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七 女人的头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长陵虽然没有被周昌扔过来的石手砸中,但是,想起刚才还惊恐发怵的周昌,一下子变得如此果决,不由怀疑起这小子是不是装出来的。又想到上次,周昌假装虚脱无力骗过了自己,将自己打翻在地的事情,一时,莫名的怒火陡地蹿起。

    从地面跳了起来,看着周昌跑出去没多远的身影,长陵发出了一声冷笑,手中的长剑向前一提,那银色的长剑锵然出鞘,向周昌飞了过去。

    周昌刚跳过一个横卧的石人,便感觉身后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顿时失去了重心,迎面扑倒在地,吃了一嘴的灰。

    这时,长陵也快步走了过来,看到周昌用正手掌撑起身体,准备站起身,一脚便踩在他的背上。

    周昌只觉好像有座山压在身上,双手支撑不住,又趴在了地上,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被压碎了。

    长陵冷冷看着发出闷哼声的周昌,“你竟敢骗我!”

    周昌身体不能动弹,他只能将眼珠上移,看着长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老子看到的都跟你说了,你不信老子也没有办法。”

    长陵见周昌还是这般说,脚下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周昌闷咳一声,喉咙一甜,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周昌心中不甘,他躲进藤蔓中,以为不会被长陵发现,可是他看到长陵向他一步步走来,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便装作非常恐惧的模样,骗过了长陵,又趁长陵不注意,偷袭成功,可是最后还是让长陵给抓住了。

    就在他不甘心的时候,忽然从远处飘来一声轻柔的叹息,那声音有些飘渺,但又非常的真切,就像有人在耳边呵着气。

    长陵似乎也听见了那叹息声,踩在周昌背上的力道明显减轻了许多。

    周昌背上的压力一减,顿时便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你到底是谁?”长陵的心思并没有全部放在周昌身上,他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他发现那叹息声是从前面几堆叠在一起的石人后面发出来,不由皱起了眉。

    他将周昌拽了起来,阴沉的脸说道:“你去前面看看。”

    周昌抹了抹嘴角的血渍,白了长陵一眼,“小爷我没心情。”

    长陵冷笑一声,“由不得你作主。”

    说着,一掌拍了周昌背后。

    周昌被他这么一拍,只觉身后有人推他一般,顺着那股推力踉踉跄跄的来到那堆石人后面。

    周昌四周看了一番,并没有什么人,但地上切有一大滩血水,月光映射在那滩血水上,现出了一个血色的月亮,显得分外的诡异。

    那血水中间,长着一根植物的根茎,从那根茎中还不断向外流着血。周昌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一步。

    长陵见周昌走过去,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随后也走了过来,当他看到那长在地里的根茎时,便想起被他斩断的那朵诡异的花。

    “难道这朵花当真有生命不成?”长陵嘴里一边喃喃低语,目光一边四处搜寻着被他斩断的那朵花。

    可是,他找了半天,也没发现那朵花的踪影。

    这一切太过诡异,长陵觉得在这里多呆一刻,便多一分危险,于是,决定带着周昌立即离开这里。

    当他的脑子还转着这种想法的时候,忽然从他身后的宫殿里传来一阵轻柔的歌声:

    古老的藏骨花,带着哀伤缓缓绽放

    你的忧郁,让我感到莫名的相思

    我想用你的花朵,妆饰我的长发

    但是,你冷若冰霜,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虽然,遭你厌弃,并不能阻挡我对你疯狂的执着

    为你癫狂,辜负万生.xgchotel.春华

    为你欢心,禁忌百花千芳

    藏骨花,泪凄凉,天地不怜,我心虚妄

    一生一世,只为你姹紫嫣红,我心无憾

    长陵听到那歌声,没来由地一阵心慌气短,好像被人将脑袋摁到水里一般。他心里一惊,更坚定了离开的念动。刚要迈开脚步,忽然发现全身像是被灌了一层铅,连脖子都无法扭动,心里一阵骇然,脸色也变了数变。

    周昌似乎看出长陵不能动弹了,但又不能太确定,便故意试探着问道:“男爵大人,我看这里好生的诡异,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说着,周昌一步步向长陵走近,借着微弱的月光他想看清楚长陵脸上的表情。

    长陵虽然心中犹如惊涛骇浪般翻涌,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副阴沉的表情,“你再近前一步试试!”

    周昌听他这么一说,只道自己猜测错了,便停下了脚步,不过转念一想,按照长陵阴冷的性格,若是真没出事,肯定会用剑柄狠狠砸自己几下,而不只是说一句狠话。心说反正逃不出这家伙魔掌,得罪了他,最多不过多挨一顿打。于是,将心一横,又迈步向他走了过去。

    长陵见状脸色微变,他想伸手去拔剑,可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他的手臂也挪动不了分毫。

    周昌走得近了,几乎要贴到了长陵的身体,切见长陵依旧一动不动,心中有些纳闷,他试探性的举起手去搧长陵的脸。

    啪地一声,长陵竟然没有躲开,被周昌搧了一正着。

    虽然周昌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是那种羞辱,还是将长陵那张苍白阴郁的脸气得泛出了红色。

    周昌见长陵不躲不闪的让他搧了一巴掌,不由地一愣,不过随即他明白过来,长陵的身体真的不能动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周昌还是感到异常的兴奋。

    想起长陵对自己的羞辱,周昌忍不住又搧了他一耳光,这一次的力道明显大了很多。啪地一声脆响,长陵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我杀了你!”长陵愤怒的向周昌吼道。

    周昌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想到长陵已经不能动弹了,又壮着胆子走了过去,从长陵身后拿回了自己的铁剑,抚摸了一番,忽然举起剑指向了长陵的脖子。

    长陵见状,愤怒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你,你干什么?”

    周昌白了长陵一眼,淡淡道:“当然是取你的命。”

    长陵听周昌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别,别杀我,求你了!”

    周昌本以为这个沉默冷言的家伙骨头会很硬,没想到自己随口这么一说,这家伙竟然就认怂了。

    周昌心说什么破剑师,还以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是怕死。

    长陵心神稍稍稳定下来,想到自己刚才怎么说出那种不知羞耻的话,脸上顿时涨得通红,细长的眼睛怨毒的盯着周昌,见周昌一脸的不屑,知道他是在轻视自己,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乡下的野小子轻视,眼中冒出了无尽的杀机。

    周昌似乎感觉到了长陵身上凛冽的杀气,身上不由主地打了一个冷颤,他望向长陵,只见长陵此时已经换了哀求的眼神。

    周昌以为是错觉,笑了笑,“叫我一声爷.jxpx.爷,小爷就放了你。”

    说着,见长陵有些犹豫,便板起了脸,“怎么,不想叫么?”

    长陵见周昌阴沉着脸,而且手中的铁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一咬牙便叫道“呀呀。”

    他故意尖着嗓子叫了一声‘呀呀’企图蒙混过去,他自以为这样做很聪明。可是,他没想到,周昌这种从小在山里面长大的孩子,也没什么可娱乐,就是赌赛爬树、游泳、摔跤。因为山里孩子都穷,赌输了也没有东西可给,于是便让输了的人喊对方爷爷,那时候,周昌他们一帮孩子可没少玩这种把戏。

    周昌将铁剑移到长陵的脸上,拍的啪啪作响,“你这种把戏,小爷我七岁就会玩了。叫清楚一点。”

    周昌说话的时候,脸上不经意闪过一丝阴戾诡异之色,这一瞬而过的表情,连周昌自己都没有察觉。

    长陵被周昌揭露了自己的伎俩,又羞又怒,艰难的说道:“你杀了我吧!”

    不知道是周昌天生的纯朴,还是和安吉丽娜那位天真美丽的姑娘待的时间长了,他还真狠不下心,即使这家伙时刻都会要了他的性命。

    看着长陵这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心想这家伙肯定是不会叫自己爷爷了,一时,也没心思捉弄他了。反正,现在剑也拿到手了,应该赶紧离开这里,万一过一会,这家伙能动了,那可就不妙了。

    就在周昌打定主意,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长陵的身后多出一个女人的脸,月光照射下,那女人的脸比死人的脸还要苍白,就好像她的皮肤是雪白的面粉做成的一样。

    女人睁着大大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昌。

    这个女人的脸周昌已经见过了,就是从那石柱上忽然掉落的那颗人头,虽然她的脸比刚才白了很多,但周昌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周昌的感觉头皮要炸开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向退去。

    长陵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又看到周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身后,心中越发肯定自己的身后肯定有人。

    长陵感到背后凉丝丝的,虽然并不感觉寒冷,但是他发现体内流动的真气,正在渐渐的凝固。可是,除了嘴和眼睛,全身都动不了,他只能紧张地朝周昌大声问道:“我身后有什么东西?快告诉我!”

    周昌一步一步缓缓向后退着,冷不丁听到长陵的吼声,顿时吓了一跳,抬起的脚踩到了一些碎石上,脚下一滑,仰面摔倒在地。

    而此时,那个女人的脸搭在长陵的肩膀上,低声说道:“为什么要砍我的头?”

    声音轻柔,和那唱着歌的女人的声音几乎完全一样。

    长陵将眼珠子移到那个女人脸的方向,看到那死气沉沉的女人脸,他的印象中并没有见过这个人,再说他杀人不从砍人的头。还有,他还没有杀过女人。

    “尊贵的小姐,你认错人了吧,我并不认识你。”长陵觉得其中有误会,便定了定神,开口向那女人解释道。

    那女人发出低沉的笑声,“呵呵呵,你心跳得好快,既然不是你,你紧张什么?”

    女人的声音,调笑中带着几分戏弄之意。

    长陵朝着刚刚爬起来的周昌看了一眼,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我这位兄弟曾经砍下过一个女人的头,我是怕你缠上他,所以有些紧张。”

    长陵声音有虽然不大,但周昌离的也不远,刚好被他听见,气得他混身直哆嗦,只见他指着长陵骂道:“你这兔崽子,我什么时候杀过人?倒是你,杀人不眨眼,我就曾亲眼见过。”

    长陵说话时,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被周昌听到了。不由皱起的眉头,一个人一旦放下一次尊严,他就再也没有尊严可言,只听他说道:“你小子不要污蔑我,看看你身上的那极重的阴气,还有那把被封印的邪恶之剑,你说你没杀过人,骗小孩嘛!”

    周昌没想到这沉默冷言的家伙竟然这么能说,还真是没有看出来,愣了一下,正待回嘴的时候,忽然听那女人又呵呵的笑道:“你们都怕死?”

    她这话问的有些突兀,要是在平时,有一个女人这么问周昌和长陡,男子汉的豪气立马就会燃烧起来,就算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恐怕他们也都会硬着头说声‘不怕!’

    可是,在这诡异的地方,看着只有一张诡异的女人脸,周昌不知道长陵能不能豪.jsshcxx.气一把,他反正豪气不起来,只见他点着头说,“我当然怕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