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三章 神秘之湖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没有时间多想,他跳了起来,双脚用力向身后的树干一蹬。他这用力一蹬,身体登时弹了出去。

    这时,灰熊刚正好扑了过来。周昌恰好掠过灰熊头顶,他下意识抓住灰熊头上的毛发,双脚叉开,骑在了灰熊的脖子上。

    灰熊没有扑到周昌,反而将那棵水杉给撞倒了,断裂的树根和着泥土,从地里翻了出来。

    灰熊撞击的惯性差点将周昌带飞出去,幸亏他死死拽着灰熊毛发,稳住了身形。

    不过,经周昌这么用力一拽,灰熊疼的开始咆哮,挥舞着熊掌想要把周昌拍下来,但是笨重的熊类速度很慢,每次都给周昌躲了过去。

    趁着还没有从灰熊身上摔下来,周昌猛地一咬牙,挥起手中的铁剑,使出全身的力气,向灰熊身体内刺了去。

    灰熊的皮毛很厚,周昌这一刺竟然只是把灰熊的毛皮给刺凹了进去。不过,灰熊还是吃了一痛,使劲摇晃着身体。

    周昌在灰熊的身上左颠右簸,几次险些掉了下去。无赖之下,他只好将剑插入背后,两只手死死抓住灰熊。

    灰熊晃动了一会身体,见始终摆脱不了脖子后面的周昌,不由的毛躁起来,开始发狂的向前面水杉和梧桐撞去。

    砰砰砰——

    灰熊的蛮力竟然撞断了好几棵大树,周昌的脸上落满了断枝残叶。

    周昌吐出一片掉在嘴里的叶子,小声骂道:“这笨熊,再这样撞下去,小爷我还有命吗?”

    正说着,那灰熊忽然弯下了身体,将两个前掌平放在了地上。

    周昌见这架式,不由一愣。

    就在他愣神之际,灰熊向地上一倒,左右翻滚起来,似乎是想将周昌压成肉泥。

    周昌好像早就猜到灰熊会用这一招,在它倒地的时候,周昌顺势从灰熊身上跳了下来,朝着前方拔腿就跑。

    灰熊在地上滚了几滚,便又站直了身体,发现刚才骑在它脖子上的人竟然跑了,暴躁地直拍胸脯,发力追了上去。

    周昌跑了没有多远,便朝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上爬去,当他爬到三四米高的时候,灰熊便追了过来。

    灰熊看了看树上的周昌,吼叫了两声,便用身体去撞那棵大树。

    周昌寻了这么一棵大树,以为灰熊的力量不足以撼动这棵大树。

    谁知灰熊的力气实在太大,虽然不至于将这棵大树撞倒,但是,还是将这棵大树撞得猛烈的摇晃起来。

    周昌眼看就要爬到有树枝的地方了,只要抓到了树枝,就可以固定身体,很难被摇下去。可是他现还够不住树枝,他抱着大树,枝干晃动一下,他的身体就向下面滑落一段。

    看着周昌渐渐下滑的身体,灰熊撞击的更加卖力。

    周昌眼看自己就要滑到灰熊手掌能抓到范围,一咬牙,向灰熊跳了去,正好落在它的头顶上。

    甫一落下,便听周昌大叫一声,“娘的,是你逼老子的!”

    说话时,双手的五个指头捏在了一起,奋力向灰熊的两个眼睛戳去。

    随着吧唧的一声响,两股黏稠温热的液体,喷溅在周昌的手上。

    周昌这一击得手,知道灰熊要发狂了,想从他身上跳下去。可是,就在这时,灰熊惨叫一声,像脱缰的野马,奋力的奔跑起来。

    周昌下意识的抓紧了灰熊的毛发,向前方颠簸而去。

    随着灰熊剧烈的摆动,周昌整个人像放出去的风筝悬浮在半空,只有双手还死死抓着灰熊的毛发上。

    灰熊每跑一段距离都会被前面的一棵大树撞倒,但是很快就会爬起来,又开始发疯的向前面奔跑。周昌好几次想从灰熊身上跳下来,但是这发了狂的灰熊,速度比平常快了好几倍,他根本找不到机会。

    没过多久,灰熊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树林,朝山下跑去,很快便进入了一座山谷之中,向山谷的深处跑去。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灰熊奔出了山谷,前面是广阔的草地,可奇怪的是,那草的颜色非常奇怪,竟然都是灰黑色。

    周昌只是瞄了一眼,也没有去多想,他现在只想快点从熊瞎子身上脱身。

    但是,灰熊进入了宽阔的草地,速度更快。

    周昌几次险些被灰熊摔了出去,虽然他连石头都撞过了,也没出现过太大的伤害,按理说,就算从灰熊身上摔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但是,上面发生的情况,那都是在身体承受极大的痛苦、思想极度混乱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这种正常状态下,他还真没胆撒手。

    灰熊又奔跑了一阵,前方远远可以看到一个圆形的湖泊,湖泊周围的土地,就像被烈火炙烤过一般,黑如焦炭。

    在靠近湖泊的时候,明显能闻到尸体腐烂的味道、周昌拿眼扫了周围一眼,发现地面上到处都是动物的死尸,有的已经只剩下一堆白骨,有的爬满了蛆虫。

    周昌看到这副场景,虽然恶心,但是现在要凝神应付灰熊,根本无暇去想多余的事。

    很快,那灰熊便跑到了湖泊边,还不等周昌看清那湖泊的样子,灰熊双脚一发力便跳入了湖中。

    按理说,灰熊这么大的体格,跳入湖泊,肯定会发出巨大的水声、溅起无数水花。

    可是灰熊落水之后,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站在灰熊身上的周昌,并没有细想,借着灰熊的身体用力一蹬,便跳回了岸上。

    就在他跳回岸上的同时,几只细嫩灰白的手,忽然从水底伸了出来,抓住了灰熊身体。

    那巨大的灰熊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脸上露出惊恐和绝望的表情。灰熊想挣脱这几只手,可是那几只手就像长在它身上,你越是用力挣扎,那细嫩灰白的手抓得越紧。很快,灰熊便被那几只手拽入了湖底。

    当周昌跳到岸上,站稳身体,回头向湖里看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了灰熊,只看到平静无波的湖面。

    周昌皱起了眉,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一个比自己重十多倍的灰熊,就这么悄无声息消失了,要知道,那家伙只是瞎了,还没死呢,就算沉入湖底,最起码要扑腾几声水响吧!

    忽然,周昌发现湖水有些奇怪,那水竟然是黑色的,清风拂过湖面,也没有荡起一点涟漪。

    而湖泊周围腐烂的动物尸体,和天空成群的尸蝇,更显得这湖泊的诡异和阴森。

    在这里,周昌一刻也呆不下去,转身就要离开这里。刚转过身,忽然发现前面的草地中站着一个人影,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周昌第一反应就是逃,但是能逃到哪里去呢?他定了定心神,还是硬着头皮向那人影走了过。

    他每走一步,zyxta.都会向四周张望一番,如果又什么不对劲,立即撒腿就跑。

    靠近那人时,周昌终于看清了那人影的真面目,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吓死我,原来是男爵大人。”

    男爵大人是周昌对长陵称呼,那人影正是长陵。

    长陡额头不停流着汗,平时周昌都听不到他呼吸的声音,可这时他的喘气声切非常的粗重。

    “男爵大人,你是跟着灰熊一直追过来的?”周昌眼眶有些湿润了,他心想:长陵肯定是为了将自己从灰熊手中救出来,才一直追过来。能这样对他的人,只有胖子和寒奶奶。又一想,可能安吉丽娜也会追来,这位美丽天真的姑娘,总是让人觉得傻傻的,好像生下来的时候少了一根筋。

    想到安吉丽娜,周昌不由地担心起她现在的处境来。

    正在他为安吉丽娜担心的时候,长陵忽然冷冷的说道:“你倒是命大,这般都死不了。”

    他的脸色依旧是阴沉着,看不出是讽刺、还是愤怒。

    周昌冷不丁听长陵这么一说,不由愣了一愣,他的这句话,让周昌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这家伙行事诡异,周昌早已见怪不怪了,也没向深处想,冲他笑了笑。

    长陵看着傻笑的周昌,恨不得一剑削了他的脑袋,然后拿了铁剑一走了之。可是,内心的骄傲,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他冷哼一声,看了看天色,天空出现了一抹晚霞,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只是太阳没有完全落下,月亮的光环显得有些模糊。

    “这个地方,太邪门了,我们还是快走吧。”周昌内心莫.jsshcxx.名其妙的焦躁起来,他想快点离开这里。

    长陵斜眼看了看周昌,“我倒是觉得这里挺安静的,我准备在这里住上一晚。你若是不怕死,就一个人走吧。”

    周昌看了看脚下灰黑色的杂草,又看了看远处茫茫群山,他一个人能去哪里?

    周昌还没有决定是去是留,长陵已经朝着湖泊的方向走去。他想将湖泊那边的情况和长陵说一番,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跟着长陵过去,希望长陵看到湖泊边恐怖的场景后,会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

    长陵斜睨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周昌,发现他充满警惕地看前面的湖泊,眼神似乎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长陵以为周昌是被周围诡异的环境所吓,心里暗暗鄙弃,又想如果就这样把他吓死倒也不错。于是,他放缓了脚步。

    周昌走得急,没有留意长陵,走了几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长陵的前面,忙又退到长陵身后。发现长陵正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尴尬地朝长陵笑了笑,“男爵大人您走前面”

    长陵冷冷回道:“以后不要叫我男爵大人,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周昌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已经走入了焦炭之地,还是叫着长陵男爵大人道:“男爵大人,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长陵回过头,冷冷看着周昌,“不要再叫我男爵大人。”

    周昌愣了一愣,“好的,男爵…..”

    ‘爵’字刚一出口,便看到了长陵细长的眼睛射出两道凌厉的目光,周昌吓得赶紧闭了嘴。

    长陵冷哼了一声,继续朝前面走着,周昌也再无意提醒他,只是隔着三四米远跟着他。

    很快,长陵便看到了湖泊周围满地的动物死尸,虽然他早已闻到浓厚的腐臭味,但他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么多动物死尸。

    落日的余辉洒照在湖面,就像被幽黑湖水吸收了一般,看不出一点杂色。

    长陵皱了皱眉,他仔细观察起那些动物的死尸来。忽然发现,这些动物死尸的脑袋无一例外的,都是朝着湖水的方向。他走到一只还没有腐烂的黄獐尸体面前蹲了下来,他仔细打量起这只黄獐。

    这只黄獐看上去已经很老了,眼睛.whhryl.似乎也瞎了,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长陵捏了捏黄獐的脚,发现他脚骨有断裂的痕迹。应该是走到这里,突然腿折了,饿死在这里。

    长陵又找到几只没有腐烂的动物身体察看了一番,几乎和那黄獐都是同样的症状。他又皱起了眉,凝神细想,“难道,这里是附近动物死亡的归宿?”

    想到这里,眼睛忍不住向湖泊看去,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山,模糊的月亮变得明亮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