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六十章 亡灵族的对话

时间:2020-12-1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

    “你在做祈祷吗?”周昌小声问着赫耳曼,似乎是怕将熟睡中的安吉丽娜吵醒。

    赫耳曼点了点头,“我在向伟大的真神奥斯祈求平安。”

    周昌皱了皱眉,“真神不是帝梵吗?”

    在周昌的印象中,创造人类、并赋予人类智慧的真神是帝梵。至于奥斯是什么神,他可从来都没听山里的老人们说起过。

    “你们炎夏帝国信仰的是帝梵,而我们罗雅帝国信仰的是奥斯,大家虽然信仰不同,所以祈求愿望的真神自然也不同了”赫耳曼耐心的向周昌解释道。

    “大家为什么不能信仰同一个真神呢?”周昌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的话将赫耳曼吓了一跳,作为诗人,有必要对历史有所了解:曾经的安索人,就有着和周昌一样的想法,不同的是,他们想要实现这个想,让所有的人类,只能信仰真神安索。结果,引发了人类的内战,致使安索人遭到了毁灭。

    赫耳曼将这一段人类灰暗的历史,向周昌讲述了一遍。

    男人天生对战争之类的故事非常的感兴趣,而且身为诗人的赫耳曼,讲起故事来,自然非常生动。

    周昌觉得赫耳曼比村里的那些老人讲的故事生动很多,仿佛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就眼前一样。

    听完了关于安索人的故事,周昌意犹未尽,缠着赫耳曼讲些关于人类与异族之间战争的故事。

    赫耳曼摸了摸瘪的快要贴到后背的肚皮,冲周昌歉意的笑了笑,“还是改天吧,我一定将我知道的所有的故事都讲给你听。”

    周昌点了点头,他又摸回原来的地方,拿了两颗野菜,走到洞口坐下,将一颗野菜递给赫耳曼道:“虽然生的难吃,但总比饿关肚子强。”

    赫耳曼道了一声谢,接过周昌递过来的野菜,在身上擦了擦,塞到嘴里便大口咀嚼起来。

    周昌看着赫耳曼紧皱着眉头,似乎要吐的模样,便打消了和赫耳曼一样将野菜大口嚼烂的想法。他将野菜撕成一小片一小片往嘴里喂着。

    二人吃完野菜,肚中的饥饿感稍稍减轻了些。闭目靠在石壁上,迷迷糊糊的都睡着了。

    天刚亮,安吉丽娜便将周昌和赫耳曼叫了起来,一起去找食物。

    关于快速准确的找到食物,周昌认为还是掏鸟窝最稳当。

    安吉丽娜和赫耳曼都没有在野外捕食的经验,见周昌这么说,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nb.jxpxxs.sp;  他们所处的这座山,周昌找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一个鸟窝。于是,他们决定,去南面那座最近的山去碰碰运气。

    下了山,穿过盆地,很快就来到了那座山的山脚下。

    三个人朝山上望了望,正好有几只山雀从山林中飞起,然后又在前面的一片树林落下。

    周昌笑着对安吉丽娜和赫耳曼说,“你们就等着吃鸟蛋吧,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比起野菜来切要好上十倍。”

    安吉丽娜和赫耳曼见周昌信心十足,脸上也都露出了喜色。

    三人一步一步向山上爬去,来到一片山林中,周昌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鸟窝,爬上树将鸟窝里的鸟蛋掏了出来。

    到中午的时候,周昌一共掏了五六个鸟窝,而且还抓到几只雏鸟。

    安吉丽娜和赫耳曼二人在山上烧了一堆火,周昌将雏鸟给开了肚,串到一根棍子上,放到火上烤了起来。

    很快一股烤肉的香味扑鼻而来,三个人同时咽了咽了口水、

    周昌将烤好的雏鸟肉分着三人吃了,赫耳曼接过一只,他也不怕烫,放在嘴大嚼起来,很快便传来嫩骨被嚼碎后嘎嘣嘎嘣的脆响。

    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赫耳曼,.whhryl.周昌和安吉丽娜立即开吃。

    很快,几只雏鸟被他们吃了个干净。

    周昌意犹未尽,拿出几个鸟蛋,分给安吉丽娜和赫耳曼。

    于是,三人各自又喝了几个鸟蛋。

    吃饱了肚子,三人的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这时,赫耳曼忍不住唱起赞美的诗歌来。

    周昌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觉得这家伙唱的比牛哼哼还难听,可是现在听来,切是倍感亲切,希望他的歌声永远不要停下来。

    三人休息了一会,周昌认为十万荒山处于极南之地,他们应该一直向北走,肯定会走出十万荒山,如果运气好,还会遇到塔玛尔他们。

    赫耳曼虽然还想往十万荒山的深处走一走,可是见识过这个地方的诡异,已经没有初来时的壮志雄心了,他见安吉丽娜点头赞同周昌的主意,也跟着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三人确定方位,便朝着北面一路走去。

    到了傍的时候,他们走进了一条山谷之中,那山谷蜿蜒幽长,看不到尽头。

    周昌皱了皱眉,如果继续往前面走的话,不知道这条山谷有没有野兽出没。可是退回去的话,要走四五里路才有一个山洞,走或不走,着实让人难以决定。

    安吉丽娜和赫耳曼似乎和周昌有着一样的想法,他们都皱起了眉头,相互对望了一眼,最后都将目光落在周昌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这次遇到周昌之后,安吉丽娜发现他变了很多,比以前多了几分自信和成熟。

    周昌发现安吉丽娜和赫耳曼都看着他,似乎是在等他做决定,一咬牙说道:“如果再耽误下去,我们肯定遇不到塔玛尔他们了。”

    从周昌的话中,二人都明白了他心思,默默地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硬着头皮朝着山谷的尽头走去。

    谷道上到处都是从山上碎落的石块,非常的难走,三人花了很长时间才走了两里多路。

    山风吹过,打在山壁上,发出呜呜的响声,就像鬼哭狼嚎一样。

    赫耳曼一边走一边紧张着注视着前方,只要前面稍有动静,他就会大呼小叫,弄得周昌安吉丽娜也绷紧了神经。

    又走了一段路,三人都觉得有些累了,便爬到一处较高的石台上坐下,靠在墙壁上休息着。

    赫耳曼望着天空忽明忽暗的月光,听着呜呜咆哮的山风,心里顿时有了灵感,忙从怀中取出了笔和本子,借着微弱的月光沙沙的记录起来。

    周昌看了一眼赫耳曼,笑道:“大叔,你这次若是能从十万荒山活着出去,肯定能写出一篇伟大的诗歌。”

    赫耳曼停下了笔,冲周昌苦笑了一声,“或许吧,不过,要出得去才行。”

    二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安吉丽娜忽然小声制止了他们,指着前面的谷道低声说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二人顺着安吉丽娜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面山谷的一处拐角,不断地走出人影,前后大概有一百多人。

    奇怪的是这些人走起路来,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群人越走越近,周昌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腐烂之气扑鼻而来。赫耳曼呛得险些咳了起来,他将手紧紧捂着嘴,不让声音发出。

    三人都缓缓的趴下身体,尽量不让底下的人看到他们。

    那群人走到周昌下方的石台下面,忽然都停了下来。

    “好像有人类的气息。”一个男人用低沉而阴森的声音说道。

    男人用得不是人类的语言,那语言充满了死亡和未知,很容易就能听出是亡灵族的语言。

    安吉丽娜和赫耳曼听得头皮有些发麻、全身发冷,因为那个人的语调中,带着沉重的死亡和腐败的气息。虽然听不懂,但是,安吉丽娜能肯定这个男人是亡灵族中重要的人物,不然,不会带有这么浓重的死亡气息。

    自从周昌上次被古尔维丹从水潭中救出来之后,周昌莫名其妙的就能听懂各族的语言,听那男人话里的意思,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也不知道这群人是好是坏,不过那人说话的语气,周昌的感觉正好与安吉丽娜和赫耳曼相反,他觉得那声音无比的亲切,就像自己熟悉的亲人的声音,想来这群人应该不是坏人。

    这时,一个苍老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墨涅勒,十万荒山之中就算有人类,也是和那几个帝国有仇的人,或者是来这里寻找宝藏,与我们有什么威胁?”

    那苍老略带沙哑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十万荒山的西面突然闪过一道血光,那里可能有什么强大的生物觉醒,我记得那里以前好像是禁忌女王——昆兹玛索建造的一座行宫,应该是她苏醒!”

    “这怎么可能,万妖王不是将她的灵魂都毁灭了吗?”那个叫墨涅勒的男人低沉而阴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禁忌女王——昆兹玛索可是大陆上仅有的几个凭着自己的卓绝才智,创造出一整套魔法体系的生物,当年她创造出的禁忌系魔法,在大陆上引来多少狂热的追捧者,差一点就夺走了万妖王的妖族王座。这样一个妖,会这么轻易被杀死吗?”那苍老略带沙哑的声音,非常笃定的说道。

    “卡瓦希尔大人,昆兹玛索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觉醒?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吗?”墨涅勒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忘了,我们这次前往安索人之地,看见谁的使者了?”那个叫卡瓦希尔的老人说道。

    “海拉,神谕王者——古尔维丹的仆从。可是,这和昆兹玛索有什么关系?”墨涅勒低沉的声音中,有些迷茫。

    “不要忘了,古尔维丹曾经也被万妖王给封印在某一处妖族之地,他还曾将此事像巫族的巫王们炫耀过。你想想,既然被万妖王封印的古尔维丹能复活,为什么同样是被万妖王禁制的昆兹玛索就不可能觉醒。”卡瓦希尔说道。

    “大人的意思是,有了安索人和巫族的古尔维丹的帮助,再找到妖族的昆兹玛索,我们亡灵族就可能重新崛起了。”墨涅勒的声音有些激动,但他似乎是一个非常的压抑的人,即使是激动,那低沉的语调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一丝的起伏。

    “不,我们还是要按原计划,先解救出伟大阿阇王。不过,在这期间,混沌大陆越乱对我们越有利。”卡瓦希尔说道。

    “上一次,本来可以救出伟大的阿阇王。可是地狱侯那家伙,邀功心切,擅自做主,提前将封印之棺从山底运出。结果遭到了巫族疯狂的追击,死了数十名亡灵骑士。若是他按计划,等大人带领召唤师和死魔师赶到之后再行动,恐怕伟大的阿阇王此刻早已复活了。”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非常的尖利,有点像蝙蝠的尖叫声。

    那个女人的声音传到石台上,安吉丽娜和赫耳曼顿时感觉耳膜像是被人用针扎一样难受。

    &nbzyxta.sp;   二人都举起手,将耳朵给堵住了。

    他们这一动,便听先前那说话的女人嗯了一声,“好像真的有什么生物在这附近。”

    “那就把他们找出来。”卡瓦希尔淡淡的说。

    。
小说推荐