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一章 夜叉犬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重重摔在地上的那两道淡红色的光亮,扑闪了几下,很快消失不见了。其余十余道淡红色的光亮,低吟了几声,忽然向后飘去,缓缓地消失在周昌所能看到的视线范围。

    周昌见状,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下来,靠在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刚才那一击,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

    过了一会,他喘气均匀之后,他想着xgchotel.那群怪物会不会又去叫帮手了,又想该如何躲避它们?

    凝神想了一会,没有半点头绪,反而脑袋痛了起来,不由地将脑袋往身后的树上撞了几下。他这一撞,忽然想到如果爬到树上去,那群怪物就拿他没办法了。

    想到这里,周昌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将手中的铁剑插到了背后,抱住身后的大树,身体一伸一缩的向上面爬去。

    他爬到大树的上方长有树叶的地方,忽然发现上面竟然有一双淡黄色的光亮盯着他。与那淡红色的光亮不同,这淡黄的光亮分明就是一双眼睛的形状。

    能发出这种光亮的动物,周昌认识的就只有猫和夜枭。这大半夜还睁着眼睛,而且在这深林之中,多半是喜欢在夜晚活动的夜枭。

    虽然夜枭有一点的攻击力,但是比起下面发着淡红色的光亮、从没见过的怪物相比,这里简直成了天堂。

    周昌朝那夜枭低声叫道:“喂,给小爷让条道。”

    本以为听到人声那夜枭会感到害怕,然后扑腾着翅膀飞开。可是没想那家伙不但没有飞走,反而将那双发着淡黄色亮光的眼睛朝下面低了低,似乎在细细打量着周昌。

    周昌感觉到了不对劲,生活在山里的孩子,常年与动物打交道,就算是虎豹豺狼之类的猛兽,突然听到人类发出的声音,第一反应也会躲避。而这树上的家伙,竟然比虎狼的胆子还要大,不但不跑,反而打量起他。

    周昌心里顿时警惕起来,抱住大树的双手略微松了松,身体顿时向下滑去。

    滑下一段距离之后,周昌便又紧紧抱住了大树,朝头顶上看了看,和那个家伙隔着有一段距离,这才放下心。心想:我就抱着树这里过一夜算了。

    可是没有过久,抱住大树的双臂便开始酸痛起来,再这样下去,双臂肯会脱力摔下去。

    周昌朝下面俯看了一眼,又朝着上面看了看,虽然树上的那个家伙让他感觉到危险,可是树下面的那群家伙,让他感觉更加的危险

    再三权衡之后,周昌决定往树上爬。

    当他爬回到刚才所在的位置的时候,那淡黄色的双眼竟然不见了,不由吃一惊,拿眼四处找寻了一番,什么也没有发现,心中不由暗想:那家伙肯定是一只反应迟钝的胖夜枭,老子说话的时候,它肯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一番自我安慰之后,又用手摸索着,抓住了上方的一根很粗的树枝,用力向上一拉,便把整个身体向上撑了起来,然后双脚勾住树枝站了上去。

    他刚踩到树枝上,忽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声犹如婴儿般的哭泣声,他忙回头向身后看去,身后切是一片漆黑,只听到树叶被撞击所发出的沙沙声。

    周昌觉得这叫声不可能是夜枭发出来的,又觉得这婴儿般的哭声有些耳熟,忽然想起暗夜之城的那只大黑猫就是这般的叫声。

    在春来族店里见到的那团黑影就觉得像是这家伙;从野狼的包围中逃出之后,跑到树林里所看到那团黑影,也很像那只大黑猫。难道真是那大黑猫阴魂不散,从暗夜之城的地室里遇到之后,就一直跟着我吗?

    周昌内心充满了疑问,更多的是害怕,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只诡异的大黑猫跟着他要干什么。

    他缓缓蹲下身,坐在粗壮的树枝上,白天在他身上发生的恐怖的事情,让他筋疲力尽,虽然休息了会,但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又让他稍微得到恢复的体力,又开始困乏起来。

    渐渐地,他觉得眼皮子像是被灌了铅一样,虽然明知道周围充满了危险,但还是睁不开眼,迷迷糊糊中竟然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微微白发,由于是靠在树干睡着,周昌的脑袋和脖子又酸又痛,他将脑袋扭了几下,看了看周围,发现已是白天,心里顿时一喜,有了亮光,就可以走出树林了。

    于是,他从树上爬了下来,还没有走了两步,便发现前面倒着一具动物的尸体。这动物长像非常的奇怪,长着狗头羊身,额心正中还有一只肉角,有四足,前足像狗的爪子,后足有点像牛蹄。

    周昌捏着下巴看了一会,嘴里喃喃说,“这家伙该不会是我昨晚打死的怪物吧”说到这里,不由打一个哆嗦,想到昨晚若是他看清楚了这怪物,他肯定不会用手去挡那怪物,他会一直的跑,直到没有力气。

    他心里暗暗庆幸,幸亏是在黑暗之中,要不然自己真的要倒霉了。

    就在他怔怔出神之际,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声音,“你倒是命大。”

    周昌闻言,转身向后看去,只见长陵正用他细长的眼睛看着自己。那眼神非常的复杂,有怀疑、有惊诧、更多的是不爽。

    周昌并不有在意长陵这种眼神,在他眼中,贵族和普通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其中包括了怪异的眼神。他看到长陵心里顿时一喜,心想有了这么一个强大的靠山,不用再担心受怕了。

    走过去正准备追问长陵昨晚去了哪里,可是长陵没有给他机会,转身向前面走去。看他那奇怪举动,似乎是在躲避周昌,确切的说是在躲避周昌身上某一件事物。

    周昌可不想再一次一个人在这个充满诡异和危险的地方行走,忙跟了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在树林里走着。

    没有走多远,周昌便感觉到身后好像有无数双眼睛,正怨毒的盯着自己.jxpx.,但是他回头的时候,切什么也看不见。

    长陵在树林里转着圈,似乎并没有走出树林的意思,周昌忍不住问道:“男爵大人,这树林诡异的很,我们还是快点走出去吧。”

    长陵回头冷冷看了周昌一眼,“这十万荒山之中,哪一处不是透着诡异和危险,你若害怕,当初就不应该踏进十万荒山。”

    周昌赞同的点了点头,要不是为了救胖子,他无论如何也不会不远万里来到这里。

    “那你为什么要进山?”自己是为了胖子,可是这家伙为了什么呢?

    长陵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但随即被脸上阴冷的表情给掩盖,“不怕告诉你,我进山是为了找寻安索人的藏匿之处。一旦被我找到,我就会带兵进山消灭他们。到时候,我将成为人类的伟大英雄,我的名字也会永远被记录在历史的长卷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沉默冷言的长陵忽然说了这么多话,这让周昌有些不习惯,怔怔地看着他。

    长陵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竟然将自己此行的秘密对一个陌生人说了出来,不过没有关系,在这危机四伏的十万荒山之中,他一个孱弱的少年,没有强者的庇护,他不会永远像昨晚那般幸运的活下去。

    想到这里,忽然又想起地上的那具狗头羊身的怪物来,不由皱了皱眉,冲周昌问道,“那只夜叉犬是你杀的么?”

    周昌被他问的不由一愣,“什么夜叉犬?”

    长陵有些无语,这家伙竟然连夜叉犬是什么都不知道,便伸手指向躺在地上的那具狗头羊身的怪物说道:“就是这家伙!”

    周昌恍然,笑了笑,“运气好,运气好。”

    本来周昌想学胖子那般吹嘘一番,可是他见识过长陵的本事,不好在他面前胡乱吹嘘,只好带着谦虚的语气回答。

    “想不到,你看着平平无奇,倒是有几分本事。”长陵一脸阴沉的注视的周昌的脸,他尽量不去看周昌身后的那把铁剑,他怕一时忍不住出手杀了周昌。

    周昌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周昌总觉得这长陵zyxta.非常的古怪,切又说出他哪里古怪。

    长陵见周昌只是敷衍的笑着,也没有再说什么,心想这小子肯定是用了那把铁剑所蕴藏的力量,才打杀了夜叉犬。

    虽然周昌身上的那把是被封印的邪恶之剑,虽然拥有它,可能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祸。但是那把剑所蕴藏的力量,比长陵见到的大禹王那把有名的共工剑,还要强大千倍。

    这样的一把剑,即使它会反噬它的拥有者,但是剑师对于力量之剑的渴望和贪婪,那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没有哪几个剑师能抵抗的住。

    长陵隐去了脸上的那一丝杀机,身为贵族、王城的名士、和大禹王器重的臣子,以后他是会被记录在史书上的,他不允许自己身上有任何污点。

    周昌发现长陵还是没有走出树林的想法,他心里有些急了,他本想请求长陵带他去找胖子他们。可是他几次开口相求,都被无情的拒绝了。

    眼看就要到中午了,他对长陵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正准备告别长陵,独自去找胖子他们,忽然发现林子里又有了异动,只见不远处,隐隐绰绰出现了几个狗头羊身的怪物,他们正用那双红色的眸子盯着自己。

    “夜叉犬!”周昌惊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拔出身后的铁剑。

    长陵见到那群跑过来的夜叉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低声说着,“我还以为你们不出来了。”侧眼向周昌瞟去,他倒要看看,这把被封印的铁剑到底还能发挥多大的威力。

    周昌没有注意到长陵奇怪的眼神,他快步向长陵凑了过去。

    长陵没想到周昌会向自己靠过来,不由怔了一怔,“你靠过来干嘛?”

    周昌惊慌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别逗了,我不靠着你,我靠谁去?”心慌之下,他也忘了用词和语气。

    长陵冷冷道:“靠你的剑。”

    说着,伸出手贴在周昌的后背上,用力向前一推。

    周昌被他这么一推,身体向前踉跄了好几步。待他站定的时候,几头夜叉犬已经离他不到三米远的距离。

    夜叉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周昌,那额心上的肉角,微微颤动,长着野猪獠牙的大嘴,猛地张开,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现在,周昌已经顾不得回头去看推他过来的长陵,眼神一刻也不敢离开夜叉的身体,生怕稍不注意,这些怪物就会扑过来。

    一头夜叉犬试探性的向周昌逼近了一步,周昌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后退,你越是后退,这群畜生就就逼的越紧。反过来,你冲他逼过去,它们反而会害怕会后退。

    周昌硬着头皮,也向进了一步。一人一犬就隔了一米远的距离,双方对峙了一会,那夜叉犬果然如周昌所料,向后退了两步。

    不过,周昌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松懈。他虽然不熟悉夜叉犬的习性,但他熟悉山狼的习性,野兽的本性基本是一样的,它们在遇陌生的生物的时候,就会不停的试探,直到看出对方的真实本事之后,才会发出致命的攻击。

    豆大的汗珠从周昌的额头涔涔而落,迷得他的眼睛都有些模糊,但是不敢去擦,他只能使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经过第一次的试探之后,另一头夜叉犬缓缓走了过来,它朝周昌挥舞着爪子,嘴里发出恶狠狠的叫声,似乎是想在气势上压过周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