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五章 忧伤的歌声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本来就很聪明,只是处世经验比较浅,哪里听不出长陵的鬼话,心里冷笑了两声,定了定神,“我说出来,你当真会放过我?”

    长陵听他这么一说,以为自己猜对了,精神一振,但脸上依旧那副阴冷的表情,“你没有别的选择。”

    周昌故意喘着粗气,“你靠近一点,我没多少力气了。”

    他说话时故意装作有气无力,仿佛随时有可能倒下。

    对于周昌的表现,长陵并不怀疑,冷冷鄙视了周昌一眼,大步向周昌走了过来。

    就在长陵离周昌只有两步远时,周昌紧紧握住了拳头,待长陵在跨进一步,立身未稳之际,周昌左脚陡地向前迈出一步,双拳同时击打在长陵胸口上。

    长陵一直和周昌在一起,这小子一天没有吃饭,而且奔波了一天,同时整个人都陷入在恐惧和紧张之中。凡是懂一些人体原理,就知道,普通人在这个时候,已然是强弩之末,根本使不出多大力气,所以他对周昌根本没有防备之心。

    周昌向长陵打来拳头的时候,长陵兀自不信,只当是在梦中,不过,他很快便感觉到了力量的撞击。这时,他想运用体内的真气去抵挡,可是已经来不及。他的身体在周昌打来的力量冲击下,向后跌了好几个踉跄,最后还是没有站稳,仰面摔倒在地。

    周昌一击得逞,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向前面的那处树林里跑去。

    长陵被周昌打翻在地,又羞又恼,身体一挻便站了起来。刚一站起身,便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胸口,又闷又痛。他试着向前走了一步,没想到这一动,心脏就好像被人用拳头力狠狠了砸了一下,痛得额头直冒冷汗。

    “周昌,你这小杂种,我一定要杀了你。”长陵似乎陷入了极度的疯狂,说话已经没有了平时阴冷之气,反而多了几分狂躁。

    周昌一头钻进树林之后,他不敢跑直线,每跑一段路,便换一个方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已经进入树林的深处,看看身后,似乎没有什么动.xgchotel.静,他便停了下来,靠在树上,低声喘着气。

    休息了一会,又开始朝前面跑去,他不知能不能逃出长陵毒手,但是,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就必须逃出去,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寒奶奶和胖子。

    天空的月亮透过茂密的树叶,穿透进来的光亮非常的微弱,只能让人的视线看清楚大树位置,不置于走动的时候,撞到了树上。

    摸着黑,周昌不知道走了多久,累了就停下来,稍稍喘一口气,他不敢多停留,因为长陵那家伙,速度太快了,时间一长,就会被他发现。

    这片树林,远比周昌在十万荒山所走的其它树林要大得多,天蒙蒙亮的时候,他还是被密密麻麻的树木包裹在其中。

    周昌看了看微微发白的天空,摸了摸那瘪得快贴到后背的肚子,忽然想起身上的口袋里还有几颗昨天掏的鸟蛋,一时,来了精神。

    他从口袋里摸出两颗鸟蛋,敲破了壳,将里面的蛋黄、蛋白喝了干净。然后,换了一方向,继续跑去。

    太阳越升越高,很快,整个树林都出现了明亮的斑驳。

    周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望不到头的树林,他心里有些焦急,他猜想自己应该jsshcxx.是迷路了。定了定神,想起了以前在奢比山树林迷路所用的方法,就是在树上做记号。

    于是他每走一百步远,就在一棵大树上留下一个记号,为了不让长陵发现这些记号,周昌将记号做的非常的隐密。

    又走了一段距离,太阳照在了正中,周昌又喝了两个鸟蛋,休息了一会,继续走着,没多走远,身后忽然传来沙沙的声响。

    周昌心里一紧,脚下加快了步伐,慌张之下,没有留意地面,被一块石头绊了个正着,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虽然站稳了身形,但撞在石头上的脚,还是让他痛得青筋直冒。

    他回头向那石头看去,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横卧着的石人,身体的一半已经没入了泥土之中。

    细细看那石人,是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要不是离得近,周昌会错以为它是一个真人。

    石人全身呈淡灰色、雕刻非常的精细。石人身上是一套棱形的铠甲,头上戴着头盔,头盔的正中间还刻着一朵奇怪的花,又点像荷花、又有点像玫瑰,确切的说是两者的结合体。

    这种花,周昌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周昌没有多停留,看了一会,便继续朝前面走去。

    没有走多远,他又发现两个石人,一男一女,男的和那个横躺在地面的石人差不多。那女的石人身上穿着上长裙,长裙上刻着一朵像荷花又像玫瑰的花朵。女人双手重叠搭在小腹的位置,双手之间还有一个暗青色的小铜镜。

    周昌看到女石人的这个造型,似乎想到了什么,失声叫道:“皮丽亚。”

    他终于想了起来,在暗夜之城的宫殿中所遇到的那名妖族女禁忌师——皮亚丽,就是这么一副装扮。那朵奇怪的花,太章当初叫他骨花。

    看着这两具石人,周昌心里颇有些发怵,好像预感到前面的路可能会有危险发生,可是,身后还有一个家伙如影随形,他只能硬着头皮,往深处走去。

    没有走多远,他又发现几具石人,这些石人和前面看到的男女石人,几乎一样。只是,这几具石人身上多了一些刻痕,像是刀剑劈砍出来。

    又往前面走了一会,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宫殿,宫殿已经非常的破败,宫殿正前方,无数的石人堆叠在一起,残破不全。外院宽厚的围墙已经坍塌了大半,高大的石柱被藤蔓缠绕,整个宫殿差不多已经成了废墟。

    周昌犹豫了片刻,还是朝着宫殿的方向走去。刚走到宫殿范围内,便发现这宫殿周围的树比其它的树要高出一倍,这周昌感觉非常的奇怪。

    他仔细看了看这些树,有些像水杉,但是树干上长满了圆锥形的尖刺,树枝上还挂着红通通的果子,有点像苹果,但切只有枣子那么大。

    周昌看着那红通通的果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想摘几个下来解解饥渴,可是看到那长满尖刺的树干,只能无奈摇了摇头。

    他跨过绕过一堆一堆的石人,朝着宫殿走去。

    宫殿顶端已经塌陷,不过,下面还算完好。宫殿的大门是木头做的,虽然上了漆,但是年代久远,已经被绿菌所侵蚀。

    周昌走了过去,用力推开门。木门刚推开一点缝隙,便有一层厚厚的灰尘扑了出来,呛得周昌干咳不止。

    周昌只好捂住鼻子去推门,门打开的同时,只听砰地一声,一块大石掉落在他的脚下,差一点就砸住了脚。

    周昌吓了一跳,定神去看那块落下来的大石,又圆又滑,上面好像还有彩笔绘着图案,只是年代久远,多半的彩漆已经剥落,看不清到底画着什么。

    周昌又抬头向上面看去,屋顶大片的塌陷,幸亏被几根粗圆的横梁截住,不然,整座宫殿彻底不能进人了。

    虽然如此,塌陷下来的较小的碎石砖块,还是堆满了宫殿。周昌跨过堆叠的碎石,向他左手边的一道房门走去。

    这道门的横梁被压断了,掉下的泥砖几乎将门全部遮挡,只留下一个房门的轮廓。

    周昌将砖头移开,露出一道缝隙,便钻了进去,又将砖石给堵上,心里得意道:小爷我躲到这里面,我就不信长陵这个王八蛋还能找得到我。

    就在他自鸣得意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轻柔歌声:

    古老的藏骨花,带着哀伤缓缓绽放

    你的忧郁,让我感到莫名的相思

    我想用你的花朵,妆饰我的长发

    但是,你冷若冰霜,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虽然,遭你厌弃,并不能阻挡我对你疯狂的执着

    为你癫狂,辜负万生春华

    为你欢心,禁忌百花千芳

    藏骨花,泪凄凉,天地不怜,我心虚妄

    一生一世,只为你姹紫嫣红,我心无憾

    歌声凄婉哀怨,让人听来,不自觉就会落下泪。

    周昌抹了一把眼眶的泪水,转身朝身后看去,并没有见到任何人。更奇怪的是,他一转身,那曼妙的歌声嘎然而止了。

    他怔了一怔,打量起这间房,房内虽然大部分都已经坍塌,但是从房间的残余的装饰和精美的雕刻,就能断定出这里以前一定非常的奢华精致。

    不经意间,周昌瞥到了左前方的角落,有一座一米多高的女人雕像。咋一看,还以为是一个活人,那雕工简直精细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女人五官精美、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幽怨和哀伤,长长的秀发上缀着一朵淡粉透红的骨花。

    女人身上穿着一套坠地长裙,左手拿着一面青铜古镜,镜边刻着许多古怪的符。右手拈着兰花指,指着前方。

    周昌越看这雕像,越觉得这雕像好像有生命一样,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刚才那轻柔曼妙的歌声,就是从这座雕whhryl.像的嘴里发出来。

    “藏骨花?”周昌一边若有所思的念着,一边打量着雕像头发上那朵淡粉通红的骨花。

    那骨花与其它花朵的艳丽不同,它就像端庄瑰丽的女王,别说采摘,就连看得久了,也觉得是对它的不敬。

    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周昌的目光便从那朵骨花上面移开,落在了雕像左边的一根白色石柱上。

    那白色石柱已经有些破裂,上面刻着许多各种生物骨头的图案。

    周昌看到那些图案,不由地走了过去,那些骨头图案和他以前所见到骨头字并没有什么区别,他皱了皱眉,“奇怪,这里怎么也有骨头字?难道这里也是远古众神居住过的遗迹?”

    当周昌的视线从雕像身上移开的时候,那轻柔的歌声再一次响起,回荡在他的耳边。可是奇怪的是,周昌又看向那雕像的时候,曼妙的歌声再一次嘎然而止。

    周昌又试着将目光移开,但是眼角的余光切还停在那雕像身上。

    歌声没有响起,似乎雕像能感觉到周昌还在看它。

    虽然,周昌觉得这件事有点诡异,但是,他又不能离开这里。心里想着,硬着头皮在这里过上一晚,让长陵走远之后,他沿着一路做的记号折返回去。

    拿定了主意,周昌便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将仅剩的两个鸟蛋拿出来喝了。伸了一懒腰,正准备闭上眼睡一觉。

    就在他闭上眼的时候,歌声不经意地再一次响起。

    也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已经习惯了这诡异的环境,周昌没有再去理会轻柔凄婉的歌声,反而将歌声当成催眠曲,在歌声的引导下,沉沉的睡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