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四十二章 善良的安吉丽娜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太章皱起眉头,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望气之术。不过,最近发生的怪事太多,也不一定是自己的法术不精。

    太章满腹心思的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和他.whhryl.同住的兽人哲聂正在看一本关于印加帝国崛起的历史书籍。

    哲聂听到开门的响声,抬头瞥了一眼阴沉着脸的太章,又低下头看他的书了。

    就在太章走到房门刹那,简妮珍忽然再一次消失了。

    当太章关上房门,周昌轻声叫了两声简妮珍的名字,见没有反应,又四下张望了一阵,不见有任何动静,便也关上了房门,向房内看了看,除了已经睡得很熟、还打着鼾的胖子,并没有其他人。

    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周昌摇了摇头,走到床前,脱衣睡下。

    夜间,周昌翻来覆去总是想着简妮珍,这个美丽而顽皮的少女透着太多的诡异,切又感觉那么的亲切,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或许她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

    周昌胡思乱想了一阵,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天刚亮,周昌便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叫喊自己名字的声音。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细听那声音,又细又尖又响,那是塔玛尔独有的声音。

    周昌答应了一声,穿了衣服鞋子,匆匆忙忙开了门。

    也不等周昌问怎么回事,塔玛尔一把将周昌推开,拽起还在熟睡的胖子,“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床。”

    丢了魂的胖子似乎对塔玛尔很是惧怕,听她这么一说,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了衣服。

    塔玛尔见二人穿戴整齐,便让周昌收拾好行李,又告诉他老冯带着几名脚夫出去采买用具和食物去了,等他们一回来,就立即向起程。

    周昌收拾好行李之后,便与塔玛尔和胖子来到了大厅。

    大厅里,石敢当、阿光、阿木和太章、哲聂、安吉丽娜等人正吃着早餐。

    这个时候,安吉丽娜刚吃完一碗面条,她看见周昌三人从楼梯上下来,忙招呼他们过来坐下。

    众人吃过早饭,又闲聊了一会,老冯就回来了,他和旅店老板结了帐,一行人便向南城门行去。

    出了阳晋城,走了一段路之后,前方出现一望无际的丘陵地带,老冯告诉寒教等人,穿过丘陵地带,就是十万荒山的外围了。

    到了晌午时分,众人在一处土丘下面,背着阳光的阴凉的地方一边休息一边吃着面包和油饼。

    周昌啃了一张油饼,喝了两口水,正准备再拿一张油饼吃的时候,忽然从北面传来一阵犹如撕心裂肺的干吼声,好像受了刺激的人,正冲着其他人激动的咆哮。

    不过细细听来又像是诵唱声,说那声音是诵唱声,是因为那说话的内容像极极了诗歌。

    在这荒野之中听到这种怪异的声音,众人不由都警惕起来,纷纷站起身,跑到了土丘上面,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衣袖褴褛、干瘦如柴的高个男子,一边唱着诗歌一边迎着天空伸缩着双臂,似乎是在抒发对苍穹的敬意。

    那人正向周昌他们这边走来,当那人走近的时候,众人渐渐的看清楚了,那人蓬松头发油腻光亮,好像有几年没有洗过一样,一群苍蝇在他头顶盘旋。他的脸皮就像贴在骨头上一样,看不了一点肉。皮肤也由于营养不良,显出极重的菜色。

    塔玛尔指着那人笑说,“这不是那名流浪诗人赫耳曼吗,他这是要去哪里?”

    这时,赫耳曼也发现了周昌他们,他立刻停止了催人命的歌声,招着手走了过来。

    当赫耳曼快要靠近周昌他们休息的山丘时,老冯忽然带着两名脚夫冲下坡道,挡住了赫耳曼。

    赫耳曼被老冯拦住了去路,非常的生气,“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伟大的诗人吗?”

    老冯还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哦,对不起,伟大的诗人,我们都是生意人,您向我们这儿走,我怕我们身上的铜臭之气会沾染您高贵神圣的诗人气息。所以,请您绕道走吧。”

    那跟着老冯跑下土丘的两名脚夫,双手叉着腰,一副恶狠狠的模样瞪着赫耳曼,似乎只要赫耳曼不肯妥协,他们就会冲前给他几拳。

    赫耳曼看了一眼土丘上还在啃着一块面包的胖子,咽了咽口水,又看了看老冯他们,冷哼一声,“你们这样对待一个落魄的诗人,是会遭报应的。”

    他话说到了一半,忽然从土丘上面飞来一个白色的包袱,他下意识的用手拍开。

    那包袱只打了一个松散的结扣,掉在地上便散开了,露出几张油饼子,赫耳曼闻到从油饼子上飘出的油香,涎水都流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安吉丽娜忽然朝着下面说道:“赫耳曼先生,这包袱是我扔给您的,我对您并无冒犯之意。我也是来自罗雅帝国,希望您能健康的活下去,创作出伟大的诗篇。”

    赫耳曼饱受侮辱和嘲笑,哪有人如此贴心的和自己说过这些话,不由沁红了双眼,泪水在眼眶内打着转。他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使自己平静下来,右手贴在胸前朝着土丘上的安吉丽娜行了一礼,“我敬爱的小姐,可否留下您的姓名,我赫耳曼将来一定报答您的恩德。”

    安吉丽娜正犹豫要不要说出姓名,一旁的周昌已经忍不住替她说了出来。

    赫耳曼点了点头,默默地捡起地上的包袱,然后朝南面的十万荒山方向走去。

    “咦,他去十万荒山干什么?“猎魔师阿光满腹疑问的说道。

    正好从土丘下面走上来的老冯听到了阿光的话,笑着接他的话说道:“肯定是去十万荒山寻找灵感,写出不朽的诗歌。”

    阿光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又说道:“xgchotel.这些个诗人,正他娘的不能用正常人的想法去猜测。前些日子,我还听说咱们炎夏国一名著名的诗人,竟然侮辱了一名少女,在法庭上他娘的还振振有词的说自己是为了寻找罪恶的感觉,迸发创作的灵感。”

    众人聊了一会关于诗人的话题后,就转回了正题,商量行进路线,然后,便又开始继续赶路。

    快到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能看清十万荒山大概的轮廓。

    周昌望着那连绵起伏的群山山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之感。

    老冯找到了一处较高的山丘,他让脚夫们在山丘上面扎帐篷,又让其他人去捡柴火。

    不等老冯吩咐完,塔玛尔就有了不同的意见,由于他们物资重多,脚夫的驴队已经拖慢了脚程,此时天色还早,应该再向前多赶几里路。

    她的提议很快就被老冯和石敢当同时否决了,老冯告诉她,在这十万荒山附近荒原之中,经常会有成群的野狼出现。野狼非常的凶悍、狡猾,它们会攻击没有准备的人群。

    听到老冯这么一说,安吉丽娜不由担心起孤身前往十万荒山的赫耳曼的安全来,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将他留下来和众人一起上路。

    塔玛尔耸了耸肩,没有去理会老冯,不过她的动作已经告诉了老冯,她没有意见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帐篷已经扎好,老冯他们也在帐篷周围生了几堆篝火,除了照明之外,还为了让狼群不敢轻易的靠近他们。

    周昌、塔玛尔、安吉丽娜和胖子围在一堆篝火边,吃着干粮有一句没有一句聊着天。

    塔玛尔正讲述她从前探险的经历,像周昌这样的少年自然对奇遇的冒险非常的感兴趣,听得怔怔出神。

    而安吉丽娜正为赫耳曼担心着,所以他并没有加入周昌和塔玛尔的聊天当中,默默的望天空,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没有过多久,天空忽然传来雪鹰的叫声,安吉丽娜眼睛一亮,站起身来,右手食指弯成了一钩形,放到嘴里吹了一阵响亮的哨声。

    那哨声未停,天空便传来雪鹰嘹亮的回应声。

    “小雪找到赫耳曼了,我要去带他回来和我们一起走。”安吉丽娜坚定的说道。

    话音未落,远方便传来野狼呜呜的嚎叫声。顿时,整个荒原都被这尖厉的嚎叫声给掩盖。这叫声中带着愤怒的挑衅,似乎是在对天空中的飞禽之王——雪鹰的示威。

    众人听到群狼的叫声,都绷紧的神经,各自抄起放在身边的武器,紧紧握在手中。

    遮掩在长袍之下的哲聂忽然取了脸上面纱,野狼的叫声不但没有让他有丝毫的紧张,反而让他有种回家的感觉。

    哲聂望着远方无数绿幽幽闪烁不定的亮点,小声自语道:“终有一天,我会在这片大陆建立属于我们兽人自己家园。”

    周昌本来想和安吉丽娜一起去找赫耳曼,但听到那刺耳凄厉的狼叫声,不由犹豫起来。

    这个时候,塔玛尔忽然拽住了安吉丽娜,劝道.jsshcxx.:“你听这声音,这附近最少有上千头野狼,你离开了人群,很难活着回来。干嘛为一个不相干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

    听塔玛尔这么劝安吉丽娜,周昌不由地撇了撇嘴,心想安吉丽娜小姐可是一个心怀仁善的非凡的姑娘,越是知道别人危险、越是不会顾及自己的危险,你这般劝她还不如直接叫她去算了。

    果然,塔玛尔的话不但没有让安吉丽娜停下脚步,反而让安吉丽娜内心更加坚定,她回过头对塔玛尔说,“你也知道一个人在荒原里很危险,我怎么可能看到赫耳曼一个人独处的狼群之中。如果我不去救他,我肯定会愧疚一辈子。”

    塔玛尔见安吉丽娜这么一说,不由愣住了,显然她没想到安吉丽娜是少一根筋的人。

    看着渐渐远去的安吉丽娜,塔玛尔怔怔的出神,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时候,周昌忽然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塔玛尔,麻烦你帮我照顾胖子,我去帮安吉丽娜找赫耳曼。”

    不等塔玛尔答应,周昌硬着头皮冲着只剩下一个小点的安吉丽娜跑去。虽然他怕死,虽然他胆子不大。但是,他曾经在暗夜之城的地室发誓要守护安吉丽娜,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老冯见周昌和安吉丽娜忽然离去,忙跑过去问塔玛尔发生了什么事?

    塔玛尔白了一眼老冯,心想要不是他傲慢地对待赫耳曼,而是请赫耳曼留在他们队伍当中,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这个时候,哲聂和太章也走了过来,他们也向塔玛尔询问情况。

    塔玛尔可以不回答老冯,但是对于自己人塔玛尔没有办法不说出周昌和安吉丽娜的去向。

    听塔玛尔说周昌和安吉丽娜去寻找那个落魄的诗人,老冯脸色变得极为担忧,他倒不是担心周昌和安吉丽娜的安危,而是担心万一周昌被野狼给吃了之后,万古血玉做成的手镯会因此下落不明。

    哲聂对于周昌和安吉丽娜的生死并不是挺别关心,他只是望着天空的明月,说了几句保佑他们平安的空话,然后蒙上了面纱,向帐篷的方向走去。

    太章切是一语不发,望着犹如繁星般、闪着绿幽幽亮光的狼眼,不禁佩服起周昌和安吉丽娜的胆量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