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五十九章 重逢

时间:2020-12-04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第二天,周昌醒来的时候,简妮珍已经不在了,可是,他用树木做成的掩体,没有遭到丝毫的破坏,甚至连移动的痕迹都没有。

    周昌叫了两声简妮珍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由于这位姑娘经常神出鬼没,周昌已经有些习惯,只是看不到简妮珍,又没有其他人,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他推开了掩体,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此时,天已经大亮,群山之间,阳光明媚,时不时有鸟叫的声音传来。

    听到鸟叫的声音,周昌便想到了鸟蛋,肚子就觉得饿了,看了看四周,心想还得掏鸟窝。

    周昌沿着山路朝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鸟窝,渐渐地,他越走越高,回头向身后望去,只见群山纵横沟壑、山谷蜿蜒幽长,群山环绕间又座落碧水绿地。

    看到这些,周昌吓了一跳,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已经爬了这么高,又朝山上望了望,他感觉自己快要爬到山顶了。

    山顶上可没有什么吃的东西,他皱了皱眉,又开始向山下走。

    他这一折腾,直到傍晚的时候才下了山,不过他已经不在原先上山的地方,这里是一处群山围绕的盆地,山地植被应有尽有。

    周昌心想竟然找不到肉吃了,就找点可以充饥的野菜、野果子也好。

    他从小在山里长大,家里又穷,除了靠胖子从家里偷一点东西接济,基本上都是靠捕野兽、挖野菜为生。所以,他对山林中哪些植物能吃,哪些植物有毒,非常的了解。

    没有走多远,周昌便找到了几种能吃的野菜,看着手中绿幽幽的野菜,不由发起了愁,心说这里没锅,怎么煮呢,生吃吗?

    周昌摇头苦笑着,“就算生吃,也得要有水洗菜上的泥巴呀。”

    就在他苦笑不止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两个移动的黑点,那两个黑点正快速的向他这边而来,很快就能看清是两人影。

    隔的太远,周昌看不清他们的脸,不过他发现,这两个人影每朝前面跑几步,就会回头看一眼,似乎有什么人或者野兽在追他们。

    周昌眼看那两个人影越来越近,又不知道是敌是友,跑又跑不远了,他灵机一动,蹲下身体,卧在一处植物较深的地方。

    很快,周昌便能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声,那些声音之中还夹杂着咕噜咕噜的叫声。

    那咕噜咕噜的叫声,周昌听得有些耳熟,似乎以前见到过这种怪叫的动物,但是,周围的植物,在山风的吹动下,轻拂在他脸上,又痒又麻,让他没有心思去细想。

    就在周昌希望这两个人,快点离开这里,自己也好跑路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说道:“安吉丽娜,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听到‘安吉丽娜’这个名字,周昌条件反射地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那两个人正好站在周昌的附近,见到一个人影突然从杂丛中跳出来,不由吓了一跳,待看清周昌的脸时,不由又同时露出惊喜之色,失声叫道:“周昌!”

    周昌也认出他们两个人,正是和他失散的安吉丽娜和赫耳曼。

    众人见面脸上都露出惊喜之色,但是随后追过来的几只怪物,让安吉丽娜和赫耳曼的脸色顿时又变得惊恐起来。

    周昌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六只长着狗头羊身的夜叉犬,正恶狠狠的盯着他们。

    这六只夜叉犬看到周昌后,向前冲跑的姿势停了下来,嘴里怪叫着向后退了几步。

    周昌有对付夜叉犬的经验,心里并不惊惧,反过来安慰安吉丽娜和赫耳曼道:“不用怕,就是几只野狗而已,我来收拾他们。”

    赫耳曼听周昌这么说,快步冲到周昌身前,抓住了他的肩膀,小声喝责道:“小子,你不要命了,你看它们的长相哪里像普通的狗,他们是来自地狱的夜叉犬。”

    周昌和夜叉犬交过几次手,每次都大胜而归,虽然面对夜叉犬心里还是会有些紧张,但是在安吉丽娜面前,他可不能表露出来,他挺直了腰板,将赫耳曼的手拿开,笑了笑,“放心,它们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说着,拔出了背上的铁剑,大步向夜叉犬走去。

    这个时候,安吉丽娜忽然冲周昌喊道:“周昌,小心。”

    周昌回头看了安吉丽娜一眼,她明显瘦了,面容也很憔悴,显然一路上受了很多苦。

    “放心,我有经验。”周昌冲安吉丽娜点了点,一面向夜叉犬走去,一面默念着向死而生的咒语,很快便有一股气流在他体内流动。

    随之那气流的出现,周昌心底的那股阴戾之气又多了一分。

    那些夜叉犬见周昌向它们走来,不由都抽动起鼻子,额头上的那个肉角,也不停的颤动起来。

    夜叉犬们似乎嗅到了周昌身上死亡的气息,那股死亡的气息,比它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浓烈了数倍。它们惊异的看着周昌,眼神中竟然充满了恐惧。

    一只,两只,所有的夜叉犬都趴了下来,将那可怖的头埋在杂丛中,摇着尾巴呜呜的叫着,像极了待宰的牛羊。

    安吉丽娜和赫耳曼都难以置信看着周昌,赫耳曼忍不住赞叹道:“天呀,周昌,你是怎么办到的?”

    周昌虽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看到安吉丽娜和赫耳曼那敬佩的眼神,虚荣心作祟,竟然学习那胖子胡吹起来,“其实你们把这些夜叉犬当成普通的狗就好了。狗知道吧,只有你比他更凶,它们才会服你、怕你。”

    安吉丽娜听周昌这么说,不由皱起眉头,和畜生比凶比狠,她可做不到。

    赫耳曼若有所思的想着,忽然拿出笔和本子,沙沙记录着什么。

    收服这几只夜叉犬之后,天色渐渐变暗,他们便朝着周昌下山的方向走去,准备找一个山洞过一晚。

    周昌他们几人走了之后,吓得魂不附体的六只夜叉犬站了起来,它们正准备离开这里,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暗青色坠地长裙的女人。那女人的头发高高的盘起,洁白美丽的脸上带着无尽的忧伤。

    她看着六只夜叉犬,又望着远去的周昌的背影,喃喃说道:“周昌?他身上竟然还有一股亡灵族的味道,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能唤醒我的意识?难道这就是命运?”

    说着,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忧伤的脸上闪过一丝诡的笑容

    这时,那六只夜叉犬忽然对着女人狂吠起来。

    女人阴郁的眼神扫过这六只夜叉犬,双手一错,捏出兰花手诀,嘴里快速念起咒语,“天空灰暗、大地沉沦,悲伤的空气,进入每一个生物的身体。无尽的痛苦,只有用自身的血液来涤荡。”

    那女人念完咒语之后,六只夜叉犬的脸变得非常的扭曲,嘴角里不停地淌出血,它们想嚎叫,切又叫不出声音。带着无尽的恐惧和企求看着那女人,似乎在请求她放过他们。

    女人没有看到再看六只夜叉犬,念完咒语之后,踏着轻盈的步伐,像水蛇一样,一摇一摆的离开。

    女人走了没有多久,六只夜叉犬的血液就流干了,身体干瘪的只剩下一张皮。

    由于周昌刚刚走过这座山,很快就带着安吉丽娜和赫耳曼找到了一个山洞。

    周昌还是找了些树枝和杂草做了一个掩体,挡在了洞口,三人围坐在一起,诉说起各自的遭遇。

    原来。周昌掉入水潭之后,因为火鳞蛇的死亡,安吉丽娜和赫耳曼身上的热毒很快就好了,两个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昌已经不见了,就四处寻找。

    可是,二人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周昌的踪影,以为他已经死了,因此安吉丽娜非常的悲伤,赫耳曼不停的安慰她。

    等安吉丽娜的心情稍稍平复,便和赫耳曼翻过了一座比较容易攀爬的山峰,走出了盆地,一路寻着塔玛尔他们。

    可是,十万荒山实在太大,而且很多地方,.xgchotel.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子,他们越走越迷茫.zyxta.,几乎绝望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走到了一处密林中,被一群夜叉犬给盯上了。后来在逃跑途中,就遇到了周昌。

    周昌也将自己的遭遇简单的说了,他将古尔维丹和海拉说成是世上最恶毒的人,抢了他的书和手镯。他忍受不住羞辱从山崖上跳下来,摔进了河水中捡回了一条命,随后,就一个人四处寻找着同伴。

    关于长陵那一段周昌略过没说,他怕万一自己说了,被赫耳曼写入诗中,帝国的贵族以为是他杀了长陵,自己一万个脑袋都不够砍。

    听到周昌神奇的遭遇,赫耳曼赶忙拿笔和本子记下,他笔下一边写着,嘴上没有忘了叹息,那本书叫《天启》的书,自己无缘看上一番。

    周昌见赫耳曼一副悲痛欲绝死了老娘的模样,他笑了笑,想告诉赫耳曼那本书其实掉进了水潭中,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

    各自说完这几天的遭遇之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时,周昌的肚子咕咕的叫了一声,那叫声像是会传染一样,赫耳曼的肚子也跟着叫了起来,随后,安吉丽娜的肚子也跟着叫了起来。

    安吉丽娜将头歪在石壁上,摸了摸肚子,“真想吃一只烤鸡。”

    周昌和赫耳曼听到‘烤鸡’两个字,不由地都咽了咽口水。

    周昌摸了摸捡来的野菜,忽然问安吉丽娜道:“安吉丽娜小姐,你的那只雪鹰呢?为什么不让他去抓几只野鸡?”

    安吉丽娜无奈的笑了笑,“自从进了十万荒山之中,无论我用什么方法,都召唤不来小雪。仿佛进入这山中,就与世隔绝了。”

    赫耳曼也有这种感觉,点头附和道:“是呀,这十万荒山太诡异了,怪不得我的诗友曾对我说,‘想要在十万荒山中生存下去,就要像狐狸一样狡猾,像狼一般残忍。’开始我不太相信.jsshcxx.,可是这几天经历,让我彻底相信了他的话。”

    周昌对赫耳曼的这些诗友的话深感赞同,他所经历的危险、所遇到的人和野兽,哪一个不是像狐狸一样狡猾、像狼一样残忍。若不是自己运气好,现在恐怕早已死在他们的手里了。

    众人又说了一会话,各自睡下。

    周昌肚子饿的难受,靠在石壁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赫耳曼正坐在山洞旁,双手合什。

    周昌觉得奇怪,摸着石壁朝赫耳曼走了过去,靠近他跟前时,借着从掩体的缝隙里透进来的月光,周昌发现他的嘴也在微微蠕动,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

    人在祈祷的时候,是不可以被打扰的,周昌在赫耳曼身边坐下,直勾勾的看着他,准备等他祈祷完问问他到底在祈祷什么?

    没过多久,赫耳曼便分开了合什的双手,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周昌,转过身冲周昌笑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