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八章 苏醒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长陵一直看着周昌,心想万一这家伙忽然说‘我不怕死’,身为贵族、大剑师、炎夏帝国统治者大禹王看重的人,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见周昌这般说,心下松了一口气,好像放下了一个重重的包袱,忙道:“我怕死。”

    话音刚落,那女人的脸就变得模糊起来,很快就消失了。

    那张女人的脸消失的那一刻,周昌和长陵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幽幽的叹息声,随后,又是一阵笑声。

    然后,又听到那个轻柔曼妙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个人当中,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这里,谁先拔掉那株藏骨花的根,谁就可以离开。”

    声音是从他们头顶上方的空中飘来,幽幽的带着几分怜惜和不忍。

    但是,周昌和长陵从这声音的语气中听到更多的是诡异和恶毒。

    声音刚一说完,长陵体内凝固的真气,瞬间就融化了,他的身体又可以活动自如了。

    身体的变化,让长陵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那诡异的女人所为,也不得不相信那女人随时都可以杀了他。

    想到了死,女人的话立刻就回荡在他耳边,立时想到那血水中伫立的花根来,心想那个东西应该就是藏骨花的根了。

    这时,周昌也想到了伫立在血水中那根淡绿色的花根。就在长陵将脚踏入血水之中时,周昌也跑了过去。

    长陵见周昌也跑过了过来,冷笑了一声,伸出右手快如闪电般打在周昌胸前,只见周昌身体失去了重心,飞出两米多远,重重的摔在地面。

    “你注定要死,可恨的是杀你的不是我。”长陵阴冷的看着摔在地上的周昌,怨毒的说道。

    长陵说完,便蹲下身迫不及待去拔那棵没有了花朵的根,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这轻轻一拔,周昌就会被那诡的女人索取性命,那铁剑自己一定要带走。不过,遗憾的是不能从那小子身上得到开启铁剑的秘密了。

    心里想着,随手便拔起那花根。

    就在花根被长陵拔出地面的时候,忽然传来女人凄厉的叫声,被拔起的花根的地面凹陷了一个大坑,满地的血都流进了大坑中。

    还没等长陵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从大坑中伸出一双惨白的人手,死死抓住了长陵的双脚,用力一拉,将还没有回过神的长陵给拽翻在地,向坑里拖去。

    长陵终于反应过,他定了定神,拔出长剑去砍那双人手。可是那双手像是精铁铸成的一般,砍在上面只发出当当当的响声,切不见有丝毫的伤口。

    他定了定神,强运体内的真气灌注到长剑上,然后再用力去砍那双惨白的手。虽然,这次砍出了几道伤口,但是那双手似乎有自愈的能力,很快伤口就愈合了。

    长陵看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的.xgchotel.被拖入坑中,一脸的惶恐之色,可是自己对此毫无办法,忽然他看到了周昌,忙冲着他恳求道:“周昌,救我。”

    周昌此时刚好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长陵的上半身已经被一双手拖入了突然冒出来黑洞中,也没多想,下意识地扑了过去,抓住了长陵的手。

    长陵没想周昌会救他,感激的看着周昌。他细长的眼睛给周昌留下了无数的噩梦,他不看还好,他这一看,周昌忽然就将手松开了,“老子救你,你还会杀我。”

    长陵有些错愕,随即转为愤怒,他张开嘴要骂周昌的时候,那双惨白的人手猛地一用力,他整个人顿时快速的向下沉去,传到周昌耳朵的只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周昌被这惨叫声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就在这时,一股灰白色的烟雾从洞口升腾而起,很快幻化成了一个人形。

    周昌仔细一看那灰白色的烟雾幻化的人形,竟然和长陵有几分相似。

    那人形睁开的眼睛,发出淡蓝色的亮光,直勾勾的看着周昌,嘴里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周昌骇得脸色发白,以为是长陵的鬼魂前来索命,转身就跑。

    就在周昌转身的时候,那一双惨白的手,再一次伸了出来,抓住了那烟雾幻化的人形,一把又拖拽进了洞中。

    没有过多久,从那黑幽幽的大坑中爬出来一个女人,那女人全身赤裸,身上沾满了深黑发臭的泥土。

    那女人妖娆的身体,在清风的吹拂下,像水蛇一样,一摇一摆甚是妖媚。她看着周昌张皇逃跑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脸上又露出淡淡的哀伤,喃喃说道:“五千年了,终于醒过来了!”

    周昌不敢回头,拼命地向树林里跑去,由于太过紧张,被四处散落的石头绊了好几下,腿疼的哇直叫,可是他不敢停下,一直跑到树林中,这才回头向宫殿的方向望了一眼。

    他看见了那个女人,明亮的月光下,照在她满是污泥的身上,很难分清她的身份和性别。但是那妖娆的身材,和随风摇曳的曼妙身姿,让周昌相信,那是一个女人。

    周昌发现那个女人好像在注视着他,甚至还能感觉到那女人目光中的含义。那是一个人计谋得逞之后,所表现出得意的目光。

    到底是什么计谋得逞了呢?周昌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应该马上离开这里,他回过头,向树林的深处走去。这一刻,他再也不用担心长陵的威胁了,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似乎就代表着长陵的死亡,包括他的灵魂。

    周昌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想法,也许是刚才看到那团很像长陵的灰白色的烟雾的原因。

    胡思乱想间,周昌已经走向了树林的深处,他没有目标,只是顺着一个方向不停的走,只要能快一点走出这片树林就好。

    月光在晃动的树叶下忽明忽暗,周昌有些看不清前面的路,他走的很慢。

    出不知道多久,不知不觉间,天已破晓,东方露出了一抹朝霞。周昌的眼睛微微发红,不知道是没睡好的缘故,还是想起了亲人。

    等天色大亮的时候,周昌又爬到树上掏了一个鸟窝,喝了几个生鸟蛋,然后继续赶路。

    大概快要到中午的时候,周昌终于走出了这片树林,他抬头向远方望去,群山巍峨,绿林起伏,直与天际相连,根本看不到尽头。

    他心中一片迷茫,到底该往哪里走,如何才能找到胖子他们?越想越迷茫,干脆什么也不想了,靠在一棵大树下,竟然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睡梦中,好像有人在轻拍他的脸。他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下,将头侧到另一面又继续睡起来。

    可是,那人拍打他的脸更加用力,似乎还在他耳边说着话。

    周昌骂了一声,忽然想起了自己所处的地方,随时都会有野兽出没,猛地跳了起来,拔出背上的剑,“是谁?”

    没有人回答,不过他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女人,她身材纤细,长发垂在肩头,在清风的吹动下,飘了起来,遮住了她大半的脸。

    这女人的身后背着一把幽黑的长弓,还有一个装着几支羽箭的箭袋。

    虽然周昌看不清女人的脸,但是,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感到非常的亲切。能让周昌有这种感觉的人,除了简妮珍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这种感觉,再结合女人的装扮,周昌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简妮珍。他又将头低了低,看向那女人的手指,那女人的手指上果然戴着一枚生了锈的铁戒指。

    “简妮珍,是你么?”周昌轻轻的问道。

    那女人拨开了吹乱的头发,露出了一张清纯而俏丽的脸颊。但是,那深邃的目光,在淡黄色的脸庞衬托下,切又显得神秘和诡异。

    “哥哥,还记得我。”简妮珍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深邃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周昌。

    周昌被简妮珍这么看着,颇有些尴尬,将自己的目光移开,“这几天你都跑到哪里去了?我们一直在找你。”

    说到这里,想起了生死不明的安吉丽娜和赫耳曼,心中不由为他们的安危担心起来。

    简妮珍抿起了嘴唇,将目光转移到远处的群山,一脸迷茫之色,“那一天,我听到你们说起‘古尔维丹’这个名字,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恨意,就像他曾经杀过我的亲人一般。我遏制不了心中的怒意,就去找他了。”

    听简妮珍这么说,周昌也不太在意,这位姑娘总是神出鬼没,“这次就算了,下次千万不要再不辞而别了。对了,你和古尔维丹到底有什么仇?还有,你找到他了吗?”

    想起古尔维丹,周昌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海拉的身影,这个女人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想起这个女人,他就会不自觉得冒起一股寒意。

    简妮珍摇了摇头,“我没有找到他。”

    说到这里,她将头转到落日的地方,脸上的迷茫之色更加浓厚。

    周昌顺着简妮珍的方向看去,这才意识到,天色已是黄昏,他竟然在这荒山野岭里,毫不设防的从中午睡到了现在,不由暗嘲自己太过大意。jxpx.

    这时,忽然又听简妮珍说道:“我不记得我是谁了,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就在这十万荒山附近漫无目的游荡着,自从遇到了你,我就有了一种亲人的感觉。那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

    周昌听简妮珍这么一说,想起自己是一个被遗弃孤儿,难道简妮珍也是被父母遗弃的吗?因为大家同为父母遗弃,才会产生亲近的感觉吗?如果不是,难道他们两个人真的是亲兄妹,同是被父母分别遗弃在两个距离遥远的国度?不过看年纪,简妮珍她明显比自己大呀,难道是她看起来成熟一点?

    周昌胡思乱想着,越想越觉得不靠谱,嘴角发出自嘲的笑声。

    “你笑什么?”简妮珍歪着头打量着周昌。

    周昌不知道怎么和简妮珍说,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去哪里?”简妮zyxta.珍问道。

    周昌愣住了,他还真不知道去哪里,举目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说道:“先找一个山洞住一晚,明天再作打算。”

    于是,二人快步向那座山走去。这座山并不是很高,山上长满了各种山树,很快他们就在山上找到了一个山洞。

    山洞很矮,他们都要弯着身体才能进去,山洞空间也不大,不过两个凑合着可以躺下。

    周昌在山洞里察看了一番,并没有野兽出没有痕迹,便走出山洞捡了一此树枝和杂草,将洞口给遮掩住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天色也暗淡下来,二人说了一会话,便各自靠着石壁和衣睡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