸肩,带着几分歉意冲长陵笑了笑,冲着安吉丽娜叫了一声,便也快步跟了上去。

    周昌看了看安吉丽娜和塔玛尔的背影,又看了看长陵,摸着脑袋笑道:“既然误会都解释清楚了,那我也走了。”

    说着,像是小偷躲避官差一样,脚下一用力,向前猛地蹿了一大步。当周昌准备迈开第二步时,一只大手忽然死死抓住了他的肩膀。

    那只大手像一把夹紧的铁钳,周昌越是挣扎就夹的越紧,肩膀也就越是钻心的疼。

    周昌痛的忍不住叫了一声,回头一看,只见长陵死死抓着他的肩膀,那一双如电一般细长的眼睛,正盯着他。

    周昌被长陵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哆嗦一声说道:“你要干什么?”

    长陵忽然松开了抓住周昌肩膀的手,冷冷的说,“你的剑,是从哪里得来的?”

    周昌听长陵这么一问,只当他是识货的人,要抢自家的宝贝,忙向后退了两步,甩了甩被抓痛的肩膀,“这是我家祖传的神剑,就算你是贵族,也不能抢夺别人家祖传的东西吧?”

    长陵好像被人说中心事一样,脸上闪过一丝恼色,猛地一甩袖,“哼,小子,说话当心些,我可是贵族。”

    说着,一转身,朝街道的尽头走去,没走多远,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周昌手中的铁剑,眼中露出一丝贪婪之色。每一个剑师都渴望拥有一把蕴藏着巨大力量的剑,而周昌手中的那把剑,就是他渴望已久的神剑。

    他本想花巨资买下周昌这把剑,但买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对方的语言给激怒了。贵族的尊严是不容一个粗鄙乡夫所侵犯的,他只能出言喝斥周昌。可是,他又舍不得放弃那把剑,很想上前去抢。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回头继续朝着前方走去,很快就消失在拐角的地方。

    周昌见长陵走远,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时,仍旧没有离开的石敢当走上前,在周昌肩膀上拍了拍,叫他一起回旅店。周昌点了点头,于是,二人一前一后向旅店走去。

    这个时候,旅店的老板已经让伙计去衙门报了案。几名巡捕和仵作驾着长厢马车来到了现场。

    仵作在旅店老板耳边轻语了几句,老板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了五枚金币交给了仵作。

    仵作随手掂了掂,笑着让巡捕将尸体抬回了车厢内,并对旅店内的客人说,经过他的检验,死者得了重病自然死亡。

    旅店内的客人明明都亲眼看到是长陵杀了那人,地上的鲜血还没有完全干涸,仵作这么睁着眼说瞎话,竟然没有一人敢吭声,反而有很多人表示赞同,只看得周昌等人又惊又奇。

    老冯见周昌他们非常惊讶,便笑着向他们解释,“这阳晋城是印加帝国尼古斯的私人领地,在这里没有法律可言,就算你杀了巡捕,只要给得起钱,大领主也不会追究。刚才那.zyxta.个高瘦的男子,肯定已经给过大领主钱了,所以巡捕才不管此事,反而勒索了店主几枚金币。”

    听到老冯的解释,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吃过饭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众人各自回到事先安排好的客房休息。

    周昌由于搀扶着胖子走在了最后,他回到房门前时,忽然听到前面的窗户发出了啪地一声响。忙抬眼向前面看去,只见一团黑影从窗户里蹿了出来,像离弦的快箭一般,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周昌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仔细回忆刚才看见的那团黑影,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一边皱着眉冥思苦想着、一边将傻乐的胖子拽进了房间。

    回到房间,周昌怕有小偷进来摸过东西,点燃油灯之后,便将放在房内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少了什么。

    就在周昌对没有丢失物品而暗自庆幸的时候,忽然听到胖子疯言疯语的说道:“小薇喜欢猫猫,我要给小薇去抓猫猫。”

    “猫?”周昌忽然就想起了在暗夜之城地底见到的那只大黑猫,它的体型正好和那团黑影相符,难道那只大黑猫一直在跟踪他们?

    想到这里,周昌有些坐立不安,他想去将此事告诉其他人,可是自己又没有看清楚那团黑影到底是不是大黑猫,万一弄错了,少不得要被众一阵埋怨。

    他犹豫不决的在床边来回踱着jxpx.步,半天也拿不定个主意。由于赶了一天的路,这般又走了一会,便觉得双腿发软、困意袭来。于是,他决定先睡上一觉,明天再决定要不要对众人说。

    拿定了主意,周昌走到桌边准备吹灭油灯,忽然发现一个纤细的人影站在他房间的窗户边,好像正直勾勾盯着他看。

    走廊上的清风吹打在那纤细的人影身上,将那人影散落在肩头的秀发吹荡开,犹如鬼魅一般。

    周昌吓得心都快要蹦出了嗓子眼,抄起放在桌上的铁剑横在胸前,这才稍稍定了定神。

    他心里暗想:外面那人头发这么长,应该是一个女人,自己认识的女人当中,卡娜和安吉丽娜的头发都很长。但是,卡娜现在没有跟他们在一起,于是他小声朝窗外人影问道:“什么人?是安吉丽娜小姐吗?”

    那人影像一座雕像一动也不动,只有那细长的头发依旧随风摆动着。

    周昌又问了一声,见那人影依旧没有动静,他想不去理会,可是一个人影就在窗边这么看着自己,难免让人瘆的慌。

    内心挣扎了一番,周昌决定打开窗户看一看。于是,他硬着头皮轻声轻脚的朝窗边走去。他每向前走进一步,心里就会抖动一下,就像有人在他的心脏踢了一脚一样。

    当周昌走近窗户边时,身上已经大汗淋漓,他强忍着内心的惊惧,伸手去抓窗栓,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一用力将窗户拉开。定眼向窗外看时,切那里有半个人影。

    周昌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揉了揉眼睛,仍然是什么xgchotel.也没有看见,这下心里不由犯了嘀咕,“难道是我眼花了。”

    周昌正拿不准是否是眼花的时候,住在隔壁房的太章忽然跑了出来,看见周昌这边开着窗户,便朝他房内看了一眼,忽然对周昌说,“好像有强大的亡灵光顾这里,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你自己小心点。”

    太章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之后,便又向走廊尽头走去,很快便消失在拐角的地方。

    周昌看着太章消失的背影,这才想起那纤细鬼魅的人影来,也不知道那人影会不会就是太章口中所说的强大的亡灵。他越想越害怕,忙关上了窗户。

    就在他关上窗户,转过身去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少女坐在桌边。这少女看上去约摸十七八岁年纪,穿着一身墨黑色的长袍。一头乌黑闪亮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细长的眉毛下面,有一双深邃的大眼睛。淡黄色的脸颊清纯而俏丽,那尖挺细致的鼻子、和桃花般淡红的小嘴在油灯的照射下,显得分外的诱人。

    周昌下意识地将手中的铁剑指向那少女,“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少女歪着头打量着周昌,从她喉咙间发出咯咯的奇怪响声。那响声有点像猎狗嚼碎骨头时的声音,又有点像人吃饱之后打嗝的声音。

    周昌觉得这种瘆人的怪声与这少女美丽的形象极其不副,又见这少女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想起一些关于鬼怪的故事,心里不由有些发毛。

    “你,你到底是谁,再不回答我,我可要喊人了。”周昌带着威胁的口吻对那少女说。

    那少女忽然站了起来,那纤细修长的身体和那披散的头发,像极了刚才站在窗外窥探的人影。

    少女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向前略微倾了倾身体,“我叫简妮珍,哥哥叫什么名字。”

    虽然简妮珍看起来比周昌至少要大上一两岁,但是这一声哥哥叫得周昌心里甜丝丝的,也忘了追究她是如何进到房间。

    周昌向简妮珍点头还了一礼,就在他低头的时候,忽然发现简妮珍左手戴着亮黑色的手套,右手切露在外面,小手细腻洁白犹如凝脂,隐隐还能看见纵横交错的青筋。食指上还戴着一枚生了铁锈的戒指。

    周昌看了看简妮珍食指上的戒指,不由自主的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铁剑,这两样东西的材质是何其的相似。

    “我叫周昌,你手上戴的戒指好像和这把剑差不多。”周昌刚一说出口,便有些后悔,心想应该问的委婉一点,要是简妮珍的戒指真的不是什么值钱货,会被人误以为自己是爱慕虚荣的人。

    简妮珍听周昌这么一说,抚摸了一下那铁戒指,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浅浅的微笑,“或许是吧,哥哥怎么会来这里来?”

    不知道为什么,周昌觉得简妮珍的声音非常的僵硬、而且好像没有一丝的生气,就如地底深渊飘出的死寂幽渺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在他听来,并不觉得的丝毫的怪异、反而觉得异常的亲切,就像亲人在和自己诉说着心事。

    周昌放下了铁剑,正准备回答简妮珍,这个时候,熟睡的胖子醒了过来,他看到简妮珍,忽然胡言乱语的说道:“小薇、小薇亲一下嘛。”

    胖子说着张开了双臂,嘬起了嘴,便扑向了简妮珍。

    周昌见状,不由吓了一跳,想上前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

    眼看胖子就要扑到简妮珍身上,就在这时,简妮珍忽然凭空消失了。胖子扑了一个空,摔到了椅子上。那椅子承受不住胖子向前冲撞的惯力,连带着胖子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胖子一边喊着疼一边大声哭了起来,那杀猪般的哭喊声惊动了所有的人。很快,安吉丽娜等人便来到了周昌的房门外。

    周昌打了房门,让众人进来,塔玛尔一进屋便问周昌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周昌并没有将简妮珍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说胖子不小心摔倒了,忍受不住疼痛所以哭了起来。

    老冯等人见没什么事,都退了出去,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塔玛尔将胖子哄的不再嚎哭,也和安吉丽娜一起离开。

    塔玛尔和安吉丽娜前脚刚走,周昌正准备关门的时候,忽然看见太章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昏暗的壁灯照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周昌见太章渐渐向他走近,便想和太章打一声招呼,谁知他刚要开口。忽然发现简妮珍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太章的身后。在黑色衣袍的笼罩下,简妮珍就像太章的影子,太章向前走一步,简妮珍就向前走一步。

    周昌瞪大了眼睛,想提醒太章又怕简妮珍吃亏,嘴张得像鸡蛋一般,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说。

    太章发现了周昌奇怪的表情,不过在他眼里,这小子本来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所以也没有在意。淡淡的哼了一声,径自和他所住的房间走去。

    就在太章要靠近周昌的时候,太章所走过来那处拐角的地方忽然响了一下。

    周昌听到那叫声,心里暗叫不好,太章肯定会发现简妮珍。

    只见太章猛地一回头,可是就在他回头的刹那,简妮珍犹如鬼魅一般,又闪到他的脑袋后面。

    太章缓缓的回过头,虽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身处在幽寂的墓地一样,阴森凄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