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四章 原形毕露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幽黑的湖水没有倒映出月亮的影子,平静的水面反而发出低低的哭泣声。

    那声音在周昌和长陵的耳边轻轻回荡,仿佛倾诉着什么。可是,他们所诉说的语言,长陵从未听到过,他眉头一下子皱的更紧,死死盯着湖面。

    这时,周昌忽然指着湖面,惊恐的说道:“这,这湖水好像,在,在说话。它,它说:好饿、好难受,救救我们吧!”

    “嗯,你说什么?”长陵听周昌如此说,猛地冲过去抓住他衣领。

    周昌定了定神,“我是说,湖里面发出的声音,好像是在说,好饿,好难受,救救我们吧!”

    “你能听懂湖里面那些东西的语言?”长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抓住周昌衣领的手又紧了紧。

    周昌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被古尔维丹带到半山腰的石台上,醒来之后,莫名其妙的就能听懂异族的语言。

    周昌被长陵抓得有些透不过来气,但又不敢用手去推他,只好干咳起来。

    周昌这一咳,长陵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松开了手,他怎么看周昌,都只像是一普通人,而且年纪并不大,不可能是古语师或者阴阳师,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把被封印、但还有诡异的力量溢出的铁剑。

    想到这里,长陵脱口而出,“是不是因为你手中那把剑,你才能听懂湖里面发出来的声音?”

    周昌见长陵眼睛中似乎闪着贪婪的光芒,心中一凝:先前在春来旅店遇到这家伙的时候,不是说我这把剑只会带来灾jsshcxx.祸吗?该不会正被我说中,他在打我家传铁剑的主意吧?

    长陵上面的话刚说出口,便有些有悔,向周昌看去,只见周昌正用猜疑的目光看着他,不皱起了眉。对方似乎识破了自己的目的,这让长陵心中很恼火,心中顿时生了杀机,他已经顾不得什么身份体面了,他现在就想得到那把剑,看看剑中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杀心一起,长陵本来就阴沉脸上,顿时变得扭曲狰狞,他忽然拔出的腰间的银色长剑,指向周昌,“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

    冰冷的声音,加上此刻这诡异的环境,周昌身上的汗毛顿时都竖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长陵,“你为什么要杀我?既然你要杀我,为什么当初又要救我?”

    周昌的质问让长陵很是尴尬,可是心里的算计又不能说出来,一时,不由怔怔愣在那里。

    就在他一愣神的时候,周昌突然猛地向长陵撞了过来。

    长陵已经练到了大剑师的级别,附近风吹草动根本逃不过他的耳朵,周昌刚一发动,长陵随即就回过神,见周昌冲过来,whhryl.冷笑了一声。

    待周昌快要撞到长陵身上时,长陵侧身一闪,周昌撞了一个空。他还没站稳脚,在他身后的长陵便一脚踹在了周昌的屁股上。

    周昌被长陵这么一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长陵没有给周昌起身的机会,一个箭步冲上前,一只脚踩在了周昌的背上,冷冷道:“小子,你下手倒是挺快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周昌的背后抽出了铁剑,借着月光端详了一会,别在了腰间。

    周昌见长陵拔走了自己的剑,心中大怒,用力的挣扎着想起来,可是长陵踩住他的脚,就像是座大山死死压着,越是挣扎压得越重。

    “王八蛋,你是什么狗屁贵族,竟然干起图财害命的勾当,就不怕别人知道后,收回你所有的荣耀,将你绞死嘛!”周昌愤怒的咆哮着。

    周昌的话似乎让长陵有些羞恼,脚下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我本不想杀你,当时,我救了你,你把铁剑当作回报送给我,不就没事了吗。闹到这种地步,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听到长陵这么一说,周昌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救自己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剑,而自己不肯将剑给他,他居然就起了歹心。想想那突然出现的夜叉犬、灰熊,应该都是这家伙故意引出来的吧!

    长陵似乎看出了周昌的猜测,冷冷道:“你倒是命大,连我引出来的夜叉犬、灰熊都收拾不了你。本来我也没打算自己出手,只是,你刚才的表现,让我已经无法再忍耐这把剑所带来的诱惑,我必须马上拥有它。”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周昌的面前如此的失态,也许是由于得到神剑的原因;也可能是,周昌就要被他杀死,和一个死人说这么多话,对他的未来不会有什么影响。

    周昌感觉到了死亡就要来临,可是他又无力挣扎,正要开口念那向死而生的咒语时,长陵忽然发现他的嘴动了动,以为他想开口向自己求饶,没有给他机会,弯下身一拳打在他的嘴上,“别说废话了,软骨头,我会让人死得很痛快。”

    他这一拳打下去,周昌脑袋金星直冒,嘴角边溢出了温凉的血液。一种强烈的羞辱感,驱散了内心对死亡的恐惧,他心中只有愤怒。

    长陵的剑抵在了周昌的背上,一股阴冷之气,从剑尖透入骨髓之中,刺骨的寒冷让周昌不由抽搐了一下,死亡的感觉陡然强烈起来。

    就在这时,天空中干净的明月,升起了几丝黑气,湖水也发出扑通扑通的响声,湖底那低低的哭声也变得越发的刺耳。

    那刺耳的哭声,似乎能唤起了人内心深处的阴暗和恐惧,长陵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踩在周昌身上的脚忽然移开,挥舞着剑,大声喝道:“你们都给我滚开,不要来找我。”

    起初周昌以为长陵是在和自己说话,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这家伙正对着前方的空气,自言自语的说着。

    周昌也没多想,爬起身朝着长陵相反的方向跑去。

    周昌心急,没有细看脚下,踩到很多动物的尸骨上,发出咔咔的骨骼断裂声。

    那骨骼断裂的声音似乎惊扰到了被梦魇缠绕的长陵,只见他迷离的眼神陡然射出精光,看向仓皇逃离的周昌,冷笑了一声,正要追过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大地在颤动,远处传来沉闷的轰隆声。

    长陵侧耳细听,那声音不像是打雷声,倒像是千军万马奔腾时,撼动山地的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近,很快,他能看到,四面八方有无数的黑影向这边奔来。那黑影有的像狼,有的像豹、有的像熊、有的像虎,有的像野猪,这些平时见面就会撕咬的野兽,为什么会同时向这里奔来?

    虽然长陵很好奇,但是,他现在主要的目的是杀死周昌,虽然剑已经抢到手,可是周昌不死,万一将自己的丑事传扬出去,那他这辈子就没脸见人了。

    周昌向前面没有跑多远,就看到了前方跑过来的野兽,他望着黑压压看不到边的黑影,心里阵阵发毛。

    就在他发怵之际,几只跑在最前面野豹已经靠近了周昌身边,可是,它们似乎没有在意周昌,径自向湖边跑去。后面大量野兽也是一样,它们眼神充满了狂热和迷离,直直的盯着前方的湖泊,就像注视恋人一样,这个世界它就是唯一。

    不断的有野兽从周昌身边经过,奇怪的是,它们并不伤害周昌,而是从他的身边绕了过去,直奔那古怪的湖泊而去

    很快,周昌的周围都被密密麻麻的野兽给包围,根本移动不了步伐。他回头寻找着长陵,发现身后不到五十米远的距离,长陵和自己一样,也处在野兽的包围之中。不过这些野兽也没有攻击长陵,也只是从他的身边绕了过去。

    长陵似乎发现了周昌朝他看来的目光,也直勾勾看向了周昌,虽然周昌看不清他的眼神,但还是能感觉到一丝怨毒。

    冲到湖边的野兽,没有丝毫的犹豫,前仆后继的向湖水中跳去。奇怪的是,一群野兽跳入湖中,竟然没发出一点响声。

    很快,前面跳入湖中的野兽便沉入了湖底,后面的野兽看到这种情况,眼神中显得更加的狂热。

    长陵被眼前的场景深深的震撼住了,他的注意力从周昌的身上转移到了湖面,忽然发现,在惨淡的月光下,隐隐能看到,湖面中有无数只细嫩灰白的人手,正将一只只跳入湖中的野兽,往湖底拖拽着。

    虽然长陵连人都杀过不少,诡异的场景也见过很多,可是,像这种成千上万的野兽疯狂自杀的诡异场景,他闻所未闻,更.jxpx.让他惊惧的是湖面突然冒出的那些犹如亡灵的手臂,让他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发慌,额头上不自觉得流出了冷汗。虽然他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恐惧,但身体还是忍不住发出轻微的颤抖。

    与长陵相比,周昌幸运很多,因为他离湖面较远,看不到湖面那诡异的场景,他只知道这群野兽都疯了,一个个都不要命的往湖水里跳。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昌看到前面已经没有了野兽,便发力向前面跑去。

    长陵定了定神,回头去看周昌时,他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长陵心里也不急,只是阴冷看着前方周昌的身影。

    周昌一天没有吃东西,加上和灰熊搏斗,早已是强弩之末,要不是靠着‘向死而生’所带来的那股气流,恐怕他早已脱力昏厥过去。

    跑了没多久,周昌便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便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去。只见身后不远处,长陵正用阴冷的眼光看着自己,看他的表现,似乎并没有靠近的意思,不过周昌切不敢如此肯定,拔腿就往前跑。

    周昌跑出了灰黑色的草地,前面是一处树林,他想钻进树林,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双腿发软,走路都很困难。

    身后如影随形的长陵,在离他不到十米远的距离,阴沉的看着他。

    周昌想起当时长陵在春来旅店杀人的场景,头皮感到一阵发麻,他现在已经跑不动了,只有站在这里等死。

    可是周昌不想死,他要照顾寒奶奶,他还要救胖子,忽然,他嘴里开始默默念道:“向死而生,内心充满绝望,恐惧吞噬一切,生命遭到遗弃。伟大的死神,愿你抚慰我的肉体和灵魂,为你完成腐蚀大地生灵的任务。”

    甫一念完,那股气流又出现在周昌的体内。那股气流似乎有了灵性一般,它发现周昌的身非常的虚弱,便分离出无数的气流,缓缓流向周昌的四肢百骸。

    每一处经过那神秘的气流洗涤过的肌肉和经络,都充满了新生的活力,当那股气流在周昌全身流动开后,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可是,他的内心深处似乎又多了一丝冷戾之气。

    月光被乌云遮掩,长陵并没有看清周昌身上的变化,他冷冷盯着周昌的身影,“怎么不跑了?若是你告诉我这把剑的秘密,我可以饶你一死。”

    长陵得到周昌那把铁剑之后,并没有听出湖面那哭声言语,心里不由有些纳闷,后来,他又试着打开铁剑中的力量,也没有成功,他心想可能使用这把剑需要什么咒语,或者某种仪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