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四十八章 古尔维丹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滚到了花丛中,将那些鲜红的花朵压倒了一大片,落在花瓣里栖息的蝴蝶惊得都飞了起来。

    周昌一直往翻滚着呻吟着,眼看快滚到水潭边,忽然被一块石头给堵住了。他早已憋了一肚怨气,见着那石头,想也未想,就是一头撞了过去。只听砰地一声,那石头被撞成了无数石沫,四散飞扬。

    周昌抬头撞击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前面的水潭,心念一动,暗道:“老子撞石头撞不死,我就不相信跳水还淹不死。”

    想到此处,他向水潭边滚了几圈,只听扑通一声便落入了水中,溅起无数的水花。

    落入水中的周昌,身体缓缓下水底沉去。身体越往深处沉,周昌越是觉得这水潭中的水冰冷刺骨。很快,冷彻骨髓的潭水就克制住了他身体内那灼热的气息。

    周昌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虽然那股灼xgchotel.热的气流已经不在他的体内流动,但是那般阴寒之气切是越来厚重、流动越来越频繁。他感觉他的皮肤好像被冰给冻住了,身体僵硬的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他的眼皮也被死死冻住,睁得大大的眼睛怎么也闭不上了,只能被迫看着潭底的风景。

    这时,周昌发现潭水周围的坑壁上,都附无数如萤火虫般大小的生物,它们身体发着淡红色的光芒。

    潭水中一群群手指般大小的鱼群,它们无视了周昌这个不速之客,愉快的在水底回穿梭嬉zyxta.戏着。

    忽然,鱼群好像发现了什么危险,阵形齐整的鱼群,突然变得散乱起来,它们惊慌地向坑壁的缝隙里游去。

    没过多久,周昌便感觉到水流的起伏产生了变化,很快这种变化越来越强烈。

    突然之间,几条一米多长,用脚蹼划动潭水的红色怪蛇出现在周昌面前。它们的速度奇快,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周昌的身边。

    这群怪蛇在周昌的周围游了一圈,突然脚下一发力,箭一般游到周昌的身边,咬住他的衣服,顺着潭水暗流的方向拖去。

    周昌被怪蛇拖拽着向前面游去,由于过度的紧张,周昌开始有些憋不住气了,他想用鼻子吸气,可是吸进肺里的全是水,呛得不停地咳嗽,激起无数的气泡。

    饶是如此,仍旧没有丝毫缓解呼吸的困难,他感觉肺和心脏都快要炸开了。他拼命地活动着僵直的身体,想向上游。可是身体就像灌了一层厚厚的石膏,僵硬的就像死尸一样。

    痛苦、冰噬、窒息,这三种要人命的感觉,让周昌无法去想别的事情,他身体微微颤动着,嘴和鼻子也快嘬到了一处。

    就在这个时候,拖拽周昌的一条怪蛇,将他的衣角给咬破了。那怪蛇嘴里冒出几个气泡,又划动着脚蹼,来到周昌的胸前,咬住了他衣服上的扣子。

    谁知这怪蛇的牙齿太过锋利,竟然将扣子上的线给咬断了,包裹住周昌的衣服,顿时鼓涨起来。

    就在这时,一股湍急的暗流向这边冲激过来。几条怪蛇和周昌被这股逆流急浪冲得翻了好几个跟斗。

    周昌上下翻转的时候,放在怀里的那本《天启》之书,也从被怪蛇咬烂的扣子的地方,掉了出去,缓缓地沉入了潭底。

    周昌此时已经顾不得《天启》之书的掉落,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喝着冰冷的潭水。他的肚子越涨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冷,最后终于被冻得失去了知觉。

    这时,咬住周昌的群蛇还没有缓过劲来,又是一股比先前更加湍急的暗流逆流袭来,伴随着那股暗流还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像灵活的大鱼,身体左摇右摆,顷刻间便游到了近前。

    那人影刚一游到近前,猛地伸出双手,抓住了两条咬在周昌身上的怪蛇,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那些怪蛇似乎对这个人影非常的惧怕,见他过来,都松开了周昌,夺路四逃。

    那人影没有去理会逃跑的怪蛇,他将失去拖拽之力正渐渐下沉的周昌抱在怀去,往上面游去。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失去知觉的周昌,腰猛地一挻,顿时坐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吐着喝进肚子的潭水。

    很快,那撑得溜圆的肚皮便瘪了下来。

    周昌这么一吐,顿时感觉好了许多,他望着天空,什么也不去理会,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书呢?”就在这个时候,周昌的身后传来一阵阴森怨毒的声音。

    周昌闻言一凛,扭头向身后看去,只见一名干瘦的男人正在他身后,用极其恶毒的眼神盯着他。

    说也奇怪,周昌虽然能看清这干瘦男人的五官,可是他的脸部就像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越是越用心去看,越是感觉模糊不清,甚至让人眼睛有股刺涨的感觉。

    “什么书?”周昌下意识地回答那干瘦的男人道。

    干瘦的男人缓缓走到了周昌的身边,将身体弯了下去,伸出左手,将手腕上的手镯在周昌面前晃了晃,“你拿了我东西,并且用了这么久,不应该还给我吗?”

    周昌看着从他手腕上取下的手镯,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声叫道:“你是,你是骷髅人?你怎么这么快全身都长出肉了?”

    “嘿嘿,骷髅人?真恶心的称呼。”干瘦的男人站直了身体冷笑道,“拿了我的手镯,竟然不知道我手镯里的力量。有了手镯,我的肉身自然就会很快重新塑造出来”

    周昌对骷髅人的话并不是太关心,他从jxpx.地上爬了起来,偷眼打量四周,想找逃跑的路线,忽然他发现他竟然正站在悬在半空的石台上。向上看是漫天的行云,往下看是望不到底的深崖。

    周昌下意识地向身后的石壁退了过去,“这是哪里?”

    干瘦的男人瞥了周昌一眼,冷冷的说道:“这里上可去天堂,下可入地狱,是我特意为你选的一处墓地,可还喜欢?”

    他的声音本来就阴森可怖,再说出这瘆人的言语,周昌吓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周昌的身后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主人,她来了。”

    说话时,一名将全身包裹在长袍下的人竟然从石壁中走了过来。

    来人佝偻着身子,拄着上一根黑色的拐杖。虽然帽子遮住了她的头发,但还是有几缕花白的头发从她帽子里露了出来。

    那人走到干瘦的男子的身后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忽然侧过头向周昌看去。

    那人将脸扭过来的时候,周昌也看清了这人。这是一样长满褶皱的老妇,加上佝偻的身体,看上去似乎非常的孱弱。不过,她的那双眼睛,看上去切比年轻人还要锐利三分。

    “你,你是萨迦。”虽然,这萨迦看起来比他刚见面的时候苍老了许多,可是那炯炯有神的眸子,切让周昌终生难忘。

    萨迦听周昌叫出自己的名字,明显地愣怔了片刻,随即冲周昌笑道:“好孩子还识得婆婆。”

    周昌想说几句场面话,但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就没了心情。

    萨迦脸上的笑意忽然转冷,“你们倒是聪明,竟然知道我用向阳花粉和黑蜜蜂跟踪你们,害得我走了许多弯路。”

    听萨迦这么说,周昌不由地撇了撇道:“我这不还是被你抓到了吗!”

    话音未落,一个女人从石壁中走了出来,这女人看去三十多岁年纪,相貌极为普通,穿着普通的米白色的裙衫,身后还背着一个深褐色的布包。

    女人先是看了一眼周昌,又单膝跪倒在那干瘦的男人面前,右手贴在胸前,低下头说道:“海拉参见古尔维丹大人。”

    海拉用的是巫语,不过奇怪的是周昌竟然听明白了海拉话中的意思,这让他吃了一惊。他看了看背对着自己的古尔维丹,心想哲聂猜的没错,这骷髅人果然就是古尔维丹。

    海拉向古尔维丹行了参见之礼后,便停止了话语,又朝周昌看了一眼,似乎她下面说的话不能让一个闲人听去。

    “放心,这小子听不懂巫族之语,况且,他也不可能活着离这里。”古尔维丹淡淡的说道。

    古尔维丹用的也是巫族的语言,周昌仍然听懂了他的意思,他心里虽然害怕,但脸上还是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

    海拉对古尔维丹的话十分信服,她站起身,望着古尔维丹的背影说道:“安索人的首领安穆奎答应了您的请求,不过,我还发现他似乎与亡灵族也有所勾结。”

    古尔维丹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海拉,冷笑道:“安穆奎倒是聪明,虽然妖族准备对人类宣战,他想趁机混水摸鱼,取下一块地方立足。但是凭借他现在的实力,就连印加帝国几个城邦都对付不了,只有勾结已经衰落的亡灵族了。”

    海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现在安索人又有了大人的帮助,相信总有一天,安索人会夺去他们失去已久的政权。而大人您,也将成为至高无上的真神。”

    古尔维丹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神采,“真神算什么,只要我破解了《天启》之书里面全部的内容,我将成为万物的主宰。”

    说到那本书,古尔维丹不自觉的看向了周昌,他用人类语言冲周昌说道:“那本书到底在哪里?”

    刚才听古尔维丹和海拉的对话,让周昌又惊又惧,他对什么安索人和亡灵族勾结,要夺取人类政权这些事并不关心,也轮不到他关心。只是古尔维丹这家伙说要干掉他,这让他不得不又怕又想骂古尔维丹的娘。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古尔维丹的问话,周昌一时竟然分不清他说的是巫族语言还是人族语言。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周昌小心翼翼问着古尔维丹。

    古尔维丹一步一步向周昌走去,忽然伸手抓住了周昌的衣领,将他推到石壁上提了起来,“再不告诉我那本书的下落,我就杀了你。”

    周昌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把书的下落告诉这个家伙,这家伙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扭断他的脖子。

    于是,周昌故作硬气地说道:“要杀就杀,我死也不会告诉你。”

    古尔维丹听周昌这么说,掐住周昌脖子的手一松。周昌失去了支撑点,顿时摔倒在地。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有办法了吗。”古尔维丹说话时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朝一旁的海拉看去,“他就交给你了,一定要问出《天启》之书的下落。”

    海拉恭敬地低下头,“大人放心,海拉一定会如您所愿。”

    古尔维丹满意的点了点头,冷冷地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周昌,然后,他朝石壁中走去,很快就没入了石壁之中。

    萨迦此时则走到了周昌的身边,将佝偻的身体又低了低,“小子,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海拉是一名出色的炼蛊师,落在她手里的人,都想早一刻死去。我劝你还是老老实的告诉她。”

    她说完,瞟了一眼海拉,然后也朝石壁中走去,很快就没入石壁之中。

    等古尔维丹和萨迦离去之后,海拉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一步步向周昌走去。

    周昌似乎预感到噩梦即将来临,身体没来由的一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