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四十五章 怪蛇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安吉丽娜想起关于荒无之弓的传说,也是一脸惊惧的看着简妮珍,“你手中拿的可是荒无之弓吗?”

    简妮珍歪着头一脸迷茫的看着赫耳曼和安吉丽娜,“荒无之弓?是什么?”

    看着简妮珍一脸迷惑之色,安吉丽娜和赫耳曼不由对望了一眼,似乎二人都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犹其是安吉丽娜,她是知道荒无之弓被封印的事情,而且她的导师娅蕾莎也曾经提起过,荒无之弓只有在昆丝希拉蜜尔手中才能发挥作用,其他种族包括亡灵族也无法使用荒无之弓。

    想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歉然之色,一边向简妮珍道歉,一边说出关于荒无之弓的传说。

    正说着,周昌也醒了过来。当他看到安吉丽娜醒了过来,心里没来由的一喜。转而又听见安吉丽娜在说什么荒无之弓的事情,不禁听得一头雾水,正要开口询问荒无之弓什么是东西时,忽然发现前方的一棵大树上面的枝叶在不住晃动,像是又什么东西躲在树叶上面。

    周昌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定神细看,他看见在晃动的树叶中,有一双发着亮光的眼睛、正怨毒地看着自己。

    那个东西似乎发现周昌在看它,猛地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周昌还没有看清楚那个东西时,那个东西已经跑远了。

    周昌虽然没看清楚那个东西,但是,那个东西大概的轮廓他看得很清楚,那是一个长着一身黑毛的动物,和他在春来旅店所住的房间突兀蹿出来的那团黑影的体型非常相似。

    他不由皱起了眉,那团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是暗夜之城的那只大黑猫吗?

    周昌正苦苦思索着,忽然感觉到肩膀有一阵凉意袭来。说也奇怪,那股凉意竟然让周昌身体内生出一股莫名的暖意,就像寒奶奶抚摸着他的头,心底所生出的那股暖意一样。

    周昌回过神,朝身后看去,只见简妮珍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站在简妮珍左边的赫耳曼看到那诡异的笑容,忽然生起一股莫明的阴森感,就像是身旁站着无数死尸一般。

    而周昌倒是觉得这笑容是那么的亲切,就像亲人对自己的关怀一样。

    简妮珍笑着说,“哥哥,你醒了。”

    周昌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回答,树林中忽然传‘沙沙沙’急促而密集的脚步声。

    听这声音并不像是人类脚步所发了的声音。

    “是野狼,它们追来了。”赫耳曼露出惊恐的神色

    周昌也慌了神,“我们快跑吧!”

    说着,看了一眼安吉丽娜和简妮珍,似乎想听听她们意见。

    简妮珍感觉周昌看着安吉丽娜的眼神与别人不同,心中微恼,转身有意无意地向南面十万荒山的方向跑了去。

    众人见她朝着南面跑去,都愣了一下,随即也都跟了上去。

    大约两个小时,他们跑出了树林,视野顿时变得开阔,只见前方山峦起伏,林木密集。山林之间纵横交错,连绵万里。群山有高有低,高峰直入云宵、矮丘低如坟包。

    安吉丽娜将手搭在额头向远处张望,只见前方山脉绵长、树木高盛,不由地说道:“这里应该就是十万荒山的外围了。”

    她说话的时候,赫耳曼不停的向身后张望,似乎生怕那群野狼突然从树林中蹿出来。

    赫耳曼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对众.xgchotel.人说,“这里地势平坦,不利于躲藏,我们还是快进山吧。”

    众人都点头赞同赫耳曼的主意,当下便快步向前方的山林走去。

    大概又走了两个小时,他们终于站在了群山之下。

    安吉丽娜望了望天色,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厚,远处时不时还打着闪电,不由眉头微皱,“要下雨了,我们得赶紧找一个地方躲一躲。”

    赫耳曼四周看了看,忽然指着西面的一座足有两百米高的山峰说道:“那边的那座山最大,说不定会有躲雨的地方。”

    听赫耳曼这么一说,大家纷纷向西面那座山跑去。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西面这座山的脚下,又向上爬了大概十多分钟,便看到了一个足有两米宽圆的洞口。

    众人爬进了洞中,这个山洞出奇的大,山洞之中到处都是凹凸不平岩石,一不小心就会绊上一跤。

    众人向前走了一段路后,靠他们左边手边的地方,出现一条流动的暗溪,哗啦啦的水声甚是柔和,让人听后不由自主地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山洞的上方,有很多细小的缝隙,从那缝隙中向地面啪嗒啪嗒滴着水。

    众人跑了大半天路,见野狼无论如何也追不到这里来,便打算休息一会。于是,众人找了一处较为平坦的大岩石,坐在上面休息。

    他们刚一坐下,便见一道刺眼的亮光从洞口闪过。不一会,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震地山洞微微颤动起来。随后,传来噼呖啪啦雨点打落地面的声音。

    众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周昌觉得有些口渴,便起身向流动的溪水走去。

    当他走到溪水边时,忽然发现溪水之中,漂浮着一个人。周昌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一不小心,绊在一块凸起岩石上,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向地面摔去。

    幸好周昌反应够快,快要摔到地面时,他双手抓住了两块凸起的岩石固定住了身体,没有摔在坚硬的石头上。

    正当周昌因为没有摔得屁股开花而感到庆幸时,他对着地面的眼睛,忽然看见一处凹进去的石坑中有一颗人头。那人头脸朝上,眼睛瞪着大大的,脸上表情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周昌像触了电一样,猛地跳了起来,双眼瞪地溜圆,指着那颗人头惊叫道:“这里有人来过。”

    看到周昌这副表情,众人都站起身向他这边走了过来,当他们发现那颗人头时,也都是一脸惊疑的模样。

    随后,周昌又将众人带到了溪水边,想让他们看看漂浮在水中的那个人。

    可是,当周昌他们走到溪水边的时候,那漂浮在溪水中的人竟然消失了。

    赫耳曼皱了皱眉,“小伙子,你是不是看错了。”

    周昌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我真的看错了,那颗人头怎么又是真的存在?”

    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回头向那个石坑看去。忽然,他发现那颗人头也不见了,他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声音打着颤说道:“那,那颗人头,好,好像也不见了。”

    听周昌这么一说,众人都回头向那石坑看去,果然,那颗人头已经不见了,一时脸上也不由都露出惊骇之色。

    周昌壮着胆子向石坑边走了过去,走到石坑边,他低下身体,细细打量起石坑来。忽然,他发现石坑中,有几个大小一致的印痕、大约有十厘米左右。仔细一看,那些印痕似乎是某种动物的脚印。

    本来周昌没有这种观察的能力.jsshcxx.,只是这段时日,他一直仔细地观察着太章,竟然不知不觉中,从太章身上学到了不少的本事。

    周昌顺着那印痕向石坑的上方向看去,果然,石坑的上面也有这种印痕,只是山石坚硬,那印痕看起来非常的模糊,

    周昌寻着小脚印的轨迹走到了溪边,那小脚印到了溪边就消失了,似乎是钻进了溪水中。

    周昌第一次近距离接近溪水边,接着天光,他看清楚了溪水。这溪水非常的黑,根本就看不清水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赫耳曼、安吉丽娜、简妮珍也看出了溪水的颜色不对劲,安吉丽娜走到溪水边,右手的食指在溪水中醮了一下,雪白手指的纹理上,顿时变成了黑色。

    安吉丽娜看着手上黑色的液体,怔怔出神。

    赫耳曼也凑了过去,蹲下身体,正准备学着安吉丽娜的模样沾一点溪水上来看看。可是,他的手还没有接触到溪水,溪水中忽然咕咚咕咚地冒出了大量的气泡。

    赫耳曼被突然jxpx.发出的声音吓得跌坐在地上,当他看见溪水中冒出的只是水泡时,心中不由暗骂起来。做为一个伟大的诗人,不仅要有丰富的感情,而且面对生死,应该无所畏惧。

    当赫耳曼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的时候,那冒着气泡的溪水的地方,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

    那晃动的力量激起无数的水花,从那水花中突然蹿出一条手指粗细,血红色的长蛇来。

    扑通一声,那条长蛇就像跃出水面的鱼儿又落回了水中。

    听到这边的动静,周昌忙跑了过来。他看见赫耳曼瞪大了眼睛看着流动的溪水,喃喃说着什么。

    周昌有些好奇,便开口向赫耳曼询问。

    赫耳曼定了定神,“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从水里蹿起来的蛇,它有很多脚。”

    一旁的安吉丽娜附和道:“你没有看错,我也看见了,那些蛇的确有脚。”

    周昌闻言皱起了眉头,蛇?脚?溪水?将这些东西联系到一起,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不好,那些蛇会吃人。”

    话音未落,从那如墨一般的溪水中爬出了一条一米多长的红蛇,红蛇长着一三角形的脑袋,脑袋上面竟然还长着黑色的头发。

    更奇怪的是,这怪蛇身下还长着六只碧绿色的脚,脚上还长着蹼,它正吐着红信打量着周昌等人。

    看到这奇怪的生物,众人的心不由都提了起来,有兵器的都亮出了兵器,就连赤手空拳的赫耳曼也抱起了一块石头。

    那怪蛇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它这一甩头上那如墨般的溪水顿时被甩开,露出一头银白色的发丝。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周昌虽然连玄穷那种古怪的生物都已经见识过了,但那毕竟不是自己认知的生物,所以玄穷长什么样,他心里都能接受。可是蛇切是他经常在奢比山上见到的生物,在他的认识里蛇就是靠身体弯曲蠕动行走。突然看到蛇又长头发又长脚,一时自然接受不了。

    众人摇着头,似乎都不能确定这条看起来像蛇切又不是蛇的生物,到底是什么。

    那条怪蛇在溪水边来回走打着转,他一边走一边用那如闪电一般的目光盯着站在最后面的简妮珍。看它的模样,似乎是将简妮珍当成了最大的威胁。

    简妮珍一脸的冷意,一双大眼不屑的看着那怪蛇,似乎根本没将怪蛇放在眼里。

    此时的赫耳曼又是兴奋又是害怕,他兴奋的是终于找到了灵感,害怕的是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大声叫道:“啊,灵感之泉正源源不断的流入我的脑子里,我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诗人。”

    在这种诡异的场合,听到赫耳曼的破嗓子如杀猪的嚎叫,众人都不由地都皱起了眉。

    周昌挥舞着手中的铁剑,在空气中虚劈了两下,他将空气当成了讨厌的赫耳曼,仿佛劈这两下就能让赫耳曼闭上嘴。

    那怪蛇看到周昌的动作,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几步,大半的身体没入了黑色的溪水中。

    这时,溪水再次响起咕咚咕咚气泡灌出水面的响声,就在这时,一只人手陡然从水底伸了出来。

    那支手被溪水沾染成了黑色,如猛禽的利爪,迅速抓住了怪蛇的身体,用力一拽,那怪蛇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被那只手拽进了溪水中。

    随即,溪水如烧沸的滚水开始翻腾起来,很快,一股带着腐臭的血红色的液体也从溪水中冒了出来,漂浮在黑色的溪水上面。

    不过,那血红色的液体,很快便被黑色的溪水所稀释变淡,然后随着溪水流到了下游,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